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吾将上下而求索

    吾将上下而求索

      □游荔生

      妈祖作家,我的“天职”。

      妈祖文化,以中庸为内涵,加入“先进文化”的元素,解决台湾,再搞“海洋文化”,每一天努力二个小时,我应该一心一意去做的。

      莆田,妈祖文化的故乡。我,一个地道的莆田人。1979年,我16岁,在大学时,我专攻的是化学纤维,喜欢桥牌。理工科大学的学习方法,桥牌的逻辑推理,对于妈祖文化研究,有帮助。

      1984年,我又读大学,我专攻的是语言文学。妈祖文化的表达,需要这个。

      1988年夏,开始读妈祖大学。刚工作时,我当老师,做的一般化。自己看不到前途。后来想当官,也不行。于是,写散文。

      妈祖文化这个领域,在莆田,1987年秋起步的。当时,妈祖文化,还是一个未知的世界,资料不多。1997年,我参与进去了。我没有什么像样的条件,要做到“坚持自己的路”,不容易的。妈祖作家的“天职”啊。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有一天,我决定改变自己的“心态”。“埋头到业余的妈祖研究和写作中去!”我努力说服自己,即使做不到热爱,但至少要看到许多积极的元素。

      我在莆田沿海的党校工作,教辩证法,知道“量”的积累非常重要的。1998年7月1日,我决定倾注全力,先完成一定的量再说。每一周,写一篇。现在看来,这就是为了“天职”而做的努力吧,但是当时的我,对这一点也并没有清楚的认识。

      因为几乎不具备相关的基础知识,所以,一开始,我先寻找有关的文献资料。那时,用复印机也不方便。于是,我只能笨拙、刻苦。我翻阅了过往的报刊,发现重要的内容,就立即抄写在笔记本上。

      同时,虽然囊中羞涩,但我还是坚持购买妈祖的书籍。我还向妈祖庙索要论文,那时总是日记本不离手。总之,一切都是从获取最基础的知识着手的。

      然后,我依据从这类资料中获得的信息,开始做研究,用的是中庸的这把尺子,辩证法就是中庸。根据研究结果,再去寻求新的理论解释,然后再写作。不断这种细致而踏实的工作,简单地重复,就是我的“天职”。

      在这个过程中,不知从何时起,我就深深地为妈祖文化的魅力所吸引,而且渐渐明白,妈祖文化中,或许,隐藏着一个不可思议的、美好的前景。

      “这样的研究,恐怕大学里也不会有吧。”这么一想,枯燥的研究,也显得熠熠生辉起来。

      开始时,有一半是强迫自己,但不久就主动起来了,而且喜欢上了这项“天职”。再后来,就大大超越了喜欢不喜欢这样的层次,感觉到了这项“天职”所包含的重大意义。

      也许,“天职”不是偶然碰上的,而是由自己制造出来的。当然,妈祖文化本身也是有意思的。正因为迷恋工作、热爱工作,所以我就能长期坚持业余的妈祖文化的研究和写作,一以贯之,无怨无悔。

      我想,人就是这样,对于自己喜欢的事情、“天职”,再辛苦也无怨言,也能做下去。而只要专心致志、不懈努力,任何事情大概都能成功吧。

      一个人,一生之中,可以做好一件事,不错了。我,应该好好珍惜。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妈祖,保佑我吧。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