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遭遇幸运

    遭遇幸运

      □朱祖厚

      1956年夏天的一天,村里小学的黄文鋆(与云字同音)老师到各家各户动员小孩子入学。我父亲问老师,才7虚岁的我可以不可以上学,老师竟然同意。那时很多人家都不重视孩子入学之事。那一届与我同班的,我年龄最小。班上最大的同学比我大七八岁。正因为我提前入学,到16岁学校停课时我已经读完高一年级了,为终生的学习打下了比较好的基础。

      我上小学一年级上学期时,语文课从学习注音字母开始。今天绝大多数人可能不认识ㄅㄆㄇㄈㄉㄊㄋㄌㄍㄎㄏㄐㄑㄒㄓㄔㄕㄖㄗㄘㄙ一ㄨㄣㄠㄓㄚㄝㄡㄠㄢㄌㄜㄟㄥㄤㄦ这些注音符号。它们看起来有点像日语的片假名,是为汉字注音而设定的符号,1913年由中国读音统一会制定,1918年由北洋政府教育部发布,到现在快100年了,共计三十多个字母。这种旧式注音台湾还在使用。现在新华字典里除了汉语拼音注音外,还保留着这种旧式注音。虽然忘记得差不多了,如果需要,要恢复旧式注音的记忆,一两个小时应该足够。

    1.jpg

      我的幸运在于,我们学完旧式注音之后,刚好碰上了汉语拼音改革,由旧式的注音改为用拉丁字母(就是英文字母)注音,称为汉语拼音。而且教我小学一年级语文的方梅英老师那时很年轻,她是城里人,被学校派去城里培训十几天,回来教我们汉语拼音。感激方梅英老师教的汉语拼音,我查阅各种中文字典词典很便利,以后转入学习英语也更容易。更幸运的是,44年后的公元2000年我开始学习电脑输入法,用全拼或智能拼音输入根本无须学习,直接秒杀各种输入法。教我们汉语拼音的方梅英老师已是耄耋,却显得才五六十岁。

      一位莆田四中同事上学比我早两届,读小学时学的是旧式注音,没有学过拉丁字母的汉语拼音注音方法。另外,她中学学的是俄语,对英文字母不熟悉。还有一位四中同事,比我小十多岁,他上小学期间,学校没有教汉语拼音。我的一位当老师的表妹也比我小得多,上小学时,教她一二三年级语文的民办教师自己都不会汉语拼音。这三位老师告诉我他们都不会汉语拼音,查阅词典非常艰难,也不会在电脑上用拼音输入法打字。和他们比较起来,我幸运多了!

      1962年我上初中了,很幸运地碰上中苏关系交恶。于是学校外语课摒弃了过去专门开俄语的做法,开始开设英语课。我还误以为我将是村里第一个懂英语的人,所以对英语学习极为兴趣。1980年代初,我拜访在福建师大教书的叔公,那时他已经将近90高龄了,他的一个孙子正在读航海学院,他不喜欢孙子将来当水手,和我聊天时说了一句英语谚语:A sailor is a bad husband. (水手不是好丈夫。)!这位叔公1919年进香港大学读书。他和我的另外一位叔公兄弟俩是创办于1900年春的莆田砺青学堂的首届毕业生,说不定在砺青学堂时他们就已经学到一些英语了!刚入初中的我真是愚蠢到家,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1977年中断了11年的高考制度幸而恢复,我在当了十年农民之后报考英语专业,发现自己十年前所学的英语竟然丝毫都没有忘记,因而侥幸得以录取,而立之年起执教鞭,以英语作为谋生工具,这一切皆起源于1962年学校重新开设英语课程也!冥冥之中,英语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2000年我50岁了,开始学习使用电脑。因为懂得一些英语,又懂得拼音,所以学习电脑操作和输入法相对就方便一些。当然只要肯学习,不懂英语不懂拼音的,照样可以学习电脑操作,而且用五笔输入法效率还更高。学会开关电脑后,我的第一件事就是通过金山打字通学习盲打输入。我说我会盲打,很多人感到意外,感到很神奇很羡慕,其实盲打非常容易,每天练习半小时,一个星期包会。关键在于愿意不愿意学习,是不是能够坚持,与脑力记忆力和其他一切无关。近年我又学习自己安装或卸载各种软件,升级或重装电脑系统,互联网时代给我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学习机会。

      2007年起,除了日常教学,我每天花不少时间在国内几个英语学习论坛上解答英语学习者提出的各种语法问题。我自己也对英语有不少疑问,通过学习英美词典无法解开我的疑问,偶然中找到英国的一个usingenglish.com 网站上的英语学习论坛,那儿有十几二十位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的英语老师和英语语言兴趣者,既有学问又非常热心。四五年里我提问了1500多个问题,都得到令人满意的解答。有幸的是,一位退休的英国英语老师看到我提的问题特多,就推荐我使用英国语料库,美国近现代语料库,美国当代语料库,美国时代杂志语料库,自己解决问题。我学习并熟悉了语料库的使用规则,深入探索语料库,发现里面有一个崭新的英语世界。随后我自己又发现并经常使用北京大学的古汉语语料库,增添了不少学习探索的乐趣。

      当年学习拼音,学习英语,怎么也想不到几十年后会在电脑和网络上大有用处。古稀渐近之年,在QQ群和微信群里交友,本来就丰富了退休的生活,不意幸会了几位活跃在莆田文学界的过去学生。在学生们的怂恿之下,我竟然又开始学习写随笔散文,又有幸得到莆田文学界朋友们的热情鼓励和帮助,一发而不可收,还在报纸和网络上发表了不少随笔散文!

      现在有了智能手机,学习更加便利。最近天天出去散步,碰上野花野树,于是拍照下来,到网络上寻找识别花木的软件,结果发现不必下载安装软件,在手机上加“花伴侣”微信公众号和“形色识花”微信公众号,就可以直接在微信公众号上识别很多花木名字。人生在世,时时受到花草恩惠和滋养,却不知道感恩。使用智能手机改变了几十年来对花木无知无畏无耻感,才感觉自己不再生活在浑浑噩噩之中。

      遭遇互联网和新媒体时代,每一个人都是幸运的。只要不断读书学习,我们必定会经常遭遇幸运。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