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2017年的冬至节

    2017年的冬至节

      □张明星

      2017年的冬至节,我想把它记下来。当天早上七点多,兄弟姐妹们就动身了。此刻,我们的心向着家的地方——九鲤湖畔的一个小山村飞去。

      一路上,大家的话题都是儿时的记忆。那时候的“冬至暝”,真的很冷。在一盏微弱的煤油灯下,我们和母亲围成一个大圆圈,忙着搓“丸子”。奶奶把灶火烧旺,锅里的水滚开,母亲下了一点汤圆,让我们解解馋。几颗滚烫的汤圆下肚,再加上屋里弥漫的水蒸气,身心都暖呼呼的。冬至早,奶奶和母亲给全家人下汤圆加生姜煮熟后,放些黑糖,焚香供神祭祖后,我们吃上了一碗又圆又甜的汤圆。

      回家的车子啊,沿着东圳水库边的山路蜿蜒行进,弟妹们的回想也像山峦连绵起伏。记得,冬至节前几天,奶奶就会用水把糯米浸泡下,捞干后到生产队的一座旧房子前排队舂米。母亲双手捏着一个小筛子摇啊摇,“丸子”粉就像小雪花一样纷扬洒落。当说起从门窗上抠“丸子”的往事,弟妹们的情绪回到了儿时的激动。那时候,听母亲说,三天过后,才能抠门窗上的“丸子”,要不脸上会长出豆疤。因此,我们憋着劲等啊等,比看那一天谁起得早,抠下更多的“丸子”。再过后,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硬巴巴的“丸子”,放到火堆烤,扒了出来,哪怕黑乎乎也香甜,馋人口水流。弟妹们兴高采烈的话语,让我想起前几天看到一篇关于冬至节的凄美传说:在宋代,兴化兴泰里有个妇人,她含辛茹苦把儿子拉扯大,读书成才。数年前,儿子离家进京应试,后来得中状元衣锦归乡,而母亲却不知流落何处。状元郎进山怎么也找不到。于是,他就搓了很多“丸子”,粘在家门口一直到大山深处。三天后,饥饿的母亲从山里找食吃到了家门口,母子相见,得以团圆……

      车子在跑,我在想,故事动人,结局也好。而母亲啊,如今儿女们粘在家门口的“丸子”,您见到了吗?突然,一阵电话铃响打断了我的感伤。是吴厝堂弟登章妻子春霞打来,说她们前天回家,现在要返回莆田了,提醒扫墓时不能烧银纸不能放鞭炮,镇、村干部盯得紧呢。冬至,莆仙民间又叫“团圆节”,上山扫墓的习俗,就是祈求和故去亲人心灵上的“团圆”。一个电话,勾起我们无尽的怀念和沉思。很快,车子过了莒溪九龙谷路口。抬头望去,那高高的山顶上,就是我们儿时有家、有爱、有母亲的地方了。车子盘山而上,大约二十几分钟就能抵达九鲤湖了。我想,前人辛苦,后人幸福。那时候,只有一条山路通到山顶。我们家祖传捻打棕绳,当时可是一个偷偷干“副业”挣钱的手艺。母亲每年都要肩挑沉甸甸的担子,在这崎岖山路来回奔走。有一次,天还没亮母亲就挑担去莒溪村,我跟在后头挨家挨户吆喝卖棕绳。日头西下,返回半山腰歇脚的时候,我从小布袋掏出钱数了数,少了一块多,急哭了。母亲呢,赶紧给我擦去泪水,说:“别哭,别哭了。”啊,回首往事,历历在目。不觉间,车子到了九鲤湖,过了卓泉村,就望见了仓前芹山尖。此时,弟妹们的目光投向了芹山尖的半山腰:那是母亲安息的地方。

      在芹山尖山脚三岔路口,前天从建阳赶回来的二妹秀贞下了车,她婆婆一家人正等着她一起去扫墓。我们右拐一二分钟到家了,大哥明彬和前些天从仙游回来的大姐秀云已在大门口了。我们上楼后,小妹秀娥和妹夫乐善也去石仓潭头他们家扫墓了。我们约定下午回来,再一起给父母和吴厝的爷爷奶奶扫墓去。我刚坐下,大姐说,看了我写的《走亲戚》,想起过去就抹眼泪。大哥问:“还记得在岭头街那一年端午节吗?我在稻田里耙草捡到一个鸭蛋,奶奶煮了切成几瓣,兄妹们分着吃。”是哦,那个情景怎能忘记?我不明白当时怎么会那样穷?大姐说:“还不是因为一把没积德的火,把吴厝我们和伯伯的三厢房,以及岭头街叔叔的房子烧成灰烬。”她接着说,那年我十二岁,一个冬天的晚上,母亲到对面山佩厝生产队开会。我和阿彬点燃小竹片去找一只兔子,可能不小心火星掉落了,没过多久,柴火间浓烟滚滚。天冷物燥,火借风势,那些土木房子很快就烧成一片火海。等母亲闻讯赶回,家已烧得一件衣服都不剩了。当时,母亲抱着我就晕倒在地……唉,后来还碰上了饥荒,家家户户缺衣少吃,我们无家可归,火灾后借住在佩厝浦治姑婆家好几个月……

      大姐哽咽着,我和大哥眼眶红了。我怕大姐哭,赶紧摇着她的手说:“好了,好了。你看,前些年兄弟姐妹们相约在莆田一栋楼房里买套房,楼上楼下,天天见面。大前年一起把仓前的旧屋翻建了,兄妹们还是楼上楼下,其乐融融。母亲知道了,一定高兴。”大姐听了破涕为笑,说:“是啊是啊,这样就团团圆圆了。”“团团圆圆”,我重复着,似乎明白了冬至又称“团圆节”的真正意义了,觉得应该把所听所想的东西记下来。我对大姐说:“现在生活好了,孩子们没吃苦,不知道什么是幸福。以后啊,您慢慢把我们家是怎么搬迁去岭头街,母亲是怎么去了百里外的”浮竹山“开垦荒地,以及后来又搬迁到仓前村的事儿也说说。我记下来,让孩子们也看一看,想一想,让他们今后好好做人做事,懂得珍惜和感恩生活,那才是一笔财富啊!”

      说着,到了做午饭时间了。于是,大姐和我妻子碧娟围着柴火灶忙起来,弟弟明球帮忙烧火。我喝杯茶水的工夫,妹妹们回来了。我们匆忙吃了饭,赶紧给父母亲扫墓去。出了大门,很快来到芹山尖山脚下喇叭口。那走向半山腰的小山路,弯弯曲曲,我的心也沉甸甸的。十多年前,母亲离去了,留给了儿女们无尽悲伤……

      走过小山冈,来到了母亲跟前。弟妹们默不作声,大家都忙着。大哥点燃香火,我们举在心间。往事历历,涌上心头。母亲啊,梦里想您多少回,那一幕幕往事,像躺在您怀里的故事。那时虽然过着穷日子,有娘的孩子是个宝。如今啊,默默守候您一辈子,让您过上好日子,是儿女们今生最想做到的事啊!而您已撒手人寰,前些年父亲也随您而去了。我久久站着,默默想着……

      在要下山回家的路上,我们把伤感的目光投向远方。还记得,父亲长年在外谋生,母亲扛起家的重担,牛犁车耙插秧耨草样样在行,是母亲撑起了家的一片天。母亲在时,养我们长大,教我们做人:自谦自警自尊自爱自立自强。母亲的教诲,儿女们终身谨记……

      再回首,在与母亲说声道别的时候,我想把前些年写的《怀念母亲》结尾一段话,再次与我的兄弟姐妹们共勉:母亲虽离去,青山依旧在。仰起头,莫感伤。看天上彩虹,那是母亲的笑脸;望身后大山,那是母亲不老的身影。君不见,大地怀中是青山,青山处处有母爱。天下的儿女啊,思念母亲,把爱心融入大地;热爱母亲,用真情怀抱大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