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台湾公”墓葬山门里

    “台湾公”墓葬山门里

      □卢永芳

    1.jpg

      △吴英墓

      相传,收复台湾的民族大英雄除了郑成功、施琅之外,还有一位叫吴英。有研究者称:“吴英世居晋江大浯塘,奉旨入籍莆田定庄,在厦门任所逝世,曾供职于闽浙台蜀,被康熙皇帝御赞为‘作万人敌’,还赢得台湾百姓的拥戴,并尊其为‘台湾公’。”如此说来,这位吴英雄确实与莆田有些渊源了。不料,莆田方面却罕有宣传吴英,更别说举行盛大的纪念活动了,诚为怪哉!因此,当我有幸加入城厢采风团后,听说要去参谒吴英吴大提督的坟墓时,甚为兴奋,连忙恶补一下关于吴英的历史常识。

      原来吴英真是莆田人,有《清史稿》为证。据《清史稿·列传四十八》记载:“吴英(1637-1712),字为高,福建莆田人。幼为海贼掠置岛中,更姓王。康熙二年(1663),赴泉州降,授守备劄。从提督王进功攻郑锦,拔铜山城,加都司佥书衔。寻授浙江提标都司。”此后,他参与平复耿精忠叛乱,遂被擢为同安总兵。康熙十九年(1680),“英奏请复姓”,总算恢复本姓。逮及施琅奉命收台时,他为副帅。台湾平定后,他便荣升为四川提督。到了康熙三十六年(1697),他奉调福建,先为陆路提督,又改为水师提督。康熙南巡时,他赴行在朝觐,获御赞“作万人敌”。康熙五十一年(1712),病逝,年七十六。安溪李光地撰其《墓志铭》,莆田林麟昌书碑,还得钦赐祭葬,真是备极哀荣。据说,他在兴化任总兵时,“敦族睦邻,置义田,赈凶荒,修兴泉文庙,造熙宁、宁海桥。其居乡之善,又有足称者。”由此可见,他还算不错的一个历史人物,但为何莆田不多作宣传呢?

      据华亭阿丙哥(本名许元松)介绍:“前些年,曾有吴氏乡亲说要大力宣传吴英事迹,并请我策划,顺带编一部《吴英传》。不料,我把《吴英传》的编目给他后,竟如泥牛入海,杳无消息了。”这时,山门里村的老人也插话说:“上次吴氏人也到我们村里说要带台湾、厦门、泉州等地几百个吴英后裔来扫墓,结果因台风天气而作罢,仅有一部分人亲临现场,毫不隆重。”听此说法,我心中冷了半截,难怪吴英在莆田叫不响,原来是有客观原因的嘛。后来,到了吴英坟前一看,差点跌破我的眼镜,它居然是一座凄凉惨淡的古墓,甚至连墓碑都没有,仅在廉价的水泥上写着“瓅溪之墓”。我们不是要参谒吴英之墓吗?怎么会是瓅溪之墓呢?会不会走错了呢?正当大家满腹狐疑,面面相觑之际,一个羊倌赶着羊过来了,遂问其吴英墓所?答曰:“就是这座墓!”随即一片哗然,这就是吴英之墓啊!

      先说吴英这座墓吧。它貌似古墓不假,只是有新修的痕迹,用的水泥粉又与原始材料不同,显得有些粗糙。接着说墓碑之名。为什么没有石碑呢?为什么要书“瓅溪之墓”呢?对此,郭大卫老师解释说:“据吴氏人介绍,当时吴英后人担心坟墓被人破坏,出葬之日,共抬出八部棺材,仅有一部是真的。至于瓅溪二字,大概是吴英的字号,为了掩人耳目而故意为之吧!”在历史上,曹操有七十二疑冢之说,这吴英也整出八棺齐发之举,难道会是真的吗?恐怕是乡中腐儒编的小说家语吧!再说墓的规模。山门里人信誓旦旦地说:“这座墓本来很大,有十个墓埕,立有石人、石马。但在破‘四旧’时,曾被人破坏了。接着垦荒屯田,就成了这般模样。下面还有两根石望柱为证。”于是,我们穿过墓下的龙眼树林,踏过低矮的荒草丛,果然看到一对高大挺立的石望柱,这从侧面可以证明该墓规模。然而,如此大墓,荒废至此,可堪感慨者,真的太多了。

      有感于吴英墓的荒凉,我忽然想到了郭子仪建房督工的事情。相传,有再造李唐之功的郭子仪建官邸时,他经常去督工,屡次要求工匠要仔细点,建牢固些。不料,一老工匠答曰:“王爷,请你放心。我家三代为匠,不知盖了多少府邸,但见屋换主人,未见人在房塌。”郭子仪闻言,默然而走,再不监工了。想当年,吴英也曾被康熙皇帝御笔赞曰:“作万人敌。”功劳未必不大,子孙未必不多,据说莆田黄石定庄堡还有他的私家园林呢,结果如何?世易时移,荒坟一座。放眼当前,有多少名人后裔在重修陵园,供人缅怀,惟独吴英这么孤寂,如此荒凉。当然,客观地讲,当前吴英不管是在台湾,还是在厦门,或在泉州、晋江,其待遇都相当不错的。只有在莆田,吴英不热。

      对于吴英在莆田不热的情况,我认为是他并非正宗莆田人的缘故。谁知,我才将这一想法稍稍泄露,仅说目前吴英的籍贯还有些争议,便招来阿丙哥的反驳,他说:“关于吴英的身世,我掌握了很多材料,事实清楚,无可争议,他就是莆田人。这次我回去,一定要杜门却客,专心编著《吴英传》,以正视听。”倘若阿丙哥所言不虚,那自然是好的。如果吴英真是莆田人,难道莆田不应该奋起直追,热一热吴英吗?像蔡襄都有一座陵园,以吴英生平业绩来看,将其坟墓整修成吴英陵园,并推动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或廉政基地什么的,这完全可以有,而且肯定能实现,只是不知有关部门有无此见识与气度?须知,在吴英坟下,就是灵川往山门里的村道边,正倒放着吴英的墓碑与供案,但因石碑太过沉重与珍贵,我们采风团没敢翻看它的真容。因此,有团友建议说:“看吴英墓的规模与格局,完全可以申报为文物保护单位,利于保护。那时,我们就可以看到墓碑了。”闻者莫不称好,但具体谁去落实呢?恐怕一时之间,还真不能如愿。

      不久,夕阳西下,我们只好鱼贯而下,赶回车上,打道回府。不过,当我坐在车上,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吴英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幸运的是,他还留下坟墓供人凭吊;不幸的是,他留下坟墓竟然如此荒凉。如果说,因为历史原因,他的坟墓必须平掉,那也无话可说。可是,在当今之世,吴英能热于台厦,火于泉晋,惟独寂于莆田,确实有点让人始料不及啊!以此为鉴,则智者应立志放彩于当世,切莫妄想霸占于永久。但愿那些好做活人墓、豪华墓者,阅得敝文而知寒。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