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莆田老家·地瓜味

    莆田老家·地瓜味

      □吓强

      呆过不少地方,也处过各色各路的人,总是要被盘问诸如“你是哪里的”、“老家哪儿的”等等之类的问题。关于莆田老家,我总是满腔豪情,且不说海滨邹鲁文献名邦之类的,生我养我的那方水土,怎能忘怀?

      可,等我刚开口两字,人家就说:“莆田的呀……”刚开始我挺诧异的。后来被问的多了,才知道莆田乡音出卖了我。我一直都很自信,其中有一部分源自于标准的国语,莆仙口音没那么浓重。与其说是口音,不如说地瓜味罢了。外地人说莆田人说话味太重,要问啥味,那便是“地瓜味”喽。

      不过世间味何其多,为何独用地瓜这一味呢,不甚其解求问于前辈,回言称莆人爱地瓜,也许是食之过量,把国语标准味给冲没了吧,说罢哈哈大笑。

      十八岁当兵到部队,每每遇莆仙战友聚会,他们总是很疑惑地问我:“你也是莆仙人?怎么没一点口音?”听罢暗自神气。可能我这号人,在莆仙那人群里国语说的稍微标准些罢了,但是倘若和莆田以外的人在一起,常常被嘲贬的一无是处,说某某某人说话总是JXQ开会,ZCS乱炖,言语了半天也不知道你在叽哩咕噜说什么,以致于很长时间,都不敢开口说话,生怕我的地瓜味呛了大家。

      后来日子久了,对于这个标签也无所谓了。口音归口音,这是爹娘教授的、厚土滋养的,刻意掉谈何容易,更何况这乡音也不影响学马列背ABC,想想心里就松爽。当然也伴着这个乡音,走过了岁月荏苒,直到现在退伍赋闲。回到老家也有两月了,以前虽谈不上远离阔别,老家也是经常回来的。

      这阵子,上初中的儿子总在说我地瓜腔越来越重了,我自己也明显感觉说话的舌头总是要拐向莆田那头,离北京那边远了许多。那天,我和他上超市买饮料,一靠柜台就向那售货员说:“晓妹(小妹),来脏瓶拜客啤酒(来三瓶贝克啤酒)!”对面的服务员二话也不说,麻利地给我打包啤酒,一旁的儿子撑大了眼珠看我,可能是还没缓过神来我在说什么,我回瞪了一下儿子,说:“看什么看,人家都听的懂哩”,估计那天我所遇的小妹也是本地人。当然,后来再去买贝克啤酒,遇到外地人当售货员的,我都是呶呶嘴指指说要拿那种啤酒了,我怕他们听不懂拜客是哪种酒。

      回到老家,本地电视台有档莆田话讲古的节目,出镜的是个小后生,人不但长的有特色,光头长衫,扶案执扇,温温而雅,且本地话那个是相当的标准。我在外时间久了,对于有些生僻的物件,总是记不起来莆田话怎么说,临末了还是普通话加本地话加手语才能解释清楚,但那小后生总能娓娓道来,备受巷头街尾的阿嬷阿公称赞,听完绝对通通透。

      对于莆田话,像我这一代是忘了一部分,而我儿子一辈大部分会听不会说,虽然他的国语算过得去,至少我听不出来他有地瓜腔,但是要说起莆田话来倒磕磕绊绊,好比刚进场的小“客边”,真不如隔壁四川王阿姨说得好。不过,现在学校里都是用普通话,难怪娃们对本地话这么感冒,不像我们念书那阵,学堂里的先生一遍普通话带读,一遍本地话解释,语文数学政治科科统用,就连外语的老师也是直接跳过国语,让莆田话和英语实现了无缝对接,现在想想真是佩服不已。

      话说回来,现在的孩子们莆田话说得别别扭扭,我们也不必太苛责,即便是他们身上淌干了地瓜味,即便是染上洋葱味,抑或土豆味,换成薯条,也还是莆仙的子民。

      人生有很多标签,地瓜味这一标签始终是我无法磨灭的。现在我不在乎我的地瓜腔呛倒了几个人,也不在乎那些刻意嘲笑莆田人的别有用心之徒。你们听与不听,你说或不说,生机盎然的地瓜腔始终都在。

      末了,也想告诉我的娃,无论流浪到何处,无论贫贵富贱,回家的那一天,请你还我地瓜味。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