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飞过命运的沧海 ——记“电影皇后”、莆田人媳妇胡蝶

    飞过命运的沧海 ——记“电影皇后”、莆田人媳妇胡蝶

    1.jpg

    2.jpg

      胡蝶与潘有声的结婚照

      很多人都知道,胡蝶是电影大明星。

      很多人不知道,胡蝶是莆田人媳妇。

      胡蝶的婆家在莆田萩芦,现今为莆田市涵江区萩芦镇萩芦村。

      胡蝶于1908年出生在广东鹤山,1925年考入中华电影学校演员训练班学习。毕业后,她相继在友联、天一、明星等影视公司当演员,曾主演《秋扇怨》《白云塔》《狂流》《脂粉市场》等影片;中国最早的“蜡盘发音”有声片《歌女红牡丹》也是她主演的。1933年,她主演了代表作《姐妹花》。拍片时,她很听导演的话,演得好,效益好,因而深得老总赏识。

      有人认为,如果选一个民国时代的美女代言人,非胡蝶莫属。她的长相以及性格,按照当年才子张恨水的说法:“如与红楼人物相比拟,则十之五六若宝钗,十之二三若袭人……”是的,胡蝶长相,面似银盆,目如水杏。电影海报里,她侧头微笑,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真的如同《红楼梦》里走出来的宝姐姐。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大上海,电影明星多如天上的星星,其中最亮的两颗,是阮玲玉和胡蝶。人们总把阮玲玉和胡蝶相比。阮玲玉因“人言可畏”而自杀后,舆论为之嘘唏,鲁迅先生也撰文悼念,惋惜她“颇有名,却无力”。实际上,在当年的电影界,阮玲玉还是无法与胡蝶抢风头的。

      这一点,在1933年的那场电影皇后评选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当时,《明星日报》为了拉动销量,发起了电影皇后的评选,最终,阮玲玉落选了,胡蝶以绝对优势当选“电影皇后”。

      胡蝶被评上“电影皇后”后,她的粉丝多如恒河沙数,追求的人也难以计数。追求的人,不是官家少爷,就是富豪子弟。一般男人,只能“看看戏”。

      1931年上海的《时事新报》,有一天,刊登了马君武的诗《哀沈阳》。据诗中所写,就在“九一八事变”当晚,张学良正抱着胡蝶等美人在舞场寻欢。此诗一出,舆论哗然,声讨胡蝶“红颜祸国”。

      当胡蝶回到上海后,闻知该耸人听闻的消息后,连续两天在《申报》刊登《胡蝶辟谣》的启事。胡蝶在她写的回忆录里,针对此事也说过:“世间上荒唐的事情还真不少,沈阳事件发生的时候,我那时还跟明星公司摄影队一起逗留在天津,没有踏入北平一步……后来为拍《自由之花》到北平时,已是‘九一八事变’后约一周,未料到此行会引起一段莫须有公案……”但她不了解,这谣言之所以流传甚广,责任主要还不是那首诗,而是谣言的炮制者。马君武的《哀沈阳》见报后,还有人曾力主胡蝶诉诸法律,与马君武对簿公堂,然而她依然心态平和,不想在个人事体上纠缠,按说,胡蝶在这件事上是最冤枉和无辜的,但她表现出的冷静的洞察力和宽阔的胸怀令人敬佩。胡蝶还在她的回忆录里说:“我和张学良不仅那时未谋面,以后也未见过,真可谓素昧平生。1964年6月,我赴台湾出席第十一届亚洲影展时,还曾有记者问我要不要见见张学良,我回答说:‘专程拜访就不必了,既未相识就不必相识了。’”

      1935年,福州时代照相馆拍摄了胡蝶与潘有声(莆田人)的结婚照。

      如今的拍照是件极方便的事,但在当年,照相还是相当时尚的。文史资料没有记载那年头莆田有没有照相馆,而在福州,较知名的照相馆有时代、宜华、月宫、高尚等好几家。各家照相馆为了求得生意好,各出好招抢生意。时代照相馆不知出什么奇招,揽到了胡蝶与潘有声婚礼拍照的生意。照相馆精心安排,先在乌山风景区拍外景婚纱照,后在店里拍内景照。拍照之后,大明星胡蝶的结婚照,就摆在照相馆的橱窗里,轰动全城,参观的人络绎不绝!

      结婚照上,胡蝶活脱脱就像《红楼梦》里走出来的宝姐姐,而潘有声眉目慈祥、耳大脸方、身体壮硕,与她甚是般配。

      胡潘婚事,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有两点:一是条件悬殊太大,一个是电影皇后,一个是平凡商人。旁人看来,一个是七仙女,一个是董永。而《天仙配》是神话,在物欲横流的人世间,真的会有“天仙配”吗;二是怎么不透半点风声,也就是说,胡潘未到福州结婚之前,怎么无人知晓?要知道,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大上海,文人墨客,多如牛毛,大报小刊,如林如草,还有像《明星日报》这样专报明星动静的刊物。电影明星,尤其是大明星,稍稍有点趣闻私事,就会见诸报端。无中也会生有,哪会有而变无!阮玲玉就是被流言中伤,因“人言可畏”而自杀的。但是,胡蝶坚强,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

      胡蝶与潘有声,原本打算是要回莆田老家办婚事的,路过福州,怎么就在这里举行婚礼呢?原来,当时萩芦、涵江、梧塘等地很不安宁。据《莆田县志》记载,那个时段,瘟疫流行,鼠疫、天花、回归热诸病肆虐;更可怕的是土匪作乱,萩芦及其周边各地,是丘陵地带,林木茂密,常有土匪出没。就在这对新人到福州之前不久,土匪头子郭楼古率众抢劫财物,砍伤村民20多人。接着,郭匪因逼财不遂,截断一位村妇庄氏四肢,众村民抬着庄氏赴省府诉冤……

      当年这种形势,造就了时代照相馆好生意!

      现在,回过来,说一说胡蝶以前的粉丝戴笠。据说戴笠是个好色之徒,光看他对胡蝶的用情,就称得上是个大情种。何以见得?他对她主演的每一部影片都很欣赏,评选电影皇后时,他郑重地投了她一票。历史资料没有记载他带动其他人投她的票,但是,推理,应该是会的。

      后来,他成了“胶黏”戴笠!

      传闻是因为一件失去财物的事。为了逃避与日本人合作,胡蝶将长期苦心经营积攒的珠宝托人运往内地,谁料在半途丢失。她为此大病一场,四处求人。

      她四处求人,求到戴笠。戴笠喜出望外,用情用钱,他还千方百计胁迫潘有声解除婚约。莆田市文史专家蔡玉麟先生生前曾经对我说过一个情节,就是,戴笠采用特务手段,把枪支偷偷放进潘有声的店铺,而后派特务去搜查。查出枪支,以此诬陷!潘有声被迫无奈,表示同意解除婚姻关系。但是,胡蝶坚决不同意,她向他哭诉说:“……有声,我的心永远属于你。”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老天报应,飞机失事,戴笠丧命。胡蝶回到潘有声身边。

      纵然世界上很多女人贪钱财贪权势,胡蝶都是那个例外,她真爱的是平凡的丈夫潘有声。战后,他们移居香港,夫妇一起经营一家暖瓶厂,专门生产胡蝶牌暖水瓶。后来,他们又移居加拿大,过着宁静和谐的生活。晚年,丈夫先她去世。她又改名“潘宝娟”,“潘”是对丈夫的纪念,“宝娟”则是她儿时的乳名。

      81岁时,她在温哥华病逝。临终前留下一句话:“胡蝶(蝴蝶)要飞去了!”

      飞去哪里呢?

      人们都说,蝴蝶的翅膀稚软,怎么也飞不过沧海。而她这只蝴蝶,又是一个例外,竟然穿过流言和厄运,飞过了命运的沧海,抵达幸福彼岸——丈夫潘有声身边!

      临终再飞,定是胡潘双双化蝶,飞越辽阔的太平洋,恩爱夫妻回到老家莆田萩芦!(傅绍良)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