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木兰陂与钱、林、李

    木兰陂与钱、林、李

      □林祖泉

      木兰陂是我国目前最完整的古代大型水利工程之一,它因建在木兰溪山麓而得名。

      建陂前,兴化湾的海潮直涌至仙游的林陂(古名灵陂),此处溪海合流,咸淡混淆,两岸易旱易涝,大地一片荒芜,民不聊生,农业生产水平低下,人民生活困苦。正如明弘治《兴化府志》所载:“莆田壶公洋三面濒海,潮汐往来,泻卤弥天。虽有塘六所,储积浅涸,不足以备旱暯。岁歉无以输官,民则转徙流移……”因此,改造木兰溪,变水害为水利,就成为百姓梦寐以求的迫切愿望。当时钱四娘、林从世和李宏等先后从福州地区前往莆田建筑木兰陂。

      木兰陂最终是侯官人李宏建成的,知道的人不是很多。人们只以为木兰陂是钱四娘建的,这与史实不符。

      宋代邑人林大鼐的《李长者传》记载:“宋治平元年,钱四娘者,自长乐邑来,捐金九掇大如斗,于溪上流将军岩前,堰溪为陂,开渠鼓角山,西南行。其陂甫成,载酒引棹以落之。酒正酣,守者报溪流涨,陂败。即时赴水而死。继有同乡进士林从世,号十万,复来相溪下流,于上杭温泉水口,筑陂欲成,潮势攻搏而不之御……长者(李宏)熙宁(1068—1077)间应诏募而来,方二十余岁(应为三十二岁),间关数年,陂欲成而卒,岁止四十余矣。”

      林大鼐,字梅卿,唐九牧林蕴之九世孙,兴化军莆田县人。绍兴五年(1135)汪应辰榜进士,历任诸王宫、大、小学教授,兼秘书省校勘书籍官,太常寺簿兼尚书郎,监察御史,殿中侍御史,右谏议大夫兼侍讲,权吏部尚书。以左朝散郎提举江州(今属江西)太平兴国宫,卒年五十八。邑人林光朝撰《吏部尚书林公梅卿挽词》,著有《铁砚文集》。

      《兴化府志·水利志》也载:“宋治平元年(1064),长乐钱氏女曰四娘者,提金大如斗来,据上流筑陂于将军岩前(今西许地方),开渠循鼓角山西南行,将以灌于平壤。陂甫成,钱女引棹以落之。酒酣,报者谓:溪流暴涨而陂坏。钱女痛愤,赴水死。县差主簿黎畛来视,啧啧称叹,语未毕,亦暴中以死。此陂始作不遂也(今将军岩前遗趾犹存)。钱陂坏,人皆归咎据溪上流与水争势所致。于是钱女同县林进士从世,复携十万缗来,乃去下流定趾于温泉口(今上杭头)。温泉口两旁堤岸突起,而口隘狭,人谓易以成功。及陂既筑,岸高口狭而水益悍,竟为怒涛所夺而废。此陂再筑不遂也(今温泉口遗址犹存)。熙宁八年(1075)天子忧民,乃降诏募能修陂者,于是侯官李长者宏应诏来(考家传,宏兄弟五人,宏居长,少尝自呼曰长者。及长,轻财好施,人因以长者呼之。宏应诏作陂时,年方三十二岁。及卒,年四十二)。”

    1.jpg

      钱四娘(约1023—1067),女,福建长乐县(今长乐市)人。她于北宋英宗治平元年集资来莆田,首次发起创建木兰陂壮举。对此,明人何乔远《闽书》亦载:“宋治平初,岁旱塘竭,莆人告病。长乐有钱媪者,提金九撒如斗大,来将军滩前,催民陂焉。”钱四娘来莆田后,便勘察陂址,与民工一起在樟林村的将军岩前“堰溪为陂”,筑起大坝,并从鼓角山西南开出引水渠,灌溉南洋平原,由于钱四娘关心民工,相信民工,民工们深受感召,又看她捐资筑陂是造福于莆田人民的义举,劳动积极性都很高。这样,木兰陂在钱四娘的苦心经营和民工们的齐心奋力下,第一次造成了。陂成之日,钱四娘放舟陂上,洒酒临溪,以庆落成。推想当时,她看到滔滔溪水受遏于陂,循渠直下,南洋农田行将成为沃壤膏腴,内心当引为无限欣慰。正在酒酣欣乐时,忽然溪洪暴发,陂即被冲垮。其原因是坝址地高溪狭,水势左急右缓,加上坝基地质不固,所以不能抵挡山洪。钱四娘心灵受到巨创,她从欢乐的峰顶跃人悲痛的深渊,无以自解,愤而投水与陂俱陨了。这时,“(莆田)县遣主薄黎畛往视,畛伤痛不绝,亦为水所淹。”进士林从世,对钱四娘之死也表示哀悼。

      林从世(约1023—1075),男,福建长乐县(今长乐市)人,进土出生,性好施。他于治平年间带资十万缗到莆田。继钱四娘之后,第二次建筑木兰陂。他在今木兰陂下游半公里许的温泉口筑陂,陂垂成,时人号为十万陂。因此处靠海港窄潮急,大坝即将筑成时,被凶猛的海潮冲毁。对此,《闽书》记载:木兰陂“既成又决”,其原因“隙扼两旁,堤岸突高,涛怒流悍,是以再坏。”这次筑陂又告失败。

      李宏(约1042—1083),男,福建侯官(今属闽侯县)人,他经财好施,人因以长者呼之。熙宁八年(1075),在王安石推行《农田水利法》的促进下,李宏挟资七万缗来莆进行第三次筑木兰陂。僧人冯智日(长乐人),作为他的助手。李宏在具有水利工程技术知识的僧人冯智日的协助下,认真总结了钱四娘、林从世两次筑陂失败的经验教训,认为钱陂筑在地高流急之处“与水争势”,是以不遂;林陂位于“隙扼两旁,涛怒流悍”的地方,因此被海潮冲垮。于是他们细心勘定了沿溪的地质和水情,涉水插竹为记,选择在钱、林两故址之间的木兰山麓作为陂址,这里两山夹峙,溪面宽阔,上游的洪水暴发时,至此水势明显转缓,下游的海潮涌来时力量也大为削弱,加上此处溪床是岩石,确是个理想的陂址。他细心设计,缜密施工,在广大民工的大力支持下,经过艰苦奋战,终于在元丰六年(1083)把木兰陂筑成。

      木兰陂建成后,既保障农田灌溉,又扩大耕种面积,使莆南洋农业生产面貌大大改观。林大鼐在《李长者传》一文中描述木兰陂筑成后的情景:“后人塍海而耕,皆仰余波,计其所溉,殆及万顷,变泻卤为上腴,更旱暯为膏泽……自是南洋之田,天不能旱,水不能涝。”对于木兰陂修成后的效益,还说:“兴化军储才六万斛,而陂田输三万七千斛,南洋官庄尤多,民素苦歉,由此屡稔,一岁再收。向之窭人(贫人),皆为高赀温户。”原来凿之水塘失去作用,“遂废五塘为田,令民业之,岁得谷二千五百五十五石有奇”。

      宋代邑人状元徐铎《木兰谣》云:“莆邑之南,原为斥卤。有泽有陂,有桑有圃。饮水思源,其功可数。钱林开基,李宏创募……”《乾隆莆田县志》也载:“(木兰陂)灌南洋之田万余顷……岁可得谷二千五百五十五石有奇。”《闽侯县志》亦载:“陂成溉南洋田万余顷,岁输军储三万七千斛,遂废五塘(即横塘、陈塘、唐坑塘、许塘)为田,令民耕种,岁可得谷二千六百五十余石。”

      从上述史料来看,钱四娘、林从世、李宏、冯智日等人能为外县(莆田县)的水利工程绞尽脑汁,且不畏艰巨,捐资创建,这种关心农业生产和人民事业的精神是很值得钦佩的。历史上有许多诗文歌颂他们创建木兰陂的功绩。如宋代名人徐铎的《木兰谣》、陈俊卿的《过木兰陂》、龚茂良的《题木兰陂》、吴叔告的《吊钱四娘》、刘克庄的《协应钱夫人庙祀辞》、郑樵的《重修木兰陂记》、张礼的《题木兰陂》;元代朱德善的《木兰陂》;明代黄起有的《重修木兰陂记》、陈茂烈的《眺木兰》、余琦的《过李长者祠》、林俊的《钱李十四祖庙祀》、彭韶的《游木兰》、郑洛书的《木兰晚泛》、郑善夫的《吊钱女》、陈所有的《吊钱娥》;清代宋际春的《木兰陂》、郑王臣的《木兰棹歌》;当代郭沫若的《木兰陂诗(有序)》等。

      木兰陂自宋至今近千年,经过无数次洪潮冲击,现仍巍然屹立,继续发挥作用。1961年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88年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木兰陂不仅水利作用大,而且文化底蕴丰富。它除了促进农业发展外,在今天具有研究价值、旅游价值,也是开展历史文化传统教育、愛国主义教育等的生动事例。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