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菱自故乡来

    菱自故乡来

      □刘青华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盛夏的一个周末,在我去农贸市场入口处居然发现几摊卖菱角的游摊,用担子挑的,用板车推的,一摊摊摆放整齐有序,摊位上的菱角堆得象“壶公山”似的尖尖的、翘翘的。然而买的人并不多,见我在摊前停顿了一下,精明的摊主眼睛一亮,主动和我搭讪,顺手从摊上抓出几只蓝黑蓝黑的、“大大的肚皮两头儿尖”的菱角捧到我跟前,这种颜色、这种形状我再熟悉不过。

      “先生尝尝,刚刚上市的菱角,好吃着呢,不打农药的纯原生态放心食品,比市面上的水果靠谱,买点回去给家人尝尝鲜,价格也公道!”

      “这菱角哪里产的?”我饶有兴趣地和摊主搭上话。

      “这菱角产自涵江,几十年的老种植户了,我的货一直是那里供的,品种优、品质正、味道香、菱肉糯,先生可是涵江人?”摊主极力与我套近乎。

      我没有回答摊主的问话,一边仔细地打量着菱角的色泽和饱满程度,一边认真地挑选出我印象中好菱角的模样。

      “你的眼光和手法已经告诉了我,你是一个地道的涵江人,而且你对菱角有一种特殊的情感。”摊主堆满笑容肯定地说。

      “那个地方我知道,过去常去。那就给我来5斤吧,好吃下次还来你这里买!”我按预先议定的价格付完钱就急匆匆地赶回家,很急切地想体验一下记忆中家乡那种久违的菱角的那种特有的味道。

      望江河的下游沟河交错、池塘遍野,水系非常发达,是个典型的江南鱼米之乡。站在岸边向远处眺望,河面上、池塘里菱芭芭绿油油的一大片,高出水面寸把,碧绿色的叶子挨挨挤挤,严覆着大部的水面。水面上仅留下一条船通行的河道,这是精明的庄稼人在不断总结生产生活经验的基础上预留的,便于舟船进出生产又不伤及菱角,他们精心地呵护着,期盼着有个好年景。

      菱角也叫菱,是一种水生植物,因其叶片呈菱形浮于水而得名,菱角系指菱的果实,因其长有尖角,故称为菱角。菱角原产于欧洲,后引植至我国,尤以长江中下游栽培繁殖为多。菱角种类繁多,形状各异,颜色有青、红、紫三色,形状有一角、二角、三角、四角不等,但儿时记忆中家乡的菱角多为紫色的二角菱。每年八月份左右成熟,菱茎长在水面的部分成绿叶子。菱的根为淡绿色,通常约3米不等且长满黑根须,深深地扎入河床底下的淤泥中,它靠着这根长长的根须来固定自已的。结菱角之前,每棵菱都会开出鲜艳的白色小花,每一朵小白花都是一只粉嫩粉嫩的、形状怪异的小菱角。菱角为坚果,垂生于密叶下的水中,须全株拿起来倒翻,才可以看得见。菱角成熟,果实变硬,如不及时采摘则会渐渐从茎上脱落并沉于水底,来年再发芽。每年春节过后,就要设置育苗地,通常设置在池塘内,这样便于幼苗前期的管理以及后期小苗的移植。

      我查阅了相关资料之后才知道,菱角营养丰富,据《本草纲目》云:菱角能补脾胃,强股膝,健力益气。嫩菱角可生吃,味甘爽口,老菱角可蒸煮食用,肉质雪白如玉,清香可口。当然菱角还可以与其他荤素菜搭配烹饪,做成多种美味佳肴。儿时吃的最多至今仍记忆犹新的除了清脆香甜的嫩菱角外,就数菱角炒肉片这道菜,每每想起这道菜就忍不住有些垂涎。根专家介绍菱角性寒,不宜多食,现在回想起来才明白儿时贪嘴饱食菱角后为何腹痛腹泻的原因。

      每年初夏,河沟岸边临水处的芦苇已经铺开了一层新绿,临近岸边的水面上,零零星星地漂浮着些未及时清理掉的水葫莲。而距岸较远的河中央,菱叶则以整齐的队形悄无声息地探出水面铺展开来,映得河水一片翠绿。不用过多久,菱叶便繁茂兴旺起来,那碧如翡翠的玉盘就布满了大河小沟、这池那塘的。菱开出的花莹白如雪,如夏日的夜晚点缀在苍穹中的点点星星。菱花凋零之后,菱叶也渐渐变得成熟起来,叶片颜色日趋暗绿,逐渐失去了往日的风彩,其实菱正在水下默默地酝酿着庄稼人期盼已久的果实。

      要是碰到个风轻月明的夜晚,我便约上三两个小伙伴,握着三节的手电筒,提着一小搓的网兜,在菱塘里捕捉夜游的小虾小鱼和蛰伏在菱叶片上呆头呆脑地吐着气泡泡的河蟹。此时菱塘里的蛙声和岸上的虫吟声混成一片,真有一种“你方唱罢我登场”的韵味。但真正热闹的不是它们,而是潜藏在菱叶间产卵的成年鱼“孕妇”,它们追逐嬉戏,跳跃舞蹈,常常掀起哗哗啦啦的水声。此景此情,我不禁联想起李清照《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中:“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我们在辛勤劳作的同时也在尽情享受着这幅人间绝美的田园夜景。在不经意间,菱花那股极其微弱的清香,混合着甜丝丝的水气,沁入心脾,令人陶醉。

      菱角的采摘是一茬接着一茬采,两茬之间的时间间隔近一个月,这是由菱角生长速度而定的,通常能采摘3-4茬,茬数的多寡与种植户日常养护精细程度有关。采菱则是男人们的事,因河道水深2-3米,妇女们通常只能协助自已的丈夫采摘水深及腰的池塘里的菱角,但也有个别“女汉子”水性好敢与男人们比高下,深入深水区采摘菱角。南方采菱使用专用的采菱桶,种植菱角的庄稼户都会做一个形似木桶的采菱桶,俗称“菱角桶”。它的底部是椭圆形的,酷似体育场内400米跑道形状,外径长约1.5米、宽约0.8米,然后在周边立起约0.5米高的侧板,这样便于一个人灵活作业,更便于收纳尽量多的菱角。采摘者头顶着采菱桶,然后把它放到水面上,同时在木桶里放上一把特制的且适合采摘者端坐的小木櫈,然后小心翼翼地端坐上去,用双手或两只形似乒乓球拍的小木板当桨,划进菱田去采摘。一些老练的、胆大的采菱者还可以将双腿搁到采菱桶外侧的水里,大胆地展示着他们娴熟的驾桶技术,真是令人羡慕。小时候也试着跟邻居的叔叔学过几次,就是不容易掌握驾桶的动作要领,好几次桶翻人仰。我暗自庆幸自已早早地就学会了游泳,不然要喝多少水都不知道,至今我仍不会驾驭采菱桶,这是一个真正的遗憾。摘菱时,木桶前倾,前侧的桶壁几乎与水平行,后侧则翘得高高的,看上去很有倾覆的危险,其实并不碍事,熟练的采菱者都采用这个姿势,因为这种姿势舒适又便于采菱。桶在菱叶间自由灵活地穿梭着,从岸边向河中间采摘一个来回便能采得大半桶的菱角,正好划到岸边倒空后继续采摘,那种收获的满足感和自豪感便充盈着我那幼小的心灵。

      依稀的记忆中,在那段为温饱忧愁的岁月里,庄稼人采菱断然不会有《采菱曲》中“秋日心容与,涉水望碧莲,紫菱亦可采,试以缓愁年”那种闲情逸致的境界。时光荏苒,日月如梭,后来我参军考上军校并一直在外工作生活,偶有回家的日子里,我都会禁不住独自在乡间的沟河塘池边漫步,仍然在努力地搜寻儿时的足音和影子,可惜这一切早已淹没在无情流逝的岁月里,所剩的只是绵长的怅然和不可名状的失落。一个人的时候,我常常情不自禁地忆起当年采菱的情景:碧波秋水,满眼泛绿,水面摇船,清香袭人,夕阳西下,采菱归去,菱歌婉转,和着夜雾……多么动人的一幅田园风光图啊!现如今,乡亲们的生产生活早已摆脱了土地的束缚,进而转型到渔网加工的个体化或规模化的经营方式上来,农村已经无人、无力打理菱角种植这一副业,家乡的沟河塘池早已是水草疯长,偶有几片菱叶孤独地飘浮在水面,承受着周遭水草的欺压和垃圾污水的威胁,一副恹恹缩缩的绝望。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