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秦桧与龚茂良

    秦桧与龚茂良

      □林劲松

      秦桧,江宁人,政和五年(1115)进士,汉唐时期和亲政策的传承者。《宋史》说:“始,朝廷虽数遣使,但且守且和,而专与金人解仇议和,实自桧始。盖桧在金庭首唱和议,故挞懒纵之使归也。”(《秦桧传》)初开始,金统治者却较落后,不知道和亲的历史意义,所以,秦桧临危不惧,挺身而出,劝金息兵,要和平,不要战争。随着时间的推移,金营发生了可喜的变化,主和新兴力量日益壮大了。到了后来,宋金战争真的结束了。靖康元年(1126)正月初三开始的宋金战争,终于在绍兴十一年(1141)绍兴和议的签订而结束了!但是,为宋金战争早日结束而奋斗的秦桧,却被以“和议误国”说成是“奸臣”。

      龚茂良,宋兴化军莆田县人,绍兴八年(1138)进士,宋朝后期和亲政策的坚持者。《宋史》说:“张浚视师江淮,茂良言:‘本朝御敌,景德之胜,本于能断;靖康之祸,在于致疑。愿仰法景德之断,勿为靖康之疑。’除监察御史。”(《龚茂良传》)在历史发展紧要关头,龚茂良挺身而出,认真总结历史经验,救了宋朝。从此,龚茂良受到宋孝宗的厚爱,官至宰相,后来因为“五年不说恢复”即恢复对中原的统治被罢官,贬至英州,“父子卒于贬所”。冤案平反后,“上曰:‘茂良本无罪。’遂复资政殿学士,谥庄敏。”为此,《宋史》的《龚茂良传》做了较为详细的介绍。

      秦桧与龚茂良,两人命运有许多类似的地方。绍兴元年(1131)八月,秦桧出任宰相。一年之后,“黄龟年始劾桧专主和议,沮止恢复,植党专权,渐不可长,至比桧为莽、卓。八月,桧罢,乃为观文殿学士、提举江州太平观。”龚茂良则因为“五年不说恢复”被罢官。

      相比之下,秦桧的命运比龚茂良好。一是“(绍兴)五年,金主既死,挞懒主议,卒成其和。二月,复资政殿学士,仍旧宫祠。六月,除观文殿学士、知温州。六年七月,改知绍兴府......”秦桧时来运转,不断升官,谁也取代不了。

      二是得到了宋高宗的高度信任。《宋史》说,绍兴八年三月,拜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十月,宰执入见,桧独留身,言:“臣僚畏首尾,多持两端,此不足与断大事。若陛下决欲讲和,乞颛与臣议,勿许群臣预。”帝曰:“朕独委卿。”桧曰:“臣亦恐未便,望陛下更思三日,容臣别奏。”又三日,桧复留身奏事,帝意欲和甚坚,桧犹以为未也,曰:“臣恐别有未便,欲望陛下更思三日,容臣别奏。”帝曰:“然。”又三日。桧复留身奏事如初,知上意确不移,乃出文字乞决和议,勿许群臣预。

      三是绍兴二十年正月,“桧趋朝,殿司小校施全刺桧不中,磔于市。自是每出,列五十兵持长梃以自卫。”这个历史记载说明,绍兴和议签订以后,秦桧的政治地位不可动摇。动摇了,宋金战争就要在神州大地卷土重来。从中可以看出,宋高宗是新时期的和亲政策实行者,有着十分清醒的政治头脑。

      但是,严峻考验终于在宋孝宗继位以后发生。 隆兴元年(1163),宋孝宗竟然不听周围大臣的劝谏,一意孤行,悍然发动了“先发制人”的北伐战争,结果玩火自焚,失败了,给宋金两国人民带来了大灾大难!据《续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三十八记载:“帝锐意恢复,浚乞即日降诏幸建康。帝以问史浩,浩对曰:‘先为备守,是谓良规;议战议和,在彼不在此。傥听浅谋之士,兴不教之师,敌退则论赏以邀功,敌至则敛兵而遁迹,至快一时,含冤万世。’及退,诘浚曰:‘帝王之兵,当出万全,岂可尝试以图侥幸!’复辨论于殿上。浚曰:‘中原久陷,今不取,豪杰必起而收之。’浩曰:‘中原必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浚曰:‘其民间无寸铁,不能自起,待我兵至为内应。’浩曰:‘胜、广以锄耰棘矜亡秦;必待我兵,非豪杰矣。’浚因内引奏浩意不可回,恐失机会,且谓金人至秋必谋南侵,当及其未发备之。帝然其言,乃议出师渡江,三省、枢密院不预闻。”在这里,“恢复”即收复失地,恢复宋朝后期对中原地区的统治。“中原必无豪杰”是说金在中原的统治没有政治危机,不存在陈胜吴广式人物,所以,宋孝宗北伐不是时候,所谓“待我兵至为内应”只不过是张浚想当然而已。

      幸好,在历史发展的紧要关头,龚茂良挺身而出,认真总结宋真宗的和亲政策,立足于足食、足兵,取信于民,救了宋朝。但是,十几年后,宋朝综合国力大大增强了,却有人想动摇和亲政策,在宋孝宗面前说龚茂良的坏话。《龚茂良传》说,茂良力求去,上谕曰:“朕极知卿,不敢忘,欲保全卿去,俟议恢复,卿当再来。”是日,除职与郡,令内殿奏事,乃手疏《恢复六事》,上曰:“卿五年不说恢复,何故今日及此?”退朝甚怒,曰:“福建子不可信如此!”谢廓然因劾之,乃落职放罢;寻又论茂良擅权不公,矫传上旨,辄断贾光祖等罪,遂责降,安置英州。父子卒于贬所。 觌与廓然死后,茂良家投匦讼冤,遂复通奉大夫。周必大独相,进呈复职,上曰:“茂良本无罪。”遂复资政殿学士,谥“庄敏”。 茂良平生不喜言兵,去国之日乃言“恢复事”,或谓觌密令人訹之云:“若论恢复,必再留。”茂良信之。廓然论茂良,亦以此为罪。茂良没数年,朱熹从其子得副本读之,则事虽恢复,而其意乃极论不可轻举,犹平生素论也,深为之叹息云。

      由于宋孝宗偏听偏信,龚茂良无法工作,只好请求辞职,并就“恢复”进行严肃的劝告。“极论不可轻举”,这是《恢复六事》的宗旨。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后来,宋孝宗之所以没有进行第二次北伐战争,很显然与龚茂良坚持和亲政策不动摇之心息息相关。那些乱臣贼子绞尽脑汁,编造了许多谎言,却敌不过龚茂良的这个奏章。龚茂良虽然被乱臣贼子陷害致死,但是,他的奏章最终却唤醒了宋孝宗,使他不再上当受骗,轻举妄动,而且还亲自为他平反昭雪,恢复名誉。从此,宋金发生战争的警报解除了,龚茂良也就为了宋金两国人民过着太平盛世的日子而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