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木雕大师闵国霖的艺术人生

    木雕大师闵国霖的艺术人生

    1.jpg

      闵国霖

      中国木雕艺术大师

      中国木雕艺术杰出传承人

      福建工艺美术大师

      木雕非遗传承人

      沉稳敦厚又不失儒雅谦和,历经世态与时代的种种变幻,依然抱朴守一,宠辱不惊。这是工艺大师闵国霖先生给我们的印象,也是他的作品给我们的印象。从业四十余载,他的气质和秉性已完全融入作品之中,而作品的意蕴深长又反哺于他的精神,彼此难解难分。

      走进闵国霖大师的光临雕塑创作室,真正是眼睛的盛宴!——李白醉卧花丛,身畔的酒坛已空;庄周游梦骋怀,那袖上的蝴蝶翩然欲飞;这边是关云长横刀立马,屈大夫翘首问天;那边厢孔丘先生垂目拱手,寿星老儿捧桃微笑。乌木、象牙、紫檀、花梨……空气中弥漫着种种芳香,神秘的糅合,这般淳厚沉郁,这般温润出神。在惊异、赞美之外,亦令人茫然:似乎不是我们在鉴赏大师的作品,而是大师的作品在端详我们。繁华障碍耳目,市场迷惑内心,当下的我们果然能参得大师作品中的隽永真味么?

      [木雕之乡的传承人]

      木雕之乡莆田向来是文献名邦,人文蕴籍,有“海滨邹鲁”之美誉。此地山水毓秀,草木通灵,木雕历史源远流长,能工巧匠荟萃云集。在唐代,莆田木雕已见诸建筑装饰、佛像和刻书。莆田木雕向以精微透雕见长,风格精致细腻,古朴典雅,历代以来都有优秀作品传世。民间艺人所刻在围屏、阑干上的人物花卉,形象生动,层次重叠,刀法洗练,皆十分精妙。

      明代,莆田擅长佛像、装饰雕刻的艺人很多,木雕艺术发展很快。至今,莆田的荔城、城厢、涵江、黄石、吴埕,仙游的城关、度尾、榜头、赖店、枫亭等地,都有民间艺人手工雕刻佛像、菩萨桥、古代人物及家具装饰、花鸟山水等作品。清末城厢名匠廖明山有特技,善用寸木雕镂人物、花草虫鱼等,其孙廖熙等五兄弟均为雕刻名手。廖熙、廖永兄弟合作的木雕关公像,曾在巴拿马世界博览会上获得一等奖。

      深受这优秀的民间木雕工艺传统之浸染和涵养,1942年,闵国霖出生在莆田南城一个木工之家。他从小就喜欢自己制作竹木玩具,捏泥人儿玩。忆及童年时候做的小面具颇受玩伴欢迎而遭遇争抢,闵先生至今仍然忍俊不禁。

      早年家境贫寒,却不移闵国霖向学之志。因爱好美术,18岁时他考进厦门工艺美术学校。虽然爱画画但是纸笔颜料贵,为省学费他选择了雕塑科,从此手中的雕刻刀便一刻也不曾放下。时局的动荡和物质的匮乏使他尝到生活艰辛,却也养成了勤奋刻苦的求学精神。他孜孜不倦地汲取学院派的营养,为以后的雕塑创作打下扎实的技术功底,也形成他一以贯之的严谨的专业风格。

      从小耳濡目染民间传统工艺的美感与韵味,在美院接受了现代艺术理念的洗礼和梳理,闵国霖的目光投向将二者完美结合的可能性。学院毕业后,闵国霖进入莆田雕刻厂(莆田工艺一厂前身)创作组。彼时正值上个世纪60年代,建国后莆田木雕的第一代传承人朱榜首、黄丹桂、佘文科等人已形成独具风格的创作集体。他们在雕刻工艺上的创新,给予闵国霖极大的震撼和鼓舞。得益前辈的点拨,再加自己的融会贯通,精心琢磨,他设计创作出的一系列牙雕和木雕作品多次被选送参加全国工艺美展并获奖。2006年4月,福建省文联、福建省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闵国霖“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称号,他也是福建省木雕行业唯一的杰出传承人。

      [深味创作的愉悦]

      自从1968年创作设计牙雕《越南南方女战士》发表后,闵国霖的雕塑创作一发不可收拾,受到的嘉奖也不计其数:1972年创作龙眼木雕《夜送宣传品》《风雷激》选送全国第一届工艺美展;1975年创作设计木雕《三打白骨精》选送往泰国参展;1977年创作木雕《陈毅同志》选送参加次年全国工艺美展,并与同年创作的黄杨木雕《洗军衣》同为福建省工艺美术珍品馆收藏;1982年创作黄杨木雕《洛神》获当年全国工艺品质量评比优秀作品奖、中国工艺美术品 “百花奖”优秀创作设计奖;1982年创作黄杨木雕《霸王别姬》获82年全国工艺品质量评比优秀作品奖;同年创作龙眼木雕《屈原》获82年全国工艺品质量评比优秀作品奖;1987年创作龙眼木雕《达摩》获省第三届工艺美术创作设计、专业技术人员代表大会评选的优秀作品奖,并选送全国工艺美展;1988年创作龙眼木雕《苏武牧羊》《东方朔》《达摩禅定》三件作品参加福建省精英作品展……

      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闵国霖的创作题材并不能随心所欲。相当长的时间里,他不但要主持工艺生产,还要进行技术指导。繁忙的工作劳形伤神,然而创作依然能带给他最大的愉悦。受制于题材,那就不拘泥于风格,这个时期他也尝试了雕塑表现的各种可能。

      闵国霖先生喜欢把雕塑和诗艺并提。他说:“好诗琅琅上口,韵脚不成为限制,反而成全其美感。雕塑语言本身就像是诗一样的语言。雕塑材料、体裁的限制,不如当作如诗的格律,就在这个范围之内,用最简洁、最含蓄、最生动的语言来表达。”对于闵先生来说,他确乎在实践这一观念。他把创作当唱咏,亦使得每一件作品皆如诗般意蕴无穷。

      闵国霖先生且行且吟,摸索探寻一种最适合自己性情的艺术表现形式。1990年,他创办了“光临雕塑创作室”,专心进行木雕创作及根艺研究。在艺术上他提倡表现形式与手法的创新,在实践中他追求雅俗共赏的境界。“光临”的创办,也把闵国霖推进创作的高峰期,他的许多重要作品都在这个阶段问世。1999年9月大型檀香根雕作品《苏武牧羊》获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世纪杯银奖;1999年12月龙眼木根雕《秋江渔者》选送中国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乌木作品《屈原》获中国优秀工艺美术作品评选优秀奖。2002年5月乌木雕《霸王别姬》为福建省工艺美术珍品馆收藏。2006年黑檀木雕《达摩》获第九届中国古玩艺术品博览会金奖。

      1990年代,是莆田和仙游木雕行业迅速崛起的时期。就在这十年间,闵国霖成长为大师级的人物,莆田和仙游也享有了“中国木雕之乡”的美誉。

      [在传统文化中散步]

      每个认识闵国霖大师的人,皆有感于他为人处事淳厚的古风。所谓“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正是大师写照。朋友称闵国霖乃是一个古人,所言甚是。他自己在传统文化中悠闲散步,也让作品带领观者与古人对话。从这个意义上说,他的作品似乎不是表现,而是再现。好比此情此景,此时此刻,他都在场。

      檀香根雕《苏武牧羊》是一件令人惊叹的珍品。大师巧取檀香根的色泽纹理,将木心的深色处理为人物的脸部,外围的淡色处理为眉毛、胡须和长袍,底部的天然榴疤勾勒出小羊羔缱绻偎依的姿态。衣纹精简,疏密有间,激昂的情绪,稳健的构图。发如雪,志弥坚。朔风呼啸如在耳畔,仿佛我们也被带到那千年前的寒冬,陪伴苏子卿忍辱负重,立雪眺望。

      龙眼木根雕《秋江渔者》却是另一番盎然风趣。树根表皮的粼粼褶皱幻化成老翁手中的渔网,正欲抛撒之间,展望江面鱼群踊跃,丰收在望的喜悦尽写脸上。秋波荡漾,渔翁头戴的荷叶散发淡淡清香。这件作品虚实有度,气韵生动,仿佛一幅绝妙写意水墨画,质朴和典雅融于一体,令人难忘。

      大师的的美学观念,可以追溯到佛家和儒家的思想渊源。多年来他一直倾心于中国传统文化,看重古人所谓“神、智、器、识”。明朝德化瓷大师何朝宗质朴圆融的风格对他影响很大。多年参禅礼佛,大师创作的一系列达摩形象独具风范,自成一格。其中倾注了他深厚的涵养,亦是他沉静典雅的本性流露。乌木作品《达摩》,为表现达摩刻苦坚毅,不远万里中土传教的精神,大师采用了平口刀块面的手法,以衣纹、气势来呈现,人物造型奇崛,虚实映照,刚柔有度。颇有中国传统写意画舍形求意、舍表求神的意韵。

      尊崇中华工艺“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后可以为良”的思想主张,闵国霖定下了光临雕塑室的创作主旨:以传统艺术和民间艺术为基础,秉承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和审美意识,形成沉稳大气、适宜合度、天趣质朴的美学风格。在“光临”,大师塑造了诸多中国传统与民间文化中的艺术形象,如达摩、钟馗、关公、寿星童、和合二仙等。

      檀香根雕作品《蟠桃会》是大师早期的得意之作,作品取材珍贵的印度老山檀香根,不拼不接,整木全手工雕凿而成。《蟠桃会》饱含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吉祥图腾荟集贯穿于画面之中,真可谓“万花开处神仙满”:瑶池之上仙乐飘飘,王母舆前瑞草琼浆。三星拱曜,麻姑献寿,仙童嬉玩,玉女驾鸾,更有个恢谐老儿东方朔怀揣寿桃,偷得昆仑仙气满衣袍!近看是灵猿仙鹤、金花玉蕊,远观之銮舆顺动、霓旌飘缈。前方见斑衣祝寿、蓝袍交映,萦绕在浓霭香中,水云影里。整件作品构造高低起伏,错落有致,近景、中景、远景层层递进,妙趣天成,令人几乎忘记是随檀香根之形势取意雕琢。檀香的灵性与作品的意境浑然一体,一派和谐圆融,祥瑞氤氲之气。大师的精湛技艺和匠心独具,在这件根雕珍品上的体现臻于完美。

      [大师的修为与追求]

      莆田盛产龙眼木。龙眼木材质坚固而细密,宜于雕刻,打磨后作品光彩润泽。龙眼木色泽古朴稳重,具有质朴、典雅、简练、古色古香的特色,具有“古董”之美。莆田龙眼木雕源远流长,具有丰富的传统技法和突出的地方特色,是中国木雕的主要品种之一。民间题材多为古典故事中的老弱、仕女、仙佛、武士等,并以雕刻寿星、渔翁、弥勒、达摩、仙女等人物见长。草虫、花卉、果盘和牛、马、熊、狮、虎及金鱼、仙鹤等也是常见的题材。

      今年6月,莆田龙眼木雕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光临雕塑创作室为被保护单位。龙眼木雕在闵国霖大师的创作中一直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他创作的龙眼木人物雕刻作品神形兼备,仕女脸部圆润高雅,温柔可人;仙佛形态各异,衣纹飘动有致;武将富有气魄,盔甲花饰变化无穷。

      闵国霖大师极其关注莆田龙眼木雕的继承与发展。谈到莆田木雕行业的现状,他不无忧心。近年来,莆田木雕业虽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龙眼木雕创作,大多存在程式化和雷同化问题。知识产权混乱,题材雷同,表现手法陈陈相因,地方特色和民间个性逐渐丧失。随着老一代木雕艺人的离开,莆田龙眼木雕工艺绝技难以得到很好的传承。而年轻的木雕从业人员为经济利益所驱,多以批量复制产品为主,创作能力不能独挡一面,龙眼木雕创作处于青黄不接状况。木雕技工数量不少,木雕艺术家却廖廖无几。

      在闵国霖大师身上,中华文化对他乃是一种教养,一种天然。如果说学院派的美学理念匡扶和引导过他,那么千百年来优秀的民间工艺传统即是他的师承。发自深厚的气质,凭借内在的天性,他的木雕艺术创作方能够不受制于当代,超越过去未来。大师也希望籍由光临雕塑创作室的培养,把自己的创作感悟和经验,传递给有志于传承与创新的年轻一代人,把莆田龙眼木雕创作不断推进和发展。  工美产业研究院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