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古樟树的传说

    古樟树的传说

      早春二月,万物苏醒,绿水流淌,田畴含翠,春意盎然,叫人赏心悦目。大清早,随同县文化馆几位干部驱车往离县城二十余华里的龙华金沙宫。

      金沙宫座落在仙游龙华金沙村,宫前屹立一棵粗大的参天古樟,人们称为“千年樟树”,相传植于唐朝天授年间。树高十四米,主茎挺拔,树干粗壮,枝繁叶茂,苍翠浓密,树冠覆盖二十多米,十八双手伸开勉强合抱树腰。每逢元宵佳节宫前广场演唱莆仙戏,百来位大人小孩可同时安然平稳蹲坐在树茎上看戏。静观树状奇特,主茎表皮斑痕密布,点点洞穴,树茎似一条庞大的蟒蛇蠢蠢欲动,树墩裂口似蟒蛇张开大口,树杈绽出新叶,似蟒蛇喷射出道道火焰。如此蕴秀藏奇的自然景观已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令人驻足赞叹,凡来往这里的人都要站在树下留影,留作永久的纪念。

      围绕这棵奇特的古樟,民间流传着一段美丽动人的传说。

      金沙村大都姓阮的,历代出不少名官贵仕,唐朝出了阮鹏和阮恩,阮鹏和阮恩系叔侄亲谊。阮恩官拜大夫(五品),阮鹏进士出身,一次奉旨出使协律昌国(今越南),国王十分赏识他才华横溢,人品潇洒,欲留招为驸马,高官厚禄,阮鹏婉言解说家有老母荆钗不能如愿,触怒国王,下令软禁后宫,派人监视,整日弦歌漫舞,灯红酒绿,柔情感化……阮鹏在异国之邦忍受物质的诱惑和精神的折磨,梦牵魂系着故园的家人,渴望早日挣脱国王谋设的罗网。翌年,借随从出访唐都长安之机返回故乡,亲人团聚,说不尽的生离死别,叙不完的骨肉情怀。当时,协律昌国王见阮驸马迟迟不归,心生猜疑,便四处查访,唐朝廷亦发诏福建都督府、兴化府諫劝阮鹏返国,阮心诚志坚,断然在金沙宫寺庙削发为僧,朝廷无法挽回僵局,只好修表回话。后来,兴化府赐金匾《金沙宫》,以表彰阮鹏的爱国之情,树一郡楷模。

      据阮氏后裔阮元枋说:“解放初,阮氏家族还保存有祖先遗留的匾额、花斗、七五铜香炉和其它文物,可惜十年动乱中已经失落。”阮氏家族的昌盛繁衍与风水相关。阮里山果林如屏,满山滴翠,气势雄勃,当时地理先生在南麓的一片旷地择块宝地风水名曰“蟒蛇穴”,植樟树为风水树。我们听的入神,站在阮里山瞰览古樟好似一条蟒蛇镇卧金沙宫,樟树背靠阮里山,依傍金沙溪,清静的溪水,川流绵绵,泽源充沛,滋润着两岸田园,故树干挺拔苍劲,生机勃勃。

      阮鹏死后,阮夫人在金沙宫西侧建造一座祠堂,以示对这位爱国臣子的怀念。阮鹏和阮恩的坟茔座落在阮里山上,坟碑上镌刻:“唐·协律朗昌阮公阮鹏”和“唐·银青光禄大夫阮公阮恩”神茔,两座坟茔堂皇豁达,雕功精巧,字迹清秀,经历千年风侵雨蚀,沧桑巨变,仍然被完整地保存下来,虽然经过清和民国的修整,仍展示出唐朝坟茔的风韵。每年清明节,阮族后裔和开族出郊尾等地阮氏子孙纷纷上山祭坟谒祖已成为惯例。

      阮族子孙视这棵古樟为他们的“始祖树”,世世代代予以爱护,但也惨遭历史的浩劫,一九五八年被砍伐大半,次茎锯掉十余节,损毁树冠十多米,树上留下斑斑创伤,令人痛心。

      枯木逢春枝又发,千年樟树换新颜。展现眼前的这棵樟树葱葱茏茏,无限妖娆,被划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政府拨款修饰一新。金沙人民像珍惜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护这棵樟树,让这棵千年樟树在这一片四季长春的土地上茁壮生长,吐绿飘香,焕发出火红的青春和活力,招引更多的海内外游人。(张德成)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