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在阅读中把历史瞬间延绵

    在阅读中把历史瞬间延绵

      ——《战争趣闻——散落战史案底的轶事》后记

      □姚金清

      说起对战争历史的兴趣,可以追溯到幼年时期。我的家乡福建莆田有座翠峰如簇的九华山,朝向东南方的山脚下,有一片被称作“黄泥坡”的荒山野岭,1950年代初期就陆续驻扎解放军。我从小耳闻目睹的是,清脆的起床号、熄灯号、宏亮的“一、二、三、四”口号声,震耳欲聋的枪声、炮声,几乎与“军人”、“打仗”、“战争”等联系在一起;在一个大操场上经常能观看部队放映的电影,也几乎与战争联系在一块,那些战争场景和英雄人物,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这种与战争有关的记忆一起陪伴我成长。孩提时代与小伙伴玩的游戏也是离不开战争,手持用木头或竹片做的“步枪”“手枪”“手榴弹”,头上戴上用树枝扎成的圆圈,“抓特务”“埋地雷”“打游击”,过了一大把“作战”之瘾,成为童年少年时光中不可或缺的一大乐趣。

      1976年2月,我应征入伍成为一名海军战士,在著名的舟山群岛一个军港畔开始军旅生活,圆了少年之梦。读书看报,阅读和积累有关战争的材料成为火热军旅生活中的一种习惯。1980年代中期,被调到军机关工作,用一张张小卡片摘抄资料,碎片化的积累始于此时。

      1990年代初,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海军大连舰艇学院的邓才耘老师,他邀请我合著了一本有关提高能力方面的读物,还一起撰写一些有关战争趣闻的稿件在军事读物上发表。这位我心目中的兄长和导师鼓励我厚积薄发,在合适的时候还可以出书,并寄来了他积累的战例分析、战争趣事等方面的材料。这无疑是一种动力。

      1999年10月我转业到地方工作,战争趣闻的材料搜索和积累时续时断。十多年前曾有过把已经积累的材料加工整理成书的想法。然而,一旦想出书却“临事而惧”了。惧何?惧有味道的、有看头的、有回味的东西太少,惧单纯碎片式的资料堆积会令读者失望。因此,需要调整写作思路,构建像样的总体架构,用平实的视角去挖掘古今中外战争史上具有历史意义的故事,把碎片式的材料想方设法统筹起来,把散落在正史案底的耐人寻味的事件给予展开,把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以及局部战争中许多已经解密的真相披露出来,将战争的不人道面目展示出来。像工匠那样,把全书构架、文稿内容乃至每篇文稿的标题制作,雕琢得精致一些,打磨得耐看一些。

      这就需要时间和精力的投入。这种自加压力的投入往往耕耘出乐趣。

      写战争趣闻离不开阅读。历史的长河川流不息不可逆流,历史这本书但却可以倒过来阅读。穿越时空隧道,沉浸在战争海洋里的心情虽然是沉重的,然而,对战争历史某个瞬间的关注度越高,便越可能产生兴趣点。对战争趣闻的选择和挖掘,宛如在虬枝中攀折,理顺枝条,让枯木逢春。在选择上往往要把或是违背和突破一般规律,或是不以常人的意志为转移,或是拂去历史的尘灰露出真相,或是影响战争的诸元素中包括天文气象、地理环境、武器装备、动植物变幻等等,作为“攀折”的技术基准,取舍才有所遵循。战争史中对一些事件的定性,由于历史的原因不可避免地有局限性,需要在混沌的思维中,拂去哲学的临摹和主观的臆断。有了上述这些指导思想,无论是搜集材料还是写作过程,就有了方向感和责任感。

      写作把瞬间凝固,而阅读把瞬间延绵。尽管年轮会很轻易地烙下苍老的印记,往往将那些参与历史进程且不为人知的人物和事件以各种方式加以遮蔽,然而,那些被遮蔽的历史人物与事件一旦被偶然发现,在分析和研究的基础上,与此前的史实互相参照,在更为宏阔的视野中,相关的历史也将会更具其质感,同时再度激发人们对于诸多复杂的历史事件的反思,这是忠实于史实的战争体裁的作品的魅力所在。穿越时光,以史为鉴,或许读者在把历史瞬间延绵之中能够有助于培育起与时俱进的理性战争观,这便是笔者之初衷。

      《战争趣闻——散落战史案底的轶事》出版

      日前,《战争趣闻——散落战史案底的轶事》一书由海潮出版社出版,全书28万字。作者姚金清,莆田人,大学文化,1976年2月入伍,在人民海军东海舰队服役,海军上校军衔;1999年10月转业进福建省人大常委会机关,其主编的《人民政坛》杂志于2008年、2012年分别获评中国“编校质量优秀期刊”“华东地区优秀期刊”荣誉。现供职于北京惜古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从事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文化产品制作和传播。已出版著作5部,其中《用智慧驾驭机遇》获第四届当代军人最喜爱的军版图书二等奖,有40件新闻作品在全国和省级获奖。 晓谈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