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流淌在山坳中的萩芦溪

    流淌在山坳中的萩芦溪

      □無為

      萩芦溪,与兴化大地的母親河木兰溪姐妹相称,其源出于仙游、永泰二县,自西北至东南,襟五溪而带一河,泽被着庄边、白沙、萩芦、江口四乡镇广袤的土地,养育着世代劳作于缘溪两岸的山里人家,昼夜奔流不息,最终带着对家乡依依不舍的眷恋,百川归海,汇入波涛汹湧的兴化湾,以成就其有容乃大的胸怀。

      萩芦溪夹岸山色,远眺以空濛如黛、云岫缥缈;近观则翠峦如屏、顾盼多姿。萩芦溪沿岸植被茂盛,一年四季雨水丰沛,造就了这无边的葱茏、绿色的海洋。特别是四时应季,瓜果飘香,盛产有枇把、龙眼、荔枝、柚子等兴化四大名果,富庶一方百姓,成了当地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据乡里的果农说,山区温差大、湿度高,所产的水果汁多香甜,你瞧这路边熟透的龙眼挂满枝头,举手可及,煞是诱人,它正考验着每一位路人自制力的极限。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山之岿然耸立,铸就了山里人坚韧不拔的秉性;山之宁静深邃,酝酿出山里人淳朴宽广的胸襟。无怪乎刚才一位未曾谋面的当地老乡,看着天色渐晚,盛情挽留我们住宿他家,又是搬凳子又是烧开水,着实让我们这些城里人感动了一番,想想束之“高阁”的自身,邻里间“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生活方式,心灵是何等的孤寂和阴晦,自不比一农夫而羞愧,在这大山博大的胸怀里就更显得渺小、孑然。

      登山则情满于山,涉水则情溢于水。如果说萩芦溪的山有挺拔、峻峭、葱郁之美,那么萩芦溪的水则是既喧嚣又幽静,既柔美又充满灵性。溪的上游,水迸于岫岩之间,瀑悬于深潭之上,涓涓细流集而成涧,碧涧汇而成溪,蜿蜓于崇阿之中,因水位高程大,溪面窄,故而激水湍急,倾泻而下。及至中下游萩芦段,由于落差趋小,河床渐宽,则水势平缓,溪流潺湲。穷眼极目,岸边林木离离、水中汀草萋萋;溪流时而静若处子、水平如镜,象一位待嫁村姑,缱绻缠绵地流淌着,时而拍石飞花、避滩漩流,又象一位泼辣的山妹子,扭动身姿撒欢而去。更有白鹭盘桓于林间,牛羊栖息于溪畔,鸡犬吠鸣于墟落,鱼儿跃潜于溪中。

      置身这风光旖旎、静谧清幽的境地,飘飘然有如遗世独立,羽化成仙之感,尘世间的烦恼忧愁顿感释怀,留下的只有恬澹和虚无,宁静和清心。俯瞰这淙淙流水、迤逦前行的萩芦溪,就象一条镶满宝石的玉带遗落在这山岰中,不仅水的柔美和灵性在这里得到充分的演绎,而且人们的心灵纤尘也将荡然无存,如此美妙的自然原生态,我想,若能放荡形骸,纵一苇之所如,寄余生于山水,豈不妙哉!渔樵于溪渚之上,侣鱼虾而友瓜果,不亦乐乎!

      畅游萩芦溪,位于崇福村莲花石下的太平陂是必到之处,因为它承载着太多的文化积淀,也是莆阳四大古陂之一。当我们来临时已是傍晚时分,只见红日西沉,残阳如血,天边一抹霞光洒向泛着涟渏的溪面上,映衬着远处起伏的峰峦,湖光山色,美不胜收。太平陂就静静地横亘在溪的两岸,默默地守望着这片熟悉的故土。漫过陂顶的溪水,倾泻在用溪卵石砌成凹凸的坡坝上,跳跃着,追逐着,溅起水珠点点、飞沫无数,密密地铺就成片片流动的白雪,以醉人的瑰丽诠译着“水含珠而川媚”的深刻意韵。那潺潺的流水声,仿佛正在诉说着古陂的前世今生。地道的老莆田常说“沉七洲,浮莆田”,指的就是兴化史前,原是一片汪洋泽国,蒲草丛生。后经历代先贤砺精图志,引领乡民邑人筑陂建坝,攘除水患,围垦造田,才使得这不毛之地嬗变为鱼米之乡,其中四大古陂可谓功居魁首。

      《兴化府志》有载:“太平陂,亦名太和陂,宋嘉祐间(1056~1063)知军刘谔创,灌兴教、延寿二里田七百顷”。眼前的太平陂,陂高4.2米,长92米,溪石垒砌而成,并在陂坝的右侧,筑圳开渠,引水浇田,使得这一水利工程具有了拦水、蓄水、灌溉的多种功能,后又经历代几朝官府的修缮和改建,其灌注面积愈加扩大,福荫于流域的黎民百姓而生生不息。人们为了纪念这些筑陂功臣,在当地营建祠堂供奉祭祀,让他们的美名永垂青史,也让子孙后代不忘感恩、崇德向善。太平陂虽不比其他古陂身名显赫,但它独居山里,养在深闺,其典雅秀丽,小家碧玉的气质是无法媲美的。也正因如此,古陂才保留了它原始的拙朴貌与沧桑感,它所蓄汇的一泓碧水,沉淀的是家乡人民的智慧、勤劳和勇敢,同时也映射出古陂的过去、今天和将来。

      谈到萩芦溪,萩芦溪大桥是绕不开的话题,人们也将永远缅怀一代名臣江春霖。据当地老者讲述,古时处于蛮荒的萩芦溪,尚无桥樑交通,两岸里人的日常进出,唯靠摆渡来往,每遇暴雨山洪,急流险滩,多致船翻人亡的残剧,百姓对此苦不堪言,无奈祈求神灵保佑,但内心却急切盼望着能搭一座桥以解倒悬之患。至清康熙年间,多位仁人志士,慷慨解囊,捐资建桥,但屡建屡毁,经不起大自然洪水猛兽的冲刷。光绪初年,江春霖之父孝亷江莲溪发起重建,但“壮志未酬身先死”,大桥竣工功亏一篑,成为当时的一大憾事。其子当朝御史江春霖,官至四品,时称“清御史第一人”,因察勘吏治,不避权贵,仗义直疏,终致辞官还乡。成为一介平民的江春霖为民之心依旧,经多次实地察勘,他提出了“不与水争势,乃能导水势”的科学论断,阐明了多次建桥失利的原因在于选址不当,而并非桥基不固,首次建议桥址选在水流宽缓的地方,可谓一语中的。但因江春霖期间病故,建议暂且搁置。

      民国十七年(1928年),江春霖之子江祖筵秉承其父遗愿,首捐巨款,并向社会贤达劝募,按江春霖建议择新址而建,大桥于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竣工。“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萩芦溪大桥的建成,不仅便利了山里与平原的物质流通,也加强了文化等各方面的交流,使山里人的生活水平有了质的飞跃,進一步加快了山里建设发展的步伐。大桥的建成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宏图伟业,它的功绩将永远载入莆阳史册,名垂千古。

      萩芦溪的山美,萩芦溪的水美,萩芦溪的人更美。萩芦溪有着大自然赋于的天然美,更有着历史镌刻的人文美。有人喜欢它的蕴藉婉约、有人赞赏它的灵动隽永,有人倾情它的清幽野趣,有人醉心它的古朴涵韵。我想,玉韫石中待君识,钗于奁内求善价,只要你真正走进这流淌在山岰中的萩芦溪,融入山水,酣游其中,或许又能品尝出它的无穷韵味、无限之美……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