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清代莆田神童女诗人吴荔娘

    清代莆田神童女诗人吴荔娘

      □陈春阳

      明清时期,莆田涌现出了众多才华横溢的优秀女性,像陈蕙卿、徐德英、黄幼藻、黄幼蘩、周庚、宋芳斌、方琬、吴丝、陈淑英、郭宜章等闺秀名媛,其诗词堪称莆田文献名邦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美国学者曼素恩即认为,在清代女性创作中,男性主导的地位已然松动,“女性作家作为受认可的、有强烈美学影响甚至是哲学影响的声音,已在文坛上崛起。”清代莆田神童女诗人吴荔娘的诗词在当时女性诗词中有一定的影响。

      吴荔娘(1787-1802)字绛卿,莆田仙游人,青阳秀才陈豹章侧室。清代女诗人,随园女弟子。幼敏慧,有洁癖,早卒,卒年16岁。蔚哭诗曰:“尘满妆台镜影虚,伤心犹记汝来初。晨窗劈纸争临帖,旅夜焚香伴读书。辛苦追随千里外,等闲欢笑一年余。钿函剩有《兰陂稿》,吟向秋风泪湿裙。”又题《兰陂剩稿》曰:“剩稿残笺不忍看,偶吟佳句泪兰干。埋香葬玉寻常事,闺阁能诗再得难。”著有《兰陂剩稿》一卷,清代经学家、文学家洪亮吉榜眼作序,存诗33首,收入陈豹章《陈氏连珠集》,清嘉庆七年华南书屋刻梅缘诗钞附(南京),现藏国家图书馆。陈豹章即陈蔚,字豹章,号梅缘,安徽青阳九华山山南人,禀贡生,能文,爱客,受业于清代诗人、散文家、文学评论家、美食家袁枚进士。道光时保举孝廉方正,取二等。编修有《安徽通志》、《九华纪胜》、《齐山岩洞志》,著有《九华考异》、《梅缘诗草》等。其《九华纪胜》、《九华考异》对九华山水和名胜作了详细的调查考证,辑存了丰富的资料。吴荔娘协助陈蔚编修《九华纪胜》、《齐岩洞志》等书。荔娘卒后,陈豹章请洪亮吉榜眼写圹志铭,圹志铭对吴荔娘经典义理的研读评价高,赞其桼室之智,可云无师。椒盘之词,是曰夙慧。吴荔娘,庖人之女也,家世式微,醴泉无源,芝草无根,信哉!年八九,即学作五七言诗。是神童女诗人。《陈姬吴荔娘圹志铭》收入清代经学家、文学家洪亮吉榜眼《更生斋文集》,全文如下:

      吾友陈明经蔚,有别室,曰吴荔娘。归明经甫一岁而卒。明经伤之。乞余为志圹。仓猝未果。壬戌九月雨夜,偶检案头,得荔娘所作《兰陂剩稿》。读竟。怃然曰:“是其慧业或可传矣。”因据明经所作传略。为之志曰:“荔娘,福建莆田人,父农家,粗识书义。荔娘幼即喜从父读。年八九,即学作五七言诗。桼室之智,可云无师。椒盘之词,是曰夙慧。然性绝爱洁,每独处一室,其窗棂几榻之属,光可鉴也。香焚笃耨。日必数周,米饭桃花。晨无半合。尤异者,闽俗尚鬼,荔娘独不然。岁时自展敬祖先外,无所拜也。姚江幼女,不事婆娑之神。清源小家,尤严月娄腊之祀。其智识有过人者焉。年十四,问名者踵于庭,无适从也。明经得于后至得之。迨结褵之夕。却扇之辰。明经方赋诗催粧。而荔娘答诗,即有嫁得江南词伯之句,可云识所归者矣。时明经以将军之残客,得仙游之丽人,慕之者既多,妒之者亦众。于是遂挈以归江南,度仙霞之岭,则娇鸟助其清音。泛严陵之溪,则潜鳞讶其明艳。望凤山而吊古,过虎阜以联唫。乐事赏心,于斯为极。归青阳数日,明经即禾末陵之行,而荔娘遘疾遽卒,年仅十六。未及与明经握手诀也。嗟夫!繁钦定情之时,士林方播。庾信伤心不无情于故乡。唐蒙孤搴,尚有怀于高格。重为之铭曰:”生于海浦兮,嫁于江沱。降年何促兮,赋才何多。事君子兮别所亲。志恹恹兮甫经旬。一棺既阖兮诗亦焚。以松为垅兮桂作墳。庶灵光之不閟兮,吾知其不为九峰之月而酿五溪之云。“

      陈豹章受业于袁枚,吴荔娘亦为其女弟子,吴荔娘多首诗收入《随园诗话》。袁枚《随园诗话》云:”莆阳有吴荔娘者,庖人之女也。性爱洁而能诗,陈豹章聘为旁妻,未三年,卒。豹章为写其《兰陂剩稿》。有《春日偶城》云:“曈胧晓日映窗疏,荏苒韶光一枕余。深巷卖花新雨后,沿门插柳嫩寒初。莺儿有语迁乔木,燕子多情觅旧庐。那用踏青郊外去,芊芊草色满阶除。”赵翼(字云松,号瓯北,诗与袁枚、蒋士铨齐名,时称“三大家”)称其诗“韶秀绝伦”。又《咏牡丹》句云:“国色日来描不得,世人空自费胭脂。”其撰《园居》诗云:“逸志属烟霞,园林岁月赊。临风时放鹤,欲雨早扶花。瓮酿黄精酒,炉烹紫笋茶。地偏饶逸兴,那问室如蜗。”其诗均清新可诵,袁枚称之为:“晚唐佳句”。足见其文笔极佳才思敏捷。

      吴荔娘《题吴兴女士严静甫墨竹》一诗足见其诗皆从题外设想,运笔自是不凡。时吴兴女子严静,才9岁,善画墨竹,书法也好,吴荔娘题云:“绣阁遥邻墨妙亭,开帘煤麝动芳馨。睛窗书破洪儿纸,谁识金銮未十龄。”“琅玕袅袅影纵横,千尺寒梢一笔成。我看丹青先比较,此君风韵却输卿。”“赋茗才华总角年,挥毫风致自翩翩。他时理棹茗溪上,好结香闺翰墨缘。”此诗意为“绣房远邻墨妙亭,开起帘笼,燃起麝香,芳馨漫散。睛窗下在洪儿纸上挥毫,入木三分,可谁知道金枝玉叶才不到十岁。”“纤竹依依,竹影纵横交错,而这千尺玉桃只是以笔一气呵成。我看画前先把竹与人比,发现那竹却输作者一段风韵。”“诗才横溢,却方幼年,纸上挥毫风度翩翩。待他日在苕溪上划船,以文会友,结一段闺中佳话。”吴荔娘只有十四岁,严静年龄更小,只有九岁。一个早慧的女孩子给另一个早慧的女孩子的画题诗,画美诗也美,用一个纯情少女所独有的情愫,去描写自己对大自然的热爱,以自己对生活的独特感受,用饱蘸激情的笔去揭示大自然的美。这本身就也是个很动人的故事。诗中对墨竹热情赞美的同时,更加热情赞美了严静,比真竹更富有风韵,使诗作既贴切又活泼。因此,更为生动感人,不愧是优秀的题画诗。吴荔娘在该诗中“翰墨缘”指诗文书画等笔墨遇合的机缘,常为后人引用,影响很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