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岭北,一个具有浓厚闽南习俗仙游小村

    岭北,一个具有浓厚闽南习俗仙游小村

      □陈永寿

    1.jpg

      △仙游首家村级生态公园落户岭北

      到清静之地

      晚秋,简而静。暖阳。蓝润。青黛的远山。硕金的原野。这样的时节,不禁畅想流放、回归。刚巧,作协组织到园庄采风。临行的前天晚上,主席打电话问采风的地点,我断然选择岭北。不知道是地名的诱惑,还是远方原始的召唤,只知道岭北地理位置偏僻——虽辖仙游,但离泉州洛江马甲只有近16公里的路程;只知道她是一个具有浓厚闽南习俗的仙游小村;只知道她是莆田市唯一入选国家级美丽乡村试点村;只知道她是有名的中药材种植基地……

      出发是美好的,有高颜值的才女相伴,从城关出发,经罗峰、新周、东石、高峰、云峰、霞山……车内谈笑风生,窗外美景连绵,不到一个小时便到了园庄镇。采风队伍会合后,我、何老师、月夜影一路,向着岭北南行。年轻的司机是六户的卓书记,他热情为我们介绍着岭北、六户、义路等村的发展现状、人文地理。静静聆听,道路两旁不时闪现一片片田野,绚烂恬静,如一幅幅浓艳洒金的油画风景。高高的山。亮亮的水。稻子。清风。杂花。乱草。古树。在四围群山簇拥下,一切宁静,安祥。一幢幢精美别墅,依地而建,错落有序。红顶白墙,绿树杂花,偶有烟雾缭绕,仙境一般。抬头是山,高乔低灌,杂然相陈,活写着一个个绿字。极目远眺,山腰、山巅多有白色云雾,风吹云走,露出更多的绿。

      这里没有浮尘,喧闹,只有清新的空气,适宜的温度。这里没有车水马龙,只有遍地野花,和成群舞动的蜜蜂、蝴蝶。这里没有污染,没有猎杀,只有大自然赐予的一切美好和洁净。

      这里是离自然最近的地方,不,这里就是自然本身。

      慢慢闭上双眼,让自己完全置身于天地间,置身于纯粹的自然里。然后,让自己回到自己的内心,回到自己的感觉和灵魂。

      风声。鸟声。水流声。林涛声。虫鸣声。声声入耳。久居闹市,终日被各种人造声充斥包围,而在这里,一切都是天籁。安谧,和谐,美妙。似乎可以听见山泉的呼吸,可以闻到泥土的芳香。置身莽莽山野,相对于偌大的自然,人,是那样微不足道。

      岭北是真正的清静之境。如禅宗里的当头棒喝,让人恍然有所顿悟。

      泉郡惠仙第一宫——灵济宫

      灵济宫是我们小组采风的第一站。车子经园庄中学向西南穿行,过义路、六户村,大约二十分钟后,靠近仙游通往泉州马甲的国道324线右侧,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宫殿赫然映在眼前。司机小卓说,到了,这就是泉郡惠仙第一宫——灵济宫。在群山环抱中,在青山绿水间,灵济宫这一道教圣地巍然矗立。气派。宏伟。庄严。艳丽。下了车,我、何老师、月夜影,连忙掏出手机定格一幅幅美好的画面。

      灵济宫位居青黛连绵的鸠峰山北麓,背靠“灵蛇”,面瞻“象魁朝晖”,独拥天然地势,锁钥境疆。建有上落殿厅,下落厅廊,中有天井,两边倚式回廊相连,两侧护厝相伴(是单间的条石房,不高,明显带有闽南的建筑风格),回廊互通,结构严密。总建筑面积324平方米,从群体组合到单体结构,以及细部雕刻装饰,充分体现了我国南方古建筑的艺术风格。其格局更有独特之处,民间称殿宇为“二落三厅献”,殿宇里保存着历代文人名士题颂灵济宫和“圣王,相公爷”的许多楹联、碑记,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文化遗产。灵济宫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灵济宫历史久远,在隋唐前仅祀奉岭北本土神明。唐敬宗年间,先民许天正先生后裔在岭北地区避难,重建为纪念“开漳圣王”陈元光之“圣王堂”,后又因宋御史名臣韩琦题碑“灵济万芳”而更名为“灵济宫”。千百年来,灵济宫成为闽南与莆仙交界地的宗教民俗文化的交流驿站。是晋北、仙南、惠西佛国的一颗璀璨明珠。

      茫茫宇宙,邈邈众生,何以聊寄心灵惶惶凄凄。易观谓:“观天之神明,而四时不忒,圣人以道设教,而天下服矣!”朴实的信徒拈香膜拜,以求神祗指点迷途知返。人类为求生存而竞争,在心理上免不了承受种种压力,茫然、失落,只好皈依宗教,度脱浩劫,化险为夷,大体平安。

      解放前,仙游各地盗贼风起,百姓生灵涂炭。义岭四十社户,无所依靠,村里幼龄儿童遭受劫掠贩卖,淳朴的乡民只好祈求灵济宫神明庇佑,他们胸前佩戴雕刻镶嵌苏陈相公,三位舍人神像之银牌、银锁作为护身符,终于逃过灾难。解放后,当地百姓外出谋生,都会到灵济宫求神惠赐香火,永久佩戴,祈求平安顺境。自改革开放后,大陆与台湾实现“三通”,在台湾的游子,纷纷回来探亲,募捐修缮灵济宫。追溯往事,灵济宫众神,伐匈奴。擒单于。驱蛮僚。攘夷狄。平乱党。巢逆贼。助灭寇。显神威。他们忠贞护国,义勇保民,福泽千城,气壮山河。从历史观念看来,灵济宫所奉祀的十多位圣神,浩瀚正气贯穿仙游、惠安、泉州,神恩普及八闽,甚至海外各地华侨都前来灵济宫——求福。求寿。求财。求婚。求子。有求必应,故香火鼎盛,流芳千古。

      采风当天恰逢苏元帅诞辰庆典。圣王殿香烟缭绕,鞭炮霹雳响,整个厅堂、庙亭摆满祭品筵席——猪羊。鸡鸭。寿面。白粿。苹果。香蕉。虔诚朴素的妇女、老叟、儿童、老板焚香膜拜,场面肃穆,气氛热烈。据宫中董事介绍,随着灵济宫“相公爷”神威的不断传播,慕名而至的海内外游客、香客日益增多,每年春节,中元节(即农历七月十四,十五);三位神明的生日(即农历八月十五,九月初九,十一月廿七);正月初十起至十五日止的巡安盛典,十六日的“卜炉”大典,灵济宫更是盛况空前。迎神者,戏剧团,西乐队,跳舞队,传统的大鼓吹……灵济宫日夜神灯长明,四周香烟缭绕,鼓声。锣声。歌声。铳枪声。鞭炮声。声声入耳,热闹非凡!

      如今,加快建设美丽仙游的美好蓝图已经绘就,加大宣传建设仙游边际旅游品牌,已经摆在县党委、政府的重要议事日程。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广大干群的努力下,在当地政府的助推下,“广纳众贤,勤俭忠贞,守国济众,和谐发展”的灵济相公精神将进一步发扬光大。现在,当地政府坚持保护和开发相结合,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并重,融历史文化、民俗风情与现代文明为一体,构建未来具有历史文化、道教文化、红色文化、绿色文化、民间传统文化的风景名胜区。明天,灵济宫必将更加锦绣迷人,灵济生态风景区必将更加璀璨夺目!

      山水本草

      从灵济宫大门出来,我、何老师、月夜影跟着小卓书记绕过一片片金黄的稻田,顺着山间阡陌,慢慢爬上了村子的后山。“瞧,那些挺立秀丽的植物就是郁金!”同行的我们不由自主地跟着小卓的手指方向望去——层层的梯田,一抹抹,一片片,挤挤挨挨,郁郁葱葱,那样精神焕发,那样勃勃生机!郁金在秋日的暖阳下舒展着,鲜绿着。深秋的早上,与你的相逢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浓密的椭圆的枝叶层层叠叠,遮掩了半边道路。那一片片久违的呼唤,在湛蓝的天幕下写着不屈的散漫。郁金,我来了,在那样一个晚秋,我将以你疗伤。蹲下身子,望着狭长椭圆的叶子,稍内敛卷曲,底层的叶子有的已经干涩枯黄,但是,所有的叶子都片片向上,怒指苍穹。恍惚间,尘土飞扬,沙场秋点兵,我的眼前何止是一种植物,他们不是岭北山之魂,水之魂吗?

      我轻抚着郁金的叶尖,茎杆,那样尖锐、硬朗、壮硕,这该算是我们见面之后的倾心拥抱吧。郁金,请原谅我的冒昧,我的多情,我是无意触碰你的灵魂,我只知道,一方山水养育一方人,我还知道,你是属于岭北这片山水的。你应该是不屈的行者,不,是伟大的善者,你的仁心用勇敢行气,你的禅善用无畏破淤。

      小卓说,再过一两个月就可以收成了。原来你把武器深深埋在地里,那样不露声色,让病痛无处可逃。一株郁金一个故事,一朵郁金花一个童话,一片郁金根一个小秘密。最美的山水孕育最美的本草。如果说童年是有味道的,那么,岭北人的童年就是甘甜、清香、美丽,散发着仁心的芬芳。

      其实,不仅在岭北,园庄的六户、义路、东坪等村,房前屋后,层层梯田,郁郁葱葱,挤挤挨挨都种植着郁金。勤劳的园庄乡民把郁金套种在稻子和大豆之间。从园庄去泉州马甲的324国道线上,只要你从车窗外一瞧,就会瞧见一片片郁金挺挺秀丽,万众一心,静默向上,像油彩泼洒的画布,随意凸显。

      李白在《客中作》中的“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中所描述的就是郁金这种植物,而非郁金香。每到春天,郁金花葶单独由根茎抽出,与叶同时发出或先叶而出,穗状花序圆柱形,长约15厘米,直径约8厘米,有花的苞片淡绿色,卵形,长4-5厘米,上部无花的苞片较狭,长圆形,白色而染淡红,顶端常具小尖头,被毛;花葶被疏柔毛,长0.8-1.5厘米,顶端3裂;花冠管漏斗形,长2.3-2.5厘米,喉部被毛,裂片长圆形,长1.5厘米,白色而带粉红,后方的一片较大,顶端具小尖头,被毛;侧生退化雄蕊淡黄色,倒卵状长圆形,长约1.5厘米;唇瓣黄色,倒卵形,长2.5厘米,顶微2裂;子房被长柔毛。花期:4-6月。郁金行气解郁,凉血破瘀。治胸腹胁肋诸痛,失心癫狂,热病神昏,吐血,衄血,尿血,血淋,妇女倒经,黄疸。

      人们都知道本草可以治病,却未必知本草还可以医心。其实人即本草,本草即人;药理即事理,药性即人性。黄连清苦,赤芍热情,白芍含蓄,甘草中庸……每一味中草药都和人一样,有自己的鲜明个性,有自己的独特“人生”,读本草就是读人生,读懂本草,有助于读懂人生。用好本草,既可以治病,又可以医心。

      人们常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殊不知,草木也是有情的。不论是郁金还是麦冬都是五谷之外的庄稼。只要有土地就会生生不息。每每念着山水本草,就像在呼唤着家乡的兄弟姐妹们。正是基于这样一种情感,可以肯定,郁金、麦冬、川芎都有情义,有温度,可以摸到脉搏,能够听到心跳。一味味本草,鲜活,有生命,有喜怒哀乐,承载并传递着情感。

      一个古朴简约的陶罐要盛入本草,也要盛入风霜、雨雪、阳光、月色、忧伤和深情。这样煎熬出来的药性才更深刻,有隐约经年的暗香。在郁金花开的日子,我想再次来到岭北,然后屏住呼吸数花朵。冥冥之中,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也会变成郁金的一片绿叶,映衬着美丽的郁金花,丰满着另一个孩子的童年。

      向着山水更深处

      名为岭北,当然有河。不过,叫溪流或许更确切。水量不大,但数量众多。崇山峻岭中,枫慈溪静静地流淌,还有大大小小百余条溪沟。这些沟谷溪流,像毛细血管一样,枝蔓着,向四处散开。在山里行走,往往是顺着山里的沟谷,逆溪流而上。

      越往深处走,风景越美,比想象中美。绿色主宰着一切,也包容着一切。郁郁葱葱。各色植物,加上各种藤蔓,缠绕着,牵扯着,向上攀登,交织,然后覆盖了头顶的天空。像一张天然的巨网。蚁行其间的我们,是网中的小鱼。

      没想到,单一颜色的世界,也如此美丽。人生或许也是如此。活着,单调并不可怕,孤独也不可怕,只要坚持努力,生命终会有自身的美丽。如同那花,那草,那树。而它们,在这山水深处体现出的那活力,那恣肆,是我们往往不及和欠缺的。

      山越高,天也越高,秋高气爽,深不可测地蓝。满眼里,是苍翠的松树、杉树和黄红的枫树。为了更多的阳光,它们一个劲儿往上长,显得更加挺拔隽秀。紧贴地面的,麦冬、川芎、长青藤之类,更是无所不在,不断地用香气熏你,舞枝蔓留你。

      水声再次响起,告诉我们溪流的消息。下到沟谷里,逆流而行,渐渐发现,溪流也极具个性。平缓处如长袖宽衣,疏朗开阔,清冷见底;落差大处如悬空飘带,常有飞流急湍,激起阵阵涟漪。远看一片绿,近掬一手白。

      河水不大,但河床很宽,是石头的世界。有形形色色的卵石,片石,也有庞然大物的巨石。光滑,洁净,可亲,可近。看那情势,冥想着山洪汇涨,奔腾汹涌,急流巨浪冲打满河石头,气势一定非凡。而这些光滑、圆润的石头,已作了最好的见证。

      忘却闹市里的烦杂与喧闹,静静去看,去听……突然想起《圣经》里的一句话:“让我们把头转向群山,群山会给我们以帮助。”

      ?    岭北的水,虽也在沟谷里迂回,曲折,汇聚,作漫长的奔流,清纯的本性,却一直没变。水质澄澈,微透着蓝,晶莹,清亮,多深的潭或沟壑,都可看到水底的沙石,泥粒。

      听小卓介绍,一路上大家都心痒痒的。终于到了。真是一溪好水。在沟谷和丛林间逶迤行走,淙淙歌唱,脚步碎碎,嗓音脆脆。清亮的波,激着雪白的浪花。水边,满是大大小小的卵石。光洁。润泽。这样的水,逗人喜爱,直诱人想往里去。

      人们常说,见花惜泪,感物伤人的,是诗人。但我以为,见到一溪好水,便禁不住下水体验“湿身”的冲动,并能最终付诸实际的,才是真正的诗人。

      既是如此,我更愿意让岭北的山水在我的生活中,显得更遥远一些,就像海明威笔下的那座乞力马扎罗雪山,和雪山顶上的那只豹子。遥远会给人以神秘和神圣,给人以悬想和遐思。正如我们对过往的记忆,和对未来的憧憬。

      因此我更愿意,让自己和岭北的山水一道,在无边的寂寞里,沉默地守望这份遥远和深邃。

      岭北是一本关于自然的书。简单。诚实。聪睿。美好。薄薄的一册,却经住了时间的淘洗和择检。在林中,我们谦卑地行走,默默地记录,看,听,想。岭北以宁静的笔触,摹写着万物情态,生长和变迁。她的姿势,如此准确地契合了自然万物。岭北的文字,总脱不开那些“元素”意义的物事:空气。阳光。水。草木。虫蚁。鸟禽。以及与此相关的原初语境:物候。星象。季节。繁衍……这样的文字,一如蚂蚁、蝴蝶、鸟儿、野兔、雨水、阳光、月亮、星星和日出日落一样,必将永存。

      阅读岭北,再次唤醒心中沉睡的东西。与岭北身心交融,因而发现了自然的天性:友爱、宽容、平和。岭北的树木和鸟巢、对大地和牲灵的虔敬和悲悯,既源于生命的洞见和把握,更源于谦卑和崇高。谦卑是岭北倾听的姿态,崇高是岭北精神的本质。

      而这样的谦卑,崇高,这样的姿态和精神,在时下的山水文章里,真是特别稀缺和匮乏的。为此,岭北值得我,以及我们,你们,大家一读再读,常读常新。

      在我们岭北是概念,在他们岭北是生命。

      跋山涉水。风来雨往。早出晚归。餐风宿露。岭北的“仙人”,长年累月地奔波,巡视,在山水深处,在荒远林间,看护着这些鲜活的的生命。替我们,替世界,也替人类营造了一方世外桃源!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