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看莆仙戏“薪火相传”演出

    看莆仙戏“薪火相传”演出

      □黄披星/文 苏滨/图

    1.jpg

      满头白发的姚金铸带着两个年轻的女演员在舞台上一招一式地做着织布的动作,这一定是让我难以忘怀的场面之一。84岁高龄的男旦,在舞台上素颜表演,我觉得那每一个动作都是生活体验的总和。细想起来,这大概也会是一个时代渐行渐远的身影。

      黄宝珍已是81岁的高龄了,但声音中还隐约保有原本那种清亮辽阔的声线,很多在场的老人,都说这还是“阿妹丕的样子”。声音的力量或许已经减弱很多,但声音的痕迹还是保持着原有的“一览众山小”的气度。戏曲界流传的“一声二容三技艺”,即便面容渐衰,但余音依旧绕梁,其实戏曲的余韵原本就是由声音带出的内心流转。老人们面相中,最可贵的是他们为之投入一生的那一份完整的专注。

      陈金龙也已经84岁,由于住在忠门镇的原因,请他来排练也是很不容易。身体虽然还好,但有轻微的哮喘,我们都怕戏分太重,老人的身体会经受不住。但对于《三打王瑛》这个段落,我们都很期待。老人家说,要做就要做好,让现在的人看看原本的“靓妆”是怎样的!这也是他的自豪之处。一次彩排,他自己担心会喘,原本带着的国产药特意换成进口药,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下子不太适应,反而出现了有些头晕的症状,让在场的人都十分担忧。还好,老人直到演出结束,都坚持下来了。他说,“没想到我八十多岁,还能上这么大的舞台!太高兴了!”这种高兴,是很由衷的,也是很令人感叹的。

      其他的老艺人已经是要“小”一些了,也都是七十多岁。他们几乎都是从艺时间在五十年以上,多一些的甚至达到六十年以上了。老一代的艺人,往往时代所致,从艺时间更早一些,十几岁学艺的情况十分普遍。陈先镐、林文珍、黄美云、祁玉卿、姚金铸、曾玉荣、郑清和、黄启和、陈秋金,他们年龄都在七十岁以上,从艺时间也都在五十年以上。半个世纪的从艺年月,在脸上和身体上都留下了烙印,但那一代的艺人总是给人感觉他们内心对于艺术的纯正认知。他们细致的交代、提醒、示范,让你觉得老人家对于艺术接近沉重的交接和期盼。

      新老之间差异还是明显的,主要是在于每一个形体动作中所蕴含的生活韵律,那是一种对于时间的打量方式。这是年青一代无法达到的。薪传的技艺,或者说只是技术;而更加珍贵的是“心传”——这是悟性、经验和年复一年的打磨造就的。它不仅仅是技艺,更多的是体味,直至对于“戏如人生”这样的语汇有了自己的理解。

      戏曲是很讲究韵味的艺术,身段的、唱腔的、眼神的、念白的……都需要自身的韵味。这种所谓的韵味其实就是把技艺的东西慢慢转化为个体生活化的理解过程,它来自时间的磨砺。它未必很需要文化的提升,但文化的修为确实能够加速这种理解力的进程,就像慢慢拥有一种自我解读自我修正的能力。

      老艺人的举止中有一股内化的静态,这种从容的样子,多多少少都包含着时间的秘密,好似步态中的风华。而老人们的眼神,其实有时候可以让我们年轻的一代,慢慢懂得安静的力量和意义所在。那些眼神,表面浑浊,却有着沉潭般的静美——值得细细品读。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