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美哉!文人眼中的“春莆禧”

    美哉!文人眼中的“春莆禧”

      □郑国荣

    1.jpg

      早就听爱人说莆禧古城外有一处“桃花源”,不仅有茂林修竹,屋舍俨然,更有海风扑面,洞天朗月,是“乞仙梦”的好地方。我查史料,莆田最出名祈梦圣地,果真有“春莆禧、夏天云、秋仙女、冬九鲤”之说。最近,市政府将“浮曦春赏”公布为“莆田新二十四景”,更把我想见的渴盼推到了极限。于是,老伴福清一回来,我们就踏上紫霄寻梦之旅。

      紫霄洞又名仙公洞,位于湄洲岛北对岸的东仙烟墩山上。为了看到“紫霄日出”,天没擦亮我们就出发了。车出莆禧城,不到五分钟就到了烟墩山最高峰山盘顶。黯黑的天色在海雾的笼罩下带着一丝神秘,好似蒙娜丽莎神秘莫测的微笑,让人心生窥探的欲望。忽然,东海上有一些光亮,穿透雾气照射在海面上。这光线虽然微弱,却给台湾海峡带来了生气。渐渐地,光亮越来越强,开始是一丝,然后是一线,慢慢出现了圆的边界。脚下滔滔海浪在这火红色的点染下,似乎呻吟得更凄惨,咆哮也变得更加剧烈,仿佛是新生儿诞生时母亲的呼喊声。就在我注视的一瞬间,随着灼人的火红,半轮红日出现在海面上。每一簇泛起的浪花都带着红日初升的娇羞,直射过来的太阳光点燃了山盘顶上的每一块石头,给烟墩山镀上了一层层生命的光彩。太阳总算升起来了。我舒了一口气,内心也不由自主地跟着颤抖、跃动。作为母亲,不知不觉中,泪水涌出了我的双眼,是惊喜,还是感动,抑或淡淡的忧伤,一时我也说不清,一切都像做梦一般。

      紫霄洞,古有十八景之称,尤以“洞天”最为著名。老伴说洞天如天堂一样美。我将信将疑,内心却充满了期待。车沿山间公路盘旋而下,沿途峰回路转,偶尔能看到山谷中散落的民居,建筑以石料为主,风格简约,错落有致,呈现出山里人家的别样风情。车在一处叫仙门的地方停下,面前矗立着“望仙台”“赏春台”两座巨岩。老伴牵着我,顺路标往里走,石刻的“洞天”字样,在山石林木掩映间微微显露。绕行至摩崖近百米,一柱冲天的巨石赫然而立,我不禁为之一惊。巨石色如渥丹,灿若明霞,倚天矗立,称之“洞天”真是一点也不为过。洞天自上而下劈开一条窄缝,穿过缝隙即到达洞天顶上。洞天峭壁两旁空旷,无以依傍,百丈丹崖直下涧底。洞天顶上,“西望湄洲,叠叠一水间,东眺东大海,青碧洋洋,极目无际;下顾莆禧城,人居错列,若蚁穴身”(明林登明《莆舆记胜》)。虽有美景的诱惑,但我还是不敢在此久滞,催促老伴往回走。

      本想去紫霄洞要经历很多曲折,不料它就在洞天石旁不到10米的地方。端坐紫霄洞口,纵目如蔟的翠峰、似练的鲤江,莆禧古城外的凤山,绿里透着红意,傲然屹立,山上苍绿的柏树绿得那样纯粹,那样不羁,叫人只想枕洞天而眠,去寻那南柯一梦┄┄

      进入紫霄洞,眼睛一时无法适应黑暗。我让老伴打开手电,随着幽深曲折的石阶慢慢往前走,渐渐地看清了夹道分布的奇石怪岩。洞内宽敞,冰凉宁静,自成威严。老伴帮我披件厚毛织,继续往前潜行。手电光束缓缓前移,我细细地揣摩着洞石的形态,一个个都是神仙的模样,栩栩如生,惟妙惟肖。有的象仙翁下棋,有的象仙人观瀑,有的象三仙醉酒,有的象八仙过海。下了几级石阶,有个滴水潭,名叫乞丐婆思量皇帝根,听起来很俗气,但一点也不煞风景。有水的地方,必有灵性,何况是紫霄洞里的水,更是通过万年亿年的坚持,才打造成今天这样的一潭瑰丽。其实,滴水潭有一个很美很雅的名字:溜玉池。溜玉池不大,10平方米的样子,碧绿如镜,悬在池上的是一块大钻石状的巨型八梭岩体,尖岩棱角分明,若脂如玉,正当豆蔻年华,青春妙龄。我蹲下仔细打量,发现它与水面仅差几公分,可就这段小小的距离却成了永恒。上面的钻石头尖不再往下伸长,下面的水也不往上迎一迎,亿万年在一起,却无缘碰到。我呆呆地望着老伴倒映池里的身影,想起了一首诗:“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我好像在洞里做了一场白日梦,时空变得虚无缥缈。此刻紫霄洞中的暗地妖娆,已将我心中的春天凝固成永恒的画面。

      到了东仙紫霄洞,普陀庵是不得不去的。都说普陀庵是天堂最靠近海的地方,到了普陀庵才知道满山坡都是滨海石林。车没停稳,我就蹦下来,人世间哪有这样的的石景,太完美了!连环相系的怪石,高低错落的岩洞,玲珑剔透的池窟,矮小而苍老的石树,花木山石倒映海中,彩波交织,相映生辉。墙白瓦红的普陀庵座落其中,寺院形如一个争奇斗艳的盆景。满山的石林,犹如千军肃立,气势如虹,是镇守,是出征,不甚了然。而最令我难忘的还是这里的海,相比我娘家壶公山那云雾缥缈如仙,壮阔的普陀庵海景更显雄浑而浪漫。阳光下,海水愈靠近岸边颜色愈浅,也愈欢快。波浪不断地向岸边涌来,热情地奔向我脚下矗立的岩石,石与浪相拥大笑后,洁白浪花飞溅开来,将岩石、绿树点燃,好似一对对恋人在岸边尽情调情嬉戏。我暗想,这木讷黝黑的岩石,应该也对这种疯狂的拥抱有丝默许吧。不管什么样,我已经被目前的这份阔达与豪情感染了,不顾一切投向憨厚的老伴,吓得他连连后退。我大笑起来,也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来了如此勇气,这不带任何羁绊的率性洒脱,也只有在如此景致面前才能展现出来吧!

      从普陀庵出来,老伴碰到了不少熟人,拘谨有礼地打着招呼,不只因我在他的身边,更是唯恐惊动了紫霄洞和普陀庵那些沉睡的生灵。虽然这些石林是天地无心插柳的创造,然而我却愿相信那是可以唤醒的法力无边的精灵。我唤老伴将三角架支在石头与矮树间,尽力保持着相机的平稳,我要将这里的妖娆拍摄下来,成为普陀庵逍遥游的一种佐证。当那些七彩光影被拉成放射状的弧线,而岩旁的绿树依然保持着它的高度清晰,妙不可言的美丽已经在照片上呈现出来时,我心狂喜!这次来紫霄洞,虽然没有“乞仙梦”,但我已经将自己当做仙班一员,与仙女们一道,融入如梦如幻的紫霄美景……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