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闽中画派:帜树东南 卓尔不群

    闽中画派:帜树东南 卓尔不群

      □林爱玲

    1.jpg

      李耕《松青鹤白东方红》

    2.jpg

      曾鲸 《王时敏像》 天津博物馆藏

    3.jpg

      李在 《琴高乘鲤图》 上海博物馆 藏

    4.jpg

      李霞《采药图》

      今年9月19日上午9点,新落成的莆田市博物馆预开馆迎来了首批群众。首次对外开放的“馆藏文物精品展”和“莆田历代书画艺术陈列”展厅内,500件珍贵文藏作品和含徐悲鸿、潘天寿、黄宾虹、张善孖、黄宾虹、李霞、李耕、周秀廷在内的大师墨迹2400多幅向群众公开亮相。

      自明以降,“闽中画派”历经数百年而自成一格。源远流长的莆仙书画因开宗立派,在中国绘画史占据一席。一个画派的形成,是一代代画家开派与传承共同努力的成果,而“闽中画派”何以“帜树东南,卓尔不群”?

      开派:文献名邦育英才

      “文献名邦,海滨邹鲁”的莆田、仙游自古即是文化和艺术重要的发源地。明代,莆仙画坛更是名家辈出,先后涌现出李在、吴彬、曾鲸、宋珏四位大画家,他们开宗立派,在中国绘画史上影响巨大,意义深远。

      著名学者、清末翰林院编修张琴所著《莆田县志》言李在开“闽派”,故广义的大“闽中画派”即“闽派”,与“海上画派”简称“海派”如出一辙。此“闽中”明指东南,意含福建,与“岭南画派”含整个广东省、“金陵画派”覆盖江苏全省概念一致。

      如今步入莆田江口郑坂村(现称莆江村),已鲜有人知道李在是何人,史料对李在也着墨不多。但在画史上,李在乃是代表闽中在中国绘画史上最有影响力的丹青大家之一。不少研究者认为他既是“闽派”的开山鼻祖,也是“闽中画派”的领军人物。

      李在生于明建文二年(1400年),宣德年间,莆江村尚还被唤作“郑坂”,青年画家李在就是从这里远赴云南上任,后因画艺精湛,与同时代的戴进、石锐等人奉诏入京,成为一位宫廷画师。《西游记》的作者吴承恩,曾赋古风长诗《二郎搜山图歌》赞李在画技:“李在唯闻画山水,不谓兼能貌神鬼。笔端变幻真骇人,意志如生状奇诡……”著名美术史论家、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导师陈传席教授在《中国山水画史》中谓:“李在的山水仅略次于戴进,戴进被排挤出宫廷后,李在堪称宫廷画手第一。”

      明代的宫廷绘画,一方面承袭了前朝的画院体例,兼具北宋的细腻与南宋的粗犷,一方面又注重吸收民间血液,作品较之两宋更为鲜活。为解决民间画家的生存之困,朝廷还常以锦衣卫武官职衔相授。有了保障,这些画家得以在官方平台一展绝技,亦将上层资源反哺民间,形成以地域、师承、美学理念或笔墨风格等为界线的诸多画派,如浙派、吴门派、松江派、文人画派等。

      李在的画作,以山水及人物为主,尤精山水,传世名作有藏于上海博物馆的《琴高乘鲤图》、藏于辽宁省博物馆的《临清流而赋诗图》、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阔渚晴峰图》、藏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的《溪山云阁图》等。他的山水,既有郭熙的细润,又有马远、夏珪的豪放,并以凭借极简主义及多样皴法著称的两宋诸家为师,作品拥有极高的起点,加入创新“画中画”的高超技法,特别是《阔渚晴峰图》,曾一度被错认为是郭熙的真迹。后来,东渡来华的日本画僧,被后世称为“画圣”的雪舟还特地向李在求教山水画法,并将其传回日本,成为一时佳话。

      发展:传承有绪出名家

      李在之后,明代莆田画坛上又先后涌现出周文靖、吴彬、曾鲸等多位大画家,其中以吴彬和曾鲸的成就最高。

      吴彬早年学画于莆田后流寓金陵,在艺术实践上,他一改李在以古为师的画法,刻意回避唐宋成规,探索出属于自己的艺术风格,时人评价其作品“力敌赵松雪”(即赵孟頫),后多为明清两代宫廷重视并收藏,乾隆更是在他长达5.7米的《十八应真图》上题写了“游艺神通”四字。此作品于2009年11月23日在中国保利拍卖,以1.69亿元成交,创当时中国书画拍卖世界纪录。

      曾鲸,字波臣,其作品以人物画著称。万历十年,曾鲸极可能在叶向高、李贽等乡贤的帮助下,见到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所带进来的《圣母像》。在利玛窦的启示下,其以淡墨按面部层层渲染出阴影凹凸,富有立体感,后人称之“凹凸法”。曾鲸用这种独创的画法使其笔下的人物肖像惟妙惟肖,史称“波臣法”,以这种画法而形成的流派,被后人称为“波臣派”,流传至今。

      然而,朝代动荡导致莆田的文风文脉骤然式微,除郭尚先、张琴等个别文人仍在借笔抒怀外,莆阳的丹青绘描变得乏善可陈,这种沉寂一直持续到了清末。为宗教场所创作壁画,成为那个时期莆田民间画家的普遍创作生态。位于枫亭麟山村的麟山宫,即保存有枫亭画家林肇祺为其创作的四大天王、神卒鬼吏等十九幅大型壁画,他以高超的画艺丰富了明清时期福建地区的壁画艺术技巧。而后,李霞与李耕两位大家,又在林肇祺的基础上,将这种道出民间、画文合一的艺术风格继续发扬光大。

      李霞,字云仙,号髓石子、抱琴游子,仙游赖店人,青年时常为寺庙创作壁画。光绪年间,李霞到福州参加乡试,寓于西禅寺,作《古美图》,得到一代帝师陈宝琛的赞赏;后经御史江春霖推荐晋京,先后在南通、上海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名震一时。民国三年,李霞的《十八罗汉渡江图》被选送参加巴拿马全球博览会,获优等奖;民国十二年,其《函谷骑牛图》被送往美国纽约参赛,又获优等奖。

      李耕,字砚农,号一琴道人、大帽山人等,仙游度尾人,其画作工写俱佳,擅长人物兼及花鸟、山水。早年家境贫寒,年轻时即独自鬻画,民国初年,李耕途经大济镇龙坂村的上梧自然村,受邀为村里的郑氏先祖造像,这些画像如今已成上梧村的镇村之宝,每年仅在农历九月十二的祭祖大典上才在宗祠悬挂一天。后来,李耕的画得到更大范围的认可,不仅被徐悲鸿誉为“其才则中原所无”,还与齐白石并称“南李北齐”,更有作品《达摩》被故宫博物院收藏,终成一代宗师。

      李霞与李耕的横空出世,使沉寂多年的莆田画坛再度回归大众视野,两人又与郭梁、陈子奋等名家在福州南公园一带创办了龙珠画苑,培养了一批画坛新秀。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黄羲、陈薰、周秀廷等众多莆田籍弟子快速成长。

      黄羲受启蒙于李耕,并随李霞游艺江南,在创作上,注重发扬传统,汲取民间艺术气息。他的作品充分发挥古装人物画以线描为主的特长,造型概括传神,笔劲有力,设色淡雅温和,享誉于世。周秀廷是李耕高足,能传承其师衣钵,他所绘人物古拙雄浑、山水清新隽永、花卉端庄秀丽,一生创作了大量优秀的国画、壁画作品,完整地传承了“闽中画派”的艺术风格。

      经过一代代弟子的继承和发展,众木成林,“闽中画派”由此奠定。

      研究:以德养藏扬正气

      “‘闽中画派’源远流长、帜树东南、卓尔不群。”陈传席教授对“闽中画派”高度认可,他认为,书画的根基是国学基础,“书法、绘画是小道,作者心中需有大道”。

      细数“闽中画派”代表人物在艺术表现上都是继承传统,博采众长。如李在与雪舟、曾鲸与利玛窦的交流;对诗、书、金石、雕刻等不同领域的涉猎;个人对技法的创新,如吴彬的另辟蹊径、曾鲸的“波臣画法”等。

      从艺德上看,“闽中画派”作品流传于世还源自“闽中画家”身上流淌的文士情怀。吴彬其人刚正不阿,因不满阉首魏忠贤,在天启年间被捕入狱,后获罪去职;林肇祺早年由嫂嫂带大,后来便事嫂如母,奉行孝道;李霞在抗战期间义卖画册,救亡图存。在大是大非、纲常伦理和国难家仇面前,这些画家的铮铮铁骨,表现出对国家、民族的责任担当,正是“大道”的体现。林肇祺、李霞、李耕作为“人民画家”,在画作人物设置上体现出淳朴的亲民感,林肇祺在家乡从艺,所得的润笔费除家用外,悉作善事回馈乡邻,并曾独资整修天中万寿塔;李耕的山水画作品,常取景莆仙名胜,并以家乡度尾帽山自号“大帽山人”。此外,他们也热心慈善公益,屡屡救赈灾民,李耕生前还先后将自己的五百余幅作品无偿赠送给国家,他们的这些行为所体现出来的精神高度,早已超出艺术成就,值得传承。

      “闽中画家注重传统,敬畏古典,传承经典,一脉相承。中国绘画史若绕过‘闽中画派’这些杰出的绘画大家是不完整的。”闽中画派艺术研究院院长俞宗建认为,闽中画派应该得到更多的重视和研究。

      “目前市博物馆内珍藏‘闽中画派’的画作主要是近现代画家林肇祺、李霞、李耕、黄羲、周秀廷等几十幅国画作品。为守护地域文化,博物馆还将继续向社会各界发起征集号召。”莆田市博物馆馆长游国鹏表示,目前征集难度较大,一是莆田本地缺乏专业的字画鉴定专家,真伪鉴定水平还存在一定差距;其二是相对文物来说,字画民间征集、捐献响应者寡而收效甚微。

      为此,“闽中画派”的传承和发展还需各方共同努力,保护好历代宗师流传的宝贵遗产,弘扬画界正气,方可让丹青莆阳永不褪色。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