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人面桃花何处去

    人面桃花何处去

      □陈金狮

      宋代周敦颐《爱莲说》云:“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盛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律师朱金明独偏爱桃花,他自号风月斋居士,写了许多咏颂桃花的诗篇,还举办了几次桃花诗会。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朱金明就是莆田市人民政府的法律顾问,还在莆田市创办第一家律师事务所。1997年,我在金文亨主编的《莆田历史文化研究》一书中,看到有篇朱金明撰写的《莆田——唐代的福建文化名城》,才知道他不但精于法律,还对莆田的文化历史有深入的研究和独特的见解。2002年我接手湄洲日报《文史》版的责任编辑,于是有了与这位律师交往的历史。记得是2005年8月,朱金明委托好友黄国华捎来一篇《唐代朱氏入莆考》,希望能在报上发。文章很长,万余字,我看了以后,觉得材料翔实,考证充分,于是分6期连载。2006年10月,他又拿来一篇《<唐代朱氏入莆考>释疑》,也很长,我亦给他连载4期。他是莆田市姓氏源流研究会的副会长,除了《朱氏入莆考》外,他还写有《林氏入闽考》《陈氏入莆考》等,开启了研究莆田姓氏文化的先河。莆田是妈祖的故乡,朱金明也是一位研究妈祖文化卓有成就的学者。2007年2月,他撰写的《儒与妈祖文化》长文又在《文史》版上分10期连载。此文富有创见,极大丰富了妈祖文化的内涵。他研究的领域如此之广,不由不令人佩服他的旺盛精力。

      与朱金明相处不久,我俩便成了好朋友,有时他约我到他家里喝茶,我欣然而至。在他家里,我看到客厅里挂着好几幅国画,其中有一、两幅周秀廷的国画精品,十分难得,竟能被他收藏,我这才知道他也喜欢美术作品,而且还很懂行。有一次闲谈中,我提到林祖韩是否为壶社诗人,他立即从书库里取出张琴所编写的《莆田县志》,查找结果没有,也许祖韩是壶社最后一批吸收入社的,故《县志》里没有记载。我顺便探视了一下他的书库,果然藏书丰富,仅美术类书籍就有数百册。在与他交谈中,我发现他有超强的记忆力,譬如引经据典时,他能把某个名人的文章倒背如流,着实令我惊讶。还有一次,他对我说,他曾经与一位闽南人舌战,自豪地说莆田自古就有美女美男子,唐代的梅妃江采苹是唐玄宗的爱妃,才貌双绝;明代的陈经邦是明神宗的国师,雍容庄雅;到了现代,篮球国手刘玉栋还是两届奥运会的中国旗手。他的这番唇枪舌剑自然让那位闽南人哑口无言。

      朱金明社会交际广泛,朋友圈中有企业家、法官、文朋诗友,他隔三差五就会邀请一些朋友到酒家聚会,自己作东,一掷千金,毫不吝啬,且要一醉方休。朋友们知道他“将进酒,杯莫停”的酒风,往往会借故提前退席。他也曾邀我几次,我虽不胜酒力,却不敢早退,依然陪着他。有一次深夜他喝得酩酊大醉,百元大钞掉了一地,朋友也走光了,我只好捡起地上的钱,放回他衣袋里,再到酒家门外叫了一辆三轮车,扶着他上车,送他回家交给他妻子。自从有了那次经历,我就不再“随叫随到”了。

      我岳母旧宅在城内衙后路,1998年7月因旧城改造与一家开发公司签订《房屋拆迁协议书》,其中安排一坎店面,并规定在2004年12月之前交付使用,岂料该公司在工程竣工后竟不肯交付店面。此事久拖不决,岳母又是个残疾人,我决定拿起法律武器,用打官司来讨回店面。为了打赢这场官司,我聘请朱金明作为我方律师。法院很快受理了这起民事诉讼案。开庭那天,面对着朱金明这个大名鼎鼎律师理直气壮的陈词,对方代理律师无言以对,不日法院判我方胜诉,最终讨还了店面。我也因此从心底里感激他的支持和帮助。

      朱金明在繁忙的事务中,居然写了近400首诗词,且不少诗作是病中所吟,这又是我始料不及的。2009年4月18日,他邀请了10多位莆田诗词界的朋友到才子大酒店聚会,商讨成立莆风诗社的事宜。后来莆风诗社举行过多次唱酬活动和诗书画研讨会,每次都是由朱金明作东,足见他为人豪爽,不惜钱财。他的英年早逝,是莆田诗词界的一大损失,难怪诗人画家黄叶在《悼念朱金明先生》诗中叹息:“挥泪送君去,坛坫谁作东?”

      桃花开后自会落英,但到了来年“依旧笑春风”,而人一旦去世便永别了。在朱金明病重住院期间,我曾去看望他,原以为经过那次抢救后不日即可出院,他也亲口对我说自己不会死,谁料这个爱桃花的“人面”最终还是离去了。痛哉!我又失去了一位好友。今谨以此文悼念他。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