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过年,童年的梦

    过年,童年的梦

      □李福生

      我的记忆里,只要一跨进新年门槛,古老而新鲜的年味就日渐浓烈起来。孩子们总以过年为乐事,老早就掰着指头算计开来,巴望着春节早些到来。记的小时候,孩子们更盼过年。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人们的生活水平大抵相同,虽然物资生活远不如现在,以致大多物品凭票供应购买,人们吃的穿的没有现在充裕,但人们的春节过得也有滋有味。那时的过年,对于孩子们来说,春节的祈盼,莫过于春节穿上新衣服、吃上可心的零食、得到长辈们分发的压岁钱,还有放小鞭炮、观花灯、看街头演出等。

      春节之际,大人们更讲究吉利,相互说着拜年话,把家里布置得红红火火的,大门口挂着红灯笼,大门上贴着红对联,让人一眼看到喜庆的气氛。过年的时候,母亲总是忙碌在灶台前,给我们做出很多平时难以吃上美味的饭菜,再加上阵阵炸鱼炸肉炸豆腐的香味,让我闻了不由得精神百倍,寻着四溢的香气奔将而去……

      “三十瞑”,年夜饭最令人陶醉。在我的印象中“年夜饭”就是一年中最丰盛的大餐,饭桌上已摆好了各种吃食,焖豆腐、荔枝肉、糖醋鱼、大白菜炖油豆腐、海蛎汤、炒面条……正冒热气,把被母亲在几天前已“扫尘”得白生生的屋墙弥漫成了香味四射的彩壁。我知道,这个时辰,家家户户都和我家一样,都被香气包裹着,整个老街已被年夜饭的气味托浮着。

      吃过年夜饭,拿到长辈压岁钱的我,兴奋地跑出门去,东舍呀,西邻呀,跑一遍,邀一群玩伴,欢天喜地地与同伴相互炫耀,看谁的压岁钱多。叽叽喳喳从街巷飞过,跑到街巷深处,捉迷藏,玩打仗,还不时点燃小鞭炮,美美疯一回。

      记忆中的三十晚上,不管男女老少都要守岁,等候钟声响起的那一刻。人们蜂拥着跑出家门,大人们点放了各式的鞭炮“噼噼啪啪”的爆竹声此起彼伏,绵绵延延地响一整夜,家家户户门口的地上满是爆竹的红纸片,陡增几分喜庆的色彩。那一夜,孩子们通常兴奋得睡不着,于是走出去捡“哑炮”,在铺满纸屑的马路上追逐着。这时的夜晚已经听不到人声,只有一波又一波的爆竹声猛烈地叩击人们的耳鼓,又像惊涛拍打着人们的心田。人们不由得兴奋起来,大人的脸上也挂满了孩子般的笑容,不时随着入天的爆竹,抬起或低下有些笨重的头,空气中弥漫着爆竹的硝烟味。一年当中只有今宵是人们敞开心扉、恢复童趣的时光。

      如今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年味儿气氛却渐渐变淡。论吃,大鱼大肉并非节日才吃得上;说穿,新衣并非节日盛装,连最重要的过节仪式——吃年夜饭,也被人们简化到大酒店撮一顿了事。

      儿时的年味儿也早已成为远逝的风景,那情景那感觉已经成为一份永久的追忆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