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陈谠封侯奇梦

    陈谠封侯奇梦

      南宋陈谠(1134—1216年),字正仲,文贤里留埔(今度尾镇帽山村)人。他是一个仙游古代之传奇人物。他不但是仙游历史上屈指可数的达贵中能被封侯之至“重量级”大臣,而且是个既为官又兼擅诗文书艺,且卓然成家的非等闲之辈!而你可曾知道,陈谠之所以能够尤其如此不凡的人生成就,却是与其九鲤湖的九仙梦示至关紧要。

      传说陈谠自幼聪明勇敢,特别好动,善演拳法武术,更爱舞枪弄棒,跃马驰射。最喜欢大人们讲楚汉相争和隋唐演义的楚霸王项羽与李元霸、尉迟恭等等力敌万人的英雄豪杰故事。最爱与少年伙伴们玩闹、比试力气和功夫,尤其喜欢对阵校场,时人誉为“少侠”。而尤以少年斗匪脱险而闻名。那时他刚十二岁,在山中遇上匪徒绑架,他沉着应战,面对血刃毫不变色,勇敢巧妙地摆脱困境,奋力挣扎,猛然,一脚拳踢翻匪徒,从危崖上跳下深渊而幸免于难。时人又誉之为“豪胆勇士”!并传言“大难不死,必能大贵大发”。其时父亲陈丰中了进士后一直在朝庭为官,难得探亲回家。奶奶和母亲常常督促他四书五经也要好好下功夫学习,他却觉得学那些文诌诌的,一点儿也没有舞枪弄棒,跃马弯弓,驰骋沙场有意思。所以,尽管他非常聪明,却对于读书和写字总是提不起精神,私塾先生一批评他,他反而喜欢用“刘项原来不读书”来讥讽“百无一用是书生”,气得先生吹胡子瞪眼睛拿他没办法。

      一天,他听到伙伴们找他一起去九鲤湖游山玩水,并且还可以祈梦,将来当什么官九仙都会给你说清清楚楚的。陈谠一听有这么好玩的地方,并且还能够祈梦将来前途,真是乐开了怀。于是,他就乐颠颠地跟随伙伴们上九鲤湖去了。

      果然,游山玩水痛快淋漓过后,晚上格外的疲困。刚刚躺下去一会儿,就觉得,疲乏的眼睛眨不开,迷迷糊糊中,何老九佩剑找他讨论武艺和兵法。开始比划拳术剑术的时候,大受何老九赞赏,可是,当他被问及兵法的时候,他却一脸茫然,只好以打仗胜负靠的是真刀真枪硬功夫,给人家读兵法那岂不是等于给人家作俘虏当教书匠?何老九问他那你喜欢打仗是当冲锋陷阵的大兵或且是当将军抑或是当元帅?陈谠说:“那当然是要当韩信那样的带兵多多益善的元帅啦!”何老九称赞他:“真大丈夫也!”不过,何老九又对他说:“若是当冲锋陷阵当大兵,那你现在不用读书学写字也绰绰有余了;若是想当将军抑或是当元帅,那你就要好好的下功夫读书学写字,将来才能够运用兵法计谋,上马杀敌,下马草檄,号令指挥千军万马,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听到这里,陈谠还真的感觉到原来当元帅还有这么多的学问。不过他却还是认为这么看来读书是有用场的,而学写字岂不是跟大姑娘学绣花一样子没出息,和打仗没有什么直接关系,花时间没意思!这时何老九马上变出笔墨纸砚,假设军情紧急,要陈谠立即草檄作战命令,结果陈谠一挥而就,拿给何老九一看,简直是鬼画符!陈谠刚刚按照何老九口述照抄,现在自己也看不懂了。何老九现身说法问他如果这样的话,不知所云,或南辕北辙,岂不因为命令误事,全军覆没了?至此,陈谠顿时不寒而栗,吓出冷汗。眨眼间何老九化作烟雾消失了,他也醒了过来。此时,伙伴们还在呼呼酣睡,他却细细回味梦中情景和对话……第二天,伙伴们一大早就忙着请求道士解梦,陈谠却胸有成竹地在九鲤湖畔沉吟着。

      从此以后,他领悟了仙梦的玄机奥理,深深懂得了胸怀大志,率兵挂帅所要兼备的学问和技能。于是,他又喜文武兼修,诗词歌赋之外通经史,读兵书,深研孙吴韬略,年纪轻轻即能吟诗作对,果然他于29岁时,也即是南宋隆兴元年(1163年)中了进士。初任瓯宁主簿、泉州教授等职,后升任右司郎中、殿中侍御史。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自此以后,他刻苦练习书法,以致于后来的书法能够柔和百家,自成一体,名震一时。后人誉陈谠是仙游继蔡襄、蔡京、蔡卞、蔡懋之后的又一大书法家,并且还是正儿八经地列入权威《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中的古代书法名家,也是宋一代颇负盛名的楷书巨擘。他的书法胎息“二王”贴学,而又法乳“龙门”魏碑,故清劲而壮伟,端雅而浑穆,尤擅擘窠大楷,当朝上下都争向他索书,以能得之为幸。他也是古代士人达贵中在仙游留下书丹遗迹最多的一个。赫赫有名的明代“一品尚书,三朝元老”郑纪在无意中挖到一块他所书的“东园”石刻时,万分激动,又是手舞足蹈地吟诗歌咏,又是即刻呼朋唤友,大摆喜宴于府中,热烈地庆祝一番。从此以后,他就以此“东园”二字为雅号,凡写文章与题词的落款都要郑重写下“东园敬题”!他把此石刻嵌入郑氏祠堂壁中,至今犹在。由此可见,陈谠这位居极品的大官其书法造诣之深!难怪《书史会要》称“陈谠与张即之同时并以书名”。对于仙游人,一提起陈谠这个名字,就极容易把他与那九鲤湖名胜之“天子万年”石崖上气势磅礴、惊天裂石的碑贴楷书石刻联系起来,以此联想起巍巍何岭古道上之“何岭”石刻与峻伟“罗汉岩”上摩崖书法。至今仙游有不少书法爱好者,用心研习他的书法艺术,如今他的书法遗迹也收编进《仙游古今书法选》与《仙游古今书画选》之典籍中。

      同时,他为官勤廉,博学多才,善诗赋,诗文清雅有典。如他的七绝《题九鲤湖》诗便是其优秀之代表作。诗曰:篮舆破午抵仙宫,喜听黄冠话鲤踪,仙去药炉留此地,丹烟犹觉起青峰。

      陈谠性格爽直,议论问题直言不讳,从不顾及个人得失,因此忤逆当朝宰相陈自强。被调任太常少卿兼侍讲,不久改任起居舍人。他请求引退。归居半年后,又起任为江西提刑,召为太常卿,不久授兵部侍郎。

      开禧二年(1206年),宰相韩侘胄兴兵伐金,起初他与著名词人、军事家辛弃疾一样地满怀激情盼早日北伐收回失地,但当他看到韩的急功冒进,策划不妥时,他又及时致函劝阻,认为敌势虽弱,未可轻易冒进,收复中原应先守御后攻取,方为万全之策。韩置之不理,一意孤行,结果是北伐失败,损兵辱国。作为身负军事重任的兵部侍郎陈谠请求补外,任宁国知府。嘉定初年(1208年),再三告老,致仕后封清源郡候。终年82岁,谥赠通议大夫。其详情请看《仙游风骚丛谈》陈谠篇。  (陈德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