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重温小人书

    重温小人书

      □李福生

      提起“小人书”,想必很多中老年人都会感到如故友般亲切。它陪伴了那一代人的成长,许多人对它有着挥之不去的依恋,那一幅幅简单勾勒的图画,几十个文字,薄薄的几十张画页,勾勒出一个个令人神往的故事。在知识贫乏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很多人识字不多,小人书凭着最简练、最平实的绘画和语言,成为老少皆宜的读物。每一个热爱小人书的人,都有许多和它紧密相连的难忘回忆。

      前些日,我整理房间时,竟然在板楼上那个沉重的大木箱中发现一叠小人书,发黄的纸张好像一碰就会碎掉。我小心地翻开书页,陈旧的腐味中夹杂着久违的墨香。书中的一幅幅线笔人物和儿时与小人书有关的情景,在我脑海中渐渐清晰起来。

      上世纪60 年代,城里街头巷尾像步哨似地密布着无数小书摊,上面密排着各种小人书。花上一分钱,就可以坐在那条凳子上看那摊上的小人书……我家隔壁就有个租小人书的摊子,老旧的白茬木架子挤满了小人书,架子旁有几条矮脚长凳,供人们坐着看。由于看的人多,有的书缺页破损,但我们照样看得津津有味。

      上小学时,只要是星期天,我都会跑到小人书摊上看书,“买是买不起的,只能租着看,1 分钱就可以看上两本。那个时候3 分钱就可以吃一顿早饭,小孩子手上有1分钱已经是‘大款’了。”

      大概在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在新华书店的书柜上看到一本心仪的小人书《山乡巨变》,是著名的连环画名家贺友直的画作,它是以周立波同名小说为脚本创作的,讲述了发生在湖南一个偏僻山乡的故事。这些故事,通过贺友直精妙的绘画、巧妙的情节安排,一一展现出来。

      我软磨硬泡,从母亲那里要来了1 毛线,加上我平时一分一分积攒的钱,跑去新华书店把它买下来。我爱不释手,沉浸在那些线条和图案之中,喜欢得心都在颤抖。因为喜欢,每当放学,做好作业,我常翻开小人书,摊开纸,临摹其中的人物,自得其乐。

      临摹之余我常想,这些画,这么多人物故事,画家是如何编排绘制的?请教了美术老师后才知道,画一本小人书要先编脚本,进行人物造型创作,然后进行一幅幅画面构图,由于小人书是由内容连续的画面组成的,每幅画都要“承前启后”,这样才能使故事贯穿全书。然而构思画面最费心血,画家既是导演,又要揣摩做演员,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小人书看得多了,临摹多了,我渐渐萌生出要画小人书的念头,通过无数个夜晚的苦思冥想,根据一个小小说编出《学外语》小人书的脚本,自娱自乐,试画起小人书来,从此开始了业余绘画的爱好,一发不可收。

      闲暇时,我喜欢把小人书拿出来翻翻,细细欣赏,慢慢品味,或回忆一下童年的经历,或揣摩一番小人书的技法,别有一番滋味。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