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十八娘的故事

    十八娘的故事

      陈玑,乃南康郡王陈洪进(仙游枫亭人)的女儿可称郡主(古时帝女称“公主”,王女称“郡主”),因她排行十八,也叫“十八娘”。她父亲陈洪进在还没有归宋封王前,就已权领节度使职,管领泉漳等十四个县。如花似月,英姿飒爽的“十八娘”,她自幼随父兄在军队中生活,善文能武,智勇双全,既能帮助父亲带兵作战,攻城略地,又能积极为父亲出谋献策,运筹帷幄,支持父亲收复闽南归宋,为国家的统一立下功勋。

      “十八娘”她平时非常关心民间疾苦,经常帮助生活困难的群众。当她看到家乡枫亭与惠安交界的一片田地,长期缺水受旱歉收,毅然带头捐金钗玉钏,“买地开沟,该沟深八尺,宽丈二,自枫亭至惠安驿板十五里。”自从沟渠开通引水灌溉十五里内外庄稼连年丰收,农民感念不忘,就把这条沟渠称为“金钗沟”,连这里的村庄也称作“全安庄”。陈玑还亲自开辟种植培育荔枝良种地,首先她用从古代有关科学种养植的书籍中,获取知识,对原先前辈鄂国公留从效从越南移植到枫亭,与虽好看却并不优质高产的本地荔枝进行嫁接改善,再经过千百次的尝试、摸索后,终于大获成功。育成了一种果型硕大,色彩艳冶,核小肉腴,晶莹剔透,润若脂玉,甜若饴蜜的玲珑香脆荔果。推广传播各地,并以她的别字“十八娘”为该品种命名,深为海内四民百姓所称羡,一时传为佳话。清乾隆《县志》说她“手植荔枝,至今称为十八娘,香味尤绝。”

      也正是这名震天下的丹荔新品“十八娘”为世所重之日,她那老父陈洪进也已受宋太祖器重于万里之外的汴京。为报佳音也为孝敬老父,于是十八娘又绞尽脑汁,缍想出绝招:以所挑选之小株而屈壮之结果者,用瓦瓮栽植,用海船自枫亭码头驶出湄洲湾,通过台湾海峡,经运河而运抵汴京。果然大受老父感动欣慰一场。而后陈洪进特贡于宋太宗品尝,太宗龙颜大悦,还为此而重赏“十八娘”。

      自宋以后咏“十八娘”荔枝诗篇众多。简直可说是枚不胜举,蔚为大观,几乎可自成“十八娘”荔枝文化之体系了。如大文豪苏轼尝过“十八娘”后便欲罢不能,于是诗兴大发,连夜在《减字木兰花》词中写道:“闽溪珍献。过海云帆来似箭。玉座金盘,不贡奇葩四百年。”“骨细肌香,想见当年十八娘。”分给其弟苏辙尝后也在《干荔枝》一诗中写道:“含露迎风惜不尝,故将赤日损容光。红消白瘦香犹在,想见当年十八娘。”您看,这大文豪兄弟就是天生一对风流才子,一吃到好吃的丹荔,便马上想见“骨细肌香十八娘”!仿佛若非美人,安得美食?如此创意,能不招来四海宾客为之一睹芳容?一饱口福?慰相思之情!

      又如宋文学家洪炎的《初食生荔枝二首》写道:“独擅东南美,谁知十八娘。”抗金英雄、邵武人李纲在多首咏荔诗如《初食荔枝四绝句》之二云:“平昔传闻十八娘,丰肌秀骨有余香。”南宋状元王十朋在任泉州太守时曾过枫亭瞻仰,并在诗中题赞十八娘荔枝:“绝品知君尚未尝,三山绛帐喜相将。冷官岂是淹贤地,尤物聊观十八娘。”从以上这些诗中,已足见其有多诱人之魅力,自古来能倾倒古今多少文人骚客与王公大臣,更遑论芸芸众庶?(陈德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