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聚族而居与道歉释嫌

    聚族而居与道歉释嫌

      莆仙传统民居,多为土木砖石结构,石基土墙(或砖墙)瓦顶,大为平屋或双层楼房,三层以上的较少。房屋的型式为:四目厅、三间厢、五间厢、七间厢、九间厢等,而且可以再加护厝,甚至加几重护厝。其中,建筑规制最为独特的是,有仙游县盖尾连氏大厝,为九间厢加三护,总长超百米。该县榜头前洋杨氏旧厝,其纵横交错的天井达99个之多。还有坐落在城厢区的明代礼部尚书陈经邦的大宗伯第,其中轴线上的建筑物(不包括后花园)就有七进,是超大型的士大夫宅等,俗称“百廿间大厝”。

      聚族而居是莆仙传统民居的主要特色。这与莆仙人的传统观念和伦理道德紧密相联,并蕴含着鲜明的人文性格特征。

      循古训。明代郑岳在《莆阳文献?郑纪传》中云:“郑氏家范,同门聚食,种树治生,冠婚丧祭,悉从文公家礼。”在莆仙民间,几乎各姓氏都有类似的家范条文。一般来说,一座大厝就是一个家族,大厝之内左邻右舍都是族人亲眷。家族的成员一般能自觉维护本族利益的统一性。即使遇到矛盾纠纷,也由族长主持调解或仲裁。民国以来,在一些比较开明的地区,逐渐流行独家起新厝的新住俗,但那些搬出去居住的人家,绝不肯放弃在旧厝里所占的一份房产。对莆仙人来说,旧厝是他的摇篮地,放弃它就意味着对家族的背叛。

      崇祖先。莆仙人的习惯是把祖宗牌位供奉在厅堂上。明代以后,一些世族虽有别建宗祠,但大多数的近祖只能供奉在自家的厅堂上。逢年过节、生忌两祭,均在厅堂上举行。即使迁居新厝,也不能把祖宗牌位一起迁走。所以,聚族而居,便于全家人祭拜祖宗,祈求列祖列宗的庇荫。

      利共享。莆仙风俗语,每座大厝的厅堂都是本族共有的,不能分配给任何一户族裔。凡本家族成员都享有在厅堂上举行“冠婚丧祭”的权利。如男子结婚、挂“表德”、拜堂、婚宴、新媳妇出厅、拜见长辈等仪式均设在厅堂上举行,若是老人病危,也先将其移到厅堂边上的铺卧。若老人病逝,厅堂后面的福堂,是出殡前停放灵柩的地方。出殡后,还须在厅堂上为亡灵立旌、置座,待“七七”(49天)后卸掉灵座为止。

      防盗贼。莆仙古厝建筑规制,是当时动荡的社会环境的产物。自襟以降,国家动荡,连年征战,盗贼四起,民不聊生。为防盗贼侵扰,凝聚族群力量,保护家庭平安,以聚族而居的大家庭式的古厝建筑规制应运而生。至明清时,仙游园庄山区,先后出现十余座四方形的古堡式土楼,有的土楼通高16.5米,分三层,边长分别为20米和21.6米,三合土地垒墙壁,厚度白底部1.24米逐渐上收至顶部为0.99米。

      在旧时,莆仙有个独特的风俗,凡是民间发生争执不休的矛盾、纠纷,总是由乡里的长辈出面调和。缺理的一方依例要用红布一块、方糕十包,上门牌号给对方赔个礼,叫“挂红”。在沿海、山区的一些乡村,则送羊牯(公羊)一只、红酒一坛,是门向对方认错,叫“谢过”。这样,大家互谅解,双方捐弃前嫌,从此和好。

      据说,莆仙这一风俗来源于唐代。传说唐朝,在莆仙兴泰山区有两个相邻的小乡村,一个叫后溪林村,村里的人家姓余,出了9名秀才;另一个叫石史村,村里的人家姓史,出了一位史宾,在朝中当御史大夫。这两村人因平时有些磨擦,互相结怨。后溪林村人为了不让石史村人骑马从村前经过,便在村前盖了一座孔庙,立了一块碑,上面写着:“军民人等到此下马”。石史村人却不买后溪林村的账,依然骑着马从溪林坟前款款经过。后溪林村人十分恼怒,便聚众挥着斧头,把石史村人坐骑的马脚砍断,逼他们步行回家。石史村人受此大辱,便派上人上京城找御史大夫,为他们出气。

      在京城的御史,听了乡亲们的告状后,心中有数,但并不急于表态。到了夜里,他宴请家乡来的亲人。只见酒桌上,烛盘里点着10支蜡烛,中间一支又粗又大,周围支又小又细。酒过三巡,御史一句也提家乡的事,只是劝大家喝酒。铁然,烛盘中间的大烛被周围的小烛灼得溶化了,倒了下来,客厅里暗了许多。过一会儿,御史叫人拿去周围的小烛,重新点起大蜡烛,厅内又亮了起来。

      这时,御史重机关报端起酒杯,对乡亲们说:“各位请喝下这杯酒,并想相刚才的那支大蜡烛。要如何处置村里的事,谅必大家一定会明白的。”

      酒席散后,乡亲们一夜也没睡着。大家细细一想,大蜡烛也会被小蜡烛深化,史家虽然有史大人作靠山,但余家也有9位秀才。将来,他们的前途无可限量,如果大家互相结怨结仇,两村都会两败俱伤。大家想到这里,心里一亮,觉得还是史大人心胸广,思路长啊!

      第二天,乡亲们向史大人辞别,说不再计较村里的那件事。史大人高兴地乡亲们送别,并吩咐乡亲们要向余家赔礼,还特地修了一封书信托乡亲们带给后溪村的余姓弟兄。

      史家人回家后,照着史大人的吩咐,备了一匹红布、10块方糕,到余家赔礼,又呈上史大人的书信。余家人见史家人知书达礼,再看史大人的书信后,自觉十分惭愧。于是,余家人也备办一只羊轱(公羊)和一坛红酒作为回礼,并写信向史大人认了错。从此,两村的乡亲都和睦相处,亲如一家。于是,莆仙民间便流传徉“红布糕、羊轱酒”的风俗,并一直沿袭至今。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