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妈祖文化与郑和下西洋 ——海丝之路带来仙作红木古典艺术家具发展新契机

    妈祖文化与郑和下西洋 ——海丝之路带来仙作红木古典艺术家具发展新契机

      妈祖信仰是郑和下西洋的护佑之神,而妈祖的声名远扬,亦与郑和船队声名远扬息息相关,同时郑和下西洋也为包括莆田仙游在内的诸多沿海地区的产业发展带来了新的契机。2003年金秋,我受湄洲妈祖祖庙邀请成为妈祖金身巡安澳门护驾团成员,这个宝贵的经历使我进一步了解妈祖文化、郑和下西洋与仙游红木艺术的关系,促使我对仙游红木古典家具提出“仙作”的概念。“仙作”作为仙游县以及莆田市的重要文化产业,日渐兴盛、迅猛发展,成为中国古典艺术家具四大作之一;仙游也成为了中国最大红木古典家具生产基地、中国古典艺术家具之都。

      一、妈祖与海上丝绸之路

      海上丝绸之路,作为古代中国与世界其他地区进行经济文化交流交往的海上通道,又称香料之路、陶瓷之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其运输着包括丝绸、瓷器、茶叶等古代中国盛产的多种大宗商品,并同时将珠宝、香料、花草、奇木异石等外来商品运输回国进贡宫廷。作为古代中外最重要的进出口海上通道,海上丝绸之路在当时世界贸易网络中地位尤为突出,造成的文化传播影响也尤为巨大。

      对古代航海者而言,大海深不可测、风浪凶猛无情,就连渔民出近海讨生活都频频遇险,更别提越洋远航将面对怎样的风险和磨难了。为祈求旅途平安,中国民间的远航者们在船舶启航前要先祭妈祖,并在船舶上立妈祖神位供奉,祈求保佑顺风和安全。随着历史上宋代出使高丽、元代海运漕运、明代郑和下西洋、清代复台定台等历程,妈祖文化肇于宋、成于元、兴于明、盛于清,并渐渐形成“有海水处有华人,华人到处有妈祖”的真实写照,成为了海洋文化史中最重要的中国民间信仰崇拜神之一。发展到近代,妈祖文化更为繁荣,成为了海内外华人华侨文化共同认同的重要文化信仰。

      历朝海上丝绸之路途经国家众多,旅途漫长,在看似遥遥无期的海上征途中,妈祖既是护佑平安的保护神,也是远航者们心中的信仰寄托,并传播到所到之处的海外各地。通过海上丝绸之路的不断传播,妈祖文化在建立古代中外关系、搭建海上贸易网络、促进沿海港口开发、推动科技文化的交流发展等方方面面,充分发挥其外延作用并在历史海洋中留下了了诸多航迹。据统计,仅直接记载妈祖信仰的中外历史文献资料最保守的估计超过一百万字,可见,妈祖文化已经成为那些古代海上丝绸之路起点和途经城市所共同拥有的文化遗产,已经成为联系这些城市的一种精神纽带。

      二、妈祖与郑和下西洋

      以明代海上丝绸之路航线来看,向西航行的郑和船队,曾到达亚洲、非洲39个国家和地区,与各国建立了政治、经济、文化的联系,完成了七下西洋的壮举,如此,开始于汉代的海上丝绸之路,经唐、宋、元的不断发达,迄于明代达到高峰。有关文献记载,妈祖信仰兴于宋代,而妈祖信仰的对外传播高峰期,则是在明永乐年间。郑和七下西洋,不仅拓宽了中国在海外的商道和影响力,将妈祖崇拜带到西洋诸国,更是其重要贡献。

      一些研究妈祖信仰文化的学者认为:中国封建帝王向来以“天朝”自居,派使节去外国“册封”,明王朝为了炫耀天朝的尊威,有必要借妈祖女神以增加“真命天子”的色彩。也有学者提出:妈祖的影响属宗教意义的影响,郑和的远洋是国家的影响,国家之影响和宗教之影响有机地结合起来,这恐怕在中国历史上属首次。郑和远洋出访西洋诸国,显示的是国策,郑和既是国家的友好使者,同时又充当了中国本土宗教的传播者,使得郑和下西洋这一事件本身具有了国家和宗教的双重影响力。所以说,郑和七下西洋与妈祖信仰有着割舍不了的关系。

      大量史料证明,妈祖信仰在这场伟大的航海征途中,作为精神支柱为船队的顺利出发和凯旋归来发挥了及其重要的作用;而郑和七下西洋也把妈祖崇拜由海内向海外传播扩大。大明宣德六年(公元1431年),郑和、王景弘等人在第七次出使西洋前夕寄泊福建长乐时,镌嵌《天妃灵应之记》碑于南山宫殿中,碑文记载:“诚荷朝廷威福之致,尤赖天妃之神保佑之德也。” 《八闽通志》、《御制弘仁普济天妃宫碑》、《天后显圣录》等中都有着郑和历次出发或凯旋时,包括在福建停泊与补给时祭拜海神妈祖的记载,也对当时福建沿海海上贸易活动带来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三、郑和下西洋带来仙作家具发展新契机

      郑和船队带来的繁荣文化、贸易活动等等,都对当时包括莆田仙游在内的福建沿海地区的地方产业发展有着积极推动的影响。郑和船队曾到过越南、印度尼西亚的爪哇和苏门答腊、斯里兰卡、印度和非洲东海岸,给这些国家带去了中国的丝绸和瓷器,而带回来的,主要就是红木,因为红木分量重,正好做压舱之用。红木运回中国后,一些能工巧匠把带回的木质坚硬、细腻、纹理好的红木做成家具、工艺品及园林建筑,供皇宫帝后们享用,于是便有了后来名扬海内外的“明式家具”。

      在这个过程中,莆田市仙游县的师匠们得以充分应用了郑和从印度及东南亚压舱引载回来的名贵红木——黄花梨、紫檀、红酸枝等,使得制作红木家具的原材料应用越来越广泛,同时制作家具的技艺也越来越精进,形成独有特色。可以说,这些漂洋过海、来之不易的名贵红木给当时莆田仙游的红木家具产业带来了发展的新契机。

      素有“海滨邹鲁”、“文献名邦”、“科甲冠八闽”和神仙游过的地方——仙游。仙作古典家具既因“海上丝绸之路”、“海上有妈祖、山上有九仙”文化,又在历史上“三蔡”(蔡襄、蔡京、蔡卞)文化的影响下,北宋时期最为盛行,是中国宋式家具发祥地,仙作家具将精湛的工艺和榫卯结构发挥到了极致,是中国古典家具传承的一个重要环节。一是榫卯。在与复杂而巧妙的榫卯结构,榫头与卯眼之间完全不用钉子,鳔胶粘合也是一种辅佐,榫卯的连接之合理,工艺之精细,扣合之严密,结构之稳定,有天衣无缝之感,充分展现了宋代工匠的妙创。如夹头榫——代表三代同室,老人含饴弄孙。腿足上端开口,嵌夹牙条与牙头,顶端出榫,与桌案案面卯眼结合,结构稳固,是三代人同享生活的象征。二是雕刻。携刻着古老雕刻印记艺术,绵延千年依旧熠熠生辉,做工精细考究,构思精妙,层次丰富,格调高雅,寓意深厚,能赋予名贵红木无穷的美学意蕴。色泽厚重的紫檀,细雕后更凝重沉穆;色泽温润的黄花梨,素雕后莹润剔透;纹理瑰丽的红酸枝,细琢后素雅或繁厚。这是原木的自然神秀与雕刻技艺的奥妙交相辉映,挖掘出器物内在所蕴涵的艺术潜力,使之灵动起来。三是典雅。集实用与艺术一身,已无原来的单纯笔墨绘画之平面二维空间之艺术意趣了。尤其是它有效地调动了平、园、透、镂、微等雕刻艺术的技巧,使其表现对象通过凹陷和突出两者之间的变换交替,用丰满和虚空之间的传插,重构审美对象;运用对应因素相互变换,充分利用材质之特殊性,发挥刀痕凿迹之“木趣”与其年轮木纹材质机理之“木韵”,使其体现变化随其原有画图之笔意融入客观视觉,营造出三维艺术之特殊效果,实现其创造理念与观赏者的审美观念的和谐与默契,从而提示其内涵美,激发起观赏者对作品意境的联想与共鸣,诱人深入到雕刻所凝固的音乐和里头的史诗之艺术境界。这也形成了仙作古典家具那种国画工笔与雕刻工艺完美结合的显著特点。如《吉祥如意》、《平安富贵》厅堂椅,《十大圣人?十大谋士》、《十大才子?十大才女》的屏风,《圆明园四十四景》挂屏、《妈祖巡海图》插屏等等。仙作家具经过了明代的造型简洁、明快清新的艺术风格和清代的结构考究、装饰华美的繁厚样式的中国传统家具辉煌和鼎盛时期。

      近年来,仙游县工艺美术产业得到了快速发展,被福建省列入 “加快产业集聚、培育产业集群”的重点项目和莆田市“十一五”期间重点发展的十大产业集群之一。全县现有工艺美术企业4000多家,从业人员达20多万人,拥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1人、中国木雕工艺大师4人、省级非遗传承人5人、省工艺美术大师14人、省雕刻艺术大师21人、省级工艺美术名人26人。“仙作”古典家具制作技艺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保护基地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连铁杞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