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仙游甘姓:激流共进成“渤海”

    仙游甘姓:激流共进成“渤海”

      仙游甘姓,总数不到一千人,主要集中在榜头镇泉山村、枫亭镇九社村。从大门上牌匾可见,堂号大多为“渤海”。

      甘氏图腾

    1.jpg

     

      甘本义为含。人们常常把可口的食物久久的含在嘴里,因而引申为甘甜、甜美之义。

      寻根问祖

      甘姓自福州来

      殷商中兴名主武丁,年轻的时候,曾就学于一位叫作甘盘的学者。后来继位,便礼聘甘盘为相。这位被后世推崇为贤相的甘盘,根据历来学者的考证,便是甘氏的始祖。像《姓纂》、《姓谱》等书就异口同声地指出:“甘,武丁臣甘盘之后”。故甘氏后人尊甘盘为甘姓的始祖。

      然而仙游甘姓的由来却是难以考证,族谱早已失落,甘姓人通过口口相传,大致了解自己的祖先于明末清初自福州来,共有三个兄弟,他们分别在我县的榜头镇、枫亭镇、龙华镇三处落地,并开枝散叶。甘姓在仙游也曾盛极一时,后来因战乱和疾病,人口骤减,解放初,多处甘姓聚居地的人口都只剩几十人甚至数十人,通过几十年来的发展,目前人口略有增长。

      家风家训

      甘氏家训

      我欲汝等读书,并非要汝等猎取高官厚禄,为宗族交游光宠。

      但欲汝等学道理,识礼义,为乡里善人耳。

      谨身节用,以养父母,方可谓之佳子弟。

      世习诗书,不坠先绪,方可谓之老世家。

      若性情乖僻,行检有亏,虽猎高科、跻膴仕,吾不取也。

      领 衔

      激流共进成“渤海”

      仙游甘姓,总数不到一千人,主要集中在榜头镇泉山村、枫亭镇九社村。从大门上牌匾可见,堂号大多为“渤海”。

      日前,记者来到榜头镇泉山村,村里有旧甘、新甘两个基地点,住着甘姓一族人。村民甘玉双告诉记者,不知何时起,先发展起来的甘姓族人另辟新地盖起了新房,所在的角落就称为新甘,而最初的甘姓所在地仍有不少族人聚集,称为旧甘。

      关于甘姓源流,在当地几乎找不到文字依据,记者只能通过多方走访、探寻,于老人们的回忆中得到一些线索。在源流问题的探讨追寻中,当地人透露,甘姓祖先曾是明朝廷武官。因维护正义打死了人,为逃避制裁,兄弟3人分别迁往我县榜头镇、龙华镇、枫亭镇等地,从此定居仙游。当天在坐的不少老人记得,他们的祖辈会拳脚,这似乎为“武官之后”找到了些许依据。

      在封建社会,榜头所处的位置人口众多、土地稀有,甘属小姓,经常遭到大姓的排挤,其中,最难逃避的是土地被抢夺的命运。当时的甘姓青壮年大多会一套拳脚功夫,为保护领地立下汗马功劳。而这套拳脚传承了一代又一代,在最辉煌时期,甘姓人甘禄还凭借这套高超的拳脚功夫,成为本地区的捕头。他曾协助当地官府抓捕盗贼,也曾吸引不少外乡人来此拜师学艺。

      到了近代,这套拳脚功夫逐渐失传,如今已无一人会。“酒盏可饮过省,拳头打不过墙。”甘玉双告诉记者,这是当地许多人知道的一句古语,也是先祖劝勉后代放下武力、讲理讲义的见证。

      清嘉庆、咸丰年间,因为当地天花肆虐,无法遏制,一时间许多人毙命,甘姓人也不能幸免于难,榜头镇甘姓人口一度降至50人以下。

      清朝末期,甘姓人中又出现甘元祥、甘元厚兄弟。弟弟甘元厚在福州求学后留在当地经商,有一年,甘元厚经商失败,过年回来分文不剩,兄长当着一家老小的面罚他跪在祖宗灵位前,用棍子猛打。甘元厚当时已为祖父,他的孙子看到爷爷被打,大笑着喊到“爷爷被伯公打咯!”全家默然……从此甘元厚发奋研究商道,尝试多种生意,一点一滴积累财富,几年间便成为富甲一方的商人,置办良田百亩,甘姓短期内得到较快繁衍。

      传承了祖先爱拼敢赢,夹缝求生的品质,榜头镇甘姓子孙也在历史大潮中奋进。上个世纪,纺织品生产贸易热潮涌现,甘朝亨两个儿子前往闽南一带学艺,几年内便自己开厂生产,如今为泉州多家实体店、网店供货;几年前,仙游红木产业兴起,甘姓人利用身处古典工艺家具之都的优势,从事红木设计、雕刻、经营,在时代的洪流中分得一杯羹。近几年,仙游红木产业接受转型升级,甘姓人又另辟新径,抱团发展……

      枫亭镇九社村甘姓人口虽在全县排第二,却不足百人。而在这里,我们更深切感受到团结的力量。

      记者来访当天,九社村五星自然村甘姓宗祠正在建设,主体建筑刚刚完成,几位甘姓宗亲已经将这里当作宗族活动场地,邀请记者来此参观。据介绍,修建宗祠的所有费用出自每一位甘姓宗亲,考虑到并不是所有家庭都有富余收入,大家想出了分期筹款的办法。从今年年初动工至今,甘姓一族已经开展筹资3次,将筹集的约30万元资金全部用于建设宗祠。

      “一点不肯的声音都没有,我们甘姓宗亲非常团结,所以做事效率也很高。”宗亲们告诉记者,接下来还将采用分摊和自愿捐款的方式,对宗祠进行装修和完善,“今年过年宗祠就可以启用,甘姓子孙又有核心阵地了”。

      凡人优品

      · 挣正道的钱 走正道的路 ·

      枫亭镇九社村五星自然村,这里聚居的甘姓人口不多,村民们用好家风促成了好民风。

      村民甘荣好告诉记者,新中国成立至今,甘姓后人都是本分做人,族人零犯罪,村民间和睦相处。

      甘姓聚居地水资源匮乏,因此很早开始村民便多外出讨生活,如今也是,但好家风却代代延续下来。

      挣正道的钱,走正道的路,这是村民中口口相传的一句话。甘姓人少出大企业家,大多都是靠出卖劳动力,挣辛苦钱。族人还告诉记者,零犯罪,连小偷小摸都没有,也不曾出现老人无人赡养的情况。

      村里集资建祠堂,不少村民都主动出力。86岁的甘温顺也主动承担起烧开水的任务,无论施工人员多少。有时施工人员达20多人,甘温顺也毫无怨言,开水保证管够。朴实的村民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他们就是用朴素的语言,和自己的行为教育孩子要勤劳,要堂堂正正做人。

      · 心往一处想 劲往一处使  ·

      在甘姓的采访中,记者一行来到枫亭镇九社村。这里只有不到百人的甘氏人口,宗亲之间团结友爱,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今年年初,宗亲们共同出资修建甘氏宗祠。

      在现场,记者看到,新建的宗祠主体部分已初具规模,工人们正忙着围墙的建设。据介绍,宗祠占地面积约500平方米,目前建设总共集资30多万元,这些资金都是从甘氏宗亲中募筹所得。

      宗亲甘正尾告诉记者,原来的祖厝在台风暴雨的摧残下倒塌了,宗亲之间好比一个大家庭,没了祖厝,这个家就变得支离破碎,宗亲之间也变得陌生起来。今年年初,大家共同提议重建宗祠。这个消息一时间在村里传了开来,宗亲们积极响应,决定共同出钱重建宗祠。

      80后宗亲甘智华在莆田、泉州等地从事广告资源投资行业,今年年初开始,他放下手头上的工作,留在家里共同参与宗祠的建设。村里还有多位像他这样乐于公益事业的甘氏宗亲,他们都在百忙之中挤时间参与宗祠建设。

      “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在外面看到了许多企业家积极投身公益事业。”甘智华说,赚钱的机会还很多,宗祠是关乎甘氏后代根源所在的问题,能有机会参加宗祠建设也很荣幸。虽然事情很繁琐,但为了让这些建设项目公开透明化,他还常常在家里召集宗亲一起开会,目的就是能把它做得最好。

      传家之宝

      屏风愈破 家风愈醇

    2.jpg

      破旧的屏风仍被珍藏

      日前,在榜头镇泉山甘氏祖厝里,记者看到了先祖给甘氏子孙留下的12扇屏风。随着时间的推移,屏风上的布料已腐化,但是,甘氏宗亲却把它视为传家之宝,珍藏在祖厝厅堂后的箱子里。

      据甘氏宗亲甘玉秀介绍,这些屏风是清朝年间,先祖甘元祥和他弟弟甘元厚留下来的。相传,甘元祥一直在家务农供弟弟甘元厚读书经商。但因时运不佳,弟弟甘元厚每年都把哥哥给的钱亏得一分不剩,哥哥虽责怪他不争气,但对弟弟情同手足,依然不离不弃。帮忙照顾其妻儿,并且每一年春节过后,都把身上的钱供给甘元厚外出做生意。在甘元厚四十几岁那几年,他在生意上终于取得了成功,累积了大量财富。于是,他回到家中,在村里买了良田数百亩,修缮了原来的房子,做了十二扇屏风送给了哥哥,报答这么多年来,哥哥甘元祥对他的信任和支持。

      “屏风的布料是绒毛做的,上面的字迹是用金丝绣上去的,还刻着二十四孝的故事,据说当时用了三斤重的黄金。”甘玉秀告诉记者,因为没有妥善的保管,屏风遭人破坏,一些值钱的雕刻也被盗走。现在,这些屏风交由年长的宗亲保管,虽然上面的布料被腐化,但是先祖兄弟之间“无论贫富贵贱,宗亲之间皆兄弟”的精神理应在后辈中得以传承。

      采访手记

      邻里和睦才是新风尚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不管何时何地,邻里和睦都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准之一。

      在榜头镇泉山村,村民甘玉秀告诉记者,解放前,邻里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他们祖厝院前的那口井,常常遭人投放粪便,导致无法用水,邻里之间缺少沟通,勾心斗角使得街坊感情支离破碎。现在,人们的素质大大提高,邻居之间也都和睦相处,不方便之时,互相帮助也是常有的事情。在枫亭镇九社村,一位八旬老人长期为建设宗祠的宗亲、工匠提供茶水,这也是邻里和睦的一个缩影。

      当今社会,城市化是大势所趋,原来的农家小院变成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上下左右的邻居来自五湖四海,互相不认识。儿女不在身边,空巢现象愈来愈严重。用“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形容很多邻里关系一点也不过分。

      有人说:“你有的,我有,你没有的,我也有,何必用别人。”这种认识太片面,邻里关系自古有之,而且是历史上一种十分重要的社会关系。邻里和谐不仅会影响到居家生活环境,更是展现社会和谐文明的小窗口。“邻里好,赛金宝”,我们每个人都会成为另外一个人的邻居,邻里和睦需要我们每个人共同来参与。  今报记者 陈慧贞 黄剑普 彭丽程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