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仙游龙华寺尼僧徒步40天,千里朝圣普陀山之行殊胜圆满!

    仙游龙华寺尼僧徒步40天,千里朝圣普陀山之行殊胜圆满!

    3.jpg

    4.jpg

    1.jpg

    2.jpg

      12月1日下午,在浙江普陀山南海观音像脚下,一队女僧和居士,正三步一跪虔诚地匍匐前进,他们来自福建莆田仙游。

      当天,从福建仙游徒步行脚浙江普陀山的龙华寺尼众与200多名从仙游赶来的女僧、居士汇合,从普陀山码头出发,一路跪拜,往南海观音像处朝圣。

      12月2日上午,祈福法会在普陀山南海观音像下举行,场面极为壮观。

      10月24日,仙游龙华寺菩提学苑近30名学僧、数十位护持居士,由副苑长慧普法师带队,仙游龙华寺出发,徒步前往浙江普陀山,途经莆田、福州、宁德、福安、苍南、温州、温岭、台州、舟山, 全程近2000公里。每日,僧团凌晨四点起床,行走至晚上六点。“很多师父,脚肿,腿肿,甚至无法盘腿。不能走,也坚持走,风雨无阻。”妙洁法师说道。

      龙华寺菩提学院是福建四大女子佛学院之一,为远近闻名的持律道场,这里生活着上百名女僧。普陀山是观世音菩萨教化众生的道场,被誉为中国四大佛教圣地之一。为倡导头陀文化,追慕古德先贤之宗风,坚守清净正命的佛教传统,龙华寺开启行脚普陀山朝圣之旅。

      行脚路上,龙华寺僧团一日多则走40公里,少则走20多公里。几乎所有的师父,脚上都有伤。尼众们打趣僧团有“三破”:“鞋破、袜破、脚破。”因行走强度极高,师父们的脚,五个脚指头轮流起泡,往往是旧伤未愈,新伤又起。谛广法师的脚上,长满了水泡,膝盖红肿。本想用姜贴保护膝盖,没想到,姜贴撕下来的时候,整块褪皮一起被撕下来,血肉模糊。在路上,裤子与腿不停摩擦,伤口无法愈合,加上雨水的浸泡,刺痛无比。“心里有一股力量,推着我往前走,就算爬,也要爬到普陀山。”谛言法师说。

      11月8日这一天,慧普法师印象深刻。早上,刚出发两分钟,天降大雨。师父戴斗笠、雨披,脚穿僧鞋,浑身湿透。因为雨下得极大,“只听到车声、雨声,眼前的视线,都模糊不清”慧普法师说道。因为路上没有休息的地方,师父们就这样在冷雨中,走了一个多小时。雨水泡着脚上的血泡,没有一个师父喊停。“在路上行脚,鞋子从干走到湿,再从湿走到干。”慧普法师说。

      “要忍常人所不能忍,行常人不能行”晗禅法师说道。走在路上,龙华寺的师父们,身体疼痛,精神强韧,口念佛号不止。“金刚经上说,要‘从有到空,从空到有。’这次是践行经书理论的一次行脚,体会到要‘空’,要放下执着,不执着于身体的疼痛。心要了了分明,如如不动。”禅悦法师说道。

      信仰的力量强大。40天中,师父和居士们有大半时间睡在在地上,铺个泡沫垫,打地铺。他们睡过帐篷、工厂、农场、礼堂、公园、孤儿院、养老院,一路风餐露宿。路上没灯,尼众们就摸黑行走。行脚路上,即使体力消耗极大,龙华寺的师父们,也坚持着“过午不食”的戒律,晚上只喝白开水。龙华寺是持戒的道场,师父们在路上,依然遵守戒律,用功精进,没有落下一天的早晚课。日行数十里,上完晚课之后,师父们还坚持拜佛、念经,有的师父甚至一天拜佛、诵大悲咒上千次。

      凌晨两点,是许多人睡得最香的时刻。“有的师父做功课、念经、拜佛,常常要到晚上两点才睡去。有的师父,凌晨两点开始起床,继续念经、拜佛。”一路从龙华寺护持的师父的居士金刚见证了师父们一路上的苦修。“有人说,这是佛法的末法时期,但龙华寺的师父们改变了我的看法。她们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行走、坐卧,非常威仪、庄严。即使腿伤严重,也不从不喊苦累,每天晚上喝完白开水,抽脚上的血泡、血水,默默疗伤,她们这样持戒、精进、忍耐、团结、谦恭的精神,让我心里很感佩。”金刚居士说道。

      与驴友们徒步西部沿途有壮美的风景不同,此次朝圣普陀山,师父和居士们大多在城市、城郊行走。路边,车声及各种声响喧哗。从清净的寺庙,到车来车往的路上,师父们真正地行走在喧嚣的尘世间。那些“苦痛”和“克服”以及居士和信众给予的“感动”,成了师父们最珍贵的记忆。居士们一路护持,供养食物,给予后勤保障。“一路上感恩、感动,非常感谢护持的居士们。”晗禅悦法师说道。“以前护持过很多团队,但这支龙华寺的僧团,非常特别。那么艰苦,依然坚持‘过午不食’,不接受钱物的供养。多余的食物,也都分发给养老院、孤儿院,一路上培植善根,弘扬佛法,非常殊胜。”从浙江温州赶到奉化一路护持僧团的居士陈肖平说道。从福建仙游到浙江舟山,护持的居士一程接着一程,形成“爱心接力”。

      一路上,龙华寺尼众严守戒律,让许多护持的居士纷纷赞叹。“95%的能量都是耗在妄想上。人没事的时候,会打妄,妄念跑了十万八千里,再追回来,很累。出家人通过诵经、拜佛、打坐、参禅、行脚,让妄念沉寂,把妄想心收住,所以我们的心非常静,只要吃两餐就足够了。”龙华寺住持宏玉法师说道。

      莲花盛开朵朵开

      经历四十天行脚,11月30日,僧团终于抵达普陀山,与从仙游龙华寺、浙江各地赶来的500多名居士们汇合,在南海观音脚下举行法会。普陀山四面环海,风光旖旎,幽幻独特,寺院无论大小,都供奉着观音大士,可说是观音之乡,其中以南海观音最为著名。

      从普陀山码头开始,尼众和居士们三步一跪,像南海观音跪拜。她们排成两行,双手合十,走三步,深深地一跪,匍匐在地上,以头触地,双手打开,如同莲花开放,再缓缓起身,循环反复,继续跪拜。普陀山的路并不平坦,上坡、下坡、爬梯,她们口念佛号,在山路上,在树林下,以静默和庞大的声势,前进。初冬的普陀山,寒风吹着落叶,海潮在耳边响起,这是一个手冻脚冻的季节。有的师父,头已经磕红了,额头沾着泥土,有的师父,腿一瘸一拐,仍在坚持。一路上,她们拓展着体力和意志的边界。这是她们朝圣的最后一段路。跪拜了三个小时,她们终于抵达。

      南海观音现在海边,低眉垂目,高大,慈悲,俯视众生。“看见观音的时候,眼泪快流下来了。”妙洁师父说道。那时正是一个日暮时分,夕阳照在海面上,落日的余晖为观音镀了一层金边,晚风徐徐,香客们烧香的烟雾在黄昏中升起。这里,素有“海天佛国”之称,僧团和居士们,沿着阶梯,跪拜着,向观世音菩萨以一种虔诚、谦卑的姿态靠近。经历一个多月的苦修,师父们面容清瘦,精神却依然强健。1000多公里徒步,没有一天休息,没有一个人掉队,在观音脚下,行脚得以圆满。她们穿着打着补丁的僧衣,神情安定,口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声音深沉深满,让人感动震动。

      “佛陀时期的僧人,行脚修行。有一位80岁的师父,每天行脚,只因心中不明了。我们效仿祖师大德,行脚普陀,磨练意志和韧性,追求觉悟无明的境界。作为出家人,行脚最重要的就是证悟所惑。在行脚路上,在哪里不明了,就在哪里觉悟。”龙华寺住持宏玉法师说道。

      莆田民族与宗教事务局调研员周国滨也来到普陀山。“龙华寺的尼众们身体力行地践行着佛法。从福建到浙江,培植善根,弘扬佛法,为莆田市举办世界佛教论坛祈福,很感动。”周国滨说道。

      在到达普陀山之前,“一位师父问我,还有几天到?我说三天。她回道,这么快,她还想多走几天。一路上,大家历尽艰辛,但都痛并快乐着。去之前,我们曾发愿,即使有再大的困难,也不退缩。这条朝圣之路,踏上,坚持下来,就是一种殊胜的加持。”晗禅师父说道。

      文:仙游县委报道组 游晓璐

      图片:福建仙游龙华寺公众号、经典人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