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唯有真爱暖人间——访老交通员陈金荣

    唯有真爱暖人间——访老交通员陈金荣

    1.jpg

      2017年11月17日,城厢区文化采风团走进灵川镇云庄村采风。云庄村位于灵川镇中部,动车时不时从村里呼啸而过。路的两旁尽是楼房,山上更是一片苍翠,欣欣向荣。田间地头,山坡岭上,电线杆也随处可见。这里早没有“界里界外”落差。

      “云庄村是革命老区,肯定少不了红色文化,这里有没有传奇人物和历史故事?”村里想到了已9O岁高龄的“老革命”陈金荣,我们立马要求去老人家采访。在邻居的帮忙下,我们见到了刚从田地回来的陈金荣,他那双破旧的军鞋上还有来不及抖落的泥土。初知我们要来采访,老人激动得哽咽起来,涕泪横流,谈起往事依然历历在目……

      老人名叫陈金荣,小名憨珠,3岁丧父,因家境贫寒,从小就被安排去喂牛。15岁那年,兄弟三个去杨光辉处玩。喂牛人手脚闲不住,于是他经常烧茶给杨光辉喝。一来二去,有一天,杨光辉喝得高兴,就问他:“你是做什么的?为什么天天烧茶给我喝?”憨珠说自己家境贫寒,天天喂牛,干活惯了,所以闲不住。杨光辉又说:“共产党的地下通讯工作,很辛苦,又有生命危险,让你参加,去不去?憨珠毫不犹豫地表态说去,说自己一家饱受苦头,多苦多难都不怕。杨光辉就安排他参加党的地下工作,成为交通员,白天通知人,晚上贴传单。初生牛犊不怕虎,一股革命的热情鼓舞着他。每次接到贴传单任务,憨珠就特别兴奋,天未擦黑,他就跑去各处张贴。土路很宽,路上行人多或少,目标都很明显,但是满怀革命激情的他却无所畏惧,东奔西跑地到处贴。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有天晚上,杨光辉又把他叫去,说:”群众缺粮,你敢去筹粮吗?如果被抓到了,可是要被拉去当壮丁的。“憨珠二话不说,听说笏石大屿粮食出仓,他就赶到大屿朋友阿标处,死缠烂打说服阿标献稻谷。当天晚上十点,很多人去运稻谷,一直运到第二天凌晨两点。阿标说:”稻谷运那么多,我怎么办?“憨珠义正辞严:”老百姓没吃的,才过来拿。“阿标垂头丧气说这可害死他了。憨珠忙安慰他:”至少你不会饿死呀。“筹粮一事成功后,党组织非常高兴。过不久,党组织又派秋荣安排憨珠及时解决枪支问题。憨珠认识东庄乡公所主任的儿子,就说服他一起去他爸开的药店里”借枪“。于是,两人趁夜深去敲药店的门,乡公所主任警惕地问:”是谁?“他儿子平静地说:”阿棋。“乡主任放心地开门,结果憨珠一进去就三下五除二把他绑了。他们拿了两支长枪背身上,其余都是短的手枪。

      笏石以前是区,有一天憨珠又接到组织通知,天未暗就兴冲冲赶去。郭尚先问他笏石区熟不熟,能不能为党组织打开区政府大门。憨珠立马跑去找在笏石区里的侄子,趁夜黑无人时学会了怎么开关大门。第二天,他等夜深人静摸进去开门,让党组织15(或20)人进去,有人在周围放哨。还有一次目标是笏石城里的银行。忠门水头”黑鸡“、苏华、汝南和他一起去。去之前苏华和他们一起筹划如何进入戒备森严的银行。他们商量好后就把银行领导骗过去灌酒,叫几个女生过来陪酒。女生们拘谨,领导也精明,只喝了一点点。眼看夜深,领导还毫无醉意。苏华情急生智,问几个女生:”夜深了,你们要住哪里?“银行领导果然说去银行招待所住。席散,女生们进去后,”黑鸡“叫憨珠一起去银行。憨珠胆大心细,嘱咐患有肺痨、不停咳嗽的”黑鸡“在外面躲。憨珠、秋云等共35人潜入银行,把路全部封锁。银行领导看情势不对,也只好乖乖配合……憨珠屡屡得手,却也因此被通缉。朋友金火明大理、义气,让他躲到一户陈杨合姓子孙的草房子里,才躲过了一劫。然而,憨珠年迈的母亲却被抓去灌水,几个月后就死了。憨珠为革命舍生忘死,苏华、汝南三番两次力荐他入党,憨珠感念年少时参加革命工作,玉兰予以许多无私帮助,所以一开始就把这个荣誉让给了玉兰。社教那年,汝南是灵川工作队负责人,再次力荐他,憨珠终于光荣入了党。那年灵川有23个大队,只评了5个人。

      老人今年90岁了,走过将近一个世纪的风风雨雨,老人始终念念不忘是林汝南、苏华带他参加革命的。他如获至宝地捧出了一堆光荣证书给我们看。我们看到老交通员的红色证书上写着”无依无靠“,”五老“对象定期补助每月300元。问他平时有什么娱乐活动?他特别无奈地说:”也没几个人可以聊天,吃完饭就在门口走走然后回来睡觉,每天基本上都这样。“

      老人听力有问题,我们交流不是很顺畅。我们在他的耳边大声说话,他才勉强能和我们聊天。我们听老人讲了大概有半个小时,考虑到老人家要休息,我们起身告别。老人家依依不舍地噙着泪花,烟分了又分,手握了又握,把我们送了很远。

      回去路上,谈起老人,采风团成员们都不胜唏嘘。这样一个为了后来人的生活出生入死的老人,他的感人事迹在村里却鲜为人知。生活并不富裕且耳背的他,这么多年又是如何过着无声无色的生活。当有人提起当年与他出生入死的兄弟时,名字及细节他都记得十分清楚。我们不禁一阵辛酸,仿佛自己就是老人,在无数个寂寞的日日夜夜里,一遍遍地回忆起和那些兄弟并肩战斗的情景。我们何其幸运,在老人垂垂老矣之际,打捞了光阴里这刻骨铭心的往事。

      当我们学着书本上的历史知识,在使劲宣传革命精神时,我们却把身边尚在的”活历史“”老革命“忽略了。有些东西不是一本红本子或一个月数百元的生活补助所能换来的,这种东西来自于精神。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予以关注,让曾经为社会或多或少作出贡献的革命”五老“人员,在有限的余生里体会到更多的温暖。生活中,我们常常遇到这种情景,看着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凄凄惨惨,便会悄然泪下,在心中默默地为他们祈祷。多献一份爱,多给一点善,是我们每个社会人的责任。尤其是对那些曾经将青春和热血奉献给社会的人,我们不该遗忘!谨以”唯有真爱暖人间“,作为这次灵川镇云庄村采风之行的告别心语。(曾少敏 宋瀛锋)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