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九仙梦示书生弹劾严嵩

    九仙梦示书生弹劾严嵩

      明代嘉靖年间的临安府秀才邹应龙与莆田林润结义为兄弟,他俩相从郭相公讲书会文,而今郭相公已上京都会试,林润也要辞别归家。邹应龙听林润说他的老家附近的仙游县九鲤湖,其九仙示梦非常灵验,凡富贵功名未来之事,无不俱在其预测之中。多少代以来,不管是朝内公卿,或且江湖商贾,到彼祈梦,无有不验。所以,邹应龙也要随其林润回家之便,一道前往九鲤湖祈一梦,以卜终身前程如何?想不到半路上在江边,偶遇到今春败北礼闱,科场失意的陕西富平人氏孙丕扬,因其家叔在贵处为商,随来游玩湖山胜景,以遣闷怀。邹应龙和林润与孙丕扬交谈之时,格外志同道合,颇有相见恨晚之概。当孙丕扬得知邹应龙和林润在临安千里从师一心相契,兹因功名未遂,特往仙游祈梦的时候,他也要一同前往。

      于是,他们三人便一同坐船来到仙游。当天晚上便登临九鲤湖,三人非常虔诚地遵照九鲤湖道士的吩咐,牢牢记住:“有其诚则有其神,有是心亦有是梦。”先说姓名籍贯,再拈香叩拜,而后再向范侯公祷告,请求他予以九仙通辞报讯。而那个通辞报讯古代正规的可是有讲究的,为慎重起见往往要起草成文,然后由道士照疏读文。果不其然,那九鲤湖道士所推行的这一套还真的就是异乎寻常的管用,这么神秘兮兮的弄了一个时辰,孙丕扬、邹应龙和林润三人一倒下,就几乎同时进入梦乡了。并且九仙公格外垂青于这三个乳臭未干的白衣秀士,自是认为:天地大公,鬼神明鉴;报往知来,昭昭如见。一眼就看得出邹应龙等三人具有夙抱经济之才、素怀忠义之气,他日诛佞除奸、安邦反正皆赖此三人之力。所以,为了慎重起见,还是由何老大亲自出场,给他们三人梦示前程,指点迷津。于是,梦里何老大就把他们三人的终身前程事业,口占十二句偈语,教他们各自牢记四句。具体各见如下:孙丕扬听首四句:“三人名,一在内,千一来,高山退”;邹应龙听中四句:“高山退,功为最,八丘同,南北异。”林润听末四句:“南北异,木之川,郡无君,诸不言。”要求他们各人要牢牢记着,将来必定应验。但见得,何老大最后又抑扬顿挫念曰:“大抵乾坤都一照。免教人在暗中行。”拂尘一挥,化一缕青烟不见了。大家一惊讶,一起醒了过来。

      其时,窗外晨光熹微,薄雾如纱;半熟黄粱方恋,数点残钟敲断。大家一一告诉夜里梦境,想不到竟然如出一辙!无不频频“奇哉!奇哉!”地惊叹不已。当道士上来唱喏,问其昨夜有何吉梦的时候,孙丕扬、邹应龙和林润对他如实一一相告,道士不禁为之连连拍手赞叹曰:“好梦好梦,好奇梦!如此三梦相同,谅必尔辈俱是大贵人也!” 孙丕扬、邹应龙和林润三人见到道士如此好谶,自然无不迫切期待予以即刻解梦。便异口同声请求曰:“请师父帮助弟子解一解此梦蕴含奥秘何如?”只觉得道士也不无为难地说:“这是仙机,直待后日自有应验;凡人断解不出,总是做官的好吉兆吧?”既然是天机不可泄露,这通达诗书的三位秀才也就不再勉强了。看着这三个通情达理,纯朴忠厚的秀才,道士不禁又爱怜地自言自语曰:“神仙明要诀,卿相得先机”。离开之前,又转身回头对三人留恋不舍补充道:“贫道还有一句话相告:尔等若是读书,便能做官;若不用功,只是做梦。最终还是靠尔等造化啦!三位请到后房素饭。”

      自从孙丕扬、邹应龙和林润三人在九鲤湖祈此十分罕见的奇梦以后,无不时时刻刻牢记九仙梦示与最后道士的赠言,刻苦学习,互相砥砺,学业突飞猛进。终于一道登第于明嘉靖丙辰科龙虎榜,而且邹应龙还中了状元,成为天子门生。并且凭借其各自的努力造化,其人品与政绩皆为朝野所称颂。然而,那时候,朝政正在为大奸臣严嵩父子当国,把持朝政,专权纳贿,残害忠良,排除异己。其子世蕃“凭藉父权,专利无厌,私擅爵赏,广致赂遗”。

      可偏偏这个严嵩是明代嘉靖年间的权臣,和明代弄权的太监王振、刘瑾、魏忠贤等人相比,严嵩是个科第出身的大才子。其文才不仅那些宫内宦官难以望其项背,即使是在同时代的文臣中间,也为世人公认。这个大奸臣,不但文章写得好,书法也非常棒,和宋朝的大书法家蔡京、秦桧的水平不分上下。可惜他和严世蕃父子两人是有才而缺德,这样的人干起坏事来“水平”更高,为害更烈。严嵩杀害了力主收复河套的夏言、曾铣。杨继盛上书给皇帝,痛陈严嵩五奸十大罪,因而惨遭刑戮。自陷杀杨继盛、沈练、张经等后,朝士侧目,无一人敢言者。董传策、吴时中、张鹤楼 3人又联名劾奏严嵩,受严刑拷打,发配充军。郭希颜以“不剪奸雄死不休”的决心,向朝廷陈言极谏,又遭严嵩毒手。其时,已经担任御史的邹应龙,久思乘机挫辱。因严嵩怒逐邱、马二匠事,遂授计开山王府常宝童,嘱令痛打严嵩,但不可伤及脸面,事后自有道理。常宝童纳之。邹应龙一面又先往谒严嵩,密告开山府藏匿邱、马,并甘言奉承,伪作趋炎状。严嵩颇引为心腹,尽纳其言,遂入奏,取旨亲往搜查。常宝童果如计,责严嵩见先帝御容不拜,令众家将以金锏痛击之。严嵩狼狈而逃,邹应龙随至。严嵩述所苦,急欲上殿奏诉。邹应龙言宰相无裸体见君之理,脸上又无伤痕,帝岂遂准?严嵩恍然韪其言,即令邹应龙打己。邹应龙故意推委,经严嵩再四相恳,然后且打且骂,淋漓痛快,方一舒胸中恨愤,然严嵩固犹在梦中也。奸臣愚昧至此,煞是可笑。

      最后,邹应龙、孙丕扬、林润等人不畏强暴,冒死上书,弹劾严嵩父子及其党羽,“嵩以臣而窃君之权,世蕃复以子而盗父之柄”,“嵩父子故籍袁州,乃广置良田、美宅于南京……”。严世蕃在母丧期间,“聚押客,拥艳姬,恒舞酣歌,人纪灭绝。至鹊之无知,则以祖母丧为奇货。所至驿骚,要索百故,诸司承奉,郡邑为空”。奏请“斩世蕃首,悬之于市,以为人臣凶横不忠之戒”。经过种种曲折,终于斗倒严嵩,清算了严党的罪恶。致使明世宗阅奏后,“勒嵩致仕,下世蕃等诏狱”。旋又将世蕃斩首示众,严嵩革职为民,查抄其家产。邹应龙劾倒了权倾朝野、贪赃枉法的严嵩父子,为国为民除了大害。拨乱反正,使把夏言等反对严嵩的十位大臣称为“双忠八义”,把他们前仆后继的斗争精神喻为“朝阳丹凤一齐鸣”。明穆宗隆庆初,邹应龙以副都御史总理江西、江南盐屯,迁工部右侍郎。当时镇守云南的黔国公沐朝弼骄横一方,“廷议遣大臣有威望者镇之”,乃改应龙兵部侍郎兼佥都御史,巡抚云南。他秉公执法,不徇私情,私查暗访,查证核实了沐朝弼的罪状,押解京师治罪。一时间,“龙虎会风云,朝野咸欢庆” 。为此,皇帝还特地颁发圣旨褒扬他们三人曰:“干纲不替,愧朕凉德;谬缵鸿基,心实未虚。耳方逆听,以致贼臣严嵩父子弄权。党与乱政,忠良诛戮;闾巷呻吟,宜加赤族之诛。用雪苍生之愤,尔巡卫御史邹应龙,不畏强御。驱逐大奸;巡江御史林润,和保黎民,歼夷大恶,诚旷古之奇功也。应龙妻沈氏、润妻王氏,并为宜家之妇,同赞报国之臣。今升邹应龙为巡抚、云南提督建昌等郡军务左副都御史;林润为巡抚应天提督南京等处军务右副都御史。沈氏、王氏俱封慧德淑人。再照得二臣,一系陕西,一系福建。天使助朕,寄寓杭州,仍赐各归原籍。着所在有司治第,俟葬亲完毕,速赴乃任。尔其钦哉!同谏孙丕扬,升授提督紫荆等关军务右副都御史。其张翀董传策吴时来并以忠言受诬,赦罪复职。以待不次超迁。故相夏言追赠紫金光禄大夫,仍赐遗腹子袭荫曾铣郭希颜并赠荣禄大夫。杨继盛谥忠愍太中大夫,妻刘氏赠节义淑人,配享学宫,世以生员奉祀。呜呼!旌善惩恶,申公匪私;生者享爵禄之荣,死者沐恩光之贲。”

      就这样,当他们功成名就,聚首回顾当年九鲤湖祈梦的时候,往事历历在目。其中,年纪稍微大点的邹应龙忽有所悟道:“二位贤弟,前后追思,我看这九鲤湖的九仙梦示太灵验了,简直不可思议!我们今天的结局,九仙在几十年前就已经给我们预测准了,可是我们就是什么猜想也解不开它。为此,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这么一个道理:即大抵一个人的功名事业,自有天数。(陈德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