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仙游孙姓:“乐安”传礼振家声

    仙游孙姓:“乐安”传礼振家声

      孙姓是弇(音“淹”)兹氏以玄鸟作为图腾的一支的族称。由跪着的老祖母弇兹氏和她生育的一大群玄鸟的后裔组成,表示子子孙孙世代绵延不绝。诒弄子孙,满溢天伦。孙姓是一个历史悠久、来源较多的姓氏。

    1.jpg

    孙姓图腾

      寻根问祖

      源于赐姓 孙武之后

      据石苍乡洋边村孙氏族人《孙乐安记·族谱·祖公谱》上记载,仙游孙氏是由乐安孙氏播迁而至。乐安孙氏,源于妫姓,由田姓改称。春秋时期,周惠王五年(前672年),陈国内乱,陈厉公之子陈完避难逃到齐国,改称田姓,田完的五世孙田恒子田书,长大后任齐国大夫,被齐景公赐姓孙姓,食采乐安(今山东博兴),后人遂称孙书为乐安孙氏的肇始祖。

      后来,孙田后人孙武二十二世孙孙叔,其儿子孙亭因皇族内讧被废入闽,闽孙氏尊其为入闽始祖。据《莆田县志》上记载,明建文二年(1400年)孙北明从漳州长奉县迁徙兴化府兴化县兴泰里下社洋边定居,后经繁衍,子孙分散各地,一部分播迁至我县石苍、赖店、郊尾等地。

      家风家训

      孙氏族谱训

      师之训诲,成人受其室家无非经营,谋之,母之德实同昊天罔极,人子欲报深恩于万一,自当内尽其心外竭其力,谨身节用以勤服劳,以睦宗教示教也。礼曰:尊祖故敬宗,敬宗故收族谱。我等独不思子姓之众皆出祖宗一人之身?奈何以一人之身分为世世子孙无相害也,遽相规为途人而不顾。

      领 衔

      “乐安”传礼振家声

      据《莆田市姓氏志》记载,孙姓起源一说:孙姓由田姓改称。春秋时期,周惠王五年(前672年),陈国内乱,陈历公之子陈完(敬仲)避难逃到齐国,改称田姓。田完的五世孙田桓子田书,字子占,长大后担任齐国的大夫,被齐景公赐姓孙氏,食采乐安(今山东博兴)。后人遂尊孙书为乐安孙氏的肇始祖。

      9月8日,记者一行走进石苍乡石苍村孙氏聚居地——洋边。在孙氏古厝的墙壁上,记者看到了墙壁上的“天王明德绳祖武,伯仲传祯耀宗功。”“百代箕裘绵海左,千秋统绪继江东。”等字眼。

      “石苍村地处石苍乡中心地带,地理位置优越,是前往县城的必经之地。石苍的孙姓是‘军户’,据说是流传到石苍的第一姓。”村民孙智扬告诉记者,该族还流传着一本仙游孙氏最早的族谱《孙乐安记》,后由村里任教集美大学的孙金余整理和翻译。《孙乐安记》是乐安孙氏迁往仙游兴泰里最原始资料、第一本族谱,叙述唐宋元明清事件,成书年代在乾隆40年前后。

      《孙乐安记》记载,“我们的第一代始祖龙图阁待制荩公,因为忠心进谏反而被贬到兴化军,后来受朝廷加恩才开始居任莆城乌石山处,到尚书泽公父子时,因为公正忠心驰封四世尚书学士,绰公司徒,迈公藩相,光公科名接连不断相继八代簪缨。”宋时,在此以后虽然有显赫发达,也有家道中落的时候,然而忠孝家风、诗书世业却从来也没有丢弃过。

      “到世祖乔明公先同陈友谅,后追随明太祖洪武皇帝朱元璋,扫除流贼建国立基,因世事多变,人事未宁于洪武二十年致使抽军引退。世祖晚哥公拨镇福建省漳州府长泰县钦化里溪尾居住,因倭寇在海面上作乱叛变,朝廷令作平海城城卫,蒙封我祖左所守镇城池,一族分聚福州城内,一族分聚莆城乌石山,一族往聚仙游县。”而如今,仙游孙氏一族主要聚居在石苍乡石苍村洋边,以及赖店镇等地。

      “孙荩,宋宁宗进士,官任兴安太守,始居兴安,莆城乌石山处。还有孙知微官授舒州通判,绍兴元年,宋祖旌表忠贞盖世,加封朝请大夫,崇祀忠孝祠……乾隆元年丙辰恩科会试,孙讳隆癸丑年六十四岁,钦赐吏部进士中式三百四十五名,福建泉州府惠安县附学生监籍,习诗经,住惠安县外洋下大坪处。”孙智扬提及,根据族人相传,石苍村孙姓先祖为军户,“洪武二十五年天下归一,军兵将领四散分开,蒙朝廷拨赏屯田地三十亩该租四十五石,田根共八叚,坐落在仙游县兴泰里五房郭仓岭柄坝田坑枫坑等处……”。如今,村里每逢元宵等节日,村里都由人轮流负责,一年四季香火隆重祭祀。正如族谱所载的“上思奉侍以养父母,下胆家口,封荫妻儿以图上进,不要放弃葬祭典礼,造成仿效坏行为而流传世代”。

      如今,孙姓也世代传承“军户”习礼,族内不乏参军入伍人员,孙智扬一族更是三代从军。“我叔叔孙锦燕是解放以后(1955年)第一次征兵入伍,也是我县第一批次征兵。”孙智扬告诉记者,他的弟弟孙智武也曾进入军营,他侄子孙伟长于2015年入伍。还有族里的孙兆平、孙兆泰兄弟俩等等。尽管村里孙姓人口不多,但还是有人相继考上了大学,其中有2个考上福州大学。“早年村里考上大学的,村里都会集中庆祝,随着现在大学越来越普遍了,考上的人员也渐渐多了,便没有再庆祝了。”孙智扬说道。

      “兴化根深叶茂,乐安源远流长。”不仅如此,仙游孙姓还涌现了孙仁英等名人。孙仁英作为古典人物画大师李耕之高徒,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建省文史馆馆员、福建省美术家协会理事等,擅长中国画,作品题材丰富,花鸟人物、山水,无所不画。2001年孙仁英先生与画界同仁应邀到北京为人民大会堂创作《竹林七贤》,被永久性收藏并悬挂在前大厅。

      如今,仙游孙氏也期望能够收集族谱,尊重祖先,敬爱宗亲,孝敬长辈,孝顺双亲,让孙氏世代昌隆丕振家声,荣耀门第。

      名人珍闻

      · 孙仁英:画坛耕耘六十载 ·

      孙仁英是我县国画界首屈一指的大师,是被誉为“二十世纪古典人物画第一家”的李耕唯一在世的嫡传弟子。记者慕名前往探访。

      走进孙仁英家中,他正在阳台上翻阅当天的报纸。孙仁英今年已是84岁高龄了,但仍精神矍铄、耳聪目明。这位习画60余年的老艺人平日里稍有闲暇,便笔耕不辍,在艺术的道路上继续耕耘。前不久,他的画作《苏武牧羊》、《琴鹤归乡》入选了福建省廉政书画展。这几天,他还应西藏佛教文化研究院的邀请,专门创作了《达摩渡江》、《十八罗汉》等大型画作,以供艺术交流。

      据了解,孙仁英祖籍大济镇,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建省文史馆馆员、福建省美术家协会理事、仙游李耕国画研究所名誉所长。孙仁英的画作题材丰富,花鸟人物、山水,无所不画,尤其是古典人物画,既古朴隽逸,又富有诗情画意,充分体现了动静相连的生动图景。多年来,孙仁英先生的作品多次应邀参加海内外美展,且获高奖,有近千幅作品先后被海内外报刊杂志刊用。许多作品已流传欧美、东南亚等几十个国家。他的“李派”古典人物画技法和中国画的造型理论,也博得了许多当代中外学者和画家的高度赞扬。

      “平时养养花、看看报,闲暇时候画一幅,日子过得很悠闲。”孙仁英说,经常有画友上门请教,他一般都予以满足,倾囊相授。“大家一起切磋笔墨,让我的晚年生活更快乐”。

      凡人优品

      · 孙玉添:深山行医二十年 ·

      在地处大山深处的石苍乡石苍村,有一位名叫孙玉添的村医,坚守在山村走村串户行医20年,为周边方圆几十里的百姓提供医疗服务,被山乡百姓亲切地赞誉为新时期的“赤脚医生”。

      1997年,孙玉添从福建省妇幼卫校毕业,被安排在石苍乡卫生院工作。卫生院没有出诊,而许多山区的老人由于腿脚不便、儿孙不在身边等原因,无法及时到卫生院就医。为此,一年后,孙玉添毅然放弃了有稳定收入的工作,回到家乡,把自家简陋的房屋重新装修,开办了私人诊所。后来实行医疗资源整合,他考取了乡村医生资格,并把自己的诊所升级为石苍村第一家卫生所。

      走进这家卫生所,虽然只有30多平方米,但是整洁明亮、功能齐全,由药房、输液室、诊室、观察室、理疗区等,药柜上整齐地摆放着600多种常备药品。“我去年自费3万多元,对卫生所进行升级改造。”孙玉添说。

      “这是电磁波治疗,针对农村老年人常见的风湿、关节炎等慢性病开展针灸理疗;这是雾化治疗器,适用于治疗小儿呼吸道感染……”孙玉添向记者介绍他的新设备。原来,他曾经在省内的一家大医院进修中医,掌握了针灸等传统诊疗手法,所以开办了理疗室。由于疗效显著,不少其他乡镇的患者也会专门驱车前来理疗。

      在从事乡村医生近20年的生涯中,他的手机长年24小时开机,谁家有急诊,他不管刮风下雨,总是第一时间赶往现场。经常深夜急诊时,由于山高路远,他背着大药箱,凭着手电筒微弱的光亮,艰难地穿梭在崎岖的山路上。

      说是卫生所,其实也就是一个人。孙玉添扮演着既是医生又是护士的角色。他白天除了出诊,基本都待在卫生所。晚上还要整理资料、帮助病人建立健康档案等。一年365日,他像陀螺般旋转着,没有节假日,甚至连感冒发烧都未休息过一天。

      传家之宝

      龙头扁担 祖宗流传

    2.jpg

      雕刻精细的龙头。

      在石苍乡石苍村,谈起祖宗流传的老物件,几位老人不约而同地提起两支龙头扁担。

      如今这两把龙头扁担就安放在孙氏一间祖厝中,每年都轮换着由专人保管这里的钥匙。这龙头扁担其实是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雕刻着龙头的上部,因为年代久远,无法辨认是何材质,另外一部分就是由松木制成的长棍。龙形形象生动,形态威严,龙口微张,口中还嵌着一颗龙珠。雕刻工艺精湛,制作材质十分坚硬牢固,经过岁月洗礼,一根根龙须、一片片龙鳞仍然清晰可见。

      据71岁的老支书孙兆记介绍,这两只木雕龙头在他小时候就存在,具体制成的时间已经没有人知晓了。每年正月元宵期间,村里在外的年轻人都会回来,在一年开始之际,参加宗族的大事,与宗亲共叙情谊。两个人分别扛着一支龙头扁担,挑着一口锣,跟着巡游的队伍,在孙氏子孙居住的区域游行,祈求平安。为了保持平衡他们还会在有龙的这一头系上一袋石头或者其他重物。

      “附近其他村庄,甚至同村其他姓氏都没有这样的龙头,这是我们的传统,挑着累也要流传下去。”孙兆记说道。

      采访手记

      留住更多的陪伴

      “百姓故事会”采访至“孙”姓已经到了72期。在这一路的采访中,各个姓氏宗族的文化神秘而又独特,让我们不禁感叹这博大精深的中华民族文化,与此同时,我们也记录下了许多乡亲们的愿望和诉求,这让我们更加体会到采访价值的所在。在石苍乡,这里孙氏族人的愿望是希望学校能变得更好,亲人能留在身边。

      石苍乡位于我县西北部,地处仙游县和永泰县交界处,距县城43公里,这里的孙氏族人只有200多人。记者走访中了解到,此时尚留在村中的已经大部分都是老人了,少见青壮年和孩子。据附近的村民介绍说,年轻人都外出谋生,孩子也跟随父母下山,去了县城上学。还有的家庭因为贫困,或是其他原因,将孩子送去了较近的钟山、游洋等乡镇就读。几年下来,村里的孩子越来越少了。老人们对记者说,将孩子送进城里读书,需要财力和能力,拥有这两种“力”的家长,在村民眼里是有“本事”的人。却不知这“本事”背后有许多无奈和压力。

      而有“本事”的人越多,村里的空巢老人也就越多。他们希望,政府能够再加大对农村教育的投入,大力推进教育均衡发展,多投入资金对农村薄弱学校进行改造、重建,添置现代化教育教学设施、设备,留住更多的山里娃,留住更多的陪伴,同时也减轻山村家长的负担。

      今报记者 薛燕辉 唐伟 郑丽 陈慧贞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