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现代莆田木雕的一大前辈功臣——黄丹桂

    现代莆田木雕的一大前辈功臣——黄丹桂

      ——纪念父亲黄丹桂诞辰一百周年

      我的父亲黄丹桂于1915年10月生于福建省莆田涵江“黄氏木雕世家”,从小随其父亲黄文廉、祖父黄荣泉(我的曾祖父)习事莆田传统木雕技艺,是同辈中悟性最高、出师最快的一个。他十五岁时出手刻就的平雕花板和圆雕人物,己常获荣泉公夸奖。这种与生俱来的职业天才还体现在日常生活中对花鸟草蝶的细心观察、写生和前辈图稿的临慕、仿画;久而久之,便熟能生巧,不论雕何刻啥,都能得心应手。

      荣泉公生于清朝末期,擅长圆雕人物,兼擅浮、透雕刻花鸟,系本地著名的“黄氏木雕世家”第一代传人。而生于民国初期的第二代传人黄文廉为人谦和爽直,那时的黄氏木雕,刻工已愈精致且更富于想象,但仍未超脱出莆田木雕的一般模式。手艺人的孩子早当家,我的父亲25岁时便作为黄氏木雕第三代传人掌门闯江湖了。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福建长期处于战乱状态,作为游艺民间的木雕匠师,只能凭高人一筹的手艺赢得宫庙或富豪人家的木雕活,工资则以大米按担论价。创业之初,莆田石庭侨乡有户富豪看我父亲太年轻,信不过其技艺,故意请了三班人马,分摊承接木雕:既比技艺,又赛进度。时间过去七十多年,当我又去寻访这座木雕老民居时,房主后人仍盛赞丹桂雕作是三班人马中图案最多样且花鸟样式最活脱者。

      上世纪四十年代初,邻镇梧塘的九峰村要雕一座戏台,特邀我父亲和外乡的一位名匠“慕武棚”(莆田方言“唱对台戏、打擂台”的意思),以比试雕艺高低。几天下来,比试结果是我父亲胜出并雕此戏台。按照行规,从此九峰村的木雕活就全由“黄丹桂匠队”独揽了。九峰是莆田有名的古民居村落,至今尚存二十多幢雕梁画栋的古民居,其中的全木雕古民居均出自丹挂名下。最有代表性的是方氏大厝,外侧是红砖砌成的龙虎楼,底层是裙裾状基墙。方氏大厝占地7亩多,正厝前廊的两根长10.7米、直径0.44米的顶梁柱是从仙游山区采购的原始森林杉木,每株包括运费花了上千块银元。在装饰上,方家特意请莆田前清翰林张琴作画题诗,而整幢木雕则特邀我父亲设计制作。主人的尊重和礼待,使我父亲很受感动,于是格外精心设计、尽力施艺。大厝的主厅面积为5×12米,厅前的三重廊樑、楣棖,厅后的“神帐”上下左右,皆以故事神话题材遍施木雕:人物花草,夺框而出,栩栩如生。我父亲及其徒弟不但按主人要求,把活做细做好,而且许多主人没有要求的装饰部位,如“龙虎楼”房顶翘角各垂一个倒吊花篮的柱体上竟插雕多组翼饰,甚具动感。这种不计工时为艺痴雕的后果,却是年终结算“点工”工资时所得的几担大米还不够给徒弟们开工钱,更没剩钱带回家过年了,这正应了土话所谓“贴工蚀本吃”(莆田方言“倒贴工钱,沒挣反亏”之意)。因为方氏大厝的木雕太精美了,又因为历经战乱,至今许多精彩雕件己多被撬窃盗卖,残缺不全。邻近几处木雕民居的主人见状后,纷纷将家中神龛及樑棖的木雕美构拆藏起来,每年只在春节、元宵时才重新复位,以供宾客欣赏。所以从某种角度说,九峰民居木雕的技艺水平及艺术价值是远比婺源木雕高超的。2004年夏秋期间,央视4套“走遍中国。走进莆田”《木雕的传奇》专题节目制片人梁钢(原央视《美术星空》制片人)在实地采访时赞不绝口,并录播了不少“九峰木雕民居”的特写镜头。“莆田市工艺美术行业发展‘十二五’行动计划”早己把“九峰木雕民居”列为“工美旅游观光”路线。当地政府也把公认为“莆田民间第一厝”的“方代大厝”等“九峰木雕民居” 列入2015年“福建省美丽乡村建设名录”。

      丹桂民居木雕有四大特色:一、实用价值与艺饰价值的完美结合:莆田古民居的一般结构为入户门楼、院埕、双层三间厢(包括含神龛的客厅、后房及左右厢房。整座木雕装饰的重点在樑头(含“垂斗花篮”)、斗拱、牛腿(棖角)、雀替、轩廊、吊顶藻井及门窗、隔扇、栏杆。“粗墨”木工在完成木构前会向木雕师傅交代各个部件的组装位置和需要施雕的一个或三个立面朝向;接下来便是丹桂匠心独运、设算何处雕花、哪面刻凤以及花样与鸟纹如何衘接过渡的关键了。不论是九峰民居或石庭侨宅,我父亲的每一处遗作都堪称实用性与艺术性的完胜结合。二、随型构图与现场设计的得心应手:鉴于每一座民居的构筑与“粗墨”木工的做法都不一样,只有模式尺寸大小的区别,沒有依样再画葫芦的图谱可以到处套用,何况当时还没有复印机。我父亲在雕作时从无先画图稿,往往直接在木构表面勾勒轮廓,而后抡槌便凿。其实他早已打好腹稿,胸有成竹。三、不雕重样与随机应变的新意迭出;雕过的花样绝不重复,这是父亲的职业习惯,也是他的艺术道德。所以时隔六、七十年后再看其遗作,还是那么生动,那么出神入化。四、散点透视与圆浮透雕的融会贯通:丹桂民居木雕是一种以平面雕饰为主的综合创作,一般多沿用传统的散点透视构图技法,以层次和高远的手法来处理透视关系,具有更强的表现能力,凡属百姓喜闻乐见的吉祥如意题材或诗情画意,丹桂民居木雕均有刻画。既有浅浮雕、深浮雕,又有双层镂雕、三重透雕,更有半圆雕、圆雕,各种技法穿插运用、出奇呈异,极具功力。

    1.jpg

      黄丹桂,《刘海戏蟾》,龙眼木雕  福建省工艺美术珍品馆收藏

      1949年十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的礼炮声唤醒了中华雄狮,振奋了游艺民间的莆田木雕匠师。父亲的民居木雕题材也与时俱进,增加了浮雕“五星”、“劳动光荣”、“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等创新纹样。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人民政府对工艺美术手工业采取“保护、发展、提高”的政策方针,组织民间艺人归队,挖掘传统手工艺品种,带徒传艺,使莆田传统木雕工艺如枯木逢春,重焕生机。1955年创办的城厢木雕社(1970年更名为莆田工艺一厂),集中我父亲和林玉义、朱榜首、徐先春等数十位民间手工艺人,合作生产木雕。我父亲作为雕刻社的主要创办人,带领自己培育25年之久的雕艺精巧的十几名技艺骨干,无私加盟入社,毫不计较得失。1956年,城厢雕刻社的木雕产品开始出口,销往苏联及东欧各国。所以我父亲早先就是企业创新、产品验收的技术总监。《东方朔》、《麻姑献寿》等作品,均由我父亲为主的几位创社技术骨干创新定型、订货成交后投入批量生产。我父亲对产品验收非常严格,但同时又善于耐心纠错且肯毫不保守地指出刀法欠缺之处,甚至亲自下手,动刀示范修改,使每位受教者心服口服。1958年城厢雕刻社扩员,增收了200多名学徒,全部由我父亲负责教练木雕技能:如磨刀、熟悉木纹并如何操刀等等。方文桃(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就是其这批学徒中的一员。

      我父亲虽然日常事务很忙,但仍坚持刀不离手,勤于创作。1959年初,为迎接国庆十周年,他参与创作富有“莆田工”地方特色的圆雕人物、木偶、微雕黄杨木镶嵌乐器、精微透雕砚照、浮雕围屏、桌屏、龙凤行等23件作品晋京展出,广获好评。同年五月,他又参与由福建省人民政府组织、承担的北京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和三楼宴会厅的木雕装饰作品。其中直径90厘米的黄杨木雕挂屏《十三朵金花》由我父亲主持创作,并和黄文华、徐先春协作雕坯,李农民、朱明通等四人修光。作品主题意在刻画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闽西才溪妇女拥戴工农红军的故事:1927年,朱德率领部分南昌起义军抵达才溪,洒下了革命的火种;1933年,毛委员从瑞金赶来才溪,深入中央苏区模范区的火红实践,写下著名的《才溪乡调查》。才溪青壮年80%都去参加红军了,家里的田地和老人孩子怎么办?才溪妇女把这些都一手扛下。她们做草鞋、送粮食支援前线;锄田犁地、莳田插秧,做草鞋、送粮食支援前线,成立互助组,尊老扶幼,拥军优属。毛委员在才溪做调查时问她们:“男人当红军去了,你们想不想他们?会不会改嫁”?她们回答说:“想是会想,但不会改嫁,男人在前方杀敌,我们在后方搞生产支援他们,都是干革命”。才溪妇女为夫君,为革命始终忠诚,涌现出“十三朵金花”,一时传为美谈,连毛委员都夸她们,还接见了她们的代表。《十三朵金花》堪称莆田精细木雕在题材、形式、雕艺等多方面的创新:内圆主画面以黄杨木浮雕技法刻画十三位才溪妇女和一位长者在山乡田间辛勤劳作的情景,并以远山、近树和标语作配景;外框花边略窄:以浮雕花卉、卷草的连续图案刻饰;内框花边稍宽:以透雕回纹套如意纹镶嵌“龙眼”、“佛手”等十二块扇形浮雕“瓜果”花板,寓意四季丰收。这件富有革命历史意义、福建地方特色和审美艺术价值的杰作博得了每位到过人民大会堂福建厅的中央首长和外国贵宾的夸赞。

      1963年,城厢木雕社成立象牙雕刻组,由我父亲担任组长,组织人马先到福州等地学习取经,而后又结合莆田木雕传统工艺,在圆雕、精微透雕砚照和大型组雕方面,实现了莆田牙雕工艺的三大创新。

      一是圆雕人牙雕工艺:莆田人物牙雕与福州牙雕的不同之处,就是善于将精细木雕传统工艺灵活移植并成功运用于古典仕女服饰、佩珞的深入刻画和武将威武神态及战袍铠甲的独具一格;我从父亲遗留的《闻鸡起舞》、《天女散花》等早期牙雕人物作品的黑白照片,己足见其雕功之娴熟老到。方文桃的牙雕《喜讯传来》、《战友》;佘国平、朱榜首的《女邮递员》、《杂技英豪》亦各展绝技,艺誉远扬。二是人、物巧构,情景交融的组雕工艺:这一工艺的开发和拓展是一种渐进的探索、试验和积累过程。首先,牙雕组创作群体仅在单件圆雕人物背后配饰简单的山石或树景,进而在佘文科、佘国平父子创作的《惜春作画》中,将人物融入平透雕围屏及舞台栏柯的小型组雕氛围之中,显然平添几分审美效应;再而就是在《大闹天宫》组雕中尝试以牙雕刻画众多人物,而以黄杨木雕体现云水景物,效果颇佳。当时的老中青创作人员众工协力:先由技术尖子方文桃、佘国平创作整体构图的泥塑稿,并实施他们所擅长的人物雕刻。例如大型象牙组雕《史湘云醉酒》作品,将我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中最脍炙人口的“史湘云醉卧芍药丛”情景,浓缩并重现于宽80公分、深50公分、高20公分的组雕作品中,作品人物13尊,或站、或蹲、或卧、婀娜多姿,动静有度;我父亲主雕芍药花草及假山石景;佘文科主雕梧桐树景及楼台亭阁;方文桃、佘国平负责人物造型及协助配景等;李农民负责俏影修光;朱榜首负责栏杆、地面的精密拼接。台几花树等配景雕刻采用镂空透雕,立体感强,楼亭圆柱浮雕龙凤龙灯上透雕花鸟,锁链环环相接、环环可动;假山、桌椅布局恰到好处,地面用牙片拼接、工整细密。该作品1978年选送福建省第二届工艺美术创作设计人员代表大会会展览,荣获优秀作品奖。

      三是堪称装饰性、技巧性双绝的精微透雕砚照刻艺:象牙雕刻组成立之前的上世纪五十年代,便由我父亲主持创制了一套乐器,其器缘、柄、肚、钮都装饰着用一寸见方的牙片镂刻的《三国演义》人物及花果鸟兽等,细微精致,选送参加东欧捷克共和国展览会得到嘉奖;我父亲和朱榜首创作的黄杨木雕框座镶嵌直径仅6厘米的牙雕砚照《木兰从军》,在一块那么小那么薄的牙片上,竟可雕出众多人物、车马及山水树景,可谓巧夺天工;作品现藏福建省工艺美术珍品馆;另一件该馆收藏的《三打祝家庄》牙雕砚照,款式上弧下直似扇形,尺寸厚1.5厘米、高11厘米、宽23厘米(含木框雕座的尺寸亦仅3×18×33厘米)。《三打祝家庄》刻画的是古典小说《水浒传》中一埸决战的高潮时刻:三十四个人物(其中梁山军二十三人,祝家庄十一人),还有十二匹战马、六帜旌旗、一艘战船;骑兵、步兵、水兵及将帅应有尽有。配景则刻饰一座城、一条河、三幢楼、两座桥、十一聳山峰、十株树和数簇竹子与草丛。令人如闻杀声,惊心动魄。但因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企业忙于应付出口订单,对诸如“砚照”之类慢工细活利润少的产品,自然冷落不顾;又因文革动乱、改革开放后的寺院重建佛像再塑和之后的各自办厂,忙于应付来料加工等业务,精微砚照雕艺濒临失传。

      话说回来,我父亲的老本行还是木雕,他在象牙雕刻组(亦即厂部创新组)期间创作的龙眼木雕《刘海戏蟾》、黄杨木雕《钟汉离》等佳作均因构思奇特,刀功高超,由福建省工艺美术珍品馆收藏至今。他与方文桃、佘国平等人共同创作的大型龙眼木雕《三英战吕布》在多届广交会连获出口订单。2008年夏季,我随福建省木雕代表团参访台湾时,发现高雄一位木雕古董商用玻璃柜珍藏一件宽80厘米,高约50厘的龙眼木雕《三英战吕布》。“三英战吕布”是我国古典名著《三国演义》第五回中一个精彩的故事片段:以刘备、关羽、张飞兄弟三人与猛将吕布的殊死战斗为描述对象,刻画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沙场血拼。射灯下的作品似又再现《三国演义》原著所描写的张飞“圆睁环眼,倒竖虎须,挺丈八蛇矛,……抖擞精神,酣战吕布”;关羽“舞八十二斤青龙偃月刀,来夹攻吕布。……”;刘备“掣双股剑,骤黄鬃马,刺斜里也来助战。这三个围住吕布。转灯儿般厮杀”……目睹父亲遗作尚存宝岛,我不禁百感交织。这位古董商还特地捎话道:“我等着莆田来人买回这件木雕呢”。

      如今尚存我处的仅有的一尊父亲遗作,是作于1962年的龙眼木雕《太白醉酒》。虽是半成品,反而更有味道。这是一个凿坯样本,很多莆田木雕后人都承习这种刀法:简洁明快,很有雕刻的力度感,将灵魂性的内涵传递出来,实属难得。中央电视台来莆田摄制《寻宝》专题节目时,《太白醉酒》被选为莆田木雕的代表作。

      由于我父亲在莆田木、牙雕行业的杰出资历、水平和贡献,1961年获福建省轻工业厅、文化厅评授省“艺人”称号;1971年初,钱绍武教授在考察莆田工艺一厂时,对我父亲的木雕技艺甚为赞赏,曾邀请他前往原中央美院作示范教学—把极富传统及地方特色的莆田木雕艺术“方言”请进全国最高现代雕塑学府;1979年4月,我父亲又获福建省二轻局授予的“省木牙雕工艺师”荣誉称号;同年8月,我父亲作为福建省工艺美术代表团28位成员之一,参加第三届全国工艺美术艺人、创作设计人员代表大会。这是他第三次晋京参加全国艺代会了。

      记得父亲进城厢木雕社时我才六岁,从此常常忙得除了节假日回家时才能见一面。不知是祖传基因或自幼耳濡目染的原因,我唸小学时画的花鸟、人物就己经很象样了。最难忘的是有一次周末我父亲回家时,看到我的画作线条甚具自己年少时的天才意韵,非常欣慰;鼓励之余,还特地画了一尊关公胸像让我临慕。1964年城厢木雕社特招“艺人子女”进厂,父亲才有较多时间对我言传身教。进厂不久,我修光的木雕衣纹愈渐顺当,便有老工友夸是“龙生龙,凤生凤。……”,意即肯定我的雕艺已经崭露“丹桂刀风”。父亲知道后,便提醒我要戒骄戒躁,并告诫我:“艺无止境,木雕技艺的不断提高,唯有靠苦练基本功,勤动刀、勤动脑,勤变通,绝无捷径可走”。1966年春季,还特地由厂部推荐我前往厦门工艺美术学院开办的“福建省工艺雕塑进修班”深造。1969年冬季,我报名参军,父亲支持我去当兵吃苦, 让稚嫩的躯体和心智经历炼炉锻造。在部队期间,我亦艺不离手,连创《海防战士》、《跟踪追击》等作品,获福州军区政治部优秀作品奖; 1973年部队提干的信函寄到厂部时,我父亲却表示反对。因为黄氏木雕第四代只有我和哥哥两人,而哥俩中仅我一人习事木雕。我理解父亲是希望我把木雕技艺代代传承下去,随即便向连队申请退伍。连长虽然遗憾惋留,但最后仍支持我重操雕刀。1976年退伍回厂后,我即进入厂部产品研究组,在我父亲、佘文科等老艺人和师兄方文桃等人的指导下,创作了大型象牙组雕《苦肉计》,广获赞扬;1982年至1989年,我参加莆田工艺一厂佛像雕塑群体,为全国几十个寺院塑造了上千尊大型佛像;1990年5月,我以父亲的名字为品牌(因为他的名字几乎已与莆田木雕融为一体了),创办了丹桂工艺厂(1995年升格为莆田市丹桂工艺有限公司),企业在佛像雕塑方面的突出成就使其在国内外高端工艺市场的名声骤然响起,被日本《宗教工艺新闻》誉为 “地区宗像雕刻笫一家”。

      在丹桂工艺事业如火如荼的发展过程中,我的女儿黄淑钦、女婿林飞鹤可谓我的左膀右臂。他们都毕业于福建工艺美术学院,作为“黄氏木雕世家”第五代传人,淑钦出生于1982年,是黄氏木雕世家的第一员女将,她从小出手的画作便很得其祖父丹桂嘉许;院校毕业后又善于将现代美学理念融入到传统木雕艺术中,作品有着女性独有的古朴与含蓄。她的作品《杜甫》、《立雪》、《闽娜腾跃》都极富特色。飞鹤出生于1980年,致力于对传统木雕题材的推陈出新,所创“唯美佛像造形”及《嬉鹅》、《生命的旋律》、《出水芙蓉》等佳作均广获好评。伉俪匹耦(偶)还把公司的生产经营管理得井井有条。不论招投标、跑业务或订合同,己可独当一面。可喜丹桂木雕后继有人。

      时令愈近八月中秋,正值丹桂飘香季节。今年恰逢我父亲诞辰一百周年。俗语道:“人逢佳节倍思亲”。我在满怀亲情感念父亲养育之恩的同时,更多的是感念在他享寿八十二年的木雕生涯中所表现的如下雕风艺德:一是想象丰富:例如他把斗拱与垂饰宫灯与倒吊花篮雕成一体,非常精致,但外围轮廓又保持非常完整,疏而不乱。善用不同花种鸟型,大小搭配整合。再加点雕刻的技巧应用和把握,使人远观完整大方,近觉镂刻精细,体高了超人的创作力。二是图案灵变:山水、花鸟、树草、云雾等图案信手拈来,依材赋形,相当擅长灵活变通纹样的款式与走势。如:石头方面在他的笔画和雕刻基本是随心所欲,刚劲有力,造型优美。三是平雕巧妙:疏寓密,粗含细,大嵌小,用三层、五层镂空透雕巧妙处理。构图从来不求密麻似蜂窝,只求艺术有新意;让人百看不厌,既不感烦和累,又引发无限的想象空间。四是圆雕传神:传统人物圆雕是我父亲的拿手绝活。关羽、钟馗、李太白、八仙等人物雕刻均生动传神。例如关羽的刻画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甚具特色。特别是脸部表情既有武将威视一切的英雄气概,又有一种斯文的儒将风度;衣纹处理流畅又稳重,给人一种沉着镇定的感觉;而动态造型则保持斜身正面,两腿一缩一伸的艺术造型姿势。五是痴艺敬业:父亲一生刀不离手,研艺不息。不论在民间承揽民居刻饰,或者在厂担任技木总监,他对木雕技艺总是精益求精,对题材造形总是新益求新。退休回来后也坐不住,总喜欢在我办厂的车间走走看看、指指点点。年近八旬,仍不时操刀向后辈示范绝招。有一天他在雕作中渐觉老眼昏花时,忽将雕搥往桌上猛地一拍,大声叹道:“老天啊!能让我再年轻十岁该多好!……”。足见其暮年壮心不已,不舍收刀。六是无私传艺:莆田俗语道:“教师仔(徒弟)打师父”,自古木雕行规“技艺不外传”, 手艺都是父子相传。但是一个人再有本事,能力也是有限的。父亲从游艺民间到担任城厢雕刻社木雕学徒“总教练”,一贯无私传艺。即便在退休之后,发现我的堂弟黄玉锁年纪尚轻便善画擅雕,便加以点窍指教,使其创办的侨豪工艺厂在海峡两岸寺庙古建装饰方面业绩卓著,客户众多。七是识苗爱才:方文桃1958年刚进厂当学徒,就被我父亲的伯乐慧眼识为好苗子; 1962年从厦门工艺美术学院雕塑专业毕业回厂后,却被屈才安排在车间凿制粗产品;我父亲“路见不平”,便拔“木”相助,把自己用于创新的黄杨木等上等雕材拿给文桃,勉励他大胆创作,“想雕什么尽管雕”。沒过多久,文桃创作的黄杨木雕《夜诊》、《女护士》便于1965年被福建省工艺美术公司收藏,并获选赴沪展出,《福建日报》、上海电影记录片作了专题报道;文革前还有牙雕《喜讯传来》、《战友》等数十件作品参加省级以上各种展出并获奖和表彰;象牙雕刻组很快便将文桃增补进来,参与负责产品创新、验收等技术工作。1979年与其恩师-我父亲一道获福建省二轻局授予的“省木牙雕工艺师”荣誉称号。诚然,方文桃从屈才受压到脱颖而出再到成为新一辈莆田木雕、宗教雕塑的代表性领军人物,始终不忘感恩其丹桂师傅。八是甘作配角:虽然身为创社功臣,也算现代莆田木雕的一代宗师之一,但我父亲从来不摆老资格或居功自傲。大型象牙组雕《史湘云醉酒》集体创作的感人事例堪称业界少有,世间罕见:让年轻一辈的方文桃、佘国平塑人物作主创,我父亲、朱榜首、佘文科、李农民等老艺人则配景、修光作配角。这种协作精神在当下世风虚躁、名利熏心的业界恐己难再。可谓:甘为人梯肩作阶,乐做绿叶衬红花。九是不计名利:为艺术不计工时,不惜“贴工蝕本吃”,是父亲最受称道的职业道德。而商品化市场经济“按件计酬”的包工包件制、导致求量不求质。眼好手快的年轻人,只雕八九不离十就草草交货,甚至不耻仿冒盗版,则是父亲晚年最深恶痛绝的行业乱象。十是敢打擂台:该出手就出手,不等于逞强好胜。父亲敢于在“三班人马比试”中技高一筹和“慕武棚”对打擂台中完胜,凭的就是真雕功。受父亲影响,2009年4月我创作刻画抗洪战士抢救落水儿童的木雕作品《军魂》,参加首届“艺鼎杯”中国木雕现场创作大赛,以与金奖仅差0.2分的成绩荣获银奖,并获09年度“中国木雕榜眼” 荣誉称号;2014年4月又创作高1.5米的《关公》坐像,参加首届中国宗教造像泥塑技艺大赛,荣获特别金奖并获“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大师(宗教造像泥塑)”荣誉称号;从而为莆田木雕、莆田宗教造像技艺争了光。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继承发扬黄丹桂的雕风艺德,才是对这位现代莆田木雕的一大前辈功臣诞辰一百年的最好纪念。文/黄文寿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