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刷爆中国的莆田文明之书

    刷爆中国的莆田文明之书

      □林春荣

    1.jpg

      △壶山兰水

      我从不知道前方有多远,也不知道前方是否有我灵魂的归宿地,更不知道我能够抵达前方的时候,是否还有一个懂我的人。但我深深地懂得无论前方有多么的遥远,我必须日夜兼程,赶赴前方,只有远方,才有我的至爱,才有我一生守望的远方,才有我用沧桑的灵魂书写的莆之书,才有我用有生之年的时光镌刻的命运之书……

      1

      穿行在跌宕的莆阳大地上,那重重叠叠的山脉,那纵横交错的山谷,流水潺潺的溪流,溪流上矗立百年千年的陂坝、桥梁,那些结满青苔的石梁不知有多少雨汛与落叶,轻轻地擦身而过,一年十年,十年百年,独留下水的痕迹,紧紧地贴在石块上,有些灰黑,有些沧桑,有些悲凉。这故乡的山多么像我突兀的额头,生机蓬勃,屹立着山水生命的气象万千,以苍茫的曲线起伏着莆阳儿女坚不可摧的思念。

      石谷解,以绝对的高度俯瞰着面积占三分之二的莆田山区,这峰回路转的山区不仅连绵着山峰与山峰的抒情,也蕴藏着莆田灿烂的文化遗存。黑上山、望江山、白路岭、九座山、云居山、云顶山,每一座山峰都用美丽的名字命名,而在每一座山峰的名字也藏着无尽的往事,山与水,人与事,自然与人文在山风中交织着不绝于耳的文化交响乐,一直在我空阔的心中回荡,也许莆田人不仅仅迷恋于诗书,还寄情于山水,一代又一代的诗人已经为每一座山峰进行诗意的命名。菜溪幽壑、永兴画嶂、望江竹浪、麦斜云岫、天马悬梯、凤顶无尘……也只有莆田人才如此多情,为每一座山峰的景观进行隆重的命名。

    2.jpg

      △石谷解

      我这本山青水秀的地理书上,莆田人的才华也像滔滔的溪水那样充沛、饱满、忘情地歌唱着每一条流淌在大地上的溪流。九鲤飞瀑、龙谷奔泉、圳湖映碧、北濑飞泉、绶溪钓艇,从上游到下游,一条蜿蜒的延寿溪就是一条绵延的风景线,也是一条诗意盎然的文化景观。木兰春涨、宁海初日、东甲晨光,木兰溪的长度就是莆阳文化的长度,也是莆田人精神的长度。

      每一次翻开莆田的地理之书,我就会发现莆田人的地理是莆田灿烂的灵魂地理。从公元631年,以水波淼淼的国清塘打开的莆田地理封面,掘塘蓄水,筑堤围田,披星戴月,筚路蓝缕,从海滩上筑起中国最大面积的围垦平原,五十万亩的辽阔与肥沃,不仅是一年三熟的“兴化粮仓”,也是文献名邦的物质基础。莆田人从不吝啬自己的才华,不仅为中国最大的海滩变“粮仓”,簇拥着一座又一座传说与神话迭出的山峰,也用天马晴岚、谷城梅雪、壶山致雨、九华叠翠、囊山峢巘,为我们辽阔的人造平原,绵延起青翠的屏风。

      支颐默省旧林泉,石径茅堂到目前。

      衰碧鸣蛩莎有露,浓阴歇鹿竹无烟。

      水从井底通沧海,山在窗中倚远天。

      何事苍髯不归去,燕昭台上一年年。

      ——黄滔《故山》

      当我轻声地朗读一千多年前的诗人黄滔的《故山》,无意中发现每一个时代都有莆田籍优秀的诗人为每一个山峰创作诗歌,书写荡气回肠或魂牵梦萦的灵魂之吟,壶山兰水,蜚山兰溪,这已经不是莆仙人的山山水水,而是莆仙人共同的心灵原乡,是千百年来莆仙人离开莆田后在梦境里无数次重现的故乡,更是莆田人心中永远的乡愁。

      莆田人心中的海是那么辽阔,那么深邃,傍山面海,是莆田的地理特征,也是莆田人的精神特征。兴化湾、平海湾、湄洲湾,三湾环绕着风生水起的莆田大地,数十个从唐宋开港码头,迎着海风升起驶向大海的风帆,五侯秋望,天云石语,塔斗夕霞,浮曦春赏,雁阵归舟,每一座向着大海的山峰情不自禁地伫立着归航的方向、回家的方向。

      如珍珠散落在兴化湾上,南日岛与十八列岛,把无穷的海洋文明缠绕在这本厚重的岛志上,尖山望远,望尽了繁忙的南日水道、一条通向异国他乡的海上丝绸之路。焚香四起的湄洲岛,我以干净的灵魂倾听一个莆田女神的诉说,那是扣人心弦的湄屿潮音吗?那是藏着妈祖书库的鹅尾观澜吗?不,我的灵魂还在大海上泅渡,还在无边无际的传说里徘徊。

      这就是我的莆田,这就是我的地理之书,我的指尖上打开的山脉纵横,也打开千百条溪流的交错。我用被泪水潮湿的目光在兴化平原、东西乡平原、枫江平原上奔跑,我听见了每一条溪流多么优美的低吟浅唱,我看见了洁白的帆影渐行渐远,我听见了三湾一如既往的潮潮汐汐,我跪在湄洲岛妈祖祖庙的香炉前,虔诚地点着三炷香,飘过南日岛,飘过兴化湾,飘向遥远的海路。

      2

      莆田属于亚热带气候区,一年四季如春,无霜期高达三百多天,降雨量充沛,是作物成长与繁茂的绝佳地区。莆田美丽的地理之书,所铺开的多姿多彩的地形,呈现着我们魂牵梦绕的家园,山脉纵横,一个个群山簇拥的山区平原如同聚宝盆,种植着独特生长期的农作物。千百条水量均匀的溪流交错在辽阔的平原上,环绕着数百座生机蓬勃的村庄。兴化湾、平海湾、湄洲湾,莆阳的三大海湾,游弋着数不尽的海产鱼类,是我们蓝色的生物宝藏。

      “荔子甲天下,梅妃是部民”,这对兴化府府衙上的楹联,不仅说明了荔枝在莆田历史文化上的崇高地位,同时,也说明莆田荔枝特有的品质,甲天下的品质足以傲视群“荔”。荔枝在莆田有着特别的文化养分。且不说莆田的别称荔城,这可是天下唯一一座叫做荔城的城市,就这么一个荔城,足以对莆田荔枝刮目相看。莆田有着“中国进士第一乡”的荣誉,科举文化中也摇曳着鲜艳的荔枝红。北宋名臣、进士出身的蔡襄著有《荔枝谱》,这是世界上第一本记录荔枝种植、培养、嫁接等科普知识的专著。公元1076年科状元徐铎分别在家乡延寿村和同学故里新度下横山村种植数棵荔枝,九百多年过去了,独留下这两棵叫“状元红”荔枝,开花结果,传说着近千年美好的往事。

      春之枇杷,莆田是中国枇杷第一乡,每年都有数万吨的枇杷产量,“萩选一号”有着天下枇杷第一甜的叫法。夏之荔枝,一到盛夏,莆田大地上众多的溪流沿岸,一棵棵挂着鲜红荔枝的荔枝树,倒映在清清的溪面上,别有一番风景。秋之龙眼,龙眼树非常适应莆田的土壤成分、气候因素,莆田龙眼有着独特的肉质和品位,以龙眼烘焙的龙眼干,即桂圆,是莆田独一无二的特产,就是因为这一颗桂圆,最先让莆商在天下商人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当然,在清末民国初期,从中诞生了数百个重量级的富豪,如今,座落在北洋平原上的几十座百廿间大厝,据说都是这些桂圆大户所盖的。冬之文旦柚,柚子虽有品种千千万万,但仙游度尾红心文旦柚,以其果汁芳香、湿润而闻名于世。

      我们读完具有莆田特色的物产书之水果篇。莆田还有一种近千年传奇的特产,那就是米粉。米粉的诞生与木兰陂有关,与一个奇女子钱四娘有关。据说,钱四娘组织的木兰陂工程施工队驻在将军岩下,前不着村,后不挨店,工匠们的饭食温饱就成问题,时任兴化军莆田县主簿黎畛发明了一种用大米碾磨酝酿而制作的米粉,解决了工匠们的燃眉之急。据考证,米粉,只有莆田有这么一种叫兴化米粉的快餐,并且也是历史上最早的快餐,没有之一,据今已有九百多年了。

      2016年杭州G20峰会,来自三十多个国家元首聚集人间天堂——杭州,柴米油盐,峰会宴会上所特供的盐来自莆田。莆田盐具有悠久的历史,其制盐工艺在唐代就有过文字记载,在宋代时就被列为朝廷贡盐。兴化湾畔的雁阵宫,又名昭灵祖庙,始建于宋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祀三殿真君,从祀首创晒盐法而被民间奉为盐公的宋代邑人陈应功,这个陈应功是我在资料上所发现的中国最早的盐神。

      作为朝贡的物产,莆田还有产自仙游的贡糖,这在宋代的《仙溪志》中有明确的记载。仙游产的贡糖直至清代还继续向朝廷进贡,长达八百多年,可见其品质之高。产自龟山积雾之龟山寺边的茶叶,是倡建龟山寺的无了禅师所开辟的茶园中种植、精心培育的优异品种,在明代,龟山“月中香”茶叶也是朝廷的贡茶,持续近二百年时间。

      宋高宗绍兴八年(公元1138年)戊午科状元黄公度,系城内东里巷人,榜眼陈俊卿,仍城郊玉湖人。“枌榆未三里,魁亚占双标”,宋高宗皇帝惊叹于兴化多人才,问“卿土何宜”,状元黄公度答“子鱼、紫菜、荔枝、蛎房”,榜眼陈俊卿回答“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黄公度是对莆田物产所蕴含的特别营养价值,所培养的不同身体素质这个角度来解读莆田人的聪明与才华。从这个诗人、状元口中所描述的莆田物产,的确有着不一样的品质,也许正是一代又一代的莆田学子拥有如此出类拔萃的物质基础,决定了“天下进士第一乡”的地位。

      这就是我的莆田,这就是我富饶的物产之书。徜徉在莆田大地之上的稻浪麦海,每一缕四季皆有的瓜果飘香,浸透进我的记忆,那么生机盎然,我张开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吮吸着莆田物产特殊的芬芳。中国鲍鱼第一乡,中国花蛤第一乡,每一个第一乡的荣誉都是对我莆田的赞美。南日鲍鱼原产地地理标识,下尾花蛤原产地地理标识,度尾红心文旦柚原产地地理标识,每一个写着莆田的原产地,每一行记着莆田的地理标识,都是浓墨重彩地书写着莆田物产之书。

      3

      隋朝开创的科举取仕制度,无疑是封建社会最为重要的政治制度,公平、公正、公开,从优选拔,是清明完善的古代官吏选拔制度。这项长达一千三百年的科举取仕制度,深刻地影响中国古代的社会发展,也是封建社会得以延续二千多年的重要原因,西方文官制度、现代公务员制度均来源于科举制度的选拔刍形。

      莆田,自南朝永定元年(公元557年),郑露、郑庄、郑淑“开莆来学”,掀起了古代莆田风起云涌的儒家思想风暴,衣冢南渡的莆田人,秉承祖先生生不息的文化遗传,筑书堂,兴儒学,晨读暮诵,日书夜经,以全国密度最高的书堂书院书舍布下了莆田人辽阔而又干净的书桌,以坚忍不拔的毅力,赶超中原先进文化,终将在这部浩如云烟的科举之书上,书写着“文献名邦”的崇高荣誉。

    4.jpg

      △开莆来学

      莆田,中国进士第一乡。莆田,古称兴化府,只有莆田与仙游两县是古代中国地域面积最小的州府,没有之一,却拥有数量最多的进士。最近有一篇名字叫《中国考取进士最多的地方竟然是莆田》的文章刷爆朋友圈。莆田县是全国十八个千名进士县之一,以1678名的数字高居榜首。在千年的时间里,人口数量只有四、五万人的仙游县,也以700多名的数字赢得了“海滨邹鲁”的称誉。莆田,以占全国人口0.5%的细小比例,拥有占古代中国达4.5%的进士比例。一系列惊人的数字只是证明莆田的进士之多。

      莆田,中国状元第一乡。这是莆田人的进士质量。莆田2400多名进士中,正奏名进士达1100多人;在一甲及第者中,莆田共有11人中状元,6名榜眼,5名探花,还有11名武状元。其中,宋神宗熙宁九年(公元1076年),薛奕是科举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第一个武状元,同科科举文状元徐铎也是莆田人,令宋神宗皇帝有“一方文武魁天下,万里英雄入彀中”之惊叹。宋绍兴八年(公元1138年),状元黄公度、榜眼陈俊卿、榜尊林邓、榜幼龚茂良,都是莆田县人,有“同榜四异”之美誉。

      莆田,中国举人第一乡。明清两朝时,称乡试中试的人为举人,是参加全省范围的科举考试(乡试)及格后所取得的资格,亦称作孝廉大会状、大春元,且作为一种出身资格,即初步具备入仕资格。清代一代廉吏彭鹏,莆田县横塘人,举人出身,官至太子太保,从一品。这是我发现莆田籍举人出身的官位最高者。两宋王朝的举人是经省试通过的,才能推荐参加殿试。明清两朝,对秀才、举人、进士有着比较严格的控制,对各个省的举人数额的分配,也是严格控制,即使福建作为一类乡试的省份(全国才四个省),每三年一科,每科的入试举人也不超过90人。明朝二百六十多年时间内,福建只录取2692名举人,其中莆田县就有1742名,还有乡试第一名,即解元二十七名。莆田县的举人数量还不包括出生在莆田,而在其他省份考取的举人,像这样异籍中举者超过千人。异籍中进士人数也超过三百五十多人,因此,也有资料上记载莆田籍进士达二千七百多人,这应该不是夸大其词,是真实的版本。

      莆田人在古代科举上疯狂攻城掠寨,成为独霸天下的“中国进士第一乡”、“中国状元之乡”、“中国进士第一乡”。进士、举人那是封建社会进身官僚的前提条件,是必须经过的“门槛”。那些才华横溢的状元、进士考卷,就像学子们挤身统治阶层的投名状,是不可或缺的。莆田的状元、进士、举人之多,说明了莆田籍的官僚遍布朝野,遍布全国各地的督抚、府县。据《兴化府志》上的历史记载,莆田共有14人出任宰辅,70多人出任尚书、侍郎,还有40多人出任总督、巡抚、布政使。明朝一个朝代,莆田有三百多人出任过四品以上的官员。历史上曾出现过“兄弟宰相”、“父子宰相”、“六部占五部”的官场奇迹。

      在封建社会,官员本身所附带的政治待遇与经济待遇,不是一个乡绅、一个富豪所能比拟的,千日为富,不如一日为官。官僚的身份就是社会地位,就是权力与财富,正是莆田有着全国数量最多的官员,莆田也就有全国规模最大、密度最高的官员宅第,位于城东的东阳村,明清两朝共诞生十一名进士、二十八名举人,其中有四品以上官员超过十名。依朝廷规制,所建造的府第气势轩昂,瓦屋连绵,其中御史第仍保存完好,仍是三进五间宽的二品官宅。司马第也是一座非常典型的官宅,保持完好的“门当”、“户对”仍以其森严的等级傲视着一代又一代进进出出的身影。

    5.jpg

      △东阳村进士画像

      莆田旧城区,仍是古代兴化府城,保存着为数众多的古代官员宅第,每一条小小的街巷都有几家家族显赫的名门望族,以其二进、三进、五进的旧官宅显现着高人一等的气派与豪华。陈氏、黄氏、林氏、方氏、郑氏等莆阳望族,那些气势恢宏的宅第虽经岁月风雨的洗刷,显得破旧、苍凉、缭乱,但高高的屋架,不失华丽的装饰,庄严的匾额,考究的墙面,精美的窗雕,仍以其高贵的气质沉沉地体现着一个家族曾经的气势。而正是近百座的官宅连绵成一片屋瓦光亮的建筑文化风景,无一说明这座“海滨邹鲁”的辉煌。

      众多的牌坊虽在不远的过去消失在一场红色的文化大革命中,分布在城乡的十来座牌坊仍以其沧桑的面貌呈现着莆田灿烂的文化遗存。唐宋元明清,二千四百多个进士与近万个举人以其不朽的文章、不凡的政绩和坚守的道德,成为整个社会的楷模,赢得了不同朝代皇帝的褒奖。著名的有壶兰雄邑坊、文献名邦坊、开莆来学坊,而针对某一进士官员,某一个名的牌坊,更是数以百计,陈靖仆射坊、蔡襄忠惠坊、陈睦亚魁坊、徐铎状元坊、林自释褐状元坊、林洵美特魁坊……那些高达六米的牌坊,遍布莆田城乡,成为莆田特有的文化风景线,可以说,莆田也是牌坊密度最高的一个府。

      莆田,也是中国御史第一乡。在唐宋明清四个朝代,莆田出任御史这个职务的官员多达一百四十多个。唐代著名诗人黄滔曾担任监察御史里行,其作品结集命名为《黄御史集》。宋代,莆田籍一些著名政治家也曾经出任过御史,蔡卞、陈俊卿、龚茂良、陈文龙这些官至宰辅的从一品高官,也担任过御史。明代,莆田出任御史的进士,也是络绎不绝,从明初到明末二百多年时间,有一百多个莆田籍御史为大明王朝的反腐惩贪而摇旗呐喊,翁世资、彭韶、林俊等大明名臣,曾在反腐工作上不遗余力,成为从一品官员。铁面御史林润以其机智的心机,超常的政治智慧,扳倒了大明朝第一贪污集团——严嵩家族。以朱淛为代表的十一个莆田籍御史,不惜牺牲身家性命,力阻皇帝追认其父为谥皇帝,最后集体廷杖后,罢职回乡,成为明代一页泣惊历史的御史绝唱。

      这卷记录着莆田文化胎记的科举之书,是一卷滔滔不绝的书声之书,也是一卷氤氲千年的书香之书,更是一卷浓墨重彩的人文之书。

      4

      或许是唐宋王朝,莆田人筑书堂,读儒学,以其孜孜不倦的好学精神,熟读圣贤书,在三百年的两宋王朝,以一千七百五十六个进士、十四个状元刷爆进士表,成为古代中国科举文化的一个奇迹。正是这样的莆田人从童年开始,读书作诗,以儒家思想植入了每一个读书人的心灵,支撑起莆田人的风骨,培育着莆田人宁死不屈的浩然正气。莆田人一走进历史的十字路口,总是以其宝贵的生命为自己的信仰祭典,总是以其血肉之躯垫高了民族大义的精神气质。

      宋末元初,这是一段中国历史上血腥的岁月,蒙元王朝以其凌厉的攻势,攻城掠寨,势不可挡地占领了中国的大片河山。公元1276年十二月,以度宗朝状元,莆田玉湖人陈文龙为代表的莆田人,以殊死拼命的决心,同元兵进行生死决斗,终因叛将开城门而被俘。大义渡、闽江畔的一座兵营,陈文龙一腔民族正气,气吞山河,一首《示儿诗》遗留千古。陈文龙誓死不降,把自己饿死在杭州西湖岳王庙中。六百多年后,祖籍莆田九牧林、著名民族英雄林则徐以一对楹联表达了对陈文龙忠君报国的英雄精神无限的敬意。

      节镇守乡邦,纵景炎残局难支,一代忠贞垂史传。

      英灵昭海噬,与信国隆名并峙,十洲清晏仗神庥。

      公元1276年十一月,陈文龙的族叔陈瓒仍是莆田一个乡绅,一生未受一文俸禄,听闻宋炎帝逃亡莆田东庄嵩山,慷慨献出全部财富资助陆文夫抗元复宋。公元1277年四月,惊闻族侄陈文龙为民族大义而自尽身亡,登高一呼,应者如云,率领江湖兄弟三千余人,趁乱夺回兴化军城,殊杀叛将。元廷调集数万兵力,围攻兴化军城,终因寡不敌众,在数日巷战中,力尽被擒,请死不降,被车裂致死。为重新占领兴化军城,元兵死伤三千余人,为报复兴化军民的殊死抵抗下令屠城三天,“血流有声”。

    6.jpg

      △陈文龙画像

      明太祖朱元璋有感于陈文龙、陈瓒侄叔拼死抗元的民族气节,特旨勒封陈文龙为福州府城隍庙城隍爷,陈瓒为兴化府城隍庙城隍爷,一个家族,一叔一侄,两个府城城隍爷,这在中国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莆田人以气贯长虹的精神书写一卷浑厚的精神之书。

      莆田人的精神是中华民族抵御外侮的斗争精神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历史长河中不时会溅起五彩缤纷的精神之花,每一朵透明、清澈的心花,都是那样感人肺腑、昭示历史的。

      明朝嘉靖年间,因嘉靖皇帝厌倦朝政,放手让一批奸臣宦官把持朝政,海防松驰,兵力孱弱,集结于冲绳群岛的日本流亡武士、海盗、土匪,积难成患,直接威胁东南沿海人民生命与财产安全,成为历史上一个巨大的“毒瘤”。被誉为文献名邦的兴化府,民殷城富,民风淳朴,成为倭寇眼中不可多得的“肥肉”,经过二十多年的侵扰,疲于奔命的兴化卫、平海卫,于公元1562年十一月相继沦陷,倭寇入城内烧杀抢掠,数万军民死于非命,无数的财富被洗劫一空,无数的古建筑毁于火光之中。在这二十多年的抗倭战争中,十几万军民集体参战,在一场又一场战役中,歼灭了上百成千的倭寇,林墩大捷、许厝大捷、囊山大捷、平海卫大捷,经过二十多场你死我活的战斗,终于赢得一场酣畅淋漓的民族战争胜利。

      这是一场前后历时二十年的生死之战,这也是一场歼灭倭寇最多的抗倭大战,倭寇在莆损失达四万多人,这更是莆田人付出代价最多的战争,莆田人有六、七万多军民牺牲在战场上,这也是全体莆田人同仇敌忾的民族对决,凡莆之人,不论官民、士绅,不分僧俗两界,所有的莆田人都是战士,能冲锋陷阵者,决不退缩,五百南少林僧兵几乎损失殆尽,一千兴化卫水兵也几乎全军覆灭。这一场战争几乎是检验莆田人精神的试金石,莆田人以泣惊鬼神的民族大义赢得了历史的尊敬。

      初二不串门,初三开店门,初四过大年,初五早平安,莆田人以天底下最隆重的初四过大年民俗,保存了四百五十多年前特殊的历史记忆,铭记历史的教训,缅怀祖先的遗志,以美好的心情重新开始拥抱生活,热爱生命。同时,我们还用中国最漫长的元宵节,抬祖公,抬神祇,巡安每一个村落,每一户人家,来保佑一方平安,来纪念我们共同的英雄神,我们让每一夜的不夜天空宣示我们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敬重,对英雄的膜拜。

      当历史的悲剧在这块英雄的土地上重演的时候,还是这些莆田人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反清复明的第一线。夺府城,杀清兵,战死战场,马革裹尸,一大批晚明的遗臣为坚决赴死,前仆后继的英雄气概,打响了一幕反清复明最为悲壮的战争。宁杀头,不剃发,留一缕父母的发肤之亲,又有多少莆田平民丧身刀下,成为不屈的冤魂。

      为彻底根绝割据台湾的郑成功军事集团与东南沿海人民的密切关系,清廷采用福建总督姚启圣的建议,在东南沿海展出三十里,“截界”,实行“三光”政策,凡界外人口一律迁徙界内,凡界外田野、房屋、沟渠、水塘、水井一律填没、烧毁,凡界外的渔船、码头也全部毁灭。这是一幅公元1661年莆田悲惨的社会图境,流离失所的人民,空无一人的渔村,荒芜凄凉的田野,野草丛生的海岛,白骨阴森的沙滩……莆田从“截界”之后彻底地贫穷了,落后了,三百多年过去了,莆田人仍然用凄美的方言叫唤着“界外”,认真、悲伤、苍凉,仿佛有一腔压抑的心情依然不安地叫着。这也是全国唯一的一个地方用如此真实的感情呼唤着流淌在内心的创伤。

    7.jpg

      △莆田南少林

      南少林寺深卧在九莲山中,深山密林,蕴育着一腔莆田男儿的剑胆琴心,一千多年的禅武文化早已渗透进一代又一代莆田人正义的心中。在每一场正义与邪恶的战争中,南少林武僧与莆田侠客从不缺席,一直携手江湖,并肩作战,书写一卷浩气长存的英雄之歌,而在这历史的关口,清廷把在莆田所遭受的顽强抵抗,巨大的伤亡,长治久安的统治,全部算在南少林寺上。南少林寺、天地会、红花亭,这些与这场壮烈的满汉民族对决放在同一历史现场上,一场莆田历史上悲壮的战争,以南少林寺在地理上的彻底焚烧与毁灭,和南少林寺在史书上的彻底删除和消灭而告终。

      还有一缕腥风在我的稿纸上呼啸,在我书写的莆田人精神之书上,那场血雨从未干枯,仿佛还在我的心空淅淅而下,淹没了我的泪眼,淹没了我苦苦追寻的灵魂。

      5

      历史上莆田拥有全国密度最高的书堂、书社、书院,也有着全国建筑规模最大的府学。兴化府学有着四百八十间的学舍,在这书声朗朗的学舍里,几乎所有的莆田人,不论城镇,或是乡村,都接受过启蒙教育,贫民子弟也不例外,在某一家族的祠堂里,经受过私塾先生严厉的教授,《三字经》、《百家姓》、四书五经,这些千年美文清澈地输入了莆田儿童们的最初记忆中。因此,莆田以一连串令人叹服的进士、举人、秀才,刷爆了古代科举史,成为名符其实的中国进士第一乡。

      有了学富五车的知识,莆田不仅在科举上折服了每一双智慧的眼睛,一张张密密麻麻填着籍贯莆田县、仙游县的进士表,是最好的证明。而且莆田人总是以其独特的文学艺术惊艳于历史,以其灿烂的文化惊呆了所有后来者。

      莆田有一条诗歌的河流,清澈、美丽、优雅在文化之书上潺潺流动。那是福建第一女诗人江采苹的《楼东赋》、《一斛珠》,我听见了木兰溪畔的莆田才女款款深情的歌唱,也听见上阳宫江梅妃一往情深的乡愁与莆仙戏曲。那是唐代“闽中文章始祖”黄滔抑扬顿挫的千古名篇《故山》,也听见了竹啸翁庄的翁承赞清澈自豪的《书斋漫兴》,也听见了闻名于唐代诗坛的“锦绣堆”徐寅那篇独立于诗坛的《人生几何赋》。

      从唐朝林藻登进士第始,莆田人青年学子启动了疯狂读书的心灵程序,那些满腹经纶的青年才俊,也是才华横溢的文人。蔡襄、黄公度、王迈、林文、柯潜、黄仲昭、黄廷用等一大批进士、举人出身的诗人,以他们清新而又细腻的感情,优美而又复杂的意象,留下了一卷又一卷有着文学价值的诗歌作品。十三世纪中叶,刘克庄正是踩着莆阳厚厚的文学土层,意气风发地登上南宋后期文学盟主的地位,集著名文学家、诗人、评论家于一身的卓越诗人,是南宋最大诗派——江湖派领袖。在长达六十年的文学创作中,几乎再现南宋中后期那个危机四伏、屈辱丧权的社会场景,是南宋这个汉民族痛苦的心灵史。厚达二百卷《后村先生大全集》,奠定了刘克庄作为中国文学史上大师的崇高地位,他不仅仅属于莆田,也是属于中国。

      当你走进莆田,你会看见城乡的某一宫庙边,一台锣鼓齐鸣、二胡、板胡合奏的莆仙戏,这个被中国戏剧界誉为“宋元戏曲活化石之一”的莆仙戏,无疑是莆田人心灵之上共同的精神盛宴,几乎在每一个朝代每一个莆田籍诗人作家的笔下都留下这台脍炙人口的戏曲。可是,莆仙戏是受众观众最少的地方戏曲,却保留着最多的剧目和演出文本,有着全国数量密度最高的民间剧团。莆仙戏不仅有着生、旦、净、末、丑、外、贴等七个角色,而且有着自己独一无二的戏神,莆仙戏的开山鼻祖雷海青分别被供奉在飞云庙和瑞云祖庙,成为莆田文化不可多得的景观。

      在一条叫莆田的艺术河流上,激荡着无数个美丽的瞬间,每一朵浪花都是那么美丽的绽放,每一段河流都有那么优美的旋涡。

      当我们翻开唐代灿烂的书卷,林藻的《深慰贴》以其矫健、沉稳的书风,为莆田留下一页书法之美。蔡襄的“八分、散隶、正楷、行狎、大小草,众体皆精”(欧阳修语),蔡京的字势豪健、痛快沉着、肆意狂虐,蔡卞的张扩舒如、锋回墨滞,一个家族三个堂兄弟,联袂占据北宋四大家之一。蔡京、蔡卞“一门兄弟宰相”,共同主编的《宣和书谱》20卷和《宣和画谱》20卷,为中华民族保存了弥足珍贵的艺术作品,是中国艺术宝库的扛鼎之作,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明代,书法大家层出不穷,从明初直至明末,柯潜、周瑛、洪珠、宋珏、朱继祚、余怀等大师以他们潜心研习的作品,呈现着一个时代非凡的作品。其中,书诗画大家宋珏还是首创“八分书入印”,开创篆刻史上“莆田派”的艺术风格。

    8.jpg

      △蔡京画像

      或许我们莆田人都不知道,蔡京不仅是历史上一个卓越的政治家、改革家,也是一个伟大的书法家,同时他还是一个优秀的画家,在故宫博物馆珍藏的蔡京画作《环翠图》,为莆田的绘画艺术找到了最早的证明。明代,是莆田优秀画家井喷的时代,也是传世佳作叠出的时代。明初,著名画家李在,以雄奇的山水画,开启了莆田人对绘画艺术的不懈追求。曾鲸开创了“波臣画派”,是明末具有重要影响的肖像画家。吴彬是中国美术史上最杰出的画家之一,2009年11月23日,北京保利秋拍拍卖的《十八应真图卷》,价值达1.69亿元,至今仍保持古代人物画拍卖金额最高的纪录。宋珏是明末莆田一位最有才华的名士,不仅擅长书画、篆刻,而且对诗文也有不凡的成就,在他一生的绘画创作中,他所画的荔枝“色泽肤理,与生无异”,是那个时代最为优秀的花鸟画家之一,是明代吴门画派的重要人物。清代的郭尚先也是一个多才多艺的文人,工书法,善绘画,精篆刻,他不仅是宋珏所开创“莆田派篆刻”的最主要的传承者,也是自清朝之后,一个在篆刻书法非常有影响力的书法大家。

      莆田人在文学艺术独树一帜,成为具有莆田文化胎记的重要作品,莆田人心中构思的千山万水的诗书画,呈现着一座又一座文学艺术的高峰,是我们血脉里氤氲的生机盎然的书香墨香,是一卷足以让人刮目相看的文艺之书。

      6

      走进莆田,或许你会发现莆田一些特殊的文化景观,那就是遍布全景的寺院宫庙岩庵里社祠堂,几乎每一个村庄都有几十座这样大小不一的寺院宫庙,几乎每一座宫庙都有当地群众诚心奉祀的神祇,几乎每一尊神祇前的香炉上,落满了灰烬,千百年来,至纯至诚的莆田人每一个生辰与忌日从未忘记给神上香,给这个世界美好的祈祷,超过万座的寺院宫庙所演绎的多元宗教文化,五彩缤纷,纷繁复杂,或许除了除夕与大年初四,在某一个村庄某一个宫庙,一定有搭台唱莆仙戏。莆田就这么任性,特别喜欢用惊天动地的大鼓为英雄壮行,也偏爱用魂飞胆散的沙锣驱逐鬼魅,更挚爱用二胡与琵琶为自己的命运弹奏一曲清风明月的祈福。

      莆田有着中国密度最高的寺院宫庙里社祠堂,这里莆田深厚的地方文化有关,与这一方水土有关,与这一方人特别的精神境界有关。千百年来,莆田人永远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为那些曾经帮助过、支持过、奋斗过的莆田恩人立庙奉祀,并且褒奖千年。因此,每一座宫庙的筑建都有背后的故事与传说,都有一腔感人肺腑的热爱,都有一尊屹立在莆田人心灵之上的神,宫庙、神祇、香炉、供桌、供品、烛火、烟香,这一切神秘的元素构建了莆田人精神上的敬畏与虔诚,一直在莆阳大地上顽强地生存着。

      两代再出二圣人   宋天后  明龙江

      一门同登九刺史   晋郡王  唐太守

      这是莆田西天尾龙山村九牧祖祠大门口的一副楹联。从这个家族祠堂里,走出了两享誉海内外的神祇。一个是宋代初的海上女神妈祖,另一个是明代中期的三一教主林龙江。由本土发祥的两种地方文化在历史的河流上逐渐走向全国,走向世界,最终成为人类精神世界上有影响力的神祇。

      莆田临湾滨海,耕海牧渔一直是沿海莆田渔民的劳动生活习惯,也是一部分莆田人赖以生存的手艺。在农耕文明时代,人们缺乏科学知识,依赖着神祇的神明与暗示,为远航的平安寻找着精神力量。妈祖这个用一生的扶危济难,用二十八年的舍己救人,用一个莆田女人全部的善良、智慧与勇敢,在辽阔的心灵之上,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之上,矗立起立德、行善、大爱无疆的精神航标,千百年来指引着每一艘帆船驶向平安的岁月,驶向蔚蓝色的海洋文明封面上。妈祖信仰是海洋文明重要的组成部分,助推着中华民族走向深蓝色的海洋,注入气势磅礴的精神动能。

      明朝中期的嘉靖年间,皇帝沉湎于长生不老之术,朝政荒废,整个国家乌烟瘴气,宦官、奸臣把持权力,渔肉人民,欺压忠良,甚至勾结东南沿海倭寇,杀掠抢夺,屠村劫财,整个社会深受其害,人民苦不堪言。世居赤柱巷的林兆恩,横空出世,以拯救民生为己任,致力于心身性命之学,创立了“三教合一”学说,以儒家的纲常人伦为“立本”,以道教的修身炼性为“入门”,以佛教的虚空本体为“极则”。三者循序渐进,缺一不可,为当时广大人民所接受。随着龙江先生的广泛传教和弟子们的积极践行,三一教在福建、浙江、广东、江西、台湾等地深受信众的信仰,并与福建、广东下南洋的弟子一同传播到东南亚,成为东南亚国家有着重要影响力的民间信仰。

      佛教在莆田的兴起,在公元六世纪时候,南朝永定二年(公元558年),郑露三兄弟献私宅筑建金仙庵,这是莆田县志有文字记载的最早佛院。清新明丽的晨钟暮鼓在莆田的山区平原不绝于耳,一声声叩醒了梦中人,无了禅师、菜园和龟山寺,大德高僧妙应禅师和石室岩寺、重兴寺、灵岩寺与囊山寺、国欢寺,在晚唐柔美的阳光下,一座座千年名刹在晨钟中打开大门,轮回因果,每一页佛经上的诵语都表达生命精进的境界,也是这个清风明月的时代,从莆田走出的大师层出不穷,大德高僧接踵而至,曹洞宗开创者之一本寂大师、风水大师妙应禅师、世界黄檗宗发祥地黄檗寺倡创者而开山祖师正干禅元,还有无了禅师,络绎不绝,开启了莆阳佛教文化的先河。1983年,国务院公布142座全国汉族地区重点寺院中,莆田县就有三座,南山广化寺、梅峰光孝寺、囊山慈福寺入围。现在莆田有一千多座寺院庵岩,遍布在城乡的每一个角落,莆田林泉院还是著名的南方武术之寺——南少林寺,这也是中国南方禅武文化的发祥地。

      城隍庙是一座城市的精神象征,也是一座城镇的品格文化,莆田的城隍庙有着异常丰富的文化内涵,或因在历史上筑城建镇,创立的城隍庙都有着清晰的历史渊源,或因在某一历史阶段某个历史事件而形成的。抗元英雄陈瓒是兴化府城隍庙城隍爷,筑建平海卫城的大将周德兴是平海卫城城隍爷,莆禧所城、涵江鲤江庙、华亭浙江庙等主祀城隍爷的城隍庙,凸显着莆田曾经烽火连绵的岁月,土地公庙、家庙等类似主祀某一地土地公的庙宇,几乎遍布莆田辽阔的乡村上。

      也许莆田的千年历史有一丝血腥依然在风雨里呼啸,千年莆田的每一个历史关口,总有一些英雄挺身而出,走在历史的最前列,以他们的生命与忠诚谱写感天动地的英雄故事。感恩,是莆田人民共同的精神源泉,是千年来莆田从未忘记的缅怀与追悼,主祀陈文龙、陈瓒的宫庙和主祀抗倭英雄戚继公、孔兆熙的宫庙有近百座。孔兆熙,山东西岭人,兴化卫总兵,在1562年兴化湾与倭寇海战中,不幸牺牲。兴化湾岸畔的黄石江东村以飞燕庙为祖庙祭祀孔兆熙,北高后积村以万灵宫为祖庙祭祀孔兆熙。在莆田,有六十多座主祀孔兆熙的庙宇。

      莆田的五十万亩围垦平原,是唐、宋、元、明、清、民国等不同朝代通过围海造田、筑陂建堰而换来了全国面积最大的“人工粮仓”,在这一条筚路蓝缕的历史行程中,无数心怀黎民苍生的官民、乡绅,甚至普通百姓,甚至僧侣,以他们博大的胸怀、毕生的精力,甚至珍贵的生命,都献给这块壶山兰水,献给每一条巍然屹立的海堤、陂坝。莆田有一百多座关于历史上兴修水利工程而被祭祀的功神,著名的有吴公庙、李长者祠、香山宫、灵惠庙等。

      城隍庙、土地公庙,包括祭祀英雄和纪念水利功臣的宫庙,都是属于道教范畴的神祇。自公元628年,莆田城倡建三清殿始,道教在莆田具有最广泛的影响力,深受普通群众的崇敬与祭拜。道观宫庙遍布莆田城乡的每一个角落,道教中神祇非常多,又增加了莆田本土的历史人文因素,没有人能够弄清楚莆田究竟有多少个祭祀的主神与配神。从这一角度来说,莆田是祭祀神祇最繁多最复杂的地方,当然,也是中国宫庙密度最高的地区。

      莆田三湾环绕的地理位置,决定了莆田深受海洋文明的深远影响,也决定了莆田悠久的海上贸易与文化交流的历史。莆田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文化起点,妈祖信仰因此而走向世界。同时,西方的文化也通过海上丝绸之路登陆莆田,成为莆田多元宗教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明代,莆田东美有了这块土块上第一座天主教堂,从此之后,莆田沿海和莆田城关数百座基督教堂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屹立在信众的心灵上。在每一个周末,灯火辉煌的教堂内,优美的赞美诗颂唱在那个风清气正的夜晚,异样而又和谐。

      莆田人插在心灵之上的烛光,是那么独特、那么明亮,每一个时代总会找到自己灵魂的栖息之地。创建于唐朝末年的陈靖姑祖庙,位于东庄嵩山,幽静的山洞、曲折的山道、凉凉的山风,把一个伟大女人的传说轻声地告诉了来者,这个故事的大爱无垠。千年伫立的古樟树,如同一面千年葱郁的心旗,昭示着临水天妃的崇高与无私。原创于灵川东汾的五帝庙,是天下数百座五帝庙的祖庙,一年一度送“大王爷”民俗,既热烈而又疯狂,每一句人与“鬼神”的对话,神秘莫测、而又诡异灵验。壶公山坡的凌云殿,是千年历史的庙宇,分灵了数百座的供奉天帝庙宇,分布在海峡两岸神灵的土地上,玉皇文化的纷繁复杂,注释了莆田地方文化的五彩缤纷。

      莆田正是以千年沧桑的历史书写着一卷浩如云海的心灵之书。每一个篇章都有莆田人独一无二的心声,每一个码页都有莆田先贤铿锵的足音,甚至每一行祈祷都是莆田人生命的表白。这些寺院庵岩宫庙里社祠堂的屹立都是人民情深意切的选择,都是历史不容回避的选择,绝不是那心怀叵测的小人以幽晦阴暗的心态来揣测莆田人的精神信仰,来攻击莆田人高洁、纯粹的心灵天空。

      7

      长达二十年的倭寇之乱,让莆田元气大伤,特别公元1562年十一月二十九的兴化府城沦陷,那些家底殷实的富豪家破人亡,莆田民间富可敌国的财富顷刻间灰飞烟灭。这一历史劫难,至今让莆田的人文记忆有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让所有莆田人都有一份刻骨铭心的民俗记忆。

      倭乱之后的八十年明朝时间,艰辛的恢复与发展,莆田人又奋起直追。八十年时间,莆田人以 128   名进士,369    名举人,  7名 解元,为文献名邦正名,为这块浩气长存的土地正名。1646年,清兵入闽,开始肆无忌惮的屠杀,抢夺与占领,深藏于血脉深处的民族正义,又一次驱赶着莆田人走上壮烈的不归路。直至1661年,清顺治十八年,清廷实施历史上最严厉的“截界”政策,凡沿海三十里实行“三光”。对于这个依赖海洋的临海的兴化府,近十万莆田沿海人民被迫迁徙,远离家乡,远离大海,三十万亩沿海良田被摧毁,被荒废。虽然在1683年复界,但那些本来的膏腴之地再也无法恢复,绝大部分成了望天田。从“截界”之始,三百多年来,莆田的经济一直落后于毗邻府县,直至今天,仍无法恢复元气。

      或许是莆田处于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区,在西方资本主义萌芽发端,以传教士的东拓历史背影为路线图,莆田深受传教、商品经济的影响,莆田人与生俱来的海洋文化,包含着商业活动的成分,远洋、海上贸易、土特产、港口、商品,这些与商人有紧密关联的元素浸染进莆商的血液之中,每一个莆商具有天然的经商头脑。莆田人血脉之中的书香之气,也助推着莆田人在历史的舞台上华丽转身。这些有文化、有知识、有商业基因的莆商,一进入波澜壮阔的经济海洋,如鱼得水,并很快在这个深邃而又辽阔的海洋上兴风作浪。

      莆田有着一卷可以大书特书的商之书,这卷厚重的商之书,有着深远的历史渊源,也有着灿烂的莆商历史。莆田人杰地灵,物产丰阜,蔗糖、白盐、茶果、竹木、茶叶等土特产,自古以来,就是莆商经营的主要产品。烟台、蓬莱、宁波的福建会馆和天后宫,无一不证明莆商历史足迹的起源。或许宋元时期,莆商就形成了,并且是一支不可小觑的队伍。而倭乱及清兵入关,“截界”之后,加速莆田人经商的脚步,也扩大了莆商的队伍。弃文从商,成了莆田人另类的人生选择,一大批有着秀才功名的莆田学子纷纷下海,成为这个朝代最奇异的人文景观。千日为富,不如一日为官,这条千年古训已被莆田秀才们彻底肢解了。

      应该感谢东面的这个大海,这是海洋赋予我们祖先辽阔的眼界与胸怀,莆田人从不惧怕迁徙、漂泊,我们血液里有着蔚蓝色的基因,我们才那样顺势而为,逆风飞扬,敢为天下先,走出福建,走向全国,过唐山,下南洋,我们以超人的智慧与果敢的抉择,在风起云涌的历史上,走出一条通向财富的康庄大道,以最小的地方赢得了“天下莆商”这个闻名天下的商号。古代的科举文化与现代的莆商文化,为莆田这座“海滨邹鲁”矗立起气贯长虹的历史文化地标。

    10.jpg

      △湄洲妈祖祖庙

      也应该感谢湄洲岛上的妈祖祖庙,立德、行善、大爱无疆的妈祖精神,从宋元朝代起,传于天下,莆商广受其誉。踏上三炷烟香飘绕的土地,在每一个异乡的妈祖庙上安放着莆商行走天下的梦想。整个清王朝二百多年时间,莆商以一支浩浩荡荡的庞大队伍,散落在五湖四海,攻城掠“镇”,终于传奇成“无兴不成镇”的天下奇闻,助推莆田土特产品夺得天下的市场。涵江是清末民国福建四大名镇之一,汇集着数以万计的莆商,至今以涵江古城为中心的民国民居,无疑是莆商横行天下的历史见证。西天尾、梧塘、江口、黄石,深受涵江商业圈的辐射,每一个镇都有近百座气势恢宏的民居,证明那个时代莆商行走天下的建筑记忆。

      涵江三江口也是莆田人下南洋的起始港口,在那百年的历史窗口,数以万计的莆田人背井离乡,怀抱着发家致富的梦想,手捧着妈祖神像与香炉,踏上了万里的重洋。正是这场声势浩大的下南洋,不仅仅为莆田争取了一个著名侨乡,而且也为莆商遍布世界奠定了决定性的基础。如今,遍布海外及港澳台的百万莆田籍商人应该是一支掌握着数十万亿资产的巨大商帮,为推动祖国的改革开放,为故乡的社会事业发展,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在新的历史时期,这群以莆田农民为主体的忠门木材商帮,在改革的大门尚未启动的时候,悄无声息地潜入南北东西的每一个城镇,北方的漠河、满洲里,南方的瑞丽、西双版纳,西部的额什、阿勒泰,无论多么遥远的路途,莆商的脚步总会抵达,无论多么遥远的异乡,总能屯积着莆田人发财的梦想。若干年后,忠门木材商帮以掌控全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市场份额而被世人所惊叹,莆商因而受到全国各地人民的高度认可。

      几乎和忠门木材商帮同一时期走出的,还有北高黄金商帮,黄金一直是国家政策严禁的商品,在长时间里受到市场流通的限制,但北高商帮从不气馁,以坚韧不拔的毅力行走在政策与市场的边缘,终于为北高赢得了“中国黄金珠宝首饰之乡”的称号,以北高黄金帮、东峤上塘首饰帮、埭头武盛后温的模具帮为中心的莆田黄金珠宝首饰商帮以控制占全国百分之七十的市场份额而称霸于全国。

      广受诟病的医疗莆田帮,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艰难成长。这个从胡同、车站、电线杆、公共厕所贴小广告起家的莆田帮,成长的每一天都在烦恼中度过,他们攫取的每一分财富都是在惊心动魄的瞬间完成。莆田帮不仅仅要面对纷繁复杂的患者、患者家属,还有猥琐的医闹,数不清心怀鬼胎的记者,同时,还要面对公立医院强势的挤压,公权力的任性与诡异。可以说,莆田帮从一开始就在夹缝中求生存,还要背负着巨大的道德压力,尽管莆田帮医院早已成功转型,转向阳光下的公平、热情、技术精湛的医疗机构,并有数百家挤身于三乙、三甲医院,成为当地医疗水平最高、群众认可度与美誉度最高、对社会公益事业贡献最高的“三高”医院,仍免不了受到舆论的冷枪暗箭,经常处于公众舆情的漩涡之中。虽然莆田帮也掌握着全国民营医疗机构超过百分之九十的市场份额。

      莆田还有数以万计的民营加油站,也被人称为莆田石油帮,莆田还有中国古典家具之都,中国木雕之城、中国禽苗第一乡、中国花蛤第一乡等众多在国内享有盛誉的莆商群体,数量达百万之多的莆商,为莆田在新的历史时期开辟了一条风光无限的文化风景,也为我笔下的商之书留下了动人的历史瞬间。

      当我的笔端停下了不止的前行,我的心中盈动着生生不息的莆之魂,正是有着特别血脉与文化基因的莆之魂,所描写的这部独一无二的莆之书,这部属于全体莆田人共同享有的莆之书,并没有终点、也不会终结,也许下一章也已经铺开了以壶山兰水为稿纸的莆之书即将开始尽情地抒写……

      2017年4月20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