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浅谈黄石商业与妈祖

    浅谈黄石商业与妈祖

      □游荔生

      莆田“名镇”,有城涵黄笏四个。今天,黄石在莆田,也是有地位的。

      黄石的小城故事多,历史中商业发达,妈祖文化的积淀丰厚。

      黄石,自古地狭人稠,商业气息浓。善良的黄石老百姓,希望通过诚实的劳动,比如经商,来改变生活。黄石的农业和手工业,比较早萌芽。隋唐时期,黄石的商业有了初步发展。宋代,贸易形成规模,黄石开始有“名镇”之称。

      黄石,过去陆路交通不发达,商人需要频繁往来于海上或内河。“宁海桥”、“化龙江”、“江头社”等地名,许多美丽的内河,可见证这一点。

      面对汹涌波涛,商人祈求神明的保佑,妈祖自然是保护神。自北宋起,经济的发展,社会有了更多的资金用于文化建设,妈祖香火也在黄石广为传播。黄石的妈祖,简单的,“钱”的梦想,与商业关联。

      北宋,黄石生意昌隆,现集市,成为莆田、仙游、惠安三县的贸易中心。官方设立了“黄石市”。(今天,黄石著名的二十四铺出游,有莆田、仙游、惠安等五个县的人参与,这个有历史渊源)贸易的成长,促进经济、文化蓬勃发展,黄石成富裕区。同时,围垦有著名的东甲“镇海堤”。木兰陂建成,淡水灌溉充沛,农业旱涝保收。于是,黄石,成为闽中地域闻名的鱼米之乡、浏览胜地。

      宋代,注重海运贸易,航运促进了工商业繁荣,黄石也不例外。由于南北洋平原的开发,黄石商贸继续发展,与此相对应,黄石的妈祖也简单发展。距妈祖升天一百年,北宋哲宗元祐元年(1086年)在兴化湾内港,宁海圣墩,建立了圣墩祠。宁海,是黄石的。

      宁海镇,在宋时,系入海之地,多港道,是莆田北洋平原延伸的最后点,也是商船云集的天然良港和商埠所在。妈祖,受到商人的虔诚供奉。从《圣墩祖庙重建顺济庙》可看出,当时福建海船水手中,不乏宁海圣墩祠妈祖的虔诚信徒。妈祖获第一个朝廷所敕“顺济”庙额,正是由宁海圣墩庙向朝廷申请来的。显然,申请封号,需要宁海人充足的经济实力。圣墩庙,作为妈祖信仰的中心之一,是由黄石海运贸易而发展起来的实力决定的。

      在商业贸易发展后,圣墩其信仰中心的地位,是稳定的。黄石人,一直奉祀妈祖香火。作为商业重镇,黄石水南有妈祖香火的传播的传统。黄石水南,也是与笏石顶社溪船码头沟通的主要水路,莆田沿海的大部分生意从此开始。

      宋代,黄石已经相当富庶。黄石距圣墩不远,而且黄石市与白塘浮屿古码头的交通发达,客商云集、经济繁荣,有利于妈祖香火的传播。宋时,以航海贸易为生的宁海镇人,在方圆仅数百米的境内,就建了圣墩、浮屿、三埠镇灵顺庙等,三座有记载的妈祖庙宇。

      黄石商人,怀着妈祖的梦想,往来于宁海、黄石和笏石顶社溪船码头之间。

      宋度宗咸淳二年的《群仙书社祠堂记》,说到了水南群仙书社,从朱氏祠堂到妈祖宫庙的演变历史。记中言及“前为家庙‘朱氏祠堂’,后为群仙书社,为家塾……建炎四年,高宗渡江,遇莆新安人田经船,风大浪急,天经祷天,‘顺济娘娘,朱总管佑之。后高宗入临安,首封顺济娘娘为’护国夫人‘,敕庙’显济‘。理宗朝封’顺济圣妃‘。为此,’群仙书社‘改为’敕赐显济庙‘”。

      群仙书社奉祀妈祖,可见,宋代的黄石,与妈祖信仰有密切关系。

      元代,由于宁海港的再次兴起,商业贸易得到进一步发展,经济中心和妈祖信仰中心,再次转移到宁海。元朝初年,朝廷晋封妈祖为“护国明著天妃”,举行春秋两祭,逢初一、十五晋香。

      当时的白湖顺济庙,是官方举行春秋两祭的妈祖行宫。为便于官方祭祀,在城中心择地,再建一座妈祖庙,并将白湖妃神像移到庙内供奉,因庙与文峰岭相对,故称为文峰宫。

      文峰宫的灵,到黄石,今天亦然。

      黄石丰富多彩的商业网点,南北洋互通舟楫,让黄石的贸易经济获得大发展,自此,黄石成为全莆和惠安的商业中心。元朝,妈祖香火在黄石商业重镇,继续发展起来。黄石,自南宋末年有群仙书社奉祀妈祖。而在元代,又有清后村清浦灵慈宫。黄石清江天后宫,则是建于元大德二年(公元1298年)的一座重要的妈祖宫。

      元朝,朝廷实施海禁,加之莆田沿海以及壶公山的林木因冶铁、造船采伐一光,制瓷、冶铁、造船等逐渐式微。此时,木兰溪下游宁海港,代替白湖港位置,遂成新兴集市。

      明朝开始,宁海港已成莆田海运中心之一。莆田桂圆干制品桂圆,以特有优良品位,为外埠人青睐,逐渐代替荔枝干,一直占领江浙以及东南亚一部分市场。莆田的桂圆、茶叶、竹编,黑糖、白砂糖以及漆器等,集中黄石。宁海港逐日出进海船近百艘,黄石街市衡宇星罗棋布,商铺达百余家,成为闽中商贸中心。

      因为人多地少,明朝前期,黄石呈现成批离开或者半离开农业,而专门从事手工业的大户。黄石市场贸易畅旺,带动周边各村食物加工业兴起。清浦、西洪等村,制作的兴化大米磨成的粉,细如银丝,美味适口,烹饪容易,享誉海内外,很快成为宴席主菜,作为莆田特有产品提供出口。

      黄石,文化教育发达。唐朝江梅妃,生在江东村;宋朝闻名理学家林光朝,则在红泉学堂讲学,形成出名的“红泉学派”。明朝,黄石官吏人材济济,如清浦村有翁世资、名臣周瑛、文渊阁大学士周如磐等;塘东村,有号称特别聪明的儿童,科举第三名戴大宾。

      黄石集市以南的青山,林木葱翠、景致秀美,山势状如卧龙,故莆人有“青山青,黄石出公卿”的俗谚。青山脚下的莆田二十四景之一,“谷城梅雪”,吸引许多文人墨客。大名鼎鼎的陈经邦,写许多“谷城梅雪”的诗词,今天还可以读到。

      “谷城梅雪”,“宁海初日”,“天马晴岚”,等,黄石的风景,有文化的元素,也有商业的元素。

      明朝中期,黄石的商业经济中心地位仍然稳固,商人活动频繁。这个时期,黄石又兴建了几座妈祖宫庙。如水南天后宫,建于明洪武五年;兴庆上社,又称“娘妈社”,于景泰七年(1456年)奉祀妈祖。

      黄石天后宫,创建于明朝洪武年间,后许多次重修,位于黄石境内,毗邻福厦铁路、莆兴路。黄石天后宫,里头有厚重的历史,可以领略到文化积淀。该建筑群,创建时设计成妈祖织布的场景。选址时,前有河,船只往来,来来往往的船只,好像妈祖织布时使用的梭子来回穿线。

      “停舟亭”,天妃路的有意思的桥。

      至今还流传着,黄石天后宫,妈祖织布的好风景。布匹的生意,对黄石,意义是巨大的。莆田沿海的许多故事,也与黄石“布匹的生意”有关。

      黄石天后宫的仪门,雕梁画栋,色彩艳丽,有三个都是红色的木制门,中间门上画有传统的戴盔披甲、手执长锤的守门将军,威武雄壮,门悬挂一匾,“天后宫”三个金色大字,做工精细。仪门与大殿之间,连接着左右两侧回廊,成天井。在天井里有石碑的铭文,凹雕字体,刚劲有力。宫内大殿前檐下中间,一对浮雕着盘龙的石柱,形态飞动,栩栩如生。

      明代中后期,黄石的商业经济显蓬勃生机,店铺亦逐渐增多。但是,倭患大,损失惨重,庙宇亦难逃兵火之灾。不过,黄石的妈祖香火,依然持续发展。

      明朝后期,倭寇屡屡扰乱莆田。他们看上黄石这个物产丰富之地,盘踞在林墩村,大举劫夺财富,黄石市,从这个时候起式微,宁海港也疏弃了。倭患虽最终平息,但黄石因受创,未复往日繁荣。

      清代,黄石妈祖香火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期。妈祖在康熙时,被敕封为“天后”。得到清廷极力推崇的妈祖香火,在取得合法地位的基础上,再度扩大了其信仰圈。黄石,妈祖香火有所增加。

      当然,清初的截界和海禁,对黄石商业贸易有影响。截界始于清初,清政府为了阻止福建沿海对郑成功的抗清支持,而自1646年起(清顺治三年)施行残酷的迁界,顺治十三年(1656年)实行海禁政策。

      截界所涉之处,多是沿海的繁荣之地,导致了“界外”妈祖香火的被迫遗弃或遭焚毁。康熙元年到廿二年,莆田沿海居住的人民,房屋被焚毁,坛宇被夷平,土地被迫荒弃,民居庙宇化为焦土。黄石,其时也受此害。

      清初的海禁,对莆田的海运贸易影响很大。复界后,农业、手工业的恢复发展,商业再次兴起。明清以后,随着商品经济的日益发展,商业界相应形成了会馆,会馆里,奉祀天妃妈祖,如黄石的水南会馆等。

      商业的繁荣、城镇的兴起,使得妈祖香火的分布,在点和面上,都有所扩大。清代,黄石的商业贸易的持续,为妈祖简单发展创造了条件。

      民国时期,黄石成为莆田的一个重要商业中心,因此,这一时期,黄石的妈祖香火,也有简单的发展。

      改革开放以后,黄石的妈祖依然简单,有效。书院口的一小庙,妈祖庙,邻东井街,灵的。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