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莆田乡下那些事:爱情

    莆田乡下那些事:爱情

      □林双华

      我的整个小学时代,在老家汀岐小学度过。那时候人的思想都很单纯,不会想到学校的好坏,觉得汀岐人在汀岐小学读书,是天经地义的事。

      大概是因为小孩的天性,我们对读书的态度不够端正,总不太认真,有点吊儿郎当,视同儿戏。不过,说真的,我的成绩在班上,不好也不坏,属于一般般吧,很少有老师会表扬到我这样的中间派头上。而恰恰是这个时候,居然有人表扬了我,而且还是同班的漂亮女生!

      事情是这样的,那一阵子语文老师总是让我们背课本,一字不漏从头念到尾,念错了打手板,念错太多就要“关晚”,要到天黑才能回家吃饭。很多时候,女同学比较勤奋,擅长背书,所以放学后被留下的,几乎是清一色的男同学。那些侥幸过了背书关的同学,三五成群背着书包,站在教室门口、窗口探头探脑,或叽叽喳喳看热闹,或怀着某种同情心静等“关晚”的难兄难弟一同回家。记得那几天,我们在背一篇有关革命的课文,好像是《八角楼上的灯光》,老师威胁说,背不好,晚上就在教室睡觉,谁也别回去!我们都很紧张,一整天埋头苦读,蝉也不捉了,鸟也不弹了,连吃饭都在叽里咕噜念着。

      第二天上早课,我们按老师的安排,要一个个念给组长听。组长是女生,叫林X 霞,时间久了,我已记不清中间那个字了,只知道她的堂哥一直到初中毕业,都是我同班的好友。组长个子中等,经常穿一件花格子红衣,脸上红扑扑的,很像莆仙戏舞台上的旦角。

      所以,对她,我心底隐隐有些好感。

      那天早上,我老老实实坐在她座位旁,一板一眼背课文。她一边用好看的眼睛看我,一边不时低头对照着课文。背完了,我有点紧张地问她,能行吗?她顿了一下,突然有点大声地对我说,“行,你背得真熟!”那一瞬间,我觉得一股幸福的暖流涌入我的心田。我竟然有些手足无措,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急匆匆逃回自己的座位。我现在能回忆起,回到座位的我,心仍然扑扑地跳,觉得女组长绝对是“全校最漂亮的妇女”(我们乡下男孩对女生的称呼,习惯叫妇女。十多年后我大学毕业回乡当老师,我的班干部有时还向我打小报告:老师,有几个妇女自习课偷偷讲话……)。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她怀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感,只要远远看见她,心里会没来由地紧张。

      正是学生时代来自女同学的第一声赞扬,从此,我第一次对女性产生朦朦胧胧的那种意思。“你背得真熟”,这句朴素的赞赏,在小学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了激励我认真读书的动力。

      小学毕业后,她就辍学了。那个时候,乡下女孩能念到小学毕业就已经不错了。她的堂哥跟我念完了初中,才回家学手艺,在镇街上开了一家车齿店,专门加工做眠床等木制家具的配件。我在镇中学教书时,常常路过他的店,和他聊上一阵。但很奇怪,在数十次的闲聊中,我从来没有提及他的堂妹,不知道是时间久了没印象,还是不好意思启齿。几年后,他在一次大雨滂沱的清晨去店里拿东西,不幸被电倒,于是,关于小学女组长的一点点线索,就彻底断了。关于乡村女孩初次的淳朴爱意,就这样消失在岁月的风雨中,一点影子都没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