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闲谈莆田“做牙”民俗

    闲谈莆田“做牙”民俗

      □刘青华

    1.jpg

      “初二十六月月祭,头牙尾牙倍不同;为谢后土恩泽厚,年丰贡足香火红。”

      “做牙”又称“祭牙”,是莆田众多民俗之一。莆田的每一个民俗都承载着勤劳智慧莆田人民的奋斗历史,每一个民俗都寄托着三百万兴化儿女的美好愿望。莆田古称兴化府,又名兴安州,山川毓秀,人杰地灵,簪缨相继,科甲联芳,人才辈出,素有“文献名邦”、“海滨邹鲁”的誉称。

      莆田人对做牙民俗比较共识的由来是:明代有个叫陈米牙的米商,他经营方式与众不同。多数商人是唯利是图、一味赚钱,而他的经营方式是薄利多销,生意不成仁义在,信奉“得财有道”的道理。每次他卖给百姓的米不收一分利钱,仅用小指头上的长指甲在已售大米中,留下一指甲的米作为营利。他这种独特的经营方式一下子“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在当地十里八乡炸开了锅。此后,来找他买米的商人、客人络绎不绝,商铺每天门庭若市,车水马龙。陈米牙这种“用指甲装米”的营利方式,为他今后做大做强米行这一行业奠定了坚实基础。虽然每次仅获取一点微薄的利润,但是向他买米的人多,自然量就大了,且老少无欺,在当地传为佳话。后人们为了纪念他的善举,举行祭祀陈米牙仪式,简称为“做牙”。农历每月初二和十六定为做牙日,并把每年农历二月初二定为“头牙”,农历十二月十六定为“尾牙”。

      莆田地属亚热带气候,春天始于农历仲春二月。此月,寒流退去,草木复苏,播种、插秧等农事活动拉开春的帷幕。古时农民普遍缺乏科学耕种知识,认为山林农田里的粮食、果蔬等收成与土地神灵有很大关系,故用祈丰年、祭社神为主旨的春社节就安排在此月。古人又有以重日为节的习俗,所以“二月二”即是当时最早的春社节,春社祭祀的主要对象是社神,现称福德正神,俗称“土地公”。又因汉人多以二月初二为土地公诞辰日,故春社祭祀土地公就定在二月二。

      中国古代,一国有一国的社神,一邑有一邑的社神,一乡一里也都有属于自已的小社神,这些区域大小、等级高低的社神现统称为土地公。现莆田民间信仰中,各行各业都有属于本行业祭祀的土地公。人们平常雇佣木匠、泥匠、瓦匠、石匠等盖房、建墓、修桥、铺路等大工程时,均要在开工之日,备办果品酒肴祭祀土地公,燃放鞭炮,称之为“动工”。施工中逢做牙时,主人不但要备办祭品祀神,而且当晚还要备办酒席犒劳工匠们。据说,土地公是本宅(地)环境吉凶的守护与主宰者,能为主人逢凶化吉、庇护平安的法力,自然是主人的守护神,必须长期去供奉和祭拜,甚至一些无神论者,一般也会照着样子做做形式。每年的头牙、尾牙尤为隆重,酒席宴请规格视工程规模大小而定,过去少则三五道菜、现在多达十五道菜不等。

      莆田民间普遍兴起做牙习俗,即使没有经营生意的人家也重视做牙,而且随着家庭生活不断富裕,做牙的档次也是水涨船高,排场也是越来越大。小时候家庭条件差,每逢做牙日,奶奶总是等到傍晚时分才开始祭祀。老人家没什么文化,但她总是信奉“早忌晚牙”的祖上信条,寓意人们在祭奠已故先人时,由于亲人长年思念先人,所以要早早的在自家灶台的香火灵位前摆上先人们生前爱吃的饭菜迎祭先人;而做牙祭祀时,千家万户都摆出丰盛的贡品祭祀土地公,土地公挨家挨户品偿,收贡纳银,收获满满的,所以晚一点会让土地公知道,这么晚了谁家还这么诚心供奉他,让他印象深刻记得兑现你的祈愿。此时,虔诚的奶奶总要在院前摆上一张小方桌,谨办“三味礼”:猪肉、白果、炒面条(米粉)。只见奶奶点上三柱清香,双手合十毕恭毕敬地放在胸前虔诚作楫,嘴唇一张一翕地动着,听不清口中默念什么祈愿之词,她想用这种虔诚之心祈求福赐财丁贵,德霑禄寿康,拜求庇护家庭富贵,出入平安,这也许是那个艰难岁月里广大农民最美好的祈福。接着又恭恭敬敬地把“金元宝”焚化掉,那是奶奶平时利用闲暇时间,用买来刷过金色颜料的“金纸”自已折叠而成的,这样做省钱。后来随着经济条件的不断改善,奶奶为省事直接去领居小店买来“贡银”现成品焚化,再后来所买的“贡银”也是随着经济发展越买越大、越买越豪华。烧烬贡银之后再将贡桌上小瓷杯内的“茶酒”浇在已化为灰烬的贡银灰上,以示土地公收到人间献上的“贡礼”,最后让我再点燃一小挂鞭炮,这个牙就算祭毕。现如今做牙就不能与日而语了,贡品是相当地丰盛,贡桌上摆着果品、酒菜,如炒面条(米粉)、甜丸子,鸡、鸭、猪、龙虾、鲍鱼等应有尽有,档次和种类也在不断推陈出新。一些家庭直接在阳台上祭祀,也把祭祀的贡品简单化,直接到商店购买干品,如苹果、梨、香蕉、茶酒,还有肉包、饼干、等各种糕点作为祭品,并在小区楼下贡银炉内统一烧香、烧贡银等,唯一变化的是现在城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过去那种“爆竹声声”的城市记忆不再,只有那些未被列入禁放的乡下才有以往城里那种繁华的景象。

      莆田人对做牙极为重视,即使是在苦难岁月,也固守着“再穷不能穷菩萨”的观念,平时省吃俭用,只要待到做牙时,他们就会眼睛都不眨地倾其所有置办祭品,敬奉神灵。做牙是家庭妇女,尤其是农村妇女最为关心、最为关切的事,莆田地区多数由家庭主妇承办此事,这既是习俗,更是职责。随着时代的变迁,做牙祭祀的目的也随之发生一些微小的变化,归纳起来不外乎就这四种:一是商家期盼生意兴隆,发家致富。二是平常人家期望外出工作、打工的亲人一切顺利;子女上学读书的希望能考上大学,毕业后找份好工作;子女未婚的父母则希望子女婚姻如意;饲养户期盼猪、狗、牛、羊、鸡、鸭等“六畜兴旺”。三是利用做牙之节遍邀亲朋好友和家人欢聚,成为另一种亲朋好友聚会、亲人团聚的方式。四是家家户户的共同心愿就是:祈求社会安定、经济繁荣、国家富强、家庭平安、身体健康。

      做牙并非莆田特有,据史书记载,古代中国各地均有此习俗。《儒林外史》第十八回描写王冕为秦老放牛,秦老说:“平常每日就是小菜饭,初二、十六,跟着店里吃‘牙祭肉’。”而《儒林外史》是清代小说,所以“牙祭”在清朝已经遍及全国。

      倍感欣慰的是,如今做牙已成为一个传统文化一代又一代在莆阳大地传承下去,过去那种“头牙吃去死,尾牙吃欢喜”的苦涩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如今莆田人利用做牙之机会,宴请亲朋好友和亲人团聚,聚聚餐,闹闹热,叙叙旧,拉拉家常,打打“牙祭”,何尝不是一件快乐的事呢?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