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木兰溪

    木兰溪

      □岳建霖

      这几天一则木兰溪被评为最美母亲河的消息,勾起我对木兰溪如梦如烟往事的回忆;老家北侧那段约3 公里的溪水,在少年时代让我体验到水的柔情、水的动感、水的清澈。这段木兰溪两岸相隔200 多米,枯水季水道只有20 米左右宽,而在暴雨季,水则会溢满整个溪道,水位接近岸顶,汹涌澎湃猛烈异常。

      秋冬的枯水季,村民会在水流较缓处用松柏木搭建一座小木桥供人通行。这座桥从深水处的南岸向北侧鹅卵石滩延伸,桥体从南往北逐渐变窄,最宽处约1 米、最窄处约1 尺。

      过这座桥还具有挑战性,因为人在桥上走、水在桥下流,过桥时眼神难免会被桥下流动的溪水带走,产生错觉,好像桥体在往上游移动,于是腿脚就不由自主地踩空,人就掉进水里了。每年木桥搭好那段时间都会有人落水,好在是枯水季,落水除了寒冷侵袭外,倒无大险;有时孩子们还会一趟又一趟地来回过桥,比比看谁能安全过桥,而对落水者则幸灾乐祸、哈哈大笑……

      上世纪70 年代末,家里为了建房,农闲时父亲带着我们几个孩子去溪底淘石头作地基石;我们在浅水区翻淘鹅卵石,弯腰翻石,溪水流经两腿间,轻抚着我们的肌肤,木兰溪的柔情让我深深地怀念。我们会翻到石头下的田螺、螃蟹等,也会遇到不讨人喜欢的水蛭,鱼儿偶尔会跟着我们的腿觅食,这样的劳动其乐无穷!石头的运输靠人力车推送,天色渐暗时,我们一家子推着它回来,成果沉甸甸的。

      端午节在老家算是过夏季的年了,因为孩子又长了半岁;除了粽香飘满房前屋后外,大人还要从山上采来艾草煮汤水给孩子洗澡,俗称洗汤去病,煮汤时会放进几个鸭蛋,煮熟后鸭蛋壳是草黄色的,非常诱人;洗汤后大人们会给孩子们换上新夏装,再将几个鸭蛋串装进绳袋,挂在孩子胸口辟邪。孩子们洗浴穿戴后便迫不及待地赶往木兰溪,因为那里要进行龙舟比赛了。

      龙舟赛场面十分热闹,溪岸上挤满观众,许多小摊贩在卖各种零食、气球。水道里的壮汉们在鼓声与舵手的口令号召下,整齐划一地划着龙舟,动感十足,岸边的观众也在为他们加油喊口号,在龙舟到终点时大声喝彩。因为壮汉们划水的动作很像在薅地,我们将龙舟赛俗称为“薅龙船”。

      那时木兰溪溪水清澈透明,奶奶经常从溪里挑水回家煮饭用,一些村民下田回家时,可直接用手捧起溪水解渴呢!1987 年秋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对那从未谋面的省城充满了各种憧憬与期待……

      中学语文课本上的《木兰诗》让我对“木兰”二字有了新的认识,想着家乡的母亲河叫木兰溪,心底涌上一股莫名的亲切感与骄傲感。离开家乡30 年,其间偶尔会回趟老家,但都是匆匆忙忙的,相对于汽车的速度,村道显得那么短,二十几年前修建的那座石桥让溪岸两边的距离只有几秒钟,再也体会不到小时候蹚水过溪的那种挑战性、趣味性,不过明年端午节一定要回来观看龙舟比赛。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