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本家“真喜欢”

    本家“真喜欢”

      □曾元沧

      他跟我一样,一样的姓曾,口音也一样的很莆田。

      曾奇芳说;“我接待新客户时,往往不急于发名片,而是先报个名字,说自己叫‘真喜欢’,人家一听就乐了,就记住了。”巧借谐音,轻松,有意思!我笑着问:“那你名片上印的什么名字?”他顿时露出格外认真的神情:“名片当然用实名。父亲起的名字是不可以随便改动的,这个神圣的符号将伴随我的一生。”

      “真喜欢”好比一台马达,不停地运转,为他输送动力。初始,这个动力兑现于埋头苦干,一门心思追求意中人上。曾奇芳表里如一、率真坦荡,对此从来不予回避。

      上小学时,曾奇芳就卖过糖果、冰棍,为家庭分担困难,但他并不觉得苦。曾经他也是一个追风少年,在走向学校的池塘边留下了几多欢声笑语。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五年级时父亲因车祸不幸丧生,是时母亲只有36岁,他刚刚12岁。顶梁柱坍折了,全家哭作一团。亲朋好友哀叹:“这可怎么办?”读了初中,悲痛有所平复,曾奇芳打开新课本刻苦汲取知识的同时,也打开了他懵懂的情窦,爱上了同班一位文静好学的女同学柳忠英。尽管他学习成绩优异,还是班长,终因经济拮据只读到初中毕业便中止了学业。曾奇芳是长子,下面跟着两弟一妹,全靠务农的母亲一人的微薄收入维持生活,其困厄程度可想而知。家贫出孝子,担待不在年高。曾奇芳暗暗发誓:要像个男子汉,撑起这个家!

      1993年,17岁的曾奇芳揣上伯父给他的两百元钱闯荡上海滩,投亲靠友,学着做起买卖。住的是四面透风的简易木板房,吃的多为速泡面。他每天骑着自行车出去推销,屁股也磨出血来。有时在外实在饿得不行,只好买个面包就着水龙头的水艰难吞咽……

      曾奇芳始终忘不了意中人瀑布般的黝黑长发和羞红的脸蛋。每天晚上,再苦再累,有个“功课”必做:给母亲和对方写信。有一天运气好挣到了六十块钱,他连忙向她们报告喜讯。他的真诚与执着,让柳忠英的芳心蓄满了感动和憧憬,虽然远隔千里,少了花前月下的缠绵,但不妨碍她为其垂下万缕如柳情丝!诚可谓:只要心相随,又岂在朝朝暮暮!

      随着上海的发展,到处是催人奋进的打夯声。他终于在亲友的协助下,独立做成了几单生意,明明白白赚了十万元。三年后,他鼓足勇气上门提亲……曾奇芳之所以能以苦为乐,风吹雨打不动摇,就因为有了对意中人的真喜欢。

      “有情人终成眷属”,算是苍天给予他的慷慨弥补。“真喜欢”的动力愈发强劲,逐渐上升到了一个目光辽阔的大境界,促使他的事业风生水起、节节攀高。

      曾奇芳喜欢他做的事业,不断努力充实自己的工作经验和专业知识,立足上海,面向全国,矢志奋斗不懈怠,以“诚信赢天下”的理念为准则,一步步走上了致富之路。他运筹帷幄,生意越做越活络,越做越从容。

      我说:“你简直是三头六臂,左右逢源。”他说:“是时世给了我机遇……一路不离不弃,团结如初,也许是我平时注意善待别人发挥了效应。”停顿了一下,他又接着说:“贤内助的理解、关心、给力,也非常重要。打理财务、操持家务全靠她。”家和万事兴啊!我点头称是的同时,想起了军功章的一半和另一半。

      回到家庭上来。作为长子的曾奇芳,扛起了父亲未竟的职责,像模像样撑起了一个家。他对母亲和弟妹关爱有加,互尊互敬,其乐融融。母亲为之喜上眉梢,说:“这个比你给我买任何营养品都好!”弟弟在外创业有困难,他尽自己所能为其排解。新楼房造好之后,他让弟弟先挑……结婚时他就对妻子有话在先:“我母亲真不容易。她少了文化,讲话直来直去,哪怕说得不对,你也要忍着……”妻子柳忠英轻轻地点了点头,回他说:“你尽管放心吧。”每年他回乡探望母亲不下十次。春节返乡总是不忘带上孩子访贫问苦,并奉上心意。他说:“只有感恩相承,家庭和事业才能兴旺不败。”千金易得,如此顾家的男人难觅啊!在两人牵手休闲一起看日出的时候,柳忠英的眼眶里盈满泪水,说:“奇芳,我下辈子还嫁给你!”

      我很欣赏曾奇芳的两条感悟。一条是对爱情的:爱一个人,其实并不仅仅只要内心喜欢就可以,你必须成为生活的强者,你才有喜欢的资格;一条是事业层面的:人在做天在看,人做好了,愿意帮助他的贵人就会越来越多。曾奇芳不尚空谈,言行一致,这两条他都做到了,还将一如既往切切实实做下去,决心做得更好。

      曾奇芳,我真喜欢,不仅仅因为是本家!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