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南湖三先生”祈梦鼎足开学

    “南湖三先生”祈梦鼎足开学

      传说时任中郎将的郑庄与其哥哥太府卿郑露和弟弟别驾郑淑一道,在南北朝梁陈间之陈永定二年(558),自迁莆田南山(今凤凰山广化寺)以来,便据此山之胜,创立湖山书堂,收徒授业,素以“附凤凰山与木石;和乐兄弟,游玩诗书”享誉四方,自此逐有郑氏兄弟为“南湖三先生”之称。随其教学名声鹊起,“南湖三先生”影响越来越大,一时间,天下学子高山仰止,纷至沓来,湖山书堂再也容纳不下了。于是,“南湖三先生”也效法当地民俗凡事遇疑多祈求九仙决断的惯例,兄弟们便由哥哥带领,一道往九鲤湖祈梦,向九仙讨教下一步如何发展为妙。

      孰料当夜竟然三兄弟梦中无不各有所获,而又万象归宗:郑露梦中只觉得自己又回到少年时代,在一阵秋风裹携着桂花清香的朦胧而温馨之情景下,仿佛一下子轻飘飘地落到了一座高大学府天井中,惊魂未定,猛然抬头便觉得有一个老先生在手奉一本《易经》,向他微笑着点头示意,他赶紧纳头便拜,刚要开口请教,只觉得老先生微笑着摆了摆手,分明示意他不必说了。紧接着那老先生用手在书中一抓,往空中一抛,竟然 “砰!”一声迸出一个大火球,照亮了半个天;又一抓,往空中一抛只听见呼啦啦的一阵大风直扑向那火球升腾去!郑露正看的目瞪口呆,却又见得那大风刚刚裹住火球,便忽悠悠地幻化成周身喷射火焰的淘气火娃,好象水中冲浪似的在迎风起舞;郑露看到觉得很好玩,正要蹦上去一起玩弄,岂料那风也象精灵似的,偏偏不甘心任其玩弄,倏地又变成为象卦爻符号似的大小不一木条砸向火娃。孰料。那火娃竟然做了个鬼脸,也变成类似的木条,反而压住其上头,双方相搏滴溜溜地打了几个转后,哐哒一声巨响,竟然铿锵作响,层层相叠哗啦啦落到自己眼前,一下子把他给震惊弄醒了过来。

      而郑淑则梦得何老大在九仙祠后面参天大树之下赠送给一锦囊,内有诗偈曰:“任尔参天树,分枝多承露;鼎盛赖三足,浔阳巩桥驻。”俯仰之间,何老大遽然消失了,却突然在大树下出现一个齐腰高的三足铜鼎巍然屹立。郑庄则梦得:在往九鲤湖游玩的路上,他分明觉得三个兄弟一道追赶着渐渐往西北落山的太阳。眨眼间,到了一个叫做凤山的山区里,突然兄弟们失散不见了,只剩下他孤零零一个人。忽然,他又变成了一边采药一边写生的书生,到这深山峡谷里,抬头一看,竟然看到这里有这么一种奇特竹笋,它居然不老老实实呆在土里,却要像无花果与菠萝蜜似的长在修长的竹子上面每个竹节的枝杈(那枝杈也跟主干一般粗)里,且每个竹节交界处都长有三个竹笋悠游自在地吊在半空的随风摇曳。他正在纳闷着,眼前竟然呼啦啦地一下子蹦出来一大片毫无二致的吊笋竹林来,把他吓得目瞪口呆醒了过来。

      待三兄弟不约而同地醒来以后,谈论起各人所作之梦,无不为之惊叹仙梦神奇奥秘无比。老大郑露非常熟稔地对二位弟弟解卦曰:“为兄所梦那火球在上,大风直扑升腾而去,又忽悠悠幻化成类似于卦爻符号的木条相叠落地,此实为天垂象也。”兄弟三人综合分析各自的所有梦境后,共同认为:昨夜三人所梦,归纳其大意无非是预示其树大分枝,三足鼎立、多头并进之意,而关键是到底往哪儿发展才是最佳选择呢?

      第二天,兄弟仨还是不得不虔诚地向老道士为之赐教,老道士根据梦意综合分析后,为其作出了与其兄弟们相同的判断后,格外惊喜地告诉他们所祈的发展方向:果然就在九鲤湖方圆百里之内,其东北有浔阳(今象溪菜溪村),其东南方有巩桥(今赖店圣泉村),前不久当地族长都曾经来祈梦请求仙翁指点聘请名师教导族中子弟。因其诗偈预示其要发展扩大教育规模,就必须“鼎盛赖三足”,才能够像大树那样“分枝多承露”。在经过一番探究,兄弟们形成了共识后,认为既然天意如此,便只好遵循九仙梦示,学大树分枝,顺其自然,作鼎足而立之势:哥哥郑露仍然固守大本营,弟弟郑淑迁孝仁里巩桥(今赖店圣泉村)驻,而作为老二的郑庄则迁居其东北之浔阳(今象溪菜溪村)开基。

      于是,兄弟三人既得九仙指点迷津,大家无不豁然开朗,哥哥郑露特地建议兄弟们携手好好再到九鲤湖的九级瀑布领略一下山水奇观。当他们游览到珠帘、玉柱瀑布交相辉映的白龙潭畔时,兄弟三人顿时被眼前的壮丽景观激动的欢欣鼓舞起来,哥哥郑露触景生情,一时间诗兴大发,不禁脱口而出吟诵曰:“延绵不可穷,寒光彻云际;落石旱雷鸣,溅空春雨细。”这首当时即兴创作的五言古风诗,便成为了至今发现有文字记载的最早描绘九鲤湖景色的山水诗之开山之作了。就这样,这一天他们仨兄弟玩的尽兴而归后,第二天便恋恋不舍地依依惜别,各奔前程而去。

      从此,郑庄和弟弟郑淑同时分别迁居到浔阳和巩桥,也就是后来称为仙游的象溪菜溪村和赖店圣泉村安顿下来。毕生矢志不移地在各自的定居处,先受聘为塾师,后建书堂招收生徒,同自己子弟一起修习儒学、诗书。后来,郑庄和弟弟郑淑二人果然在各自的领域里,都能够像他哥哥一样把书堂教育办得如火如荼,不但培养出来许多堪称为后来仙游早期的文化教育大家和军政名人,而且各自子孙后代都相继培养出了诸如状元旦郑侨、史学家郑樵和晚唐御史中丞大夫、著名诗人郑良士及其大名鼎鼎的“郑家八虎”等历史文化名人。以至于有仙游文章巨擘自“郑氏一脉始”之说。(陈德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