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仙游马姓:南岸“扶风”马蹄疾

    仙游马姓:南岸“扶风”马蹄疾

      按照姓氏人口总数排名,马姓位居我县第81位,主要分布在枫亭镇和钟山镇,其他乡镇也有零星分布。

      马姓图腾

    1.jpg

     

      马姓是古代以养马牧马为职业氏族的族称,所以以马为图腾。马身长八尺为龙,称作龙马,古代的骆马族生鲧。骆马是弇(读“淹”)兹氏的雒(读“洛”)鸟支与马图腾支的合婚族。

      寻根问祖

      扶风马氏源自陕西

      扶风马姓始祖得姓于马服氏,并由此改变而来。马服本是战国时期赵国的一块土地,位于今天河北省邯郸市西北,战国时期赵国大将赵奢武艺高强,有勇有谋,战功赫赫,赵惠文王因此把马服一块的封给赵奢,并赐其号为“马服君”,与廉颇、蔺相如职位相等。赵奢的子孙后代便以“马服”为姓,后又改为单姓“马”。此后,马家后代又在西汉武帝时期,从马服迁到了当时的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县)定居下来,所以《姓谱》一书中记载说,马姓其发源地是扶风。

      从此,扶风茂陵成为马氏的发展繁衍中心,两汉至南北朝时期,马氏除在扶风茂陵成为族望外,主要还分布于河南等多个省份。唐代末年,王潮、王审知入闽,有河南马姓(据《安溪姓纂》记载:唐光啓元年(883),世居河南光州固始的马钧随同前往,在福建泉州龙溪,即现漳州市安家落户,衍播泉漳)。龙溪石码二十五都义昭乡后坑马氏《安溪姓纂》记载,马钧的十七世孙马则兴及弟马则辉于明永乐二年(1404)迁居安溪成兴里新乾(今蓬莱镇新美村新乾村落)。其兄马则兴子孙又移本县中埔参内、晋江一都磁灶,则辉肇新乾(新天)繁衍播迁,分族永春、南安、思明、仙游枫亭、福州长乐及台湾嘉义、新加坡、吉隆坡等东南亚地区。

      据枫亭马氏宗亲口述,康熙年间,先祖三兄弟为求发展,从安溪县新美村迁徙到枫亭繁衍生息,与钟山等其他乡镇马姓人是否同宗,尚无考证。

      家风家训

      马氏家风家训

      祖宗虽远,祭祀必诚;

      子孙虽愚,经书须读;

      外财莫贪,酗酒莫饮;

      勤俭治家,自强不息;

      施惠莫图,受恩莫忘;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邻里相睦,妯娌相和;

      手足相惜,父老相敬;

      人有喜庆,不可生妒;

      人有祸患,不可幸心;

      一粥一饭,当思不易;

      半丝半缕,恒念维艰;

      淤泥不染,腐蚀不沾;

      近墨必黑,近朱必赤;

      严律以己,宽以待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小过即改,乃为无过;

      小善常积,乃为大善;

      恶有恶报,善有善果;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古今圣贤,世代颂扬;

      古今恶徒,万世唾骂;

      医当人道,教当贤圣;

      工当业精,耕当业勤;

      艺当术高,军当忠诚;

      商当守信,官当廉清;

      遵此家规,一生顺风;

      人为上品,后世称颂。

      领 衔

      南岸“扶风”马蹄疾

      马姓,是一个典型的多民族、多源流姓氏,主要源自嬴姓、子姓及少数民族改姓等。按照姓氏人口总数排名,马姓位居我县第81位,主要分布在枫亭镇和钟山镇,其他乡镇也有零星分布。我县马氏宗亲人口总数不多,都与其他姓氏杂居在一起,其堂号为“扶风”。

      据《莆田姓氏志》记载,马氏历史上出了不少名人,黄帝时代马师皇,善医马,后世尊为兽医始祖;东汉著名哲学家马融,为马氏家族史上第一位有学问的人,是位经学家、文学家,对古代经典研究非常之深,学生千余人,一生注群经外,兼注《老子》、《淮南子》;东汉伏波将军马援,年六十余仍征战沙场,著有《铜马相法》等;元代著名的杂剧和散曲作家马致远,为“元曲四大家”之一,代表作为《天净沙·秋思》和描写王昭君的《汉宫秋》。马氏先人的言行操守及其贡献,为马家树立了良好家风。

      日前,记者一行来到枫亭镇麟山村马厝。今年69岁的村民马锦梅告诉记者,枫亭马氏宗亲主要分布在辉煌村马厝、麟山村马厝、霞街北门三个地方。相传,康熙年间,先祖马世辰、马世禄、马世寿三兄弟为求发展,从泉州市安溪县新美村迁徙到此繁衍生息,繁衍到他这一代已是第七代了。为密切马氏宗亲之间的联系,2007年,枫亭马氏宗亲还组织数十人到安溪参加马氏宗祠竣工仪式。

      为官者寡,马氏族人大都以耕田劳作为生。“先祖也是从偏远山区迁徙于此,因为人口较少,马氏宗亲都是夹缝中求生,所以勤俭持家、艰苦朴素是他们一直以来流传下来的好家风。”马锦梅说,现如今,单纯的耕田谋生已然无法满足马氏一族的发展,加上枫亭镇地理位置优越,为了社会的发展需要,马氏宗亲的田地大部分都用于高铁、高速路的建设需要,越来越多的族人选择都城里务工、开店上班,工作类型也变得更加多样化。在枫亭镇多年担任企业管理党支部书记的马锦梅,目睹了枫亭的发展,以及马氏族人生活方式的转变:出门走土路到家门口直接上高速、高铁;整齐干净的安置房替代了原先破旧杂乱的矮房。

      一直以来,枫亭就是工业制造业的发展基地。近年来,随着手工业的飞速发展,族人马明雄在家兴办起了企业生产鞋扣。走进金马鞋材有限公司,记者看到,工人们正忙个不停。记者了解到,金马鞋材有限公司是定点生产军靴材料的军用企业。不惑之年的马明雄告诉记者,马家世代务农,家境贫寒的他高中毕业后就在园庄糖厂务工。随着当时社会经济的快速增长、市场经济不断变幻,加上糖厂经济的日渐下行。凭借着多年在糖厂积累的经验和后来五金厂的营销策略,2002年,他瞄准了机会,在老家兴办起了“仙游县金马鞋材有限公司”生产鞋扣。为了能把企业做出品质,做出特色,马明雄陆续成立了两个公司,用于产品的转型升级。

      如今,马明雄是三个公司的负责人,公司旗下有100多名员工,这三个公司不仅满足了父老乡亲在家门口就业的愿望,还成为纳税规模企业。谈及如今企业的发展,马明雄说,一直以来,父母亲严教育、细指引,教导他要大步进取,低调做人。现在,虽然事业有所成就。但他依然记住父母亲的谆谆教诲,即使业务再忙,也不会忘记家乡的精神文明建设。他先后出资完善塔斗山的基础设施建设,其中包括广场和周围的夜景灯,为人们改善夜生活休闲环境。此外,每年春节,他还会带头捐款关心帮助那些贫困户,给村中60岁以上的老人赠送花生油等慰问品。在他看来,春风吹来思己任,满怀希望在人间,良好的家风需要代代传,而传播的途径和方式需要宗亲之间的共同努力。

      凡人优品

      · 孝敬之家 幸福感四溢 ·

      “在辉煌村,每年镇、村评选高寿、孝敬之家时,总会有一两个马姓家庭入选。”枫亭镇老龄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马姓村民之中,现年龄90岁以上的老人有好几个,家中子女的孝顺都是村里人有目共睹的。

      近日,记者分别来到村民马锦梅与马宗清家中,一进门客厅墙上挂满大小不一的相框,全部都是家人的生活照,一家人其热融融,幸福感四溢。

      “家风就是家规,是一家的风气,在我们家,体现在孝顺老人和兄弟姊妹互相关爱上。”说起家风,今年,69岁马锦梅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在我家中,一家人的关系一直都非常融洽”。马锦梅说,家里两个儿子都已成家立业,两个家庭合起来十口人到现在还是在一起吃大锅饭,从来没有所谓的婆媳或妯娌之间的矛盾。

      在2010至2016年五年间,马锦梅家都荣获“孝敬之家”称号。马锦梅告诉记者,孝敬父母是每个子女应该做的,因此在他看来,这只是一件普通的平凡小事,老人年纪大了,行动不方便,所以家里老老小小就对老人家多费点心思,多给老人一点温暖,让老人有一个幸福快乐的晚年。

      今年62岁的马宗清,也多年获得“孝敬之家”称号。父亲患有老年痴呆,又多年卧病在床,因此吃喝拉撒全都在床上进行。在有些人看来这算是个累赘,但在他心里,这正是自己报答孝敬长辈的时候。马宗清说,孝亲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更是我们每个人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孝敬需要爱的诠释,更需要爱的奉献。爱是孝敬的基础,更是做到孝敬的必经之路,爱得到释放,那么孝敬也就随之而来。

      · 非遗舞者 以古舞思亲  ·

      来到麟山宫,不得不说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皂隶舞。皂隶舞是始于清道光十几年间(1839年)的民间舞蹈,至今已有百年历史,而熟知它存在的年轻人可能寥寥无几。但近日,记者却在麟山宫皂隶舞队伍中发现了一张年轻的面孔,他就是来自麟山村的马勇。

      马勇,1982年出生,说起与皂隶舞结缘,马勇说他的父亲以前就是麟山宫皂隶舞队的,他从小跟在父亲身边早就耳濡目染,但真正加入皂隶舞队却是在2016年父亲去世之后的事。马勇告诉记者,可能因为自己从小看父亲舞得多了,当自己开始学习皂隶舞并没有太大困难,学习几天下来,所有舞步就基本掌握了。

      在采访中,马勇告诉记者,“麟山宫皂隶舞”在一年一度的元宵出游和游灯中作为迎神接驾的仪仗和娱神娱人的民间舞蹈,表演时,节奏干练、动作威武,皂隶们或身穿古代衙役服装,或身穿牛头马面长袍,头戴面具,神态威严,可以在菩萨出游时营造庄严肃穆的气氛。

      “现在社会发展快速,很多传统文化正在流失,自己很高兴能加入皂隶舞队,因为每当自己在练习或表演皂隶舞时,脑海里总是能浮现父亲当年在自己面前练习的舞姿,就像他在教自己练习一样。”马勇说。

      名人珍闻

      马建华:呼吁保护南音 为申遗做贡献

      千年古镇人杰地灵,纵观枫亭历史,人文荟萃。在枫亭,马氏一族人口虽少,但出现了曾获文化部第二届文化艺术科学优秀成果奖 、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先进个人称号的马建华。

      马建华是枫亭镇麟山村人,他的父亲曾是我县山区的一名教师,他与兄弟马亚华也都曾从事教师职业。1980年,马建华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福清分校中文系,留校任中国古代文学教师。1984年,师从山东大学著名教授袁世硕先生研习宋元明清文学硕士课程,后回校任教,主要研究对象为中国古典小说、戏曲,曾在《红楼梦学刊》上发表红楼梦人物研究论文。他是原福建省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从事地方戏曲、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研究。

      马建华常年在外生活,对生养他的家乡却有着深厚的情感。由于对被称为中国南戏活态传承的莆仙戏情有独钟,2000年他被调入福建省艺术研究所任研究员,专门从事地方戏曲史和戏剧理论研究。同时,他也对莆籍剧作家郑怀兴的作品进行研究。

      随着对戏曲的研究和考察不断深入,他对传统戏曲的保护传承也越来越重视。2009年马建华执笔撰写南音、妈祖信俗申报联合国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文本,两个项目顺利通过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委员会大会的评审,进入联合国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如今,已经退休的马建华并没有闲着,他被返聘从事我省文化艺术研究工作。每逢春节、清明等节日,花甲之年的马建华还会携儿带孙,回家乡探亲、祭祖。

      采访手记

      以群众获得感检验发展成果

      日前,在马姓采访活动中,记者一行来到了素有莆田南大门之称的枫亭镇。枫亭处于东南沿海中部,距县城27公里,东连城厢区东海镇,南接泉港区界山镇,东南面临湄洲湾海岸。

      今年来,枫亭镇认真贯彻《建设美丽莆田行动纲要》,找准站位,主动融入“一区、一中心、五品牌、九行动”,围绕县委、县政府打造“滨海新城产城融合示范带”要求,深入开展“美丽枫亭”建设,在民生福祉、产业集聚等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

      然而,采访中,不少群众却表示对如今的现状感到不满。

      在21世纪初,枫亭镇凭借便捷的水陆交通,吸引了不少规模工业企业进驻此地,2007年,省级开发区——仙游经济开发区正式授牌更为该镇发展注入强心剂。回忆起十多年前的光景,马氏宗亲既自豪又惋惜。

      “这几年仙游南部一带经济发展似乎在原地踏步,经历过大迈步时期,如今才更觉得心急。”马宗清感叹道,福厦高速铁路、仙港大道、滨海大道、泉港大道加快建设投入使用,使得交通路网更加完善,大家干事创业热情高涨,但是经济发展速度与过去却不可同日而语,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大家虽众说纷纭,但不得究竟。

      发展是一个渐变、缓慢的过程,大家都应辩证看待社会发展。时代不仅需要解构,也需要建构,推动历史前进,需要“批判精神”,更需要“建设心态”。同时,建设者也应在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上下工夫,让老百姓感受到发展带来的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精神层面上,要让每个人有梦想、有追求,同时活得更有尊严、更体面,能够享受公平公正的同等权利。  今报记者 黄剑普 朱彬颖 陈慧贞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