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为保卫湄洲岛而战

    为保卫湄洲岛而战

      秀屿区山亭乡莆禧烈士墓,位于东城外约五百米处的“海会”之滨。墓中安葬着一九五二年在湄洲岛保卫战中为国牺牲的某部排长郑保忠等十八位解放军烈士的遗骸(后有五名烈士遗骸经亲属搬迁原籍山东),现还有十三位烈士墓仍傲然屹立着。

      墓园四周青山绿野,环境优美,树林苍茏,花草扶疏。墓园面对宽阔的湄洲湾海域,海边是一条东西约4华里长的金黄色沙滩。距墓前50多米的右侧海岸边,有“鲤鱼嘴”、“双头滩”等多处自然景观。

      烈士英灵永垂不朽,革命传统世代相传。如今莆禧烈士墓已成为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的基地,每年清明节,附近学校师生和民众都会前往扫墓、烧香和祭祀等纪念活动。

      1952年1月28日凌晨三点,驻金门全副美式装备的蒋军陆、海、空三军1700多人,由总司令胡琏指挥,在反共救国军少将副司令黄玉树率领下,从湄洲湾南海面进犯湄洲岛。

      国民党军一进村,就开始抓人,抢东西。全岛中青年男女被抓有1600多人,都关在乌石宫里。后来,除有500多人跳海逃跑外,其余全部被运去金门和台湾。此外他们上岛还炸毁乡政府住址、学校、干部的房屋十余座,民房20多间,据不完全统计,当时全岛被抢走的各种物资共折合旧币二亿二千八百七十五万三千元。一个好端端的湄洲岛,一刹那间被抛入深渊,成为一片黑暗。此时此刻,老百姓盼星星盼月亮,只盼对岸亲人解放军的早日到来。

      早上五点多,天刚蒙蒙亮,忠门区民兵联防队副主任兼湄洲北埭民兵队长陈瑞清和朱宫乡副乡长周文仁同志,他们俩肩负全岛数千民众的殷切期望和重托,冒着生命危险,在组织民兵和群众安全转移之后,绕过敌人重重封锁,偷偷地摸到宫下沙滩边,在一位渔民的掩护和帮助下,囚渡过海,来到对岸的莆禧村,向解放军汇报犯岛敌情。请求部队出战,解救岛上老百姓。

      当时,莆禧驻军只有一个连。系中国人民解放军某师侦察连,共120余人。经受长期战争考验和磨炼的全连指战员,听了王东岭连长的战前思想动员后,人人义愤填膺,个个摩拳擦掌,求战情绪十分高昂。具有对敌斗争光荣传统的沿岸民兵,得知解放军要渡海作战的消息后,主动前往支前。地方政府支前小组和忠门区公所办事处秘书郑文达同志,及时组织和率领沿岸各乡民兵500多人赴文甲前线。特别是部队驻地的莆禧民兵,他们一接到战斗的通知后,马上由民兵队长陈文涨和农会主任武江八等十二人组成的战斗班,直接配合部队参加作战。其余的民兵编为三个队即:担架队,后勤物质和弹药运输队,道路抢修和突击队;还有治安、群众、宣传工作等三个组,共计一百余人。当时莆禧军民的战斗口号是:“消灭蒋匪军,保卫南大门。”

      为了便于统一指挥,王连长把出战部队和民兵编成三个梯队。早上七点十分,正是潮涨船浮之时,王连长向部队和民兵下达了“出发战斗”的命令后,我第一梯队全体指战员和民兵在王东岭连长的率领下,乘坐4条木制电船,从文甲码头飞快地向湄洲岛进发。从而拉开了“湄洲岛保卫战”的序幕。

      五分钟之后,当我电船驶至半海时,突然遭到早已埋伏在湄洲岛海面上敌军舰炮火和猛烈轰击。炮弹象雨点般地落在我船周围。一丈多高的水柱挡在我军前进的方面。紧接着,又有几艘敌炮舰迅速从我船后面穿扦过来,切断我军后路,对我军形成包围态势。我军予以猛烈反击后,敌有两艘炮舰中弹起火,拖着“尾巴”逃离战区。这时,王连长乘坐的1号指挥船和侦察排长洪树清乘坐的3号船均被炮弹击中,海水迅速涌进船舱,船身渐渐倾斜,船上有水兵二分队队长韩义亭和轮机兵小王及数名战士伤亡。王连长一边指挥战斗,命令部队继续向湄洲岛强渡;一边组织抢救伤员,使部队保持旺盛的战斗意志。

      当我军强渡登岛上滩后,分三路正要向祖庙山进攻时,又突然遭到埋伏在岸上敌人猛烈的火力压在沙滩上,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很大代价。在这紧急关头,王连长随机应变,他马上改变了攻打祖庙山的计划。实施第二个作战方案,挽救了整个战局。

      第二个作战方案就是先打敌薄弱点。王连长根据敌火力暴露的情况判断,发现犯岛敌人的主力部署在祖庙山和宫下沙鲎壳顶这两个高地上。王连长对两个阵地进行分析比较,发现2号阵地是个薄弱点。在攻打宫下沙敌二号阵地时,我军变被动为主动,始终保持优势兵力歼灭敌人。宫下沙敌阵地只用了15分钟时间,就被我军攻克了。共毙伤敌58人,余敌败逃下山乡。这一仗,我军和民兵有:班长刘志佑和忠门区民兵联防队副主任陈瑞清两位同志壮烈牺牲。有莆禧民兵排长方亚圆、湄洲高朱民兵排长朱黄霜和两名解放军战士光荣负伤。以很小的代价换取了很大的胜利。

      我军攻克宫下沙敌阵地后,部队迅速向祖庙山靠拢,实施第三个作战方案。采取灵活机动的战术,夺取祖庙山。祖庙山有蒋军少将黄玉树副司令亲自督战指挥的一个加强营600多人,指挥所有的据高点,从山下到山顶设三道防线。当敌宫下沙阵地被我军攻克后,他们惊惶失措,马上把部署在第三道防线的一个重机枪排和一个迫击炮排调到前沿第一防线,加强防御。这样一来敌第三道防线(营指挥部)火力自然削弱了。

      王连长明察秋毫,决定采取“声东击西”的疑兵之计。提出:“攻敌首脑,乱敌部署”的战术,主攻敌第三道防线。搞掉敌营指挥部。上午九点时,我军三个排突然出现祖庙山敌背后,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其不意地向敌第三道防线(营指挥部)发起猛烈攻击。据守在该道防线的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弹,手榴弹、炸药包等火器打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在敌人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之时,阵地就被我攻破了。敌营指挥部也被我摧毁了。我军很快就占领了各个据高点。这时,由一排长郑保忠率领的一个排,突然停止正面进攻,马上调头向祖庙后山速进,与王连长汇合,保持四个排的兵力,居高临下向敌第二道防线出击。激战了20多分钟,敌第二道防线又被我攻破了。共毙伤敌人60余人。

      上午十点三十分,敌祖庙山最后一道防线又被我攻破了,敌人丢下70多具尸体后拖着伤员败退下山北埭和深浦底。从而,我军夺取了整个祖庙山战斗的胜利。我军在攻打祖庙山这一战中,也伤亡过半。湄洲朱宫乡副乡长周文仁同志就在这一仗中英勇牺牲的。

      上午十一点五十分,败退到下山乡的匪首黄玉树,不甘心失败,他集中全部兵力,连续向我祖庙山阵地发动五次反扑,均被我打退。

      这时,我军对岸文甲码头由李(虎)指导员率领的第二梯队,载满弹药的五号船,曾先后三次试图强渡,向祖庙山部队增援,均未成功。每次都遭到敌军舰的截击。船身多处受伤,船上有五、六名战士伤亡,只好被迫返航。

      匪首黄玉树在连续五次向我祖庙山反扑均被击退后,获悉我军无援,便又组织了第六次反扑。集中所有的炮火向我阵地轰击。我全体指战员和民兵,因久战力困,弹药已尽,又无援兵,部队伤亡惨重。以共产党员郑保忠为首的全排干战,英勇奋战,坚持到最后无一幸存。战士们的鲜血染红了妈祖庙山的坑坑洼洼。阵地上连伤员和民兵只剩下60余人。王连长正要组织突围,一颗迫击炮弹在他身旁不远的地方爆炸,他身负重伤,昏迷不醒。在这关键时刻,侦察排长洪树清挺身而出,主动接替王连长指挥。他沉着果断地一边命令战士刘亚红和民兵队长郭亚明,保护王连长转移到安全地方;一边同二排副排长赵有亮组织阵地上剩有的23名战士突围。转移到“牛头尾山”海边。以星罗密布的海礁为掩体,与敌人展开激烈的巷战……。战斗一直坚持到下午四点多,在敌众我寡情况下,我军除了洪树清、赵有亮等几名伤员外,其余全部壮烈牺牲。其中有12名党员战士,当子弹打完、敌人围过来时,他们不当俘虏,砸断钢枪,纵入海里,为国捐躯。乌石村民兵队长郭亚明,为了保护伤员王连长的安全转移,自己身负18处伤,致成一等伤残。水兵分队教导员王东海和民兵排长朱亚宾二人,他们同时身负重伤,均处于生命垂危之中。但卫生员药箱里只剩下一个急救包。军民俩你推我让,各自都想把这个急救包用在战友身上。最后两人终因流血过多,先后英勇牺牲。朱亚宾牺牲时,年仅38岁。而伤员王连长被刘亚红背到距妈祖庙前不远的一个“观音洞”里后,在宫下村群众周文综父子三人的掩护下,由朱黄霜等几位民兵连夜把王连长送到对岸的港里村,转交给徐恶仁民兵队长,并及时送往城里医院抢救脱险。

      湄洲岛保卫战虽然损失惨重,但最终阵地还是在我军侦察排长洪树清和赵有亮二人手里。他们负伤后,被炮弹炸碎的泥石堵在一个小山洞里昏迷过去,没被敌人发现。敌人撤离后,于下午五点多醒过来时,发现从台湾飞来湄洲岛观察战场的两架敌机,便架起机枪,用最后三颗子弹把敌机赶跑。并在阵地上坚持到第二天我军和民兵的到来。

      在湄洲岛保卫战中,我沿岸广大民众,在中共莆田县委、县政府的直接领导下,男女老少出动10多万人,用锄头和铁铲等农具,在坚硬的山坡上和冰冷的田地里,整整奋战了一昼夜,硬挖出了一条从笏石至文甲50多华里的公路,保证了我军炮团增援部队的连夜赶到。在万炮齐轰下犯岛敌人于天亮前惊惶撤退,败逃金门。

      战斗结束后的第二天,县、地各级领导和有关部门及时组织三个慰劳队,前往湄洲岛慰问烈士家属、伤残人员和被敌人抓去台湾的亲属;救济困难户、帮助群众恢复生产,做好追认烈士和评残等善后工作。促进了军民、军政的团结。湄洲岛反击战中,军民们的协作精神和勇敢行为,为我莆田战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吴文新 游炳煌)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