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莆田乡下爆米花,童年的零食记忆

    莆田乡下爆米花,童年的零食记忆

      □陈志平

      在那物质高度匮乏的年代里,处于孩提时代的我们,可供我们选择的零食十分有限。除了用余甘做成的“山楂”、“糖条”、“仙冻”外,似乎再也看不到其它的零食,但其中有一种零食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可是,它对当时的我们来说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奢侈品,它就是爆米花。说它是奢侈品,是因为当时的“番薯”、“番薯花”都满足不了我们肚子的需求,更不要说以稀缺的大米为原料制成的爆米花了。

      回溯三四十年前,在乡村,经常可见到这样的情景:村中总会来一位衣着朴素的爆米花人,他挑着老式的爆米花机游走在村道上,不用他吆喝,村中那些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小孩会一个个拎着自家的米争先恐后地向他跑去。爆米花人看到我们这群小孩,总会露出慈祥的笑,每每接过我们手中的米总会不经意地说一句:“小家伙,长大了啊!”说着,只见他熟练地把米装进一个黑乎乎的椭圆形的铁筒里,并向里面放些糖精,然后严严实实地拴紧筒盖,随即转过身,生起炉火。他用一根细铁条往炉里轻轻戳了几下,添上几根劈细的木材。接着,他坐在小板凳上,一只手拉风箱,另一只手摇动着爆筒的转柄,他的动作,既熟练又利索。

      炉膛里的火苗欢快地跳跃着,发出金黄色的光,渐渐地,火光变成蓝色。爆米花人不知疲倦地左手来回拉动风箱,右手转动着铁筒,左三圈右三圈,额头上渗出粒粒晶莹的汗珠。不一会儿,他瞥了一眼气压计,转柄停住了,抓起一根铁棒,卸下铁筒,将铁筒移入一个布袋里。这时,胆小的小孩总会跑得远远的,捂着耳朵。只见他左脚踏在上面,右手往铁筒用力一撬。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一股浓烟窜了出来,香喷喷、白花花的爆米花出来了!

      这时候,不管是不是自家的,孩子们总会立即欢呼着涌过去,迫不及待地抓起一把香喷喷的爆米花塞进嘴里,尝尝那热气腾腾的爆米花。这时候,大家都会情不自禁地深深地吸一口气,“啊!真香。”一阵风过,空气里充斥着独特的香味儿。

      加工爆米花时都不用秤称米,而是用一个小搪瓷杯子来量,一次装半斤米,每次一杯,每锅加工费一般5 分至1 角钱。用的糖一般都是糖精,因为白糖遇高温会熔化成液态,粘在爆米花机器内壁,容易烧糊,影响爆米花的口感。那时能拿米出来加工爆米花的,一般都是经济条件比较好的人家的孩子,因为当时的大米吃尚显不够,穷人家哪有大米拿出来做爆米花呢。我们也是偶尔趁妈妈不在家,哄奶奶偷偷地把大米拿出来加工。

      零食稀少的儿时,爆米花陪伴了我们的童年。长大了,吃的东西也多了,谁都不会想起爆米花了。如今的孩子零食多了,也不愿意吃这个了。爆米花香,已是很难闻到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