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莆阳大地,有一群“最可爱的人”

    莆阳大地,有一群“最可爱的人”

      林璟君:撒播大爱“慈善家”

      □福建日报全媒体记者 陈汉儿 通讯员 刘金通

      “早上好,请喝一杯热粥,祝您一天开心!”近日,记者在莆田市公交总站,见到一群身着黄色马甲的志愿者,正面带微笑为过路人奉粥,他们的马甲上,都印着相同的字样:仁爱慈善。

      人群中,高高瘦瘦的林璟君显得有些突出,他是这个活动的发起人,也是北京仁爱慈善基金会莆田地区的负责人。他还有另一个身份,秀屿国税埭头税务分局局长。

      “起初我一点都不看好他们,又不赚钱,还会被人误解,简直是浪费时间。”市公交总站的保安陈雄说,“后来慢慢被他们感染,我也加入这个活动,成为一名志愿者,跟他们一起熬粥分粥,很开心。”这个活动名称叫“仁爱心栈”,是林璟君等人在做的14个慈善项目之一,20多名志愿者每天7至8点间在奉粥点为过往的行人送爱心八宝粥。“在所有慈善项目里,我认为心灵慈善是第一位的,这个活动能让受粥人感受社会的温暖,拉近人与人间的距离。”林璟君说,每天都有许多环卫工、旅客、白领、路人来这里喝上一碗热粥,一天大概能送出两三百份。

      除去台风天,这个活动从2016年5月开始至今都没有间断过,除了志愿者的支持,“仁爱心栈”的壮大离不开林璟君的苦心经营。“仁爱心栈”创办之初,林璟君最长曾连续一整个月都4点钟起床,熬粥、奉粥,同时教授新的志愿者,临近7点半,他还要急匆匆开车从市区赶往秀屿,准时到单位上班,那个月,林璟君整个人瘦了一圈。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和其他志愿者共奉出爱心粥8万多杯,温暖了无数素不相识之人。莆田市实验小学、SOS儿童村、名邦小学等七八所学校还将“仁爱心栈”作为小学生德育实践基地,组织学生共同为百姓奉粥。

      林璟君和志愿者队伍开展的慈善活动还有回收旧衣捐赠给边远山区的“仁爱衣加衣”,也有关注传统文化推广的“仁爱启明书院”等,此外,他们每个月还在市区的荔园小区及秀屿区平海镇西柯开展义诊活动。日常工作忙碌的他,往往都是拿出“8小时”以外的时间,策划、奔波,事无巨细。

      与仁爱慈善结缘之前,林璟君一直热心公益。1998年参加工作后,他便养成了一个习惯:关注报纸和电视新闻上的助学助困信息。每每看到这些信息,林璟君就记下捐助方式,每次为对方汇去500元、1000元不等。2015年,经朋友介绍,他还资助了一名宁夏大学的湖北籍贫困大学生,到现在,受助学生已顺利念到大三。不仅如此,他和另外几名志同道合的朋友还共同资助了20多个四川省甘孜地区的贫困儿童。

      林璟君的乐善好施,受他母亲影响很大。“我父母都是很善良的人,母亲每年回老家都会大包小包带着糖果、衣服送去给村里的孩子,为人和气,邻里都很喜欢她。2001年她病逝了,许多乡亲都自发专程来送殡。”林璟君说,“不管多少年,公益慈善我都会一直坚持下去,为人处世,一定要常怀一颗感恩之心。”

      蔡小平:无私奉献“耕耘者”

      □福建日报全媒体记者 陈汉儿 通讯员 陈全顺

      不到一米七的个子,微微发福的身材,离早读还有十多分钟,却在学生上课的人流中走得急促。一缕暖阳照在肩上,年近半百的他,显得风发。他就是仙游县第二中学副校长蔡小平。

      采访时,他正在一张脱了漆的木桌上批改学生的随堂测验。从一堆答题纸里抬起头,蔡小平面带微笑,轻轻把它们捋平,放好。

      这位分管德育、校风的副校长,同时是一名生物老师,从事教育事业35年了,现在还主要负责仙游二中整个高三年段。说起这些学生,蔡小平就像是父亲在介绍自己的孩子一般。

      几年前的某个开学季,蔡小平发现儿子的同桌没来学校报到,于是向儿子了解原因。这名缺席的学生叫林好(化名),身有残疾,但成绩不算差。儿子告诉他,林好家中十分困难,父亲患有精神病,母亲也是残疾人,他有个妹妹,尚在上小学,家中的经济来源仅靠母亲做针线活来维持。

      蔡小平立即带着班主任家访,并告诉林好:立即返校,学费全部由学校解决。林好回到学校之后,他开始为林好申请各类奖助学金,同时为其免去高中三年的学费。蔡小平还在学校为其组织了一场捐款,林好不愿接受,他便通过“曾德梅”基金会将爱心款转交到林好手里,还时时刻刻叮嘱儿子要多关心林好,儿子的早餐、点心、学习用品甚至零花钱,他都为林好也准备了一份。2015年,林好顺利考上江西师范大学。担心林好学费问题的蔡小平多方联系,找到一名热心公益的华侨,资助他读完大学四年。

      今年,他任教的班级是高三(1)班,这个班里,又有他非常关注的一名学生,叫小菁。

      “高一刚入学时,小菁的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但是家庭的一次变故,让她的成绩一落千丈。”蔡小平回忆道,父母离婚,她由爷爷奶奶照顾。这给她的学习和生活带来巨大的影响。

      小菁的成绩从年段前20掉到500名,这让蔡小平彻夜难眠。“孩子,你不是一个人在努力,你知道吗?同学陪伴,老师引领,还有我,在关注你。”蔡小平找到小菁,为她查缺补漏,每一次测验成绩公布,他总是第一个出现,轻拍小菁的肩膀,给她鼓励,时不时还递给她一两颗糖。很快,小菁重拾状态,又冲到班级中上的位置。

      “我既然在这个岗位上,就要对得起它。”蔡小平告诉记者,自己已患糖尿病10多年了,加上股骨坏死,长时间在讲台前授课对他来说有些辛苦。“不知道自己还能再带几届学生,但是每个学生都像我的孩子一样,我会一直陪伴他们。”

      履职的这些年头,蔡小平心中满载着学生,见证了仙游二中从楼房破旧到4层H型多媒体教学楼投入使用、从学生宿舍与办公楼合用到男女生宿舍楼与露天式食堂建成,与师生们一起书写了一届又一届“低分进、高分出”的教育传奇、创下了连续两年获评莆田市教学质量管理优秀奖的佳绩。上月,仙游二中被省教育厅公示为福建省首批“文明校园”。

      郭云震:默默无闻“清道夫”

      □福建日报全媒体记者 陈汉儿 实习生 郭小宇 黄于涓

      1月29日,记者来到莆田市荔城区西天尾镇后卓村,走在九华山脚的山道上,行至一处野草与人同高的地方,却见一条新开辟的小道,约一米宽,弯弯曲曲向前开辟延伸,足有一公里。

      “你看清理出来的路挺长,操作起来其实不难,我年轻的时候在家务农,经常和农具农活打交道,现在把活捡起来,还蛮享受这个过程的。”郭云震笑着说。

      郭云震现年43岁,西天尾镇后卓村上郭人。今年是他自发给山路清草的第二年。早前,郭云震居住的上郭拆迁之后,村民们都搬到了西天尾镇上住,这条连通九华山下石磐水库的山路也就无人管理,杂草越长越旺。他每年都要上山照料自家果树,但道路两旁杂草让他很难通过,更重要的是,他发现不止自己一个人有这样的困扰。

      2016年开始,郭云震便下定决心要每年来给这条路清草。“这条山路杂草太密,没办法通车,甚至连走路进山都很困难。”郭云震说,现在这条土路是唯一上山的通道。

      冬至是许多莆田人上山扫墓、祭拜先祖的日子。冬至前几天,郭云震9点从家里出发,带上锄头和锯子,骑着摩托车来这里除杂草,忙活差不多两个小时后,再回到工厂上中班。

      他一共花了五天时间才将杂草清理完毕,许多用锄头锄不掉的草类,他便戴上手套,用小锯子从底部锯断,再把裸露的地面平整,最后还要来回走上几遍才放心。“做这些,我自己方便,其他人也方便,上山可以少绕一些弯路,算是一件好事,自己心里也高兴。”郭云震说。

      郭云震在镇上一家鞋厂工作,和自己居所很近,每天上下班的时间规律,闲暇时喜欢和小区里的邻居们一起聊天喝茶。生活安逸了,他还是忘不了干农活的日子。“能再次接触土地,付出劳动,感觉日子过得才充实,再说这也是一种锻炼,有益身心健康。”郭云震说。

      邻居郭春仙这样评价郭云震:“云震是个勤快人,能吃苦,很踏实,做了好事还很低调,每每我们夸赞他的时候,他总是摆摆手觉得不值一提。云震这样的人,是很难得,也是我们很需要的。”

      俞秀金:无怨无悔“好主妇”

      □福建日报全媒体记者 陈汉儿 通讯员 林胜奕

      1月26日,记者在莆田北岸经济开发区山亭镇东店村,见到了64岁的俞秀金。她个头不高,精神矍铄,见到来客时拘谨地搓了搓手,脸上始终挂着微笑,说话也是轻声细语,十分温和。

      俞秀金家有四代15人,除两个小儿子在外工作,其余基本同住一个屋檐下。她的婆婆今年94岁高龄,留在家中的5个孙子,最小的15个月大。上有老下有小,包括长期瘫痪在床的大儿子,都由俞秀金一人照顾。

      8年前,俞秀金的婆婆不慎摔伤了腿,无法再站起行走,每天的活动范围基本被限制在屋内,连一日三餐都要由俞秀金端到床边喂食。在一楼一间约20平方米的房间里,并排放着三张床,俞秀金和丈夫潘金全每日左右两边守着老人入睡。

      “她没办法自己下床,三餐、大小便都需要我的帮助,每晚11点左右要起夜一次,我得赶紧跟着起来,伺候完婆婆,再去隔壁帮儿子把尿、翻身。”俞秀金说。

      俞秀金的大儿子今年已经38岁了,据她回忆,儿子七八个月大的时候经常连夜突发抽搐,自那以后,他便彻底瘫痪在床。“每天七八点,他一睡醒我就要把他从床上搬下来,放到门口的另一张简易床上,好让他能探头看到客厅,不然他就会哭闹。”俞秀金说道。

      走进她大儿子的房间,红色的花被折叠整齐,地面干净,屋内无异味,完全无法让人联想到这里住着依靠尿布排泄的人。“她可会收拾了,家里一切都井井有条,除了负担所有家务,还要照顾两个可怜人,无怨无悔,真的很孝顺。”隔壁的陈阿凤老人对记者说,“很不容易,感觉她是这个村里任务最重的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俞秀金的生活里就只剩下收拾家务和照顾老小。每天4点多起床,把一家人的早餐做好,照顾正在上小学的三个孙子吃饭后便要给婆婆和儿子擦脸清洁,再喂他们吃饭。“日常还要帮他们俩按摩,躺久了身上酸痛,看着好心疼。”俞秀金说,“我已经完全告别午睡了,根本没有时间,每天睡5个小时就差不多了。”

      俞秀金就连进入睡眠,也会习惯性保留一点清醒的意识,因为大儿子夜里常常会突发抽筋,她需要第一时间为他按摩,缓解疼痛。常年顾不上自己吃饭休息的俞秀金,也落下了老胃病,每每犯起胃病也很是吃不消。

      “从我嫁进门的那天起,就见她一直在操劳。她很疼孩子,孝顺老人,大事小事都替我们考虑,任劳任怨,人真的很好。”俞秀金的儿媳郭金莺满怀感激地说。

      连续多年,她被东店村评为“最美媳妇”“身边好人”。但提起这一切,俞秀金只是微微噙着泪花:“我的孩子确实可怜,老人也年纪大了,身子不行了,我只能尽自己的努力,照顾好他们,让他们过得不那么难受。”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