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莆田的好与坏

    莆田的好与坏

      □麦芒

      “莆田”作为一个地理符号,如同一块石头一道流水有着它固在的尊严。它同地球上任意一块土地一样,有着从蛮荒到凌乱到繁华或平静的过程。作为莆田的子民或来来往往的过客或一个地方的传说的听客,有必要学会对它投注冷静的目光。

      莆田的好,与大多数地方的好一样,带着地理上的得天独厚、人文上的不懈追求,以及一大批实用上的探索与精神上的浪漫取向。

      莆田有山有海,山西北而蛰居海东南而袒露,因而带来一切宜居条件,幸运的是,在这个小地方,人们轻而易举地一览无余了一颗星球原生的面貌。但是,可以想见,作为东南沿海一隅,在自然的一切条件尚未为人的智慧所利用时,那将是怎样的一块蛮荒之地,山高皇帝远,地贫人力瘦。蛮夷蛮夷,乃因地理之气,却不是自甘作贱的异类。“至汉时,有中原人陆续迁莆,是地渐兴;至晋时,士族三迁入莆,是地渐繁;至唐及宋时,文治渐盛,民智益开,是地渐滋。”(语出张翔之《莆阳纪略。述名篇》)郑氏兄弟开莆来学,九牧林开创诗礼先河,夹漈先生草堂著述,“文献名邦”遂定格局。莆田历代举进士者众,也颇出了些权臣名相文化名人,故莆田人崇尚“家贫子读书”,希望儿孙学有所成,功成名就这一思想脉络是有源可溯的。莆阳自古历经立县、设军、建市、划区,有过政治上的动荡,也有过经济上的起伏,但不管怎么说,它都呈现出钟灵毓秀的一面。钟山九龙九漈飞,白马忘忧河谷洄,壶山瑞云青峰峻,两岛三湾海岸长。莆田作为一个小地方拥有的二十四景,很多并不亚于名川大山之风采。

      莆田佳果名吃多。众所周知的“一骑红尘妃子笑”中之荔枝,鲜艳美味,在别处或难觅芳踪,予莆田人来说却是唾手可得,每年盛夏,市场上马路边,或大批量或小箩筐,小数十元,拎一大袋,家常设果,应节补暑,食之快哉!龙眼、枇杷,以及应运而生的桂圆、枇杷膏,放眼皆是,其补阴滋肺,实乃上品。蜜柚上市时节,果店里堆得如山如海,街道边小贩的三轮车上,即买即剥即食,酸酸甜甜,妙不可言。也常见甘蔗香蕉,一列列一串串,陈列街旁。乃至小家碧玉型的橄榄、余甘、草莓,也俱各领风骚。莆田人对吃也颇为讲究。怎样炸出喷香的蛾饼葱饼,怎样煎出风味的煎粿麦煎,人手一个或桌前一盘,行路静坐各相安。煎包与菜包隔街相望,地瓜和玉米一一叫板,小店冒气小贩忙,豆浆油条当早餐。牡蛎汤,大白菜,豆腐泡,猪蹄烧,黄瓜炖辣鱼,粗面下火锅,走到莆田各条街上,发现最忙的还是伺候吃的。而传统节日的时候,人们最尊崇的还是古老的做法,如地瓜丸子、糯米红团、粉丝春卷、芋泥圆子。海鲜是海里产的,排骨是山里猪的,莆田人即便是请客,也要挖空心思去买土家货的。

      当然,光吃不做是不现实的。莆田人并非好吃懒做,相反,他们特别得勤劳能干,勤工俭活。莆田男孩学业完成后不工作是会被指责的,女孩长大后不嫁人是不孝顺的;成家后没有极力想挣钱的男人是孬种的,结婚后没有相夫教子的女人是闲荡的;中年父母都拼着怎样为孩子助力,老年人最渴望的含饴弄孙,绝对不怎么会出现抛弃儿孙的。莆田人把置家业盖大房看成是头等大事,如果一辈子住在一所破败的房子里,对莆田人来说是奇耻大辱。所以,很多上班人员迫于生计,会想着怎样搞点合法外快,舍弃掉正常的休息时间。自由职业者们经常宁愿忍受离别之肉体与精神之双重痛苦,背井离乡远闯天下。基于吃苦耐劳之特点,莆田人多多少少也搞出点名堂。其中最为典型的是忠门人搞木材,东庄人搞民营(虽然近来“莆田系”屡屡站在风尖浪口,但不能否认莆田人身上敢拼敢闯的可歌可泣的一块),上塘人搞珠宝,仙游人搞红木,埭头人搞市场,南日平海人搞海产。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莆田人特别有家族观念,他们一个人发了,必定会带出一大批乡邻,直至带动一个地方的行业发展。从这点来说,莆田人绝不是自私的狡黠的,他们是团结互助勤劳善良的。另外,莆田的小伙有担当,莆田的姑娘洁身好,这也是基于莆田人自古以来的良好的家教传统。

      也许是基于沿海特有的开放与山里本质的纯朴,莆田人特别得性情,特别得豪爽,特别得大局,特别得怀旧,特别得好客。常见莆田土豪返乡出资支援家乡建设,寺庙、道路、学校、助困,方方面面的问题往往少不了他们出手相助。莆田人爱建设家乡,这是毋庸置疑的,莆田人绝不会赚了钱只粉刷自家的内墙,他们会觉得外墙装饰很有必要,同理,一家有新房不值得骄傲,全村都有新房才牛逼。生活中莆田男人也绝不会拿马桶装蔬菜,只顾回家疼老婆,哪家老人出事,哪家窗户着火,他们总会共商对策的。莆田人也爱讨论国家大事,即便是乡下老翁碰面,也时不时地会对时事发表一点感慨,比如“民不聊生啊”或“这届领导人我看好”。莆田人还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学友三代亲。”所以每年寒暑,总会有一些热情洋溢的人,发动“人肉搜索”,各方打听同学所在,以期会面叙旧。莆田人的“朋友”、“同学”观念甚深,“朋友汇”、“同学聚”甚为风行,这也无疑拉进了莆田人的心灵距离。莆田人在外听到乡音,总是情难自禁,好像见到了亲人,免不了要寒暄一番,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莆田人无疑是富于人情味的。

      莆田人在文艺这一块上也是不甘落后的。前数年我去过仙游一趟,在城关,没有完全充斥着商业味道,街上曲音袅袅,雅律阵阵,走一段路就看到一个“xx画室”,体现出一个地方难得的闲情逸致。曾一度,莆田人喜爱的莆仙戏陷入断代的危险境地,这几年来由于各方有识之士的呼吁与政府出策挽救,遂呈回温之势,莆仙大剧院的建立,也是一个里程碑姿势,近来莆仙戏既保得了传统样式,又不断地被尝试创新。在莆田的各个村落,十音八乐也非常盛行,这些由老年人组成的“乡村俱乐部”近年来还获取了一些参赛机会,可见民间文艺也得到了足够的保护和重视。另外,在烽烟滚滚般的经济大潮中,莆田还是有一批文艺分子,他们静心自若,挥毫泼墨,著文写史,谈诗论词,偏安一隅,在不同的追求中体现人生不同的价值。

      而如“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一样,莆田的坏,也正是由于它自身的狭隘造成的坏。

      莆田地窄人多,城市建设缺乏总体规划,房子盖了再拆,道路修了再反,三流的城市四流的环境,一流的物价二流的房价。莆田人拼得满面油花活得水深火热,娶得了老婆怕买不起汽车,生得了小孩怕支不起奶粉费,想要孝敬母亲和丈母娘,兜里的钱买不起大的套房分不了房间。莆田的物价堪比香港,很多人出去了回来都会说:“莆田物价太高了,人家大城市都没这么高。”所以普通市民一旦一个月里有请了客便会显得捉襟见肘,不得不精打细算过日子。莆田人培养孩子特别甘愿,但如果家中出了个念艺术的孩子,艺术费用非常昂贵,这家子如果仅是靠工资收入,平常穿衣吃饭估计都会成问题。莆田贫富悬殊大,忠门东庄一带娶媳妇聘金奇高,动辄上百万,有些贫困户活生生地被夹疼。有些过于现实的父母居然把女孩子从学校叫回,收下一两百万把少年读书时的孩子嫁了。有个别地方竟然容许一门儿子几房媳妇,哪个媳妇生不了男娃就离婚,活生生地作贱女性的尊严。在一些贫穷的村落,聘金也多达十几二十来万,有些人家又是愁房子又是愁媳妇,感叹着生儿子不容易。但基于根深蒂固的原因,莆田人多数还是重男轻女的。今年二胎政策一放开,许多生女孩的人家都紧锣密鼓地赶着要生个儿子,在当前“男多女少”的大形势下,这种情形在将来男女匹配问题上,其实是堪忧的。

      莆田自古为蛮夷之地,这就造成了莆田人与生俱来的某些野蛮行径与金钱上的盲目追求。莆田人爱斗殴,多不忍让。邻里盖房好争上头,比如我家屋角比你高一分我就骄傲了,我多挖了你地一厘我就得利了,他们宁愿被人欠钱不还也不愿在这方面吃亏,所以经常发生口角,一旦争执激烈,他们便会情绪愤懑甚至大打出手,在我的家乡这种例子时有发生。莆田人有时视名声高于一切,一旦受了一句辱骂便会火冒三丈,不惜武力相争,而没有去想更好更机智的解决办法。莆田人经常口出脏言,比如车道被人占了,车速被人超了,或听到一种让自己不愉快的说法。莆田男人喝酒时经常变成公牛,时不时地便要顶一回,酒店里服务员若出了差错,很少会得到莆田男人宽容的微笑。莆田人不太讲究卫生,在公共场所吸烟吐痰,一身汗臭味去排队。莆田人有时听到赚钱的机会便会变成拼命三郎,而缺乏“正道”意识,前些年我还听到有些人为了出国赚钱去偷渡,有些人会说:“法,法是什么?只要有人,没有办不到的事情。”莆田人说起黑道除了妇孺,很多男人会两眼发光,好像找到了一条报复坏人的正确途径。近年来社会形势大变,莆田人才学会收敛。

      莆田人因为爱打拼,所以土豪富户多,相运而来的就是讲排场问题。在我的家乡,每年闹元宵时,有些人家光是鞭炮烟花就烧了一万多,这真让人匪夷所思。逢节做事请客也是个大问题,大户人家请客都是几十桌,豪烟豪酒伺候,请一次客小户人家要攒一两年。富豪盖房子很是威武,没有几百万落不下脚。经济不济者有的也有非常奇怪,盖房子非得超负荷一半,搞得连年艰辛。而在孩子读书入学问题上,尤显得莆田人价值观念奇怪。只要他们听说哪个学校大,有名气,生源多,他们拼了命也要挤进去,不管家庭收入情况,不管远近,不管孩子资质与适应问题。许多母亲为了陪读,辞家别老,一个月花费不菲,租房做饭,或高价把孩子托给老师,全心全意,无怨无悔。代价很高,但此种方式未必对每个孩子特别是年小的孩子都好,许多孩子为此被困入“学习”的牢笼,没有童年,没有趣事,没有村野式的追逐打闹,精神上很小就处于孤独。而大人们唯一关心的是,孩子在哪读,成绩好不好,有没有比别人更多一种读书优越感,这真是一种可怕的教育方式。

      莆田人还好赌。最怕莆田男人没事干,没事干的莆田男人就喜欢赌。逢年过节,他们会说,大过年的,赌一点算什么?这个不算什么,但就是怕赌大了。我听说在我的家乡,有个无赖终年无所事事,就趁着土豪们回家过年,他炼就一手好赌技,每年春节都会赢个十几二十万,然后哐当哐当地回家享福,这种人真像一只臭虫一样令人生厌。最怕的当然还是终日赌博之人,他们通常弃家计于不顾,甚至连自己的身体也顾不了,整日昏天昏地赌,饭顿时有时无,抽烟噎茶,口沫纷飞,双眼凹陷,脸色惨白,完完全全就是一副赌徒的面目,这当是莆田人当中最无志的一种。赌博中还有一种赌六合彩的,那基本是一种更低劣的赌法,一般都是民工所为,生活本就艰辛,他们异想天开的行为更是导致血汗本全无,这却是莆田人当中最愚蠢的一种。

      这是我眼中的“莆田的好与坏”,如同“母亲的美与丑”一样,美会让我倾心,而丑会让我痛苦。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