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冬至的时候

    冬至的时候

      □林双华

      冬至是一个节气,冬至节吃粿子,是莆仙一带颇为隆重的传统节日。

      这一天,家家户户都搓“粿子”(也称“丸仔”)。那软软的甜甜的嚼在嘴里,甜到心里,这种美妙的记忆就是一百年也忘不了。冬至前几十天,孩子们便开始念叨起来,掰着指头数日子。尤其冬至前一夜,盼着天快点儿“光”,而这一夜便显得特别漫长。所以我们乡下,就有了“爱吃丸仔天不光”这样的俗话。

      搓粿子一般是妇女们的事。天还没亮,奶奶、母亲她们就起床了,焚香净手,开始和磨好的糯米面,搓圆圆的粿子。搓好后,一粒一粒整齐地摆在干净的米筛上,粿子中间,一定要放一只大红桔子和一朵好看的剪纸花,象征着吉祥之意。这个时候,孩子们便耐不住那酥甜的粿子的诱惑,纷纷起床,团团聚在一旁围观。小小的圆溜溜的粿子,从大人那宽大的掌心,灵活的落到米筛上,真是何等惬意的一种欣赏呵。看着,看着,清亮的口水有时会不觉得悄悄垂涎下来。奶奶便佯装生气,嗔怪一声:“天早,睡觉去吧,馋猫!”

      粿子出锅后,盛在碗里,加了白糖。祭了先祖,趁着还热乎,要在门窗两旁小心虔诚的贴上几粒。关于这个习俗,有个美丽而忧伤的传说。相传很久以前,山里有个叫顺安的人,幼年丧父,只与母亲相依为命。因为家贫,年过30还未成家。老母日夜忧愁,竟愁得精神恍惚了。顺安自幼孝顺母亲,见状十分焦急,四处求医问药,均不见效。为了生活,他白天不得不出去打短工,可又对母亲放心不下,就想方设法做些好吃的给母亲。有一天,顺安把糯米磨成粉,搓成粿子,母亲非常爱吃。可他不在时,粿子放在桌上、灶上,母亲又不去吃。一次,他把米粿子贴在门上、墙上,都被母亲吃得一干二净。顺安摸准了母亲的这个怪癖,十年如一日,坚持做粿子。后来,母亲去世了,顺安十分悲痛,每逢冬至便做粿子,祭念老母。乡人敬佩顺安孝敬母亲的美德,在他死后,家家户户都在冬至这天做粿子怀念他。这个习俗很快在莆仙一带流传开来。真想不到,美味可口的粿子,竟还有着一段这样美丽忧伤的故事。

      后来,我到镇上读初中,寄宿学校,不能常回家了。冬至时节,我和寄宿的同学们正为不能吃上粿子而暗暗叹息时,母亲就风风火火地赶来了。她用大大的搪瓷茶杯装了满满的粿子。打开杯盖时,里面还微微冒着热气,那股香甜味儿顿时弥漫开来。我激动得不知说啥才好。母亲临走时叮嘱:“趁热吃了吧,别忘了,分些给同学尝尝。”这情景,十几年过去了,每次回想起来,总是那么温暖,那么亲切。后来,我到遥远的城市念高中、念大学,便不能吃到冬至那喷香的酥甜的粿子了。但我仍会从家书的字里行间,从电话的那一头,感受到粿子香甜的热气,想起母亲送粿子的情景……

      冬至的时候,那冒着热气的糯米粿子,让我想起许多亲切的童年往事,让我久久陶醉。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