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兰石虎潭,深藏在仙游大山里的翡翠

    兰石虎潭,深藏在仙游大山里的翡翠

      □卢惠姗

      如果我还没抵达,那一定是走在去山间的路上。

      沿着榜头到书峰的山路,在翠岫葱葱的山路上十八弯再十八弯,顺着山势缓缓而下时,忽然,会有一个小村庄,像图画一般轻轻铺开。它安静地被群山环绕着,如同一段乡愁被妥帖安置,在母亲的怀里。

      把车子一直开一直开,开到那田野深处,停在村舍边上。这里,如同每个人心中的故乡一样,屋舍俨然,小街小桥,似曾相识。也有劈柴的乡人不停地打量你,好奇的孩童睁大双眸将你看呆了,惊慌的鸡母晃着肥硕的臀部急忙跑开。深呼吸,泥土的暗香,若有似无,收割过的田野昏黄而归整。是的,这是深冬。

      想伸出手去触摸一个小村庄,却发现掉下许多光阴来。索性就沿着村边的小路,一起进山吧!

      脚下的这条路,走过祖祖辈辈,进京赶考的学子,放羊放牛的小娃,远去省城的商贩,讨柴讨生活的村人。前人的故事,太多,已然湮没于时间的长河。如今,走着你和我。

      似乎是古例,一条古道,每经过一个村子,就有一棵大树,一座土地,一些香火。也似乎总是如此,每一棵这样的大树,一定亭亭如盖,一定天赋异禀。像这棵大树,便有一个神秘的树洞,状如神龛。我凝望着它,想象从前赶路的人,如何在大树下歇歇脚,定定神,曲曲折折的挂念啊,一头是故里,另一头是远方。

      往大山里行进吧,你会遇到一座古桥。桥比我们老,说不清自己的年岁,反正,不是宋元,便是明清,桥下的石头倒是有答案,但也老了糊涂了,骗了一干人等,对着它评头论足,争着识字。桥总是无语,尘满面,鬓边一棵柿子树。石桥上的尘土里长出草,长出花,长出寂寞来。桥下一道山泉,清明而朗然,水面映着竹影,映着枫枝,映着芦花,忍不住引着我们缓步行进。

      走的小路十分柔软,像极陈年绣线的被面,绣着无法说出的孤寂,有时绣着松针,有时绣着乌桕叶,有时绣着青苔,有时沙沙轻响,有时寂然无声。小路常常拐弯,前路便似空无一人,只余你独自与时间缠绵。

      是在冬的数九天里,满山无花,反而可以静享大山的本色。绿的,青翠而干净,枯的,凛凛然带着寡欢的姿势。山石上的苔痕,也有自己的故事,或是一笔笔细细的文字,或是一团团洇开的墨迹。

      一不留神就走在了古旧古旧的水渠边上,山泉在渠内汩汩流去,碎碎的声音里,有一种清冽,偏又带着磁性,乖巧唯美得有些过分。隔不多远,便有石阶窄窄,延伸入水,似有相邀之意。从前的人,便这样下去,摸螺拾蛤,笑语晏晏。我却很想,和一个很暖的人,一起在向晚的黄昏,垂足坐着,拨弄流水。余晖从密林间穿过,照在我们身上,染了光阴,染了发,一瞬便是永远。这样想着,不由便莞尔。

      一抬头,会邂逅一棵大树。旁的树们,深深扎根于大山,树冠多大,根须便多深,那土里的根系走向,都像它们的隐私。而只有这棵异类,紧贴着山势,把它一半的根系都送到人眼前来。在它那苍凉又狂野的小世界里,长得惊天动地的。

    1.jpg

      水渠之上,还有黑漆漆的长石,憨厚笨拙,带着荒凉的天真。日兮月兮,多少时日的闲置,才有这样天然做旧的色泽。很适合,有白衣长裙的女子,戴着花冠,坐着托腮凝思。

      不等我绮思万千,便已转入山间小径。穿越密林,走山路是极有趣的,有时要在山石的逼仄下侧身而下,有时要拉着藤树借它之力,有时松一口气抬头可以望见枝叶葳蕤,有时会看着几乎直下的陡坡犹豫半晌。这些,真不是那中规中矩的栈道能给你的快乐与刺激。好生感激那些在草丛中割出路面的人,也好感激一路上帮助我们的那位大哥,他搬来石头铺好我们的下一步,还很不放心地用手试了又试,生怕不牢固。我们山里人,最是淳朴了。

      走不多时,跃下一块大石头,竟下到了谷底。呀!一个水潭!一个翡翠绿的水潭!很想问问,是谁养它如玉?山无言,水无语。一道瀑布,从上一层山石上倾泻而下,岩壁上有它曾经壮观时的流痕。春雨充沛时,这瀑布一定不会这样委婉。

      我静静伫立在这几乎无声的瀑布和深潭边,柔波微微,涟漪细细,心都静了下来。这养在深山人不识的翡翠般的水潭,却有个霸气的名字——虎潭!或许你会顿生“龙潭虎穴”的错觉,但迄今为止,这清幽洁净的深山,从无游客,仍是一方净土。

      脚下是大片大片山石,纹路是粗糙的,质地是细腻的,摸上去,有透人的凉,有透骨的清。可容你与几个暖友,盘腿相聚;也可容你与心上人,并肩晒太阳。最爱这跋山涉水后的怡然自得,热闹中见心性,纷然中得深情。那些尘世里的不可一世或不堪一击,都暂时留在尘世吧!心安处,便是桃花源。来虎潭吧,我有好山好水,你有故事么?

      潭边的石头这样静谧,溪流里的才不肯这么乖呢。没有哪个石头肯长得像另一个石头,有的便突发奇想,长成一只乌龟探头探脑的,有的应时应景地变成一条鱼,尖嘴朝向天空,有的不知道怎么的,就把自己整成狮头了。更多的,是什么都还不像的,那就横着、竖着、大的、小的、正的、斜的,混乱极了。可是正因如此,溯溪才显野趣横生啊!

      走到瀑布的上方,遇见开阔的溪床,复又在山崖处急折了一番,才成就了一条瀑布。站在崖边不远处,看山,如天地洞开,如见万千烟岚气象自脚下升起。此时若有风来,我会不会御风而去,独上云端,望尽天涯?我一定是中了这大山的蛊,才会这样心生狂澜,我这颗心呀,好似拉得满满的弓,好容易才慢慢收了回来。

      赶紧回头,逆流而上。枯水期的小溪,溪底露出骨感的力量,瘦出不曲意逢迎的筋骨。可是,并不妨碍它接住一片红叶的温柔,也不影响它映出天光日影来。

      石上石下,草间树间,要自己找路去走啊。反正溪里的石头,踩得住蹬得过爬得了的,都是正确的路,没有标准答案的。湿滑湿滑的石壁上,那个大哥捡来一根粗壮的竹杆,他自己扶好了,要我们抓住借力;还有一段水潭边的石壁上,仅有一掌宽的容脚之处,也是两人连拉带拽的我就过去了。有些狼狈,可是又很刺激,也不见得后怕,只是很奇怪,我是怎么过去的,我能不能羞羞脸地,再走一次?

      不寻常的路,一定能到不寻常的地方。八字潭的一泓凝碧,凹凸有致。水缸潭的静美,让我屏住了呼吸。粗砺的山石是如何弯成那么圆润的弧度,如何邀来那些风情万种的藤蔓垂落下来,仿佛美人香腮边的那几丝散发,飘逸,撩人。

      在溪床上高一脚低一脚地走着,遇见可爱的小瀑布,才膝盖那么高,还骄傲地分成两边,流得欢快极了。同行的人热情又贴心,见我拍完小瀑布,又说,背后有仙人井,不知道有多深。几步开外,有仙人床,十分吻合人体曲线,躺下来,如同置身于摇篮般惬意。仙人床——真是个好名字,这样卧倒在山长水远之间,闲花看尽,听鸟鸣三两声,可不是仙人之乐么?

      多想,在这水碧山青里,过最烟火的生活,和最有趣的妙人。此时,山下的城里,车水马龙,人流如织,我却在此流连又流连。其实,我没那么出尘,也还要入世,享受过最自在的当下,该醉时醉,该醒时醒,何尝不是一种洒脱。

      有事下山去,无事上山来。

      是不是,你的心中,也向往这样一个缓慢而不颓废,安静而不孤寂的所在。那么,春天暗香缭绕时,我带你来。

      此地,名,兰石。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