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向郭风致敬!

    向郭风致敬!

      □游荔生

      郭风,真水无香,人淡如菊,凝定、智慧、涵养、平实,四平八稳,不慌不忙。

      郭风散文,中庸、自信、纯正、美妙的一种文化产物。

      2017年,郭风百年,百年郭风,是莆田文化一道真正的风景线。

      郭风,原名郭嘉桂,福建莆田人,1917年出生,2010年去世,享年94岁。

      郭风,把自己毕生的精力献给了散文、散文诗和儿童文学的创作事业,结集出版作品50多部。1936年毕业于莆田师范学校,1944年又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全国劳模。中国作家协会理事、名誉委员。1991年首批获得国务院授予为我国文化艺术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专家,195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向郭风致敬!

      郭风的文字,对人生经历的追怀,对个人生命历程的省思与展望,字里行间呈现出一种宠辱不惊的淡然与豁达,一种屡经世事变迁后的成熟与从容,一种大彻大悟的宁静和自然,具有人生感悟的意味和返璞归真的品格,其高雅的淡泊之美,中庸的冷静之美,不朽的。

      郭风,一个真正的作家,童心未泯,日月星辰、昆虫走兽、花草树木以及充满童真童趣的生活片断,不断呈现笔下,映像于散文,渗透出一种本真、淳朴、纯美、幸福的情致。在《四月手记》里,他祈愿东邻的那棵芒果树,“发出一树新绿,在日光下;一时间内,我以为它有如用树汁和树的灵魂点亮起来的一位青色的巨人。”

      郭风, 个人天性和精神淡泊的自然流露,优美的文字栩栩如生。

      郭风的散文集《搭船的鸟》,写黄石至涵江的水乡风景,质朴清新、饶有天趣,贮满诗情画意,幸福的,阳光的,朗朗上口的,是小学生学习语言的最好的范本。

      郭风的散文,确实是本真的,也似乎是一个有着文士风度、士大夫情调的现代作家,不过,骨子里是中庸。

      郭风的文字,散发着一种“冲淡平和”的气息,这也是他性格的主要方面。

      郭风的气质是中庸式的,这与他幼年的生活、民间文化和莆田传统文化的熏陶,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

      郭风的祖先,是莆田城里的望族,幼年时,虽然家道已经衰落,但正如《红楼梦》里刘姥姥说的,“瘦死的骆驼比马还大”,尽管昔日的繁荣的气象已经消失了,但也依然可以“小康”。

      郭风的童年,可以从民间的各种节日和活动中,享受着物质上和精神上的祥和宁静的乐趣。那些节日和活动,给他的印象很深刻,对他的影响也很大,他许多散文,幸福的文字,记录了这些。

      直到晚年,郭风经常回忆起那一段充满节日之乐的儿童生活。对于人与人的接待,结候之变换,风物之欣赏,人事与自然各方面之了解,都由此得到启示。

      后来,郭风入师范学校读书,工作,可以过着一种无忧无虑的闲适生活。这对于郭风谦和温厚的性格的形成,中庸的风格,心平气和的文字,是有很大影响的。

      此外,莆田的民间民风、文化和莆田人生活方式,同样对郭风性格的形成,有很大的影响。

      莆田人生活朴素,如郭风所说的,莆田中等以上的人家,大都能安贫贱,敝衣恶食,终岁勤劳,其所食者除米外,唯菜与盐。莆田的这种生活方式,在郭风看来是“颇有意味的”,可以食贫,可以习苦,而实在却有清淡的滋味。

      “素朴简单中有真味”的平民文化传统,极大地影响了郭风的思想。

      新中国以后,郭风有一段下放山区的生活,他归在“自然的简单的生活”一类。而郭风的散文,也很明显地体现了这种“素朴简单中有真味”的“生活之艺术”。

      对郭风谦和温厚、冲淡平和的气质影响最大的,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家的中庸思想。

      郭风从5、6岁开始,进私塾去读书,开始接触到中国的正统文化。他当然读《中庸》,中国的正统文化,对他的影响,最深刻的正是中庸之道。

      这种中庸思想,贯穿了郭风的一生,以致他在以后的人生中,无限精彩中,丰富多彩中,他也可以能够从平凡中表达某些幸福,在不完全的现世,享乐一点美与和谐。

      向郭风致敬!

      世界、生活是不完美的,从中,郭风能乐天地找到一种中和的调节方式,以达到理想与现实、精神与环境、个人与社会的内在的平衡。这,就是中庸。

      郭风的处世态度,对散文的各种理解,都折射出中庸。而在中庸的影响下,郭风散文的文学效果,就自然而然表现出折中平和、谦厚、冲淡的特点。

      文字中,郭风虽然也追求浪漫的张扬、诗情画意,但那都是他“兴之所至”时做出的,他主要是中庸。

      郭风的散文,表达是自然而然地高贵的,内涵却有着平民性格,乡土芬芳,平易近人,温良敦厚,明哲保身。这,就是中庸。

      郭风散文,语言优美,格调清新,字里行间充满着对平凡事物的尊敬、热爱,普通表达中,演绎出中庸的高贵。一般作家,做不到的。

      独特的乡音、浓郁的乡谊、酽酽的亲情,是人的情感家园。人不管走多远,走不出自己的故乡的。郭风对生他养他的莆田,怀着一颗拳拳寸草心。

      在郭风的散文里,他不厌其烦地谈莆田稀饭、莆田红团、兴化米粉、焖豆腐,书兴化水果,写龙眼、荔枝、枇杷、杨桃、余甘、橄榄,品故乡海味,留连戏棚兜的饮食担,逛莆田的早市,游古塔、古街、古村……那样地有滋有味,深情洋溢,令人温馨。

      有滋有味的文字,使莆田的山水特别秀美和清新。这里的“少女像玫瑰那样美丽。这里儿童的眼睛像向日葵那样明亮”。

      在《记书仓巷》里,郭风回忆:“我在很小时便听说过,古代有一位儒者藏书甚富,曾于此巷建藏书楼,因而得名书仓巷。”文中随手拈来,有一段十分美妙的描述:“在我晚年时,有时会忽然怀念起来的是,大概由于巷内多为果园之故,时有鸟类,譬如白头翁、八哥、斑鸠、黄鹂以及猫头鹰飞到各户屋顶上来;特别是早晨,从巷中走过,便听见喜鹊在屋上报喜。我总感到有一种田野风趣,又有一种世代相传的、持续的、固执的民俗气氛,出现在我的故宅所在的书仓巷内。”读之,尤如在听一美丽的神话故事。

      郭风散文,处处散发着一种优雅的自然美。郭风说:“散文欲求真切,出于自然流露。”郭风抒发和议论至情至理,皆缘自胸中流出,皆极透彻而皆是看似非常轻易地出之,渗透着一种恬淡空灵的自然美。

      向郭风致敬!

      郭风,写许多湄洲岛文字,乘坐机帆船前往故乡的湄洲岛,时有凉风吹拂衣襟,使他想起“这凉风是从湄洲湾外的海上吹来的,它原来是大风,可是经过湄洲岛以及罗列于港湾内的一座一座岛屿,然后吹到我们身上和船上,已见微弱而又凉爽。”“我觉得我们的机帆船,在海上犹如一只采菱的小舟,船舷两侧溅起许多浪花,好像有人自海中举起一束一束的白茉莉花。”这里展现的,与其说是自然本身的魅力, 不如说是作家的感觉、想象和语言的魅力。

      郭风对儒学的理解,对语言的把握,在中国作家里是一流的,他的散文,超越了唯美倾向,笔墨所至皆成法,自成文章一格。那丰富的、完全不受行式规范约束的随意和自如,使散文体式具备了多样性、丰富性和流动性。

      郭风的散文无所不适,结构不拘一格,除了一般散文体式外, 还包括散文诗、小品、随笔、读书札记、论文、游记、书简、祭文等。篇章则长短自如,行于之所当行,止于之所当止。

      郭风的散文,其洋洋万言者有之,但更多的却是体制短小灵便的文章。在自由行进与兴之所至的即兴式写作中,郭风追求散文话语的凝练和简洁。

      向郭风致敬!

      无技巧就是最高技巧,无技巧境界就是最高境界。郭风散文,从文字到技巧,由绚烂归于恬淡,笔力已臻化境。今天,这个境界,已经不可能达到了。

      郭风真诚,能淡而有味、平中见趣、词近旨远。无论是草木鱼虫、山川风物、饮食男女、传统文化、现代世象,信手拈来而又毫不沾滞。语言热情清新,又质朴澄净,真正的炉火纯青。

      2017年,郭风百年,百年郭风,是莆田文化一道真正的风景线。

      再读郭风散文,可看到一位真正散文家真善美的美丽情怀,也看到一位莆田文化人卓然独立的人文品格光辉。

      郭风,包容的广大爱心,智者的良知与风范,随着岁月的日渐久远,必将日益闪现它的光辉。

      向郭风致敬!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