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大蜚山诗话

    大蜚山诗话

      大蜚山是仙游境内五大山脉之一,俨然仙游县城一道天然屏障,她从九座山走来,“蜿蜒百里,矗为大蜚、小蜚二峰”,大蜚居右,小蜚居左,二峰并峙,形势耸拔飞动,极像两只凤凰从九天云外降临在仙游县城,凤凰的眼下就是那条奔流了数千百年的木兰溪,故大蜚山又有“飞山”之誉。

      碧山如画溪凝眸,

      信是神仙此地游。

      这两句诗是先贤对号称“东南之壮邑”的仙游发出的由衷赞叹。旧志称“莆甲七闽,分邑惟三,仙游又甲诸邑。” 南宋诗人刘克庄在《仙溪志序》中述道:“吾郡三邑,仙游最巨。”(宋《仙谿志》)

      翻开宋、清诸朝仙游县志,触目皆可见到先贤们是如何搜尽笔墨抒写仙游。旧志述道:“仙游西接蜚山,东列石鼓,北枕瀑布,南带仙溪……水绕山蟠,面势环翕,真东南壮邑!”且“据莆上游,西北接泉福,南距大海,林壑美,泉石饶,山川俊秀雄丽,薮泽襟连,原隰鳞次,山高而水清,地固而田沃”。从地理位置上看,仙游三面背山,东南一隅濒海,县城负山带溪,蔚为壮观。唐宋年间,县城三面还夹以三塘,亦祢“三湖”,构成仙游的一大自然景观。明户部尚书郑纪曾著有《南湖记》极赞仙游溪山之美,他说:“吾官居一品,寿逾七旬,休疏十八九上,然后得遂今日之乐,有山水之真趣,无声色之荒淫,自奉无兼味,留客不及奢。” 据载,郑公常载酒泛舟湖上,与客赏荷吟咏,其乐陶陶,可惜于今三湖皆圮,空留下前人发出的“三湖水复涨,仙溪多卿相”的悲鸣。

      如果把木兰溪喻为兴化儿女的母亲河,那么巍峨雄秀的大蜚山就是仙游数千年延续不断的风水神峰。从已发掘的史料表明,仙游自唐开科举以来就孕育了600多名进士和5名状元。宋《仙谿志》称:“仙谿地方百里,科第蝉联,簪缨鼎盛,甲于他邑。”难怪仙游置县迄今一千三百余年,城府基桩始终牢牢盘踞在大蜚山下,千百年来无数文人墨客纷纷吟诗作赋对大蜚山倾注了深深的眷恋。

      相传,昔日大蜚山藏有十八胜景,一年四季游人如织,欢声笑语不绝于耳。志载:宋朝绍兴年间,学者喻景山曾隐居大蜚山,在他蛰居的山门石壁上镌有“大飞书院”、 “挹飞”、“煮茗”诸篆,中列石灶、茶碾、研床、棋坪、山松、竹林诸胜,另有一石上书“蒙泉”二字。宋嘉定年间,知县许伯诩有诗为证:

      奉陪南极老,来慕北山名

      凿石浓书墨,流觞款叙情。

      问谁挟仙袂,笑我缚尘缨;

      知是龙门客,终难卧孔明。

      喻景山的好友陈师复也奉答一首,诗云:

      仙溪七十里,半世始闻名;

      一日见山面,千年怀友情。

      古瓠浮醹醁,清水照尘缨,

      霜月亭亭白,连床话到明。

      大蜚山以北的富洋山很早以前就已是仙释名山,县志上记载的就有唐代两位灵异高人在此开山,一位是名噪佛坛的九座禅师(又名正觉禅师),另一位是祖籍泉州的瑞香禅师。晚唐诗人郑良士曾有诗寄富洋禅者:

      画破青天路一条,走鞭飞盖去何遥?

      碍天岩树春先冷,锁院溪云昼不消。

      霅上茗茶因客煮,海南深屑为斋烧;

      谁能学的空门士,冷却心灰守寂寥。

      富洋岭在富洋山南,岭东有清水岩,岭西有西来、附凤、白云诸岩。清水岩位于将军山右侧,“林幽有泉穿石而流,其音铿然,登堂南瞩,万象森列列”。昔邯郸令许侃有诗赞道:

      几年宦海任升沉,赢得霜花入鬓深;

      一杖登临无羁束,风清水淡老来心。

      与清水岩遥相对应的是西来岩,“岩右悬空构阁,飞瀑洒窗,密林映几”,旧时文朋诗友常相邀来此读书品茗,纵论天下大事。邑人陈题桥曾赋诗一首:

      破峡飞泉走碧崷,萧然野刹护龙湫;

      牵情一片烟依榻,索句三更月依楼。

      静里云天浑鹫岭,梦中风雨觅罗浮;

      旁人欲识西来意,树自苍苍僧白头。

      沿着富洋岭一路下行,山脚下有座附凤岩,传说这是飞凤驻足的地方。岩左右有涧,左涧曲流渡小桥注于石盘,右涧悬流如珠幕、如玉虹,沿木栅栏缓缓汇入石盘。中有禅院,后峭壁如屏,前有巨石,高可数丈。南宋史学家郑樵曾到此闲游,篆“小夹漈”三字。古人唐显悦诗曰:

      几树梨花照眼新,禅房草木易知春;

      箇中消息谁人见,涧落飞泉月满轮。

      司训唐萃春亦有律诗一首:

      青田核佩访名山,席地擎杯水石间;

      欹枕凤轩醒幻梦,题诗古寺得清闲。

      岩头匹练光松径,泉底真珠溅竹关;

      最是小春好时节,离披沉醉自忘还。

      更令人惊奇的是昔日附凤岩寺旁曾辟有牡丹园,北国牡丹居然在此争芳斗艳,每年赏花客接踵而来。唐显悦另有《咏牡丹》诗一首:

      玉色天然赛渥丹,亭亭并立倚朱栏;

      正缘不语偏含时,若使能行却厌香。

      时来玉露浥香腮,雪态云裳妙剪裁;

      不比世情随冷暖,此花端为老人开。

      富洋山顶,还藏有一座白云岩。白云寺周围林木青葱,云雾缥缈。偶尔抬眼看着那碧蓝的天空和那变幻无穷的白云,仿佛如入神仙之境。

      清朝兴化令郑黄灿曾赋诗赞白云岩:

      落景月已明,宛宛属孤寺;

      星河近在庭,身世如脱屢;

      酌水有余清,俗尘皆扑去。

      此外,散见于志书的尚有蜚山岩,遗址未考。

      大蜚山除了上述名胜外,最引入入胜的当推九龙岩,犹如一颗绿色宝石镶嵌在将军山北麓。九龙岩从水磨坑穿涧攀崖而上,将军山屏其前,瀑布山殿其后,沿涧排列大小九个龙潭,形成九漈瀑布,“飞泉洒雪,声聒入耳,下注为潭,若冰壶之贮秋月”。九龙潭“泉飞石壁,迅驶奔注,潴之为潭”,经水磨坑诸涧注入木兰溪复奔流入海。九龙岩因得此佳妙而被誉为“小九鲤”,名列仙溪八景之一。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将军山下又筑起一座擎天大坝,九龙岩水库把九龙潭涓涓细流汇成一座平湖,滋润山脚下的万亩良田,为这千年古迹增添了一道新的风景。如今大蜚山已辟为省级森林公园,成为远近游客观光和健身的好去处,假如你有幸登临蜚山绝顶,定能同古人一般感受到苍穹下回荡的那股凛然正气,今人古人同此襟怀。游心华 陈 斌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