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情歌诗人

    情歌诗人

      □游荔生

      新时代,台湾、台湾的文化,引起了一些人的兴趣。

      台湾的文化,情歌有一席之地。

      游鸿明,一米八十八的超级大帅哥,“情歌诗人”,1988年,至今天,在“台湾”红了三十年了。

      介绍一点点游式情歌,有意思的。

      游鸿明,与莆田、妈祖有缘的。2016年1月10日,游鸿明莆田见面会,“情歌诗人”的现场演绎,精美绝伦,光芒四射。

      20年前的一天,湄洲岛,妈祖庙,我第一次听游鸿明的歌。低沉的、优美的旋律,温情而寂寥的嗓音,静悄悄的绽放,如同浮城闹市中的一朵小花,那么的微细,却又那么的引人注目,有特色。

      从此,我就成为了游鸿明“粉丝俱乐部”的普通一员,我喜欢游式情歌。

      湄洲岛,妈祖庙,那是三亿妈祖信徒的圣地。游鸿明的声音,就在空气中辗转低回,汇入游客的心中。

      很喜欢游鸿明的声音,每次听《一天一万年》,都感到美。高尚质朴的歌词,令人难忘。爱情的降临,时间的流逝,含有令人颤抖的意味。这个歌,描述了一个天国,流露出对于爱情的平静心情和热切渴望,还有歌里包含着的痛,听起来,好似风沙漂浮的泪在缠绕。真的是天籁之音。

      《一天一万年》,“游式情歌”的代表作之一。

      游式情歌,有一丝淡淡的忧伤。游鸿明,一直在演绎男人的情诗,并用美妙绝伦的声音表达出来,让人感诗意。

      游式情歌,一以贯之的风格,纯质的声音、丰美的情绪,很散,又很完整,可以让人对爱、对美的诠释,慢慢陶醉。

      我一直喜欢游鸿明,不仅仅因为他唱的歌,仅仅观其面相,就非常喜欢这个人:诚恳、宽厚、斯文、含蓄、阳光、善意。

      游鸿明,地地道道的台湾人,家里兄弟五个。父亲在泰国工作,妈妈一心照顾小孩。五个男孩,都在妈妈的阳光一般的呵护下,幸福的长大。知书达理的妈妈,给了他们比一般小孩更好的学前教育。从小,兄弟们的感情特别好,成天打打闹闹。

      家庭的快乐和谐,让游鸿明成长为一个外向乐观的人。游鸿明喜欢运动,喜欢游泳,喜欢大自然。他爱生活!

      中学,游鸿明上的是寄宿学校。周围的环境,有一定的文化氛围,在那个时候,他买了一把吉他。晚饭后,宿舍里,就会响起清脆的幸福的和谐的丁冬声。

      三三两两的女生,路过游鸿明的窗口,会故意放慢脚步,就为听游鸿明的吉他弹唱。可惜,游鸿明不知道这些。那时候,游鸿明并不自信,他挺害羞的,不太敢去学校礼堂表演。

      高一那年,游鸿明开始写一些风花雪月的情书,诗情画意。可是,失恋了。于是,他以忧郁的情绪写歌,并开始对人的心理产生兴趣,找到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书籍看。

      痛定思痛。在痛苦之后,游鸿明思考。然后,再沉淀自己。渐渐的,游鸿明走出心理误区,心平气和了。

      1988年,还在读书的游鸿明,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参加了台湾民歌比赛。深情而具穿透力的好嗓子,让他一举进了决赛。

      第二年,1989年,游鸿明又信心十足的参加台湾大专歌谣比赛,获回旋之星第一名。从此,“情歌诗人”的梦想起飞了。

      游鸿明的声线,非常特别的,适合演绎情深而又伤感的歌。

      游鸿明,多愁善感,温文儒雅,内心却是波涛汹涌。游鸿明的许多歌,从不同的角度诠释爱情,从《下沙》到《楼下的那个女人》,从《孟婆汤》到《恋上一个人》,从《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到《你连笑起来都不快乐》。

      游鸿明的歌,旋律简单优美,歌词如诗。游鸿明,一米八十八的超级大帅哥,气质如诗人。

      “情歌诗人”,是对游鸿明贴切的形容。

      游鸿明一天天在成长,那真挚动人的感情,成熟内敛的演唱,将情歌诗人的才华一展无遗,同时也展现了细腻。

      游鸿明,有一点点巨星的韵味了,那是天分和努力的结合。

      游鸿明的形象与性格,带给歌迷阳光、温暖、积极向上的感觉,他总是温文尔雅有内涵,有灿若烟花,有风花雪月,演绎繁华如梦的人生曲调。

      闻其声,如见其人。气质与歌声完美地统一在一起。

      游鸿明唱着多年情歌,唱出了内心的寂寞和哀伤。每首歌曲,都深情款款。他的心中,也许有着同样丰富的感情经历。

      游鸿明说过,伤痛的经历,那只是年轻时的一段往事。更多的时候他是一个演员。歌词是剧本,他是用忧郁的声音去展现。

      听“情歌诗人”的歌,让人容易联想,身临其境。

      游鸿明有颗淡定的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重家庭,为人第一。艺术上,重质量,追求曲曲经典,经得起推敲。

      游鸿明的歌,悲伤的、愉快的、孤单的、甜美的。他只要一开口唱,时间的爱恨情愁思绪,就会汹涌而出。

      聚光灯,照耀着“情歌诗人”30年了。游式情歌,也闪闪发光30年了。

      游式情歌的特色之一,还在于故事,美妙的光阴的故事。

      游鸿明,一个很善于讲故事的人,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五月的雪》开头,女声的日文口白,“喂,是我,想再一次和你碰面,再一次就好,看看你的脸。”这段独白,就是中华文化的“超级迷魂汤”,充溢着空灵游离,听了会让人产生莫名的心痛,忧伤的前奏停后,歌声骤起,“为了见你最后一面/我孤孤单单站了一整夜/五月的天突然下起了雪/我的心渐渐失去了感觉”。

      悦耳的旋律之下,流曳着精雕细砌的歌词,敲动了另一番思维的情感诉状,让爱过的人再次品味爱情的美好,让痛过的人勇于面对内心的伤口。痛定思痛,重新燃起爱情的梦想。

      这首歌,同《孟婆汤》一起,很快成为一时传唱的经典,经久不衰。

      《你连笑起来都不快乐》,也不错。

      《诗人的眼泪》,前奏中古筝的拨弄撩人心扉,张力十足,表里澄澈,清新自然,带着强烈的文人气质和浓郁的东方古典诗意。歌曲的灵感,采自李后主的不朽艳词,歌词中出现了“春色转呀夜色转呀玉郎不还家/春花秋月小楼昨夜往事知多少” “新秋年年有/惆怅还依旧/只是朱颜瘦”这样的词句,古色古香,诗意无限。

      《白色恋人》有冲击力,冰天雪地,皑皑大雪,烘托出一个冰清玉洁的白色恋人。南极/兰伯特冰川/沃斯托克湖/撒哈拉狂沙/金字塔/兵马俑/长城,大量的隐喻和地理名词,勾勒出一幅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景象,然后时空流转,山断水开,一个寻爱而去的人踏着茫茫白雪,一步一步的在视野中慢慢消失。

      《白色恋人》,震撼最深的一个句子,“为了要遇见你/我连呼吸都反复练习”,痴心绝对,无与伦比,具有TNT一般的杀伤力。

      一晃三十年了,从1988年开始,至新时代的2018年的春天,游鸿明在广阔的台湾情歌舞台,淋漓尽致地展示中华文化的自信,暖暖的,春风化雨的,温柔敦厚的,无限精彩的。

      “情歌诗人”的梦,还在继续。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