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黄瓜岛过年

    黄瓜岛过年

      □吴彬姗

      黄瓜岛过年把莆田的传统习俗演绎到极致。做尾牙、扫巡、送神、备年货、辞年、除夕、游春、接神、过大岁、闹元宵,一样不落,样样有范。

      黄瓜岛的年味从尾牙开始就日渐浓厚。每年农历十二月十六“做尾牙”。家里主事的女人特备供品,拜“土地公”、“佛公”。“佛公”也称为“佛子爷”。“金沃里佛子爷”一向深受岛民信仰,香火特别旺盛。那里地处海边,周围的礁石都是滑溜溜的,我奶奶腿脚不好,小时候的我经常帮她提盛放供品的篮子去,每次都是听她念“佛子爷保佑全家平安!我儿在外工作‘好人靠近,坏人跑边’。”那年头家里有人在外工作的就求平安、避小人。一般渔民家庭到那里都是求“顺风顺水挣大钱”。尾牙大人忙着“拜拜”,小孩惦记的是晚餐——“尾牙吃欢喜”。

      尾牙大餐后的鞭炮声响过,家家户户就准备“扫巡”了。“扫巡”是大莆田的习俗,岛上不例外。“扫巡四面光,洗净见祖公”、“千补万补,洗净见先祖”说的就是这年前大扫除。“扫巡”一般选在尾牙过后的天气晴朗的“双日”,最迟廿二,年前事多,再晚些日子收拾卫生会太仓促。腊月十八起有的人家就着手“扫巡”,先用芦苇或稻草捆成扫把状绑在长竹竿上(现在年轻主妇会去杂货店买毛线扎的成品),把屋内墙壁、屋梁和天花板上附着的灰尘、蜘蛛网等统统打扫干净,再把家里能搬动的东西,诸如桌椅、厨具、被褥等都搬到院子里,刷一刷、擦一擦、洗一洗、晒一晒。一切清理干净,以崭新的气象等待出岛谋生、求学的亲人回家一起过年。

    640.webp.jpg

      “扫巡”后,就是“送神”。农历十二月廿三日岛上有几个“角头”——自然村的宫庙前锣鼓声起,穿着红衣裳的家庭主妇纷纷到宫里烧香跪拜——送神上天。听老人家说“送神”的意思大概是送菩萨上天汇报一年来的工作情况以及领取下一年的工作任务。这天一大早,宫庙前的场地上红旗飘飘,锣鼓阵阵,鞭炮声声。老人小孩都赶去凑热闹,敲锣打鼓比划一番。

      农历十二月廿五日凌晨,黄瓜岛家家户户都是要祈福的。天还没亮,各家在厅前摆起香案,备齐“五福”,向天跪拜祈福,也有的是还愿,比如去年向老天爷允诺了什么祭品,不管愿望有没有实现都得答谢,祭品有全羊或鸡鸭,都要抹红了一起摆在桌上祭祀。这天大人还会特地提醒小孩“廿五日头”不能说不吉利的话,更不能和人吵架,当然大人也不会打骂小孩。传说这一天玉皇大帝亲自视察人间,人们要多行好事,言语谨慎,讨得玉皇欢心,赐福来年。

      腊月二十六日起到除夕,大人们忙得不亦乐乎,小孩子被呼来唤去一起打下手。买年货、做豆腐、炸豆腐、炊粿(就是做“番薯起”)、蒸红团。第一锅炸出的豆腐和第一“炊”蒸出的“红团”、“番薯起”是要“点红”放在“钩篮”里,挂得高高的,以备“做岁”祭神之用。其余的尽管品尝、解馋。黄瓜岛房屋密集,房子挨着房子,门对着门,主妇们做完了“红团”、“番薯起”,炸好了豆腐都会互相品尝、交流经验,然后凑在一起夸谁谁谁的手艺好,嘻嘻哈哈逗乐一番。除夕前一天还要杀鸡、鸭、鱼、羊,写春联,贴春联。虽忙碌,但年味浓厚,其乐融融。

      除夕这天算是真正过年了,“三十早辞年”当然是最隆重的。零时开始,各家厅前都摆着一张系着金线绣花桌裙的八仙桌,桌上依次摆着“面、饭、茶、酒、月乐(橘子)、花、烛”,“五果、六斋”,三牲和贴着福、禄、寿红纸花的干线面、大米、金针、花生、红枣、桂圆、红团、“番薯起”等凑成“十个盘”。在家中年长者带领下全家换上新衣服,洗手拈香跪拜天地进行祈福。大人口中念念有词,小孩子也跟着跪拜,屁股翘得老高,磕头如鸡啄米。祈福完毕把香插进悬挂在门前的“天地炉”里,然后在供桌前烧起“贡银”,燃放鞭炮,礼毕。以前“辞年”结束,大多人家是把供桌往祖先牌位前挪移,不用换供品,可以直接用来祭拜祖先。大人说老天爷只领心意,不收供品。这大概是那时没有钱买更多的祭品,自圆其说吧?现在生活好了,年货充足,一般都会换上新的供品拜祖先。拜祖先仪式可以在上午,也可以在下午,各个“角头”不大一样,比如大埕村就是在上午,石门夹村就要等下午才举行。除夕这天中午,按照惯例是吃“炝粉”,就是线面、肉丝、海蛎、虾米、青菜、猪血等和着地瓜粉煮成的,据说寓意是辞去过去汤汤水水的不如意。除夕夜,合家团聚“围炉”。年夜饭有炒米粉(寓意是财宝如米粉一样数不尽,纷纷而至,也有的说是“吃到头发像米粉那样白”——长寿)、海蛎汤(莆田话“在”的意思)、螃蟹(寓意“十脚全”)、虾(莆田方言谐音“和”,寓意和气生财)、鱼干炖白豆腐(老人家说“白豆腐么吃么有”)、鱼(寓意年年有余)这些有特别寓意的菜品是必不可少的。其他的菜肴各家按自己喜好而定。年夜饭结束,长辈给孩子分压岁钱。接着大放烟花爆竹,整个岛的上空是“火树银花不夜天”。一般除夕夜通宵不睡——“守岁”。说是“守岁”,有的是自家人一起“筑长城”,有的玩玩牌,有的一起聊天看春晚。即使睡觉,也不能关灯,各个房间必须灯火通明,这习俗与当年倭寇入侵有关。

      正月初一至初五日就是“五日岁”了。初一早晨,开门放鞭炮。早餐是每人一碗线面浇上鸡汤或鸭汤,吃面时大人都会提醒小孩不要先喝汤。要是第一口先喝汤,这一年出远门会遇上阵雨。因此,谁要是出远门被雨淋了,别人都会打趣说是“初一早吃面汤”。饭后,开始游春。说是“游春”,其实是妇女们带着孩子穿着新衣裳回娘家拜年,或到亲朋好友家串门,男人们探亲访友,打牌、摸麻将、喝茶聊天。路上游人如织。岛小,人们之间大多认识,碰面不免乐呵呵地打打招呼,真是喜气洋洋。按古例各家还给串门的亲友一把糖果,或一双桔子,或一双生的鸡蛋等伴手礼。初二不相往来,只有初一日来过者可以不忌。这习俗也是与当年倭寇入侵有关。初三日,各“角头”一大早就开始“接神”(个别村是初四“接神”),就是迎接上年年底“送上天的神”回来,锣鼓喧天,热闹非凡。初四做大岁。黄瓜岛的旧俗是要请女婿到家里来吃晚餐。现在有的人家改为初一请女儿的时候一起请回来,初四晚各家就可自行“围炉”。初五早跟“初一早”一样吃线面。初五过了,人们就开始期待初九的元宵节了。

      黄瓜岛的元宵节极具特色。正月初九日,岛上各个自然村同时闹元宵。这一天渡船要往返好几趟。那些已在城里购房、在城里过年的,这一天也都会赶回来,有的甚至还携朋友带同学一起来看热闹。岛上有亲戚的“过海人”(黄瓜人称呼对岸村庄的人为“过海人”)也被邀请来“看元宵”。

      一大早,妇女们穿着红衣,手拿着香或贡银,去各宫各庙拜拜。尤其是西厝总宫,男女老少汇集于此烧香跪拜,还愿许愿,敲锣打鼓放鞭炮,人声鼎沸,喜气洋洋。

      午后,各自然村的宫庙前会举行“吃行道酒”活动。各家备上斋菜摆在宫埕的桌子上,宫庙里主事的焚香祈福后,就开始喝“行道酒”。宫庙统一提供的温热的地瓜酒,给每家备好的酒瓶装上。老人家都会鼓励小字辈们多喝点,不会喝酒的就象征性喝一两口,说那是“吃平安”、“吃顺意”。大埕村“行道酒”特别热闹,引得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围观。有些年轻人就喜欢起哄,当场提着盛酒的陶罐就往别人的嘴里灌,颇有泼水节的疯狂劲。

      晚上,“看新妇”是黄瓜岛元宵节的压台戏。这里流传一句话:“看新妇,看新妇,看新不看旧,看旧祖祖有。”凡是这一年结婚的新人在初九晚上都要打扮一番,新郎站大厅、新娘站在新房的“茶扇头”(眠床前的那块踏板),让人来欣赏。现在新娘穿婚纱和西装革履的新郎一起并排站在布置得艳灿灿的大厅里。人们看完了都要评论一番。这新娘子是岛上谁家的女儿,还是岛外“进口”的呀,长相如何呀,嫁妆多少呀,都是人们的话题。以前“进口”的比较少,人们会对其长相津津乐道。所以男孩们在岛外找的对象都是挺漂亮的,大概是为了“对得起观众”吧!不过也有人说,管他别人怎么看,老婆长得不漂亮,顶多初九晚上被人说说,初十早上井边洗衣服的妇女再议论议论,余下的日子都是自己的,贤惠就好。本岛上娶的,大家本来都认识,不怎么会评论长相,谈论的内容更多的是嫁妆什么的。八、九十年代岛上姑娘以绣花为主业,不用像“过海人”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耕田下地,所以很有优越感而不肯嫁“过海”去。当时岛上还有一句顺口溜:“一级二级介给使(莆田话”介给使“是自用的意思。)三级四级骗过海。”“站茶扇头”成了岛上姑娘最骄傲的时刻。到了九十年代越来越多的姑娘因为读书走出岛外,嫁到他乡就顺理成章了。我闺蜜师范一毕业“绣球”就被岛外人抢走了,却至今还常常自嘲说自己没有留在岛上是“次品”,没有“站茶扇头”接受乡亲们行注目礼的机会,有点遗憾。

      “初九看新妇”,即便不想对新人评头论足,但岛上有“初九晚逛平安”的传统说法,所以“看新妇”不单是爱热闹的妇女们的专利,不管官老爷还是大老板,不管是老年人还是小孩,都会出来逛一逛,讨个吉利。新婚的人家还得备好几大箩筐糖果(寓意甜蜜)、甘蔗(寓意甘甜)、桔子(寓意吉利)或袋装柿饼(近年新时髦,寓意“代代十全十美”)摆在门口作为伴手礼由家族里一两个妇女帮忙分赠给每位来客。新郎还要亲自给男性来宾分一双香烟。新娘只要给自己认识的人分喜糖就行。路上“看新妇”的人络绎不绝,扶着老人的,抱着小孩的,勾肩搭背的,三五成群的,无不嘻嘻哈哈地提着一袋袋桔子呀、甘蔗呀、糖果呀,打着手电筒,一家一家地寻找“贴双联”的——春联旁边贴有婚联的人家。有的人不好意思接伴手礼,但再三推辞也没用,盛情难却呀,所以“看新妇”的妇女儿童一般都会夹着袋子出门,回来时拎着大袋小袋——满载而归。

      元宵“跑景”的锣鼓声从早到晚此起彼伏。白天晚上都有抬菩萨“跑景”的队伍浩浩荡荡到各家各户去“巡安”。每到一家,家中老少都虔诚地焚香迎接,各家的大厅前都会提前备好香案“接锣鼓”。晚上“跑景接鼓”更为隆重,主要是各家竞放烟花爆竹,天空上烟花绚丽绽放,响声震耳欲聋。“跑景”队伍浩浩荡荡,走在前头的是捧香炉、提宫灯、扛头旗的,有的也抬出菩萨出来,有的“僮身上堂”紧跟其后,接着是敲打锣鼓的,最后是擎着红旗的孩子们。当“跑景”队伍进入家门,这家妇女、小孩就赶紧焚香跪拜,男的就立刻燃放烟花爆竹迎接。“跑景”队伍马不停蹄,速度很快,在院子里走一圈就出来,只有提大灯的两人进屋在香案两旁停留片刻。队伍走后,烟花鞭炮还是鸣声不断,直至深夜十一、二点,渐渐平息。但涛声、风声,还是声声不息。

      初九过后,“过年”正式结束了。在外工作的、做生意的人们和客人纷纷出岛,初十、十一这两天码头上的队伍像长龙似的,人头攒动,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每次回黄瓜过年那是全身心的放松。你爱去哪串门就去哪,到哪里都热闹,到哪里都有人热情招待你。左邻右舍、亲朋好友,大家见面无拘无束。姐妹们吃饱撑着没事干“温铺讲新闻”,也是感觉很妙的事。讲的都是岛上的“新闻”,0.67平方公里的小岛总是有讲不完的新鲜的事、有趣的事,让你笑个不停。你想享受清净,那就去海边,远处水天相接,渔舟隐约,近处海浪且歌且舞,海鸥忽高忽低。环岛走一圈,无限的风光让你慢慢欣赏,随便拍拍照、装装逼都会觉得很惬意。总之,回黄瓜岛过年总会收获意想不到的愉悦。

      又快过年了,黄瓜岛的轮渡在淇沪码头等你。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回来就着紫菜汤、海蛎汤、腌蟹、海螺喝点小酒,说说小时候的糗事、摸摸牌、拌拌嘴、打打趣,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啤酒太凉,咱就喝地瓜烧,地瓜烧没了就喝葡萄酒,葡萄酒喝光了就“演”白酒。这样会醉的呀!醉了没关系,借着微醺说点酒话大话也何妨?喝多了会吐呀!吐了痛快啊!满海滩的白沙子你尽可以取点回去盖住你吐的“垃圾”,一抔净土掩上,扫出去倒了,没事!大过年的,回来就好,过年吃饱了喝足了玩痛快了,新的一年更有劲头。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