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古村集奎随笔

    古村集奎随笔

      □曾建清

      过了新桥头,就是集奎村了。当我站立在古老门楼前时,惊讶于这里的不变。环顾四周,时光静默,河水缓流,人声还是那样喧闹,还是那些低矮的黑瓦老屋。已考究不出年代的老建筑,像高龄老者饱经风霜、满面皱纹守候在街边,静观世间风云。

      这里的老乡,一张张笑脸就像自己的慈祥的父母和亲切的兄弟姐妹。这些祖辈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随和、热情、朴实。那些大多穿着褡扣衣服的老妇,满脸笑容地坐在自家的门口。如果与之交谈,她们就会像年轻人一样腼腆,有时还会红脸而兴奋不已,而且操着生硬的普通话与你热情相聊。还有那些活泼可爱的小孩,会兴高采烈地围在身边。当我好奇地问三教祠在哪里时,那么多人给我带路。三教祠就在街的尽头,既没有什么将它与世人隔开,也没有看见什么字迹涂抹,平静地在路边,平易而实在,甚至新旧都差不多,足以看出乡亲们的保护与怀念。

      只听说美丽的水乡在江南,却不知道这里也有梦里水乡。初到下街,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古朴清新的水墨乡野画卷,仿佛像一块质朴的没有雕琢的玉,镶嵌在久远的记忆里。一条河穿流而过,上面横卧着一座久远的石桥,乡亲都叫万寿桥。印象中两端岸边有洗衣、淘米的村妇,隐约可以听到有捶衣声音在回响。以前,这里曾经熙熙攘攘,“涵头”的乡下人,带着田野稻谷的芳香,踏着欢快激动的步伐,蜿蜒地往返于这个古村的笔直街道,走向他们日夜梦想的外界。

      这里的屋檐下,依然还住着朴实的居民,木板门口高悬的红灯笼是这里非常醒目的亮色。红灯笼上写着每家每户的姓氏,是这里很重要的身份象征。集奎曾就是这个村落的显族,写着大大“曾”字的红灯笼在微风中轻轻飘荡。集奎曾以前就是这里的光荣与梦想,姓曾的家人走出家门都觉得很有面子。他们或是在皎洁月夜在桥上谈论着曾姓往日的辉煌,或是在举办乡事的盛大节日里展示曾姓的旺旺人气,或是在面对外界干扰时一致对外表露出那种同仇敌忾。现在与曾姓的后生们交谈,却惊讶于他们的失落与无奈。其实,集奎曾的魅力消退于历史的天空,只是当前城市化进程中农村的一个缩影,在以家族为单位的生活圈子逐渐淡出,难免萌发出感慨。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淅沥起来,小雨轻轻地打着我,无声无息。小雨在空中不慌不忙地晃动着,直到把淡定和从容渲染的淋漓尽致。历史在前进,古村集奎也在悄悄地改变,二环路已经修到了村的外围,可能过不久,这里就会多一种现代与繁华的气息。然而,我希望集奎没有变。脚下的石板路,曾经的古驿道,摇曳的狗尾巴草,总会有一些记忆是新鲜的完整的吧。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